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68 | 浏览:26032|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奈何人间是非多》作者:红豆桂花圆子(连载中)(原创首发) ...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40622680  
精华
帖子
144 
财富
5098  
积分
1049  
在线时间
117小时 
注册时间
2016-7-9 
最后登录
2020-5-26 


她本是一心求仙的锦葵花妖,却受自己好姐妹临终所托,帮她照看她的孩子,护他一世长安,
亦不知这孩子将会成为她成仙路上的一个大劫。
男主轻声道:“陪在我身边,看一世的朝起日落,不好吗?”
女主笑了笑,“我一直把你当我半个儿子看!”
在历经红尘情爱之后,她到底该何去何从,该完成自己梦寐以求的成仙之路,还是与相爱之人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楔子

玉昭国,碧云山,离尘宫。

宫中摆放着一张雕工精美的的绣塌,粉色的纱帘摇摆,水色的纱帘轻轻摇摆,似帘内人起伏微弱的气息。

那人平躺在云衾锦榻中,双目紧闭,脸容清艳绝伦,虽是惨白羸弱却难掩眉宇间风流仪态,堪堪让人难以逼视。白雾般的月光洒落在她微微蹙起的眉尖,她旁边放着一个小小的襁褓,一粉雕玉酌,面容绝美可爱的婴儿双拳微握,摆放在脸侧,酣睡正香。
几名容貌秀美出众的女子跪伏在绣塌前,隐隐有哭泣声在这宫中荡漾开来。一穿紫衣的女子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对着塌上的女子说道:”子瑶姐姐,你再坚持一会,雪儿已经去找锦葵姐姐了,她法力高强,一定能救你的。”女子睁开那双狭长的眼睛,那双眼睛已然涣散不再如往日一般清澈,她嘴角动了动,似乎想要说话。
紧闭的宫门‘砰’的一声用力推开了,一容貌清秀可爱大约十三四岁的小女孩跑了进来,面色激动道:“锦葵来了,锦葵来了!”话音刚落,一身着月白色衣裙,容貌极美的女子快步走了进来,她来到绣塌前,看到女子苍白的容颜,右手一辉,一道金光笼罩着女子,瑞气腾腾。
女子的原本苍白容颜在这金光瑞气中回复了红润,整个人似乎又活过来了一般。女子再一挥手,金光瑞气散去,原本跪伏在塌前的那几个女子围了上来纷纷追问道:“锦葵姐姐,子瑶姐姐怎么样?是不是没事了!”
锦葵叹了口气,语气中难掩悲伤:“精魂俱毁,岂能复生,我只不过度了灵力给她!”众人皆是一愣,雪儿最先回神,抓着粉衣女子的衣角嚎啕大哭:“锦葵姐姐,法力高强,怎么会救不了子瑶姐姐,你救救她吧,我们姐妹几个一个都不能少的!”其她女子也跟着轻泣。
子瑶此时坐了起来靠在软垫上,看着自己的妹妹们,轻声道:“雪儿,你们都别难过了,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我体内的魂魄已被天雷打散了,我只不过靠我的内丹才留着一口气的。”小雪转身慢慢抱着女子,大哭:“子瑶姐姐,呜呜呜!…”子瑶抬手抚摸着雪儿柔软的头发,道:“生老病死乃轮回转化,妖也总有一死的。”顿了顿,她道:“锦葵,姐姐有一事求你!”
“姐姐,你我姐妹多年有什么话就说吧?”
子瑶看着躺在自己身边的孩子,可能是刚刚她们说话的声音吵着他了,秀气的小眉毛微微皱着。子瑶轻轻将他抱起,摸了摸他的小脸,眼中溢满的疼爱之色,就这么一直看着他。
过了许久,她叹了口气,“多漂亮的孩子,可是我却不能陪着他,看着他一天天长大了。”口气中充满着悲伤。
众人一时都无言以对,寂静无声。
子瑶抬头看着锦葵道:“锦葵,姐姐没别的求你,只希望我死后你找户好人家收养他,让他有父母疼爱,……”顿了顿接着一字一句道:”还有就是护他一世长安!”
锦葵沉默片刻,接过子瑶手中的孩子,看着子瑶的眼睛郑重道:“你放心,我一定会为他找户好人家,然后护他一世长安,就像我小时候你保护我一样!”
“好,好…”子瑶笑着点头,却有眼泪从眼中滑落“这样我就可以放心的去找相公了!”
子瑶的身体满满变的透明,最后化作一道轻烟,在宫中盘旋几圈,然后围着锦葵还有雪儿几个转了一圈,仿佛留恋不去,接着便飞出宫门,直至天际消失不见,宫中只听见雪儿几个悲伤的哭泣声,还有一滴从锦葵白皙的脸上滑落的清泪。

(一)京城贺兰

京城,繁华之地,富贵之都。
大街上酒铺食店,林立两旁,车水马龙,行人如鲫,一派兴旺盛世之象。
太白楼是整个京城最出色的酒楼,这里不但有味美而珍的佳肴,更可登高一望,有一览众山小的气魄。此时楼里客似云来,不过最引人注意的还是靠窗而坐的两个女子,一个年约十七八岁,一身月白色衣裙,眉如翠羽,肤如凝脂,唇若点樱,神若秋水,说不出的柔媚细腻,竟是秀美至极。另一个略显年幼,大约十三四岁,穿一身淡粉色衣衫,皮肤雪白,一张脸蛋清秀可爱,此时正对着桌上的美酒佳肴,敞开肚子大吃特吃。一边吃还一边道:“锦葵姐姐,你不吃吗?这里的饭菜可好吃了,我长这么大还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饭菜。只可惜紫烟姐姐她们要照顾小宝宝,吃不到这么好吃的饭菜。”
锦葵看着她的那副贪吃样,无奈笑道:“雪儿,莫要贪嘴了,这次我们下山是为子瑶姐姐的孩子找户好人家收养他的!”雪儿咽下口中的食物,道:“可是我们要给他找一户怎么样的人家呢!”
锦葵叹息道:“边看边找吧,我一直都在山上修炼,对凡间的人事都不太了解,但一定要为那孩子找对心性善良正直的父母。”雪儿点点头,正要接话,就听见旁桌有人在议论
“什么?贺兰夫人都生了三天三夜孩子还没生下来?”
“可不是,听说再不生下来,连都要没命了,整个京城的大夫,产婆都去了贺兰府了,都于事无补啊!”
“哎哟,这都造的什么孽啊,贺兰老爷跟夫人人这么好,经常赠米赠药,怎会摊上这种事呢?”
“可不是……!”
雪儿转过头,对锦葵说:“锦葵姐姐,我们要不要去看看,生孩子生了这么多天,肯定是招惹上什么不好的东西,帮他们一把也算是为自己增加功德吧!来”锦葵默然片刻,点了点头。
姐妹俩来到贺兰府门外,看到众许多侍卫把守,便施了个隐身咒,施施然从他们眼前走了进去。走到产房门口,便看到一身着天青色锦袍,容貌俊雅的男子,双眉紧皱站在产房门口,产房里间接传出几声女子的痛呼。
雪儿看了那男子一眼,道:”“姐姐,我们进去看看吧!”说着便迫不及待地直接穿过木门,走了进去,锦葵看着雪儿的那副样子,好笑的摇了摇头,也跟了进去。
产房里,床上躺着一个面容苍白的女子,汗水已经浸湿了她的秀发,时不时发出几声痛呼,几名产婆围在床前,其中一名坐在床尾,双手扶在女子屈起分开的腿上,对这女子道:“用力啊,王妃,!”夫人!”女子紧咬牙关,用尽自己的力气,想把孩子给生下来,可毕竟生了三天了,此时还能有多少力气,反而感觉体力不支,意识渐渐开始模糊。
“锦葵姐姐,这位夫人好像快不行了,再这么继续下去可能会一尸两命!”雪儿在锦葵旁边小声耳语道。
锦葵快步走上前去,将自己的一手贴在女子的额头上,一手放在女子高耸的腹部,女子意识迷糊中只觉得,两股暖暖的热流从自己额头和腹部灌入,这暖流让自己通体舒畅,这暖流让自己仿佛泡在温泉中般通体舒畅,渐渐迷糊的神智和失去的力气也慢慢恢复回来了,她在产婆喊着‘用力’时,再次使劲,作为一个母亲,她一定要把自己的孩子生下来。
锦葵在王妃用力之时,也将贴在她腹部的右手慢慢往下推,。
“出来了,孩子出来了!”几个产婆兴奋的喊:“是个男孩,赶紧通报老爷!”
接下来,便是好一阵忙碌,帮孩子清洗,裹上襁褓。

(二)换子


这时一个产婆发现不对劲了道:“小公子出生之后怎么没听见他哭啊,而且你们看,他的脸怎么这么青啊!”另外几个产婆也围了上是啊,怎么会这样!”“这可如何是好,还是赶紧找大夫来吧!”正议论纷纷之时,之前站在门口的俊雅男子走了进来,看一眼几名产婆道:“何事惊慌?”
几名产婆忙行礼道:“老爷,小公子生下来不知为何不哭闹,现在更是脸色发青,,”


另外几个产婆也围了上是啊,怎么会这样!”“这可如何是好,还是赶紧找大夫来吧!”正议论纷纷之时,之前站在门口的俊雅男子走了进来,看一眼几名产婆道:“何事惊慌?”
几名产婆慌忙行礼道:“贺兰老爷,小公子生下来以后不知为何不哭也不闹,现在更是脸色发青。”
贺兰明珏面色一变,上前将孩子抱起,见这孩子双目禁闭,呼吸微弱,小脸青紫,对旁边跟随而来的管家沉声道:“赶快去把大夫找来!”管家领命而去。
“老爷!”贺兰夫人此时已醒了过来,也听到众人的对话。
贺兰明珏快步走到床前,看着贺兰夫人,柔声道:“宛如你刚生过孩子,再睡一会吧!”
谢宛如摇了摇头,“我们孩子怎么样了?”
“我想只是这孩子生的太久了点,所以身体有点异样,我已经命人去找大夫了!。
谢收养宛如语带轻泣,“都是我这身子太没用,生了这么久,害了这孩子。”
“宛如,你别这么说,这孩子能有你这么一个娘,是他的福气。”贺兰明珏安慰妻子。
雪儿在旁边看着,问到“锦葵姐姐,这孩子到底怎么了?”
锦葵看了那孩子一眼,叹气道:“这孩子怕是活不了了?这孩子的魂魄残缺不全,恐怕是投胎转世的时候被恶鬼所伤,所以生了这么多天都生不下来!”雪儿一惊,忙问:“那还有的救吗?”锦葵摇头,道“这孩子只剩下一魂了,怕是活不过今晚了。”
雪儿黯然道:“那是,精魂俱散,神仙也难救,不然当初子瑶姐姐也不会……”锦葵默然。

此时之前那管家拽着一大夫急冲冲的走了进来,大夫先对这孩子望闻问切,,然后拿出一瓶药粉,对贺兰明珏夫妇俩道:“贺兰老爷,贺兰夫人,小公子只是生的时间过长,有点缓不过起来,只要到时将这药粉合着奶水给他一块吃,过两天就会好的,!”
雪儿在旁边扁嘴,“庸医!”
“这些魂魄之事,又岂是肉体凡胎能知晓的!”锦葵说道:“我们走吧!”
姐妹转身往门口走去,走了几步,锦葵身子一顿,停了下来。
“怎么了?锦葵姐姐!”雪儿疑惑。
锦葵看着雪儿道:“雪儿,其实我们可以让贺兰老爷跟贺兰夫人收养子瑶姐姐的孩子,!他们的孩子是活不了今晚了,我看的出他们对自己的孩子极为疼爱,反正刚出生的孩子都长得差不多,到时我们将两个孩子给换了,既给子瑶姐姐的孩子找了对好父母,又可以让贺兰老爷他们不用伤心难过。”
雪儿眨眨眼,道:“锦葵姐姐你这个办法太好了!那我们马上回离尘宫把孩子带过来吧!”锦葵点头,两人手一挥变消失不见了。

(三)换子


锦葵她们刚到离尘宫,一紫衣女子便迎了上来道:“锦葵姐姐,你们回来了,给孩子找父母的事情怎么样了?”锦葵道:“紫嫣,我们已经找到一对合适的父母,孩子呢?“
“在房间里呢!”

“那我们进去看看,边走边说吧!”
精致的房间内摆放着一张摇篮,摇篮里的绝美可爱的孩子睁着一双漆黑的眼睛好奇的看着眼前的三人。
紫嫣看着锦葵道:“这么说,要把这孩子交给贺兰老爷他们抚养!”
锦葵点头,“那贺兰老爷和贺兰夫人是个善人,而且对他们的孩子很疼爱,我相信这孩子有这样的父母一定会很幸福的!而且京城离我们百狐山很近,方便我们照看这孩子。”
紫嫣道:“那好吧!”又看着这这孩子笑道:“这孩子这么小就已经长得这般容貌,长大以后不知道要迷死多少凡间女子!”
雪儿骄傲道:“那是,我们狐妖哪个不是美的惊天地泣鬼神的!”
紫嫣打趣道:“哦!怎么这种美没在你身上体现出来!”
“那是我还太小了,等再过几百年就体现出来了!”雪儿双手环胸哼道。
姐妹俩在一旁笑闹着,却不知雪儿的一句话提醒了锦葵,这孩子是人和狐妖结合所生,虽说是个半妖之体,但总规还是有妖的野性的,为了避免将来给这孩子带来不必要的事端,还是将他的半妖之体封印的好。
这么决定以后,她对紫嫣和雪儿说道:“既然要将这孩子送去给凡人抚养,那我就要将这孩子的半妖之体封印,让他与凡人无异!”
紫嫣和雪儿知道这么做是为了这个孩子好,皆点头答应。
锦葵十指交叠呈兰花状,闭上双眼,心中默念封印口诀,一道红色的图腾在那孩子的身上显现,最后慢慢的淡了下去。
锦葵将摇篮中的孩子抱起,看着紫嫣她俩道:“事不宜迟,我们赶紧将这孩子送过去吧!”往前走了几步便消失隐去,紫嫣和雪儿互看一眼,忙追了上去。
她们这么一来一回再回来贺兰府时,已经是深夜了。她们来到贺兰夫人的房间,大概是生了三天的孩子,用光了体力,贺兰夫人已经睡的很沉了,里面的小房间里俩个乳母头靠在墙上打着盹,却不知摇篮里的那个小生命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流逝了。锦葵看着摇篮里那张小脸叹了口气,紫嫣上前将摇篮里的孩子抱起,锦葵再将手中的孩子放下,纤细的手指从孩子小脸上抚过,这孩子的面容便与那逝去的孩子一样了。
“锦葵姐姐你这是做什么?”雪儿疑惑。
“只不过施了点障眼法,刚出生的孩子样子变的快,等会过几天这孩子就会变回他原来的模样,这样就不会惹人怀疑了!”锦葵回答。
此时,外面传来说话,想是贺兰明珏来看夫人和孩子了。锦葵再看了一眼摇篮中的孩子道:“好了,事情已经办好了,我们也走吧!”话音刚落,三人便消失不见了。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9606196  
精华
帖子
53 
财富
601  
积分
155  
在线时间
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22 
最后登录
2017-1-9 
谢谢楼主贴文,大赞!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40622680  
精华
帖子
144 
财富
5098  
积分
1049  
在线时间
117小时 
注册时间
2016-7-9 
最后登录
2020-5-26 
   锦葵几个来到碧云山下,寻个风景优美的地方将死婴给葬了。锦葵遥望着贺兰府的方向,道:“好了,我们总算为子瑶姐姐的孩子找了对疼爱他的父母,子瑶姐姐也可以安心了,以后我们每隔一段时间便下来照看这个孩子吧!”紫嫣点点头:“那我们回碧云山吧!”雪儿小脸一垮,“啊,我们再回京城去逛逛,我这段时间光顾着给那孩子找父母了,我都没好好看看这人世间是怎么样的!”锦葵好笑地道:“雪儿,我们是妖,不该跟人世间有任何牵扯,这次要不是为了那孩子,我们也不会来凡间!”
“就是当心你这皮被人剥了做衣裳。”紫嫣用玉指一点她的额头。
“好了,你们就知道教训我!”雪儿小嘴一撅,掉头往碧云山上走去,锦葵和紫嫣相视一笑,跟了上去。


(三)相见
    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过隙,忽然而已。
锦葵她们回到碧云山以后跟以前一样潜心修炼,不同以往的是她们每隔一段时间便回轮流下去照看那个孩子。雪儿不爱修炼,所以每次去照看那孩子的她最兴奋,回来都开心地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不过幸而那孩子有贺兰明珏夫妇疼爱,倒也从未出过什么岔子。


这次轮到锦葵去贺兰府时,正赶上贺兰老爷的公子贺兰宸十二岁生辰。贺兰府门外车水马龙,来祝贺送礼之人络绎不绝。世人皆知贺兰老爷不但是天下首富,还是皇商,控制着整个玉昭国的经济动脉,更是在国库亏空之时几次填充国库,
玉昭国君主琰帝在朝堂上更是对贺兰老爷几番赞赏,所以来祝贺之人中有不少达官贵族。前厅里贺兰明珏招待着来祝贺的宾客们,而后院里贺兰夫人则和宾客们的家属女眷坐在亭子里闲话家常。
   “贺兰夫人,另公子可有婚配了吗!”钱太傅的夫人问道。
   贺兰夫人心中明了,柔声道:“尚未有婚配!”
   钱夫人心中一喜,刚要开口,却不想有人动作比她还要快。
   “像另公子那般出色的,一定要给他找户门当户对的,贺兰夫人,我家宝儿人长得漂亮且先不说,小小年纪却已是琴棋书画样样皆通,跟另公子十分的相配啊!”李夫人连忙接话。
   “我们秀丽也不错……”
   “还有我们玉致……”
   钱夫人不乐意了,心想:“我先开的口,我都还没接上话,你们倒一个个都卖起闺女来了!”今天明面上说是来祝贺兰公子的寿辰的,但实际上还不是都想为自家闺女订下贺兰公子这门亲事的,这贺兰公子虽说才十二岁,却已是天人之姿,而且文采出众,就算将来不当官,就凭他们家的家产也够让自己的女儿荣华富贵舒舒服服的过一生,如此良婿怎能错过。
   贺兰夫人抿嘴笑道:“各位夫人若有心,不妨将几位千金的庚贴送上,若有合适的,我再派媒人上门订下婚约。”
   几位夫人听了忙点头应下,在聊了会,便都告辞离去,赶着回去派人了送上庚贴,怕落了人后,让自家女儿丢了段大好姻缘。
  侍卫上来行礼“:夫人!”
   贺兰夫人放下手中茶盏,道“:公子呢?”
   “公子刚刚去过前厅之后,说想一个人在园子里走走,让属下等不用跟着。”
   贺兰夫人挥手让他们退下,忍不住叹了口气,那孩子的性情实在太过冷清了,亦不知是像谁。
   锦葵刚到贺兰府听到侍卫在向贺兰夫人回禀贺兰宸在园子里。于是便一路寻了过去。贺兰府的园子景色雅致,最奇的是园中有一棵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年的历史的凤凰花树,树杆要八九个成年男子围起来那么粗大,树枝也有幼童那般粗细,据说这棵凤凰花树从贺兰老爷的祖上便已经在了,就算没人照料,也年年开花,开出的凤凰花茂无比,美不胜收。有人说这棵树已经成精了,但是贺兰老爷府上却从未出过什么怪事,也有人说此树是吉兆。然而锦葵却知道贺兰府的风水极好,汇集了天地灵气,这树只不过是刚好长在了灵穴上,所以不同于一般的凤凰树。
锦葵来到凤凰花树下,觉得此处灵力充沛无比,她一心想要修炼成仙,如今见到这么个宝地,也不觉心动,便将找贺兰宸的事暂且搁置一边了,白皙纤细的手指抚上树身,道:“你我本属同类,不介意我和你一起吸取灵力吧。”凤凰花轻轻摇曳,仿佛在点头一般。锦葵笑笑,身体轻轻一转,便化做了锦葵花,飘到了凤凰花树枝上。只觉得此处的灵力让自己浑身都舒畅不已,迷迷糊糊就睡了过去。
贺兰宸从寿宴上出来以后,便独自在园子里散步。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凤凰花树底下,抬头看着红如朝霞的凤凰花,不经意间却看见了一朵不属于凤凰树的锦葵花,一阵风吹过,满天花瓣雨倾洒而下,树枝上那朵锦葵花也摇摇荡荡的从树枝上飞落了下来,落在贺兰宸的手上,淡粉的锦葵花,白皙的手掌,两种颜色搭配仿佛是一副水墨画,绝美好看。锦葵迷糊中觉得自己的身体往下落,似乎落在了一处温暖舒适的地方,缓缓睁开眼,就看见面前一清新俊逸,品貌非凡的少年正静静的看着自己。


VIP小说荣誉勋章 热心妈咪 成长勋章 银河勋章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148248  
精华
28 
帖子
11198 
财富
360773638  
积分
272233  
在线时间
6215小时 
注册时间
2008-9-17 
最后登录
2020-7-10 
锦葵几个来到碧云山下,寻个风景优美的地方将死婴给葬了。锦葵遥望着贺兰府的方向,道:“好了,我们总 ...
写得太美啦!小编不知不觉一下子就看完了,加油~!等下文~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40622680  
精华
帖子
144 
财富
5098  
积分
1049  
在线时间
117小时 
注册时间
2016-7-9 
最后登录
2020-5-26 
锦葵心中一惊,本想立刻变回人形,但转念一想又怕吓着这少年,
便只好继续躺在这少年温润白皙的手心里。贺兰宸看着手心里这朵娇艳的锦葵花,不知为何心里涌上一种莫名的熟悉感,还未及多想,身后的侍从已寻来。
“公子,宴席快开始了,夫人让您过去!”
“知道了,走吧!”贺兰宸淡淡道,转身间已将那朵锦葵花收入袖中。




相见(二)
月上中天,夜色渐深。
贺兰府上热闹的景象也慢慢平静了下来,来祝道贺的客人都陆陆续续相继离开。贺兰明珏夫妇命管家送最后几个客人出去后,贺兰夫人转身对贺兰宸道:“宸儿,忙了一天,你也累了,早点回去歇着吧,我叫林妈妈送汤去你房里,喝了再睡吧!”语气中充满着疼爱之意。贺兰宸看着自己的父母,眼神亦柔和了一些,点了点头,“爹,娘,那你们也早点歇着,我先回房了!”
看着儿子离去,贺兰夫人这才忍不住敲了敲自己的肩,往椅子上坐下,道:“累了一天可算是忙完了!”贺兰明珏笑了笑,绕道妻子后面,帮她揉起双肩,问到:“你是应付这些客人累,还是帮宸儿挑媳妇挑累了!”
贺兰夫人瞪了自己的丈夫一眼,嗔道:“当然两者皆是啦!难道你不为宸儿的终身大事操心吗!”贺兰明珏好笑摇了摇头,道:“宸儿是个很有主见的孩子,终身大事还是问过他自己的意思啊,你要是乱给他拿主意,担心惹他不快!”
“我只是先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我就这么一个儿子,当然得给他挑个最好的。”贺兰夫人拍拍自己丈夫的手安抚道。
贺兰明珏反握住她的手不再继续这个话题,眼里有些淡淡的宠溺“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只要你和宸儿好好的就行!”贺兰夫人含笑,与自己的丈夫十指交缠,亦不再言语。
j





贺兰宸回到房间后,想起那朵锦葵花还被自己收在袖子里,便从袖中取出。此时林妈妈送了汤过来,贺兰宸将花放在书桌上,起身到外间去了。贺兰宸出去以后,桌上那朵锦葵花红芒一闪,落在地上,幻化回了人形。
锦葵扫了门口一眼,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呼出一口气。
她本想趁此刻离去,却被挂在墙上的那副山水画吸引了住目光,锦葵走上前去,细观那副画,浓墨重彩,山清水秀。远处的山峰若隐若现,栩栩如生,心想:“看来这孩子画的一手跟他父亲一样的好丹青。”锦葵不由想起那个温润如玉,文采出众的男子还有子瑶姐姐,心中既欣慰又隐隐有些难过。
正当锦葵沉浸在回忆中时,一道清冷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你是谁?”,锦葵这次又被吓了一跳,忙转身,就见到贺兰宸就站在自己的身后看着自己。心中既怪自己大意又想着该跟他怎么解释。
见她不语,贺兰宸又问道:“你到底谁?怎么会在我房里?”
外间的林妈妈听到动静, 走了进来,“公子,出什么事了?” 看到锦葵后,愣了一下,然后道:“小翠,你怎么跑公子房间来了!”33
贺兰宸微微皱眉:“小翠?”
林妈妈笑着解释道:“是啊,前几天夫人说府里的丫鬟太少了,想在找几个,这不小翠就是前两天刚进来的!我本来让她去书房打扫的,她可能刚来不熟悉这里的环境,所以就进来公子的房间了。”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9606500  
精华
帖子
150 
财富
1629  
积分
421  
在线时间
16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22 
最后登录
2017-4-20 
好看。文笔很美呀,前面情节就挺吸引人的,最近仙侠文很受欢迎啊。加油,等更新~~~~~~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40622680  
精华
帖子
144 
财富
5098  
积分
1049  
在线时间
117小时 
注册时间
2016-7-9 
最后登录
2020-5-26 

标题

内容锦葵对林妈妈使了障眼法之后,便站在一旁,知道这林妈妈将她当成了丫环,可听到她叫‘小翠’这个名字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流了把汗。
贺兰宸点头,道:“既然这样,你就带她下去吧!”
林妈妈含笑道:“知道了,公子,我这就带她下去,您也早点歇着吧!”说完,转头示意锦葵跟自己离开。
贺兰宸看着锦葵离去的背影,目光微动。
游廊拐角处,锦葵有有点后悔不该对林妈妈使障眼法,也不至于现在耳朵都快出茧了。
“小翠啊,我不是跟你说过不可以随便进公子的房间吗?”
“丫鬟要有丫鬟的样子,幸好公子不与你计较,要是放在别家,你早就被打开花了!”
锦葵听到‘被打开花了’,忍不住笑了一下,林妈妈没好气瞪了她一眼,:“还笑,总之这次以后长点心眼,你这么粗枝大叶的,以后总要吃苦头!”
   锦葵过往来过贺兰府的时候,,也都见过这林妈妈,知道林妈妈虽然爱唠叨了点,人却不坏,也不想惹她怀疑,当下含笑道:“知道了,林妈妈,我以后会注意的!”
   林妈妈颚首,接着又道:“那你回去收拾收拾明天准备出发的东西!”
“去哪儿?”锦葵疑惑。
“昨天不是跟你说过,每年公子生辰以后,老爷都会带上夫人和公子去白云山的山庄上住上几日吗?”林妈妈奇怪道。
     锦葵忙道:“一时忘记了,我现在去准备!”
     林妈妈点点头,让她离去。
     
      锦葵跟林妈妈分开以后,顺着府里找了一圈,找到那个叫小翠的丫环,使了个法术,让她晕睡过去,并找了个地方将她藏起来。锦葵看着晕睡着的小翠,轻轻地说:“我要借你的身份几日,等我确定白云山上没危险,我就会让你醒过来的。”
      虽说有贺兰老爷他们在,但是山上山精鬼魅多,过两天,天狗食日,又是阴气最重的时候,保不定会有什么心术不正的出来作恶。
     她绝不等让贺兰宸有事,她答应过子瑶姐姐,要护他一世长安的。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40622680  
精华
帖子
144 
财富
5098  
积分
1049  
在线时间
117小时 
注册时间
2016-7-9 
最后登录
2020-5-26 
本帖最后由 红豆团子 于 2017-4-11 15:19 编辑

(五)遇险
      
      第二天,锦葵和林妈妈跟随着贺兰府的马车一起浩浩荡荡的往白云山上行去。
     白云山环境清幽,峰峦叠嶂,碧水如镜,青山浮水,倒影翩翩。因为贺兰明珏每年都会带妻儿来住上几日,所以山庄里留着管家和一些仆人在这里打理。贺兰府的马车到山庄门口的时候,已是傍晚时分了,山庄的林管家已经带着仆人在门口了等候了。贺兰明珏和贺兰夫人下了马车,姜管家走上前来,恭敬的对贺兰明珏道:“老爷夫人,舟车劳顿,晚膳已经备好了,还请老爷夫人进去用膳吧!”
      贺兰夫人在一旁开口道:“公子不爱吃荤的,你们有多准备些素菜吗?”
      “夫人放心,知道公子要来,所以我特别命他们去山下农户那里采购的新鲜蔬菜,这些菜都是今早刚摘的,就连厨子都是整个京城做素食最厉害的!”
     贺兰明珏含笑无奈道:“这些哪需要你操心!”
       贺兰夫人撇了自己丈夫一眼,转过对身边的侍从说:“去看看公子的马车到了没有,到的话去请公子下来!”侍从领命而去。
      锦葵下马车后,就跟林妈妈站在一边。听到贺兰夫人的话后,心想:‘这贺兰夫人真的很疼贺兰宸,看来自己当年的决定是对的’。
正想着,身边传来车轱辘的声音,一辆精美的马车行来,在她面前停下。仆人上前放下脚塌,马车上那藏蓝色的帘子,被一只优美的如同天鹅般白玉手指掀起……
     阳光洒在贺兰宸的身上,渲染出一片光华,如梦似幻。
。贺兰宸下了马车,感觉有人注视着自己,目光一扫,与
锦葵的视线对上了,锦葵对他笑笑,他的目光在锦葵面上停顿了片刻,便移开了。林妈妈指挥着佣人将物什搬进庄子里,因到山庄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又舟车劳顿了一天,大伙各自用过晚膳之后,便都休息去了。
   到了第二天,锦葵从林妈妈口中的得知,听说这山上有红狐出没,贺兰宸带着护卫,去山上打猎去了。锦葵听了后暗道:亏得这孩子不知道自己的生身母亲是狐妖啊,否则他这算是残害同类了!她想了想还是不放心,便化作一阵轻风赶了过去。
 青山叠峦中,但凡遇见猎物,贺兰宸下手极其霸道,一击及中。一时间,原本跟在贺兰宸身后的护卫都忙着去找射杀的猎物,却不知他们身后走过的路面,仿佛像是水面被风拂过,产生水波纹一般,荡漾了开来。
  贺兰宸带着护卫打了半天的猎,并没有见到什么红狐,倒是猎了几只,兔子,梅花鹿之类比较常见的动物。身后的护卫上前道:“公子,我们也出来很久了,还是回去吧,不然老爷夫人要担心的!”
贺兰宸抬头看了看天色,将手中的弓递给身边的随从,当先调转马头,往山庄行去。只是还没行出多远,众人身下的马下似乎收到了什么惊吓似的,不肯在往前,只在原地踏踏踢踏着,护卫惊疑,来到贺兰宸身边,刚要开口,贺兰宸就抬手,示意他噤声,墨玉般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40622680  
精华
帖子
144 
财富
5098  
积分
1049  
在线时间
117小时 
注册时间
2016-7-9 
最后登录
2020-5-26 
贺兰宸就抬手,示意他噤声,墨玉般的眸子盯着前方。
前方原本平坦的土地,慢慢地震动起来,接着“轰隆隆”地巨响,满天的黄沙带着隐隐的黑气仿佛海浪一般,向他们迎面扑来。之前那个护卫扬声:“保护好公子……”话音刚落,一条长长的黑影,在满天黄沙中若隐若现,冲着那护卫来,众人被黄沙弥了眼,再睁开眼时,刚刚那护卫连同他的马都不见了,只是听见某个角落里传来那护卫痛苦的嚎叫,还有马儿的嘶鸣,然后一切恢复平静。正在大家不知所措时,身后草丛里奇怪的声音,一只见首不见尾,头上长着两只血红的大眼睛,前面的牙就像两把锋利的大刀,一开一合,通体乌黑,长满上千只触角的巨大蜈蚣,摇头摆尾的从草丛爬出来。
众人大惊,纷纷上前将贺兰宸围在中间,贺兰宸肩背挺直的坐在马上,轻声道:“放箭!”这些护卫手中拿的俱都是可十矢连发的连弩。待那侍卫一声令下,暗卫手中的弓弩齐齐连射,谁知那蜈蚣的外壳如铜墙铁壁一般,这些箭射在它的外壳上射不进去半点,纷纷落在了地上。这些护卫们全是武功高强之人,手中弩箭放尽,只得收起弓弩换上了长刀,迎着那只蜈蚣冲杀了,剩下两三个护卫保护在贺兰宸身边,只是这蜈蚣巨大无比,光那两只大钢刀似的牙,被它咬到恐怕人都会断成两截,而且它嘴里不断的喷出黑烟,那些护卫一旦被黑烟喷中,立马倒地口吐白沫,全身发黑。
看着刚刚那些冲上去的护卫,都快被蜈蚣杀死了,身边的护卫道:“公子,这只蜈蚣也不知是个什么妖物,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是赶紧离开吧!”   
贺兰宸目光沉着冷静,知道现在这个情况还是先离开为好,点了点头,亦不多言,策马按原路奔回去,护卫紧随身后守卫着。那
他们按照来时的路树林里策马急驰了小半个时辰,怎么都走不出去,林中也开始起了大雾,就这样在迷障一样的林子里绕了半天,就在他们停下来想该怎么走出去的时候,一个少女从昏暗的树林中走来,一旁护卫喝到:“什么人!”
贺兰宸看着朝他们走来的少女“你怎么在这?”

   锦葵刚要说话,林间原本寂静的鸟儿都像是受到了惊吓,纷纷从树枝上飞起。
”贺兰宸往后看一眼,将手伸到锦葵面前,贺兰宸的手指修长白皙仿如美玉雕成一般,锦葵不解,贺兰宸望着她,“上来!”,锦葵刚将手放在他手上,贺兰宸用力一带,锦葵就坐在了他身后。接着地上泥土像之前一样,不断的爆裂来,那些黄沙不停的朝他们打开来,
,身后的护卫的身下的马儿似乎也受到了惊吓,四处逃串跟锦葵他们渐渐分开走散。
锦葵坐在贺兰宸身后回头,就看见那蜈蚣摆动着上千只触角,快速朝追赶,上千只触角泥土地上一起摆动爬行着,激起一片尘土。眼看这只蜈蚣离他们越来越近,锦葵将手放在背后做了一个结印,那只蜈蚣就好像撞在墙上似得,被弹了回去。
那只巨形蜈蚣仿佛被激怒两只血红的眼睛越发的暗红,散发着嗜血的光芒看着贺兰宸他们策马往树林深处驰去,仰天发出发出嘶嘶的怪声,然后猛地钻进土里。

贺兰宸带着锦葵在树林里策马急驰着,,而那只庞大的蜈蚣身就泥土里爬行,弄得地面上的泥沙不断的崩裂开来,留下一条长长的痕迹。
锦葵坐在贺兰宸身后,眼角瞄到树林旁边的山脚下个山洞,那个洞的入口很小,只能让一个人过去,于是她拍了拍贺兰宸的肩膀,说:“那边有个山洞,蜈蚣应该进不来的,我们进去避一下!”贺兰宸闻言往那边看了一眼,便驰马往那边行去,那蜈蚣紧随其后,也跟在他们后面往洞口方向爬去。
  因为洞口太小了,他们只能弃马进去,刚走进去,那只蜈蚣想要追进来,不过因为体型太大进不来,它的头撞在了洞口, 弄的整个山洞都震了一下,但它并不放弃一直在洞外徘徊,时不时拿那坚硬的脑袋撞几下洞口,似乎不将洞里的两人连皮带骨的吃掉,就不罢休。
山洞顶上有些细小的石块经不起这般撞击,掉了下来,锦葵趁贺兰宸背对着自己的时候,朝着洞口一挥,一道七彩的光墙仿佛门一般,把洞口给堵住了。
    锦葵朝洞口看了看,对贺兰辰道:“你放心,这个洞口很小,它进不来的!”
贺兰宸回身,微微颚首,又道:“你怎么会在这片树林里!”  
“我听林妈妈说这边树林风景不错,又没什么事,所以就出来逛逛,没想到迷路了,接着就遇见你们!”锦葵说话间看到贺兰宸的手背上有些血迹,忙上前拉起他的手,“你的手受伤了!”
白皙的手背衬的上面的几道血痕有些狰狞,被一个女子这样拉自己的手贺兰宸面色有些不自然,想要收回手,锦葵却牵着他在地上的几块碎石上坐下,然后从自己的衣摆上撕了一块下来,将他的手细细的包扎上。
贺兰宸愣了一下,看着锦葵不语。
锦葵放开他的手,抬头对他温柔的笑了笑“”好了!”

一块洁白如雪,上面染着一小片一小片淡粉花瓣的柔软布料包扎在他的手上,竟和他的手意外的和谐。
突然间,整个山洞又被那只巨型蜈蚣撞的震了一下,贺兰宸收回手,往洞口望了一眼,就看见那只蜈蚣血红的一只眼睛就在洞口死死地盯里面看。
贺兰宸微微皱眉:“它不会就把山洞给震塌了吧?”
锦葵刚想说不会,就听见外面传来‘轰隆隆’的巨响,那只蜈蚣听到后,将脑袋从洞口移了开来,望着天上,仿佛很不安似的。
锦葵和贺兰宸起身,来到洞口,刚刚那声巨响一声接一声的响起,震耳欲聋。
“打雷了!”锦葵看着洞口前面那只蜈蚣道。
巨形蜈蚣抬头看看天,又看看洞口,似乎做出选择一般,一扭身钻进树林里,消失了。
贺兰宸奇怪:“它就这样走了!”
贺兰宸贺兰宸贺兰宸贺兰宸贺兰宸贺兰宸贺兰宸贺兰宸锦葵轻声道:“这只蜈蚣长得这么大,肯定是活了不少年或者已经快成精的,天不容妖怪,所以一旦这些妖物作恶,就会经历天雷之刑,轻的话做多是被打回原型,重的话就回灰飞烟灭!”她的声音似乎有些淡淡的哀伤。
贺兰宸转头望着她,“你怎么知道?”
锦葵回神,淡笑:“我也是道听途说的!”说完,又看了看蜈蚣逃走的方向,“为了避免它再回来,我们还是等天亮再走吧,蜈蚣性喜阴暗潮湿的地方,它白天不会出来的!”
贺兰宸点头,锦葵看到地上有一些干树叶树枝,就捡起来堆在一块,对着贺兰宸道:“山里晚上很冷的,还是生点火吧!你有火折子吗?”贺兰宸从怀里掏出火折子点燃,锦葵指着旁边一块一人多长的石头,“你今晚睡那吧!”
“还是你睡吧,我靠墙上睡一会就好!”贺兰宸看了那石头一眼。
锦葵觉得好笑,这孩子年纪轻轻,就已经有君子的风度了,看来贺兰明珏他们把他教的很好。
锦葵忍笑:“要不这样吧,为了防止那只蜈蚣回来我们轮流守夜,你先睡,下半夜我再睡!”
贺兰宸想了想道:“好,那下半夜我来守!”
“嗯。”
贺兰宸不再多言,起身到那块石头上躺下,大概今天经历凶险,真的有点疲惫了,没一会便呼吸平缓,睡了过去。
锦葵坐在火堆前看着贺兰宸那如诗如画般的睡颜片刻,走到洞外望着漆黑的夜空,喃喃道:“子瑶姐姐,你放心,我会照看好你的孩子的!

满天星辰一闪一闪的,仿佛一双温柔的眼眸在注视着她,在回应她。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9606589  
精华
帖子
21 
财富
522  
积分
54  
在线时间
1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22 
最后登录
2017-4-15 
好看啊,作者加油快快更新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