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54 | 浏览:479|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总裁秘书太** - 茉莉小公举

Rank: 1

91UID
89235347  
精华
帖子
34 
财富
175  
积分
38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虽说如此,米岚还是揉了揉自己被碰疼的额头,有些生气和不满,嘟了嘟嘴,娇嫩的唇瓣犹如三月的桃花一般,散发着诱人的颜色。
    席非深这是搞什么鬼,急刹车也不给她说一声,额头撞到了也很痛的!
    埋怨道:“你干嘛,急刹车是很危险的事情,你不知道吗?”
    席非深却是对她的怒气和埋怨毫不在意,视线在她桃色的红唇上停了一下。
    解安全带的手不由得顿了一下,该死,这女人知不知道她这个行为很犯规。
    下车后,一把拉开副驾驶车门,平淡的语气带着不容置疑的命令,“下车。”
    “什么?”米岚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呆呆的问了一句,肚子在这个时候又开始打鼓了,米岚砸吧了几下嘴,看着趾高气扬的席非深,以为是让她回家,笑了笑,“总裁,那我先回去了。”
    可就在一只脚快要接近地面的时候,席非深直接将她打横抱起,嘴角勾起一抹笑容,挑眉道:“谁说的让你回家了?”
    米岚揽着席非深的脖子,皱了皱眉,随即看见他身后的两个明晃晃的大字“缘禾”,这不是c市最贵的酒店吗?席非深带她来这儿干嘛,不会是想干什么龌龊的事情吧。
    下意识的,米岚摸了摸皮包,里面装着她随身携带的防狼喷雾,吞了口唾沫,有些不安的问道:“总裁,我们来这儿干嘛?”
    席非深对米岚的反应看在眼里,一时间有些好笑,她把他席非深当什么了,再看看,米岚满脸都写着“龌龊”两个字,生怕席非深对她做些什么。
    突然的,席非深起了想捉弄这个女人的心思,嘴角噙笑,靠近米岚的耳畔,低声说道:“来酒店还能干什么,自然是做该做的事情。”
    温热的呼吸撒在米岚的脖颈上,莫名的让她感到一阵酥麻,心脏跳动的速度加快几分,听到席非深那有些暧昧低沉的话,更是挣扎起来,“席非深,放我下来,你,你这是趁人之危!”完全不顾酒店里周围人的神色。
    席非深看着米岚包至大腿根部的包裙在她的挣扎之下,里面的春色若有若现,不耐的皱了皱眉,不轻不重的往米岚的翘臀上打了一下,满意的看着米岚一脸羞红。
    “你倒是说说,我怎么个趁人之危法?”席非深无视米岚的挣扎,嘴角勾笑,哼笑一声,心情是出奇的好。
    米岚一张俏脸上憋得通红,眸中尽是一览无余的慌乱,“你,要不是我脚疼……”
    “看来还没撞傻,你也知道你脚疼。”席非深淡淡的一句话打断道,心中那股怒气在看到米岚眸中的慌乱时,却怎么也发不了火。
    “让

Rank: 1

91UID
89235347  
精华
帖子
34 
财富
175  
积分
38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人送些伤药来。”席非深淡淡的说完,就直接往电梯走去,上了最顶楼的vip房间,一把将她丢在柔软的大床上。
    米岚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惊呼一声,下意识的拉着席非深的领带往前一拽,席非深也被她突然的动作惊了一下,没反应过来,压在了米岚身上,门牙猝不及防的撞在了他那凉薄的唇上。
    两人顿时都愣了一下,米岚反应过来后,一把推开席非深,捂着自己的嘴,皱紧了眉头。
    我去!这个吻接的真糟糕,牙好痛。
    这是米岚此刻心里唯一的想法,席非深也比她好不了哪儿去,薄唇上有些微红,看来也撞得不轻。
    席非深抿了抿唇,有些不满的皱了皱眉头,打量着床上坐在床上的米岚,可能是被撞得疼了,眸子里蓄着亮晶晶的水光,其中的慌乱一览无余。洁白的床单更是显得她脸色绯红,连着耳垂都染上桃红色,看起来,就像个诱人的妖精。

Rank: 1

91UID
89235347  
精华
帖子
34 
财富
175  
积分
38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八章   有些不解

这女人,她知不知道这副样子是在勾引他!
    烦躁的将领带一把扯下,视线却是顺着米岚的脖颈一路往下,只觉得心里那股冲动在叫嚣着,驱使着他现在就要了她。
    可看着她有些受惊的眼神,又低低的咒骂了一声,将西装脱下,双手将衬衫的纽扣一颗颗解开,眯了眯眸子,看了眼床上的米岚,脚步往浴室走去。
    “如果不想我对你做点儿什么的话,好好待在这里。”说完,便转头进了浴室。
    米岚只听见里面哗哗的流水声,坐在床上,让自己冷静下来,脚上的疼痛让她有些不适,皱了皱眉,将高跟鞋甩在地上,随即蜷起身体,看了看脚上磨破皮的地方,手轻轻碰了碰,吸了口冷气。
    丝袜都沾在了伤口上,轻轻一扯,便让她疼的皱紧了一分眉头,看了看浴室,喃喃道:“应该没这么快出来吧……”
    说着,又看了好几眼,确定里面的席非深还在洗澡,这才小心翼翼的将丝袜脱下,忍着疼痛将丝袜和伤口分开。
    好一会儿,等着脚上的疼痛慢慢淡了,米岚也懒得管了,躺在床上玩着手机,完全一副在自己家里的模样。
    席非深一从浴室里出来,就看见这么副场景,高跟鞋被随意的甩在地上,丝袜也被脱下来甩在一边,被子盖着米岚的身躯,只露出来白皙的四肢和脑袋,像只王八。
    如果米岚知道席非深的这个想法,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把自己八厘米的高跟鞋甩他脸上。
    而此刻的米岚却是松了口气,她刚听到浴室的门开的声音,看了看自己到大腿根部的包裙,第一次觉得这个裙子太短,一把扯过床单就往身上裹,悄悄看了眼一脸淡漠的席非深,松了口气,还好,还好,他没看见。
    门外敲门声传来,席非深默默地将头上的毛巾扯下,开门拿了东西便回到床边,几乎不给外面的服务员一点开口的时间。
    沉默的在床边坐了一会,看了看米岚脚上磨破皮见血的伤口,不满的皱了皱眉,一把捏住她的脚踝,米岚惊了一下,下意识想缩回去,却被抓的死死的,还往外扯了扯。
    米岚有些费力的坐起,抓着被子,刚想开口质问,就被席非深的眼神盯得把想说的话尽数吞了下去。
    “如果不想我把被子扯开的话,乖乖的。”可能是刚刚洗了澡的缘故,席非深的手有些湿热,扳着她的脚左看看右看看,一手打开医疗箱,将里面的消毒酒精和棉签拿出来。
    席非深,这是在给她上药?!她没做梦吧,前几刻还对她马着一张脸,像是欠了他几百万一样,现在却穿着浴袍给她上药,这个男

Rank: 1

91UID
89235347  
精华
帖子
34 
财富
175  
积分
38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人未免也有些太别扭了吧。
    “你笑什么?”席非深挑了挑眉,看着满脸笑容的米岚,有些不解,难道他上个药这么稀奇,能让她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
    米岚摇了摇头,语气轻松道:“我有笑吗?一定没有,是总裁你看错了。”说是这样说,米岚还是嘴角忍不住上翘,看着席非深的侧脸,眸中有些暖意。
    淡淡的看了眼一脸高兴的米岚,席非深抿了抿唇,眸中有些无奈,“会有点儿疼,忍着点儿。”
    明明是句极为正常的话,可米岚听着他那低沉的嗓音带着些许的温柔,总觉得哪里有点儿不对味儿。
    虽说如此,米岚还是咬唇点了点头,她本来就是一个怕痛的人,现在虽然不至于疼的哇哇大叫,但还是有点儿不安。
    席非深擦药的时候手上的动作极其温柔,就算他皱着眉头,米岚还是不由得看着他的侧脸出神。
    有一瞬间,她好像回到了三年前,那时候她的父亲还没有离开人世,她也没有出国,席非深在她身边,而不像现在,她终于回来了,而他却有了未婚妻。
    “在想什么?”耳畔温热的气息让她蓦地回神,鼻尖尽是席非深洗完澡后沐浴露的味道,有些好闻。
    米岚一把勾住他的脖子,有些戏谑的说道:“在想,我们的总裁大人,也会这么温柔的帮人上药啊。”
    却不想,席非深抬起她的下巴,薄唇噙住她温软的唇瓣,反复摩挲吸允,更是撬开她的贝齿,往更深的地方掠夺一番。
    渐渐的,两人的呼吸都有些急促,米岚无力的拍打最后变成攥紧了他身前的浴袍,开始回应,一阵纠缠后,席非深猛地将米岚拥入怀中,恨不得将这个女人揉进自己的骨子里。
    “吻技确实差了点儿。”席非深低沉而暗哑的声音响在耳畔,米岚蓦地想起刚刚自己那个极为糟糕的“吻”,耳垂不自觉的红了。
    席非深倒是对她的反应很满意,惩罚似的在她小巧的耳垂上啃了一口,随即又开口道:“明晚的庆功宴,你可以不用去。”声音低沉,带着微褪的情欲,蛊惑一般的话让米岚差点儿点头答应。
    “不行,我可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人,负责跟进这个项目,如果不去的话说不过去的。”米岚咬唇摇了摇头,坚定的回道。
    好险,刚刚差点儿就中招了!真是的,说个话不能好好说吗?
    席非深听言,皱紧了眉头,起身朝衣柜走去,随便从中拿了套衣服,便往身上穿,米岚见他若无旁人的将浴袍解开,连忙缩进被子里,隔了一会,透过被子传来席非深有些冷意的声音,两个字,“随你。”
    随即将房间里的

Rank: 1

91UID
89235347  
精华
帖子
34 
财富
175  
积分
38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电话打给前台,说了几句什么,就上前一把掀开被子,扫了眼春光乍泄的米岚,心情更为烦躁几分。
    “喂,你掀我被子干嘛!”米岚不知道他又搞什么鬼,有些恼怒的想把被子抢回来,顺着席非深的视线看去,自己的包裙已经往上面滑了,几乎能看见黑色的内裤。
    连忙将裙子往下拉了拉,一脸从容道:“总裁知不知道‘非礼勿视’,你这样看着你的员工,是不是有失威严?”
    席非深却冷哼一声,有些嘲讽道:“就你那半斤八两的身材,我看了也没欲望。”
    米岚看着一脸平淡的席非深,还怕她不信,眼神更是不屑的在她身上转了几圈。
    米岚还想说些什么,肚子传出的抗议让她把话尽数吞回,嘴角的笑容微不可见的抽了抽,想问能不能放她回去吃饭了。
    对方却像是看透她的想法,先一步开口道:“等一会把你身上的衣服换了,就下去吃饭。”
    话音刚落,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席非深将被子抛回床上,正好把米岚从头盖到尾,看着有些狼狈的从被子里伸出脑袋的米岚,心中的那份烦躁稍稍消了一些。
    “穿上,吃饭。”席非深将盒子丢在床上,就坐在一边看着报纸,不再看她。
    米岚看了看床上的盒子,打开后发现是一件紫色的抹胸礼服,挑眉看了看一脸平淡的席非深,拿起衣服往浴室走去。
    “怎么样,好看吗?”米岚换好衣服后,有些高兴的跑到席非深面前,眨巴了几下眸子,有些期待的问道。
    席非深这才抬头,上下打量了米岚一眼,将报纸放下,却不做出评价,看着她赤裸的双脚,不满的皱了皱眉,“穿鞋。”简洁的两个字说完,席非深便站起往房外走去。
    米岚在席非深背后,有些疑惑他的反应,跑回卫生间对着镜子看了又看,“蛮好看的,怎么席非深的反应那么淡漠?”米岚摩挲这下巴,有些不解。
    外面传来席非深有些不耐烦的声音,米岚摇了摇头,将盒子里的鞋子穿上,就追上席非深的脚步,一同下去吃饭。
    其实席非深并非面上看到的这么淡定,他心里已经有米岚穿着这件礼服的心理准备,但真的看到的时候,还是小小的惊艳了一下,只是米岚没有看到罢了。
    精美的裁剪将她的身材很好的凸显了出来,抹胸山的几颗水钻更是点缀的恰到好处,将原本白皙的肌肤显得更加诱人,栗色的卷发随意的搭在肩上,脸上的绯红还没褪去,红润的嘴唇更是让人把持不住。
    而她身上所具备的气质,更是让她显得华贵而不失性感。
    酒店的不少工作人员都不由得多

Rank: 1

91UID
89235347  
精华
帖子
34 
财富
175  
积分
38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看了两眼,无论是席非深,还是米岚,两个人仿佛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郎才女貌,让人移不开眼。
    米岚对于这种目光早就已经适应,时不时的还对着那些男服务员笑了笑,心情不错的很。
    旁边的席非深却是沉下脸色,这个女人,居然在他的面前对其他男的笑的这么开心?
    席非深冷哼一声,一把拉住米岚,往就餐区走去,冷冽的眼光扫了一圈,那些看的移不开眼的服务员便讪讪的收回了目光。
    看米岚嘴角还噙着一抹笑容,席非深的心情更是浮躁,“不准笑!”声音低沉,带着些不满。
    后者听言,撇了撇嘴,有些不屑,你说不笑就不笑?但触及到席非深有些冷意的眸子,还是收起了笑容,喃喃道:“笑一笑又不会少块儿肉。”
    席非深听着,眉头皱的更紧了,靠近米岚的耳畔,道:“如果不想吃了,我不介意回去吃你。”

Rank: 1

91UID
89235347  
精华
帖子
34 
财富
175  
积分
38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九章  注意身体

米岚一回家便倒在床上,只觉得身心疲倦,席非深那家伙,吃饭吃的好好的,突然让她不要去明晚的庆功宴。
    自己可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人!这个项目的成功也有她的努力在里面,连庆功宴都不让去,不就是顶了他几句,翻脸比翻书还快,起身就走,连点好的菜都还没端上来,也不知道又触到他哪片逆鳞了。
    饭也没吃成,说走就走,最后还不是她自己拦了辆出租车回家,“累死了!”米岚把头埋进松软的枕头里,闷闷出声道。
    肚子像是反抗似的发出了不小的叫声,米岚看了看时间,还好不是太晚,慢悠悠的爬起来,走进厨房。
    正心满意足的吃着热乎乎的面条,手机铃声响起,米岚看也没看的就接通,嘴里嚼着面条,询问是谁。
    那边却是没有半点儿声响,米岚咽下一口面条,有些疑惑,又问道:“到底是谁啊,说句话,不出声我挂了。”
    说完,拿起筷子继续吃面,刚要挂断,一阵低沉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没吃饱?”
    米岚顺口回道:“废话!晚饭吃都没怎么……”最后一个“吃”字还没说出来,米岚突然想起什么,拿着筷子的手一抖,溅了她一身汤汁。
    她却无暇顾及,有些不敢相信的看了看手机显示屏,上面的备注赫然印着“傲娇重度者”五个大字,吞了吞口水,将手机重新贴上耳畔。
    沉默了两秒后,干笑了两声,“总裁,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是有什么吩咐吗?总裁的吩咐,就算是刀山火海,我也在所不辞的完成!”
    席非深站在落地窗前,穿着浴袍,发梢还有未干的水渍,明显是刚洗完澡。
    听着电话里米岚有些讨好的话,眸中神色浮现淡淡的温柔,像是一片羽毛般,张口几次,却不知道如何回她。
    好好吃饭?注意身体?早点儿休息?这些话肯定是说不出来的,望着窗外一片绚丽繁华的灯火。
    电话那头有陷入的寂静,仿佛只听得见呼吸声,久到米岚以为席非深睡着的时候,他终于再次开口道:“明天宴会的衣服派人送到了你家。”顿了顿,低声又道:“早点儿休息。”
    说完,不待米岚反应,只听得耳畔的“嘟—嘟——”声。
    一时间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人又玩的哪一出?不是不让她去庆功宴吗?怎么突然给她送衣服?
    而席非深此刻,在c市最为豪华的高档住区里,将高脚杯中的红酒一饮而下,眸中神色晦暗不明。
    米岚被这通电话是搞得没有食欲了,看了看没吃几口的面条,叹了口气,“席非深这三年不见,脾气怎么

Rank: 1

91UID
89235347  
精华
帖子
34 
财富
175  
积分
38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这么难捉摸了?”
    将碗筷收拾妥当后,米岚刚打算洗漱,听见门铃的声音,皱了皱眉,突然想起席非深电话里说的话,一瘸一拐的走到门口。
    门外的人穿着西装,手上拿着一个盒子,见着米岚,讪讪的笑了笑,有些犹豫的开口道:“米小姐,总裁让我把这件礼服送来,还说请米小姐务必盛装出席,免得给他丢脸。”
    米岚接过礼盒,听着面前这个西装革履的人所重复的话,最后一句让她不由得挑了挑眉,心中更有一股莫名的怒火,冷哼一声,勾唇笑了笑,“告诉总裁,不用他担心,还没人能让我出丑!”
    说完,将门重重的关上,只留下门外有些窘迫的陈然,他不过是总裁的一个司机,怎么这种不讨喜的差事就落在了他身上。
    想想刚刚米岚有些恼怒的面容和话语,擦了擦额头上不存在的冷汗,已经能想象到自己转述了米岚的话后,席非深那阴沉的脸色。
    第二天上班,米岚对席非深都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待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连吃饭的时候都躲着席非深,
    席非深也是一副谁都欠他八百万的模样,把递上来的不少文件都pass掉,脸色也比平时阴沉不少,所有的文件都是由黎琼给他。
    黎琼倒是很乐意看见米岚不来骚扰席非深,如果不是米岚来了公司,她依旧是席非深的助手,依旧是离席非深最近的人。
    很快,到了下班的时间,很多人都讨论着今晚的庆功宴,虽然对于米岚一个人在短时间就谈成了这个项目有些嫉妒,但谈起今晚的宴会,多少有些激动。
    毕竟这个项目是和程远公司合作,在场的不仅有平时冷冰冰的总裁在,还有那个程远公司的老总。
    要知道程总的长相可和总裁不分上下,再加上对女性彬彬有礼,谈吐之间尽是优雅,比上一张冰块脸的席非深,好上太多。
    除了这些,还有其他商业上的来往合作伙伴参加,也难免会这么激动。
    米岚时刻都盯着墙上的时钟,时间一到,便拿起皮包就往公司外走,席非深看了眼监控上的急忙的身影,皱了皱眉,手指无意识的在桌面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
    华灯初上,街上的店铺陆陆续续亮起了灯光,更是斑斓繁华。
    C市最为豪华的的酒店内,有不少人在大厅内谈笑风生,互相客套寒暄,米岚下了出租车,拍了拍有些褶皱的裙摆,看了看酒店内亮堂堂的大厅,深吸了口气,踩着高跟鞋往里面走去。
    一踏进大厅,米岚有些紧张的看了看四周,确定席非深还没来,松了口气,嘴角不由得向上勾起,往餐桌走去,看了看桌上

Rank: 1

91UID
89235347  
精华
帖子
34 
财富
175  
积分
38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各式各样的食物,心情更是好了几分。
    其中有不少人来向米岚祝贺,都被她一一敷衍过去。
    那些想来奉承几句的人见米岚一副敷衍的样子,也都讪讪离开。
    正满足的吃着美食,突然原本有些安静的大厅赫然有些嘈杂,米岚皱了皱眉,舔了舔嘴唇,有些不满的看向嘈杂的源头。
    只见几乎所有的人都在往大厅入口走去,在众人的恭维的话语中走进来两个人。
    米岚一眼便看见席非深那一脸淡漠的的面瘫脸,今天的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裁剪得当的衣服将他那挺拔俊长的身姿显得淋淋尽致,眉眼间尽是冷峻,却应付着周围的恭维话。
    米岚的双眸不由自主的在他的脸上游走,觉得他和三年前的样子变化极大,一时间看的出了神。
    席非深像是感觉到某人不知廉耻的目光,与米岚四目相对,薄唇勾起一道微不可见的弧度,把她从头到尾打量了一番。
    今天的米岚穿的是席非深让人送去的礼服,水蓝色的长裙衬得她优雅高贵,V字领的领口上有着墨色的花纹,从上至下,从浅至深,精致的裁剪将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勾勒的恰到好处,恬静而不失性感。
    米岚看着他幽深的双眸,扬了扬手中的高脚杯,对着席非深笑了笑。
    在应酬中脱不出身的席非深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随即又和其他人谈论工作。
    米岚撇了撇嘴,倒是有些疑惑,她刚刚自然是看见了席非深旁边的程克,没想到他们俩会同时来,而且这么和平的相处,一点儿也没有前段时间她看见的剑弩拔张。
    而此刻的程克,被一堆女人团团围住,脸上挂着得体的笑容,时不时的逗弄一下其中的几个女人,引得那些女人科科直笑。
    今天的程克也不像上次她所见到的那么随意,白色的西装穿在他身上恰到好处,不多一分,不少一分,将他的身形修饰的修长,更是显得他儒雅健谈。
    而米岚看着那群围绕他左右的女人,不由得咋舌两声,看着程克的目光中,带上些同情。
    被那么多的女人围着,恐怕鼻子里全是各种香水味儿,刚刚来向她祝贺的几个女人,隔得老远就能闻到她们身上浓郁的香水味儿。
    程克一抬眸,看见坐在餐桌旁吃的津津有味的米岚,笑了笑,眸中划过一丝狡黠,向周围的人说了句什么,只见那些人都渐渐散开,而程克,便往米岚的方向走去。
    “米小姐那目光,我可以理解为是埋怨我身边没有米小姐的位置吗?”程克嘴角噙笑,坐在米岚旁边的位置,唤来服务员,点了瓶红酒,看着嘴角沾着奶油的米岚,眸中

Rank: 1

91UID
89235347  
精华
帖子
34 
财富
175  
积分
38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笑意更深了几分。
    米岚将手上的最后一口蛋糕丢入嘴中,吃完后,见程克一脸玩味儿的看着她,回以一笑,“不,我只是同情程总的鼻子。”
    程克愣了一下,随即噗笑出声,原先的儒雅荡然无存,又回到那个懒撒的状态。
    米岚挑眉,看了眼程克,有必要笑的这么夸张?她只是说了个实话而已,至于笑成这样,笑点也太低了吧。
    笑够了,程克看着米岚嘴角的奶油,伸出食指指了指,“没想到米小姐这么喜欢吃甜食,米小姐来我们公司的话,我会请你吃比这更美味的甜点。”
    米岚抽出纸巾擦了擦嘴巴,有些窘迫,刚想说谢谢,就听到这句挖墙脚的话,不满的皱了皱眉。
    “开个玩笑而已!米小姐当真了?”程克笑了两声,眸中的狡黠看的米岚想打人。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