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59 | 浏览:413|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一见要钟情 - **香【91原创发文】

Rank: 1

91UID
98229852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各位好,第一次发文,正文可以在91书城里搜索查看,欢迎大家多多收藏~


书名:《一见要钟情》 一见要钟情.jpg


文案:
初次见他,他犹如画中的男子,穿过雨雾,朝自己走来。
后来,她知道,他有一个犹如罂粟一般让人害怕的称呼“毒蕈!”有种爱情,一旦涉足,便无法自拔,不能自救。
毒蕈就是那年,聂雨绒无法自救的爱情。那年的青春,毒蕈就像是一枚毒药,让她深深中毒,而最后的她,却没有得到任何解药。
她说:“那年初见,你轻扬如漫天柳絮,看到你,我的笑容灿烂得犹如盛开的蔷薇。”
他说:“等到天空放晴的时候,也许我会好好再爱你一遍,这一生,我的世界,只剩下万里阴云。”
聂雨绒看着窗外,她抚摸着那个曾经被他亲吻过的脸颊,泪流满面。“
你的承诺,就像你给的亲吻,哪怕不舍得在皮肤上流连,最终还是消散殆尽。”
……如果初见,我们,一见要钟情!



内容标签:天作之合、阴差阳错、虐恋情深、谈情说爱
关键词:聂雨绒、毒蕈



---------------------------------------------------------------------------------



第一章   暗夜毒蕈

“你怎么还来啊,快走啊,都说了这里已经不欢迎你了。”
    “你还要不要脸了,像你这样狠毒的人,这里是不会再收留你的,快离开吧!”
    “对啊,你这次不要指望着王老师回来救你。”
    “哼,这次就算是王老师也救不了你了,佳佳还躺在医院呢,你做了这样恶毒的事,还幻想着留下来吗?”
    “这是校长的决定,校长说了,这里是不会再收留你的,快走吧!”
    夏日炎炎,曦光舞蹈学校的大门口,身着美丽舞蹈服的学员们汇集在一起叽叽喳喳,眼神鄙夷看着对面一身泥泞的十五岁少女。少女有一双琉璃般明亮的大眼睛,身材纤瘦高挑,鹅蛋脸上带着气愤,眼神之中有着不容置疑的坚定,她紧紧咬着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哭出来。
    “我为什么要走,佳佳不是我推下去的。”聂雨绒眼神之中透着倔强,她那微微发红的眼眶仿佛诉说着她内心的委屈,可是没有人去在意,也没有人相信她,更没有人看到她眼底的泪水。
    她就要来,她要来问问校长,为什么要赶自己走,佳佳又不是自己推到的,她从楼梯上掉下去受了重伤没错,可是不是自己推下去的,这与自己有什么关系,自己根本就没有做错什么。
    “你还不承认,明明就是你把佳佳推下去的,佳佳现在受伤那么严重,以后可能都没有办法站在舞台上了,你知不知道。”
    “对啊,她的腰椎都受伤了,你还要怎么样!”
    大家都在指责她,都认为是她将佳佳推下去的,可是她没有,她根本没有。
    “我要见校长,我要见老师!”聂雨绒倔强抗议着,她高高地抬起头颅,语气之中同样带着不甘。她要见校长,当面把这件事说清楚。
    这已经是她第三天来找校长了,可是自己往日的小伙伴们根本就不让她进去,她根本没有办法告诉老师,那天的事不是自己做的。
    “哼,不要理她,我们关门吧!”
    “对,不理她!”
    聂雨绒只觉得有无数双手推搡着自己的身体,她根本连一点还手的余地都没有,就被推了出去。
    紧接着,曦光的大门已经被牢牢地关上,并且上了锁。聂雨绒眼睁睁看着自己被关在门外,此刻她的心里有些慌乱,头顶的太阳散发着灼热的温度,让她有些眩晕。
    头顶的太阳就像一个巨大的吸盘一样,似乎要将自己吸进去,那一刻,她只觉得自己要死在这里。
    “不,不要…”
    聂雨绒突然之间惊醒,她粗重的喘着气,身体上蒙着一层湿漉漉的汗水,让她燥热难耐,

Rank: 1

91UID
98229852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周围漆黑一片,分不清现在是几点。
    聂雨绒这才注意到,自己又做梦了,自从被赶出来以后,她这半个月以来,每晚都梦到那天的场景。
    她吃力的坐起来,感觉到屋里的燥热,她渴望屋外的新鲜空气。
    奶奶已经睡了吧!聂雨绒心里想着,自己那天被赶出来,无处可去,跌跌撞撞几番周折,自己被好心的王奶奶带来她家里,自己暂时有了住的地方。
    聂雨绒下床,起身走到屋外,她顺着楼梯,向着房顶走去。
    王奶奶家是三层的楼房,二楼和三楼都被她租出去了,一楼的房间是空着的,平时也就她和自己的孙子一起住。其他的几间房,她都不想租出去,说是怕吵,打扰她外孙的学习。可是,王奶奶的外孙,到目前为止,聂雨绒都没有见到过。
    王奶奶说她的女儿去了很远的地方,一般不会回来。
    聂雨绒顺着楼梯,来到屋顶,推开小铁门,在月光的照耀下,屋顶有些明亮。这里满满都是盛开着的玫瑰花,妖艳欲滴。
    聂雨绒惊讶地看着这些盛开的花朵,是奶奶种的吗?她喜欢玫瑰花?聂雨绒心里想着。
    夜色犹如披上了银色的化装,让这里多了一份静谧,整个夜晚周围都处在一种极其安静的环境之中,就连昆虫的叫声都那般清晰入耳。
    聂雨绒在夜色之中欣赏着这处美丽风景,突然之间,她隐约听见附近有打斗的声音,心中疑惑,她仔细聆听,便听到外边有器械撞击的声音,还有人的呼喊声,她不禁打了一个寒战,一股害怕的感觉自心里蔓延。
    聂雨绒转身,顺着声音的方向追寻了过去。
    “毒蕈,你最好跪下给我道歉,要不然,今天你休想轻松离开。”一个身高马大的男子开口,声音有些粗狂。
    “对,你赶紧跪下道歉。”周围的几个男生附和着。
    “今天你没有帮手,我们这里这么多人,你最好看清楚一点,马上跪下道歉。”一群男生此刻围着一个男生虎视眈眈,想要让他跪下道歉。
    聂雨绒悄悄来到这里,她顺着声音朝下面望去,一共有八个人,由于是晚上,她看不清对方的情形,可是光听着这声音,都让人不安,她忍住内心的惶恐不安,静静观察着。
    这时,那个被称为毒蕈的男生开口了,他的声音很轻很淡,仿佛是从很远的地方飘过来一样,语气里没有一丝慌张:“想让我跪下道歉,那要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他话音刚落,迅速挥动手里的铁棒,朝着对面的男子打了下去。
    “啊,我的头。”挨了打的男生,痛苦地呻吟着:“给我揍他。”男子抱着额头,疼

Rank: 1

91UID
98229852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痛欲裂的感觉让他气愤不已。其他男生闻讯也都蜂拥而上,手里的铁棒尽情地挥舞,那名叫“毒蕈”的男生,手臂和后背都挨了打,不多时就看到鲜血染红了他的衣服,此刻的他眉头紧蹙,强忍着疼痛,但他依旧不愿认输,和对方死拼。
    “给我往死里打。”那个人高马大的男生,站在人群之后,用手捂着自己流血的脑袋,语气恶毒,显然是想将自己受的伤全部报复回去。
    毒蕈冷眼看着向自己挥来的铁棒,那铁棒眼看就要砸在自己的脑袋上,这一下下去,就算不死也送了半条命了。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他一个弯腰,伸手扯过来对面的男生,那铁棒被那男生硬生生挡了下来。
    “啊…”一声杀猪般的嚎叫自他嘴里喊了出来,聂雨绒此时心惊肉跳,她低头看着底下的人,打的越来越狂热。
    “毒蕈,你他娘的敢跟我动手,今天我非整死你不可。”那名身高马大的带头者,躲在人群后,捂着自己流血的脑袋骂骂咧咧。
    “不行,这样下去,他会被打死的。”
    聂雨绒心里这样想着,她看了底下一眼,随即离开了。
    不多一会儿,聂雨绒吃力地托过来一根水管,她看了看底下打成一片的人,心里着急,聂雨绒转头找来了一块石头。
    她挥起石头狠狠的砸向了水管,她砸了好几下以后,水管破裂,水花四溅,喷射而出,聂雨绒仿佛一瞬间变成一只落汤鸡。
    顾不上自己的狼狈,聂雨绒拿起水管冲着下面浇了下去,哗啦啦的水声应声而下。
    “怎么回事?哪来的水?”底下的人突然被水浇灌,他们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
    “快跑啊!”聂雨绒大喊一声。
    毒蕈此时趁机打倒了一个人,他转身就跑,健步如飞。
    “快追,别让他跑了。”
    身后的男生们也不甘示弱,赶紧追了上去。
    毒蕈眼看着他们快要追了上来,他更是加快了速度。
    聂雨绒看到毒蕈逃跑的方向,她赶紧扔掉手里的水管,从屋顶的另一端跑了过来,这里的房子,都是三层高的,房屋之间离的很近,她打垮步朝着一棵大树的方向跑去。
    她知道那个逃跑的男子肯定要经过那棵大树,因为这里只有一条路。聂雨绒跑过来爬到大树上,低头看到那个男生越来越近,,她赶紧呼唤他,并用力向他招手:“快爬上来,爬上来。”
    毒蕈闻声抬头看到树上的她,再看看眼前这棵枝繁叶茂的大槐树,他二话没说迅速攀上大树,几个瞬息之后,他来到了聂雨绒跟前。
    聂雨绒低头看他们追了上来,她一时害怕出声:

Rank: 1

91UID
98229852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他们……”
    “闭嘴。”毒蕈一把捂住了聂雨绒的嘴巴,语气不善地警告她闭嘴。
    毒蕈捂着聂雨绒的手满是鲜血,血腥味充斥着聂雨绒的鼻子,她胃里一阵恶心,刚要出声,抬头看到毒蕈那种恐怖的眼神,聂雨绒不禁打了一个寒战,乖乖闭上了嘴巴。
    毒蕈一直注意着下面的情景,直到看到那些男生一个个都跑了出去,待他们跑远之后,毒蕈感觉到一瞬间瘫软,他感觉浑身的力气像被抽空一样,瘫软无力。
    聂雨绒此刻惊恐地看着他,他的额头上鲜血泊泊,半张脸都被血液染红,在黑夜之中,看起来恐怖至极。他的衣服,原本白色的体恤,此刻沉浸在一片的血红之中,触目惊心。
    她下意识的想往后退,可是现在在树上,根本退无可退。
    她只能强忍着内心的害怕,她没想到,对方会这样的恐怖:“这里是个屋顶,暂时是安全的,我们下去吧!”
    聂雨绒说完率先就顺着树枝毫不犹豫爬上了屋顶,毒蕈看了看这里的环境,也跟着爬了上来。
    毒蕈此刻看了看聂雨绒的表情,那里有惊恐,有害怕,她的身体似乎还在瑟瑟发抖。
    毒蕈笑出了声音,他瘫软无力地躺在屋顶上,那张脸被鲜血遮盖,看不出他的表情:“怎么,怕了?刚刚不是很勇敢吗?”说出这话时,毒蕈语气里带着笑,可是,他的声音却是很小,好像没有一丝力气。渐渐地,他倒在地上,没有了声音。
    聂雨绒惶恐不安,她想要上前看看他,可是那张布满血渍的脸让她不敢靠近,她忍不住开口:“你没事吧!怎么那么多人都打你?”
    没有回答。
    “你还好吗?”
    没有回答。
    “你不要吓我,你能不能说句话?”
    依旧没有回答。

Rank: 1

91UID
98229852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二章   意外降临的哥哥

聂雨绒突然之间,感觉到周围都变得恐怖起来,夜黑风高,四下无人,而且还是晚上,微风吹来树叶沙沙作响,这样的环境让她不由害怕,毕竟,她只不过是一个十五岁的女孩子。
    聂雨绒看着远处躺着的毒蕈,她最终忍不住上前,想看他是不是活着。
    聂雨绒来到毒蕈跟前,她伸手摇了摇他:“你没事吧!”
    “醒醒啊,醒醒啊!”
    “醒醒啊,醒醒…呜呜!醒醒啊!”
    此刻的聂雨绒仿佛被彻底吓傻了,眼前躺着的这个满身是血的男子,他是不是已经死了?怎么办,她感觉到周围都变得阴森可怖。
    终于,她在这一刻被吓得大哭了起来,她一步步的退后,不敢再靠近那具“尸体”。
    “我还没死呢!”突然之间,微弱的声音从那个原本已经‘死了’的毒蕈口中传出。
    “你,你没死吗?你真的没死吗?”聂雨绒一看到毒蕈坐了起来,她微微一愣,顾不上擦眼泪,赶紧爬了过来,她已经忘了对方面容恐怖,只要他此刻还活着就好。
    毒蕈依旧闭着眼睛,他疲惫不堪:“放心,我没事。”他的语气虽然微弱,可是,聂雨绒能够听到他言语之中的疏远,冷漠。
    毒蕈翻身坐了起来,他语气微弱而冷漠:“再见。”
    毒蕈说完,起身就要离开,聂雨绒对他这句再见微微一愣,一看他满身是血的样子,有些担心:“那,你没事吧!”
    毒蕈语气很淡:“没事,刚才谢谢你。”
    他说完毫不停留朝着大树走去,最后顺着大树,带着一身鲜血离开了。
    聂雨绒站在原地发愣,这个人怎么这样冰冷?自己怎么说也是帮了他不是吗?他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半夜会来这里打架呢?而且还是一个人。
    看着男子离开,聂雨绒一个人回到了房顶,找到水管的总闸,将水管放了回去。
    第二天,天色已经大亮,淋漓的小雨落在屋外,聂雨绒打开窗户,伸出双手感受着雨滴落在自己手背上酥酥痒痒的感觉,竟然也是那样别致。
    突然看着窗外的大雨,她想起了昨晚在楼顶看到的的那些玫瑰花,她迅速的下床穿上鞋,没有雨伞,她就从旁边拿了一书顶在自己头上往楼顶跑去。
    聂雨绒一路跑到楼顶,雨下的很大,她推开那扇小铁门,跑进了楼顶。
    可是映入眼帘的却是另外一副景象,楼顶已经没有任何的花草,那些开的妖艳无比的玫瑰花早已不知所踪。
    而楼顶上,此刻正站着一个打着伞的少年,他站在几米开外的对面,大雨之中虽然看

Rank: 1

91UID
98229852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不清他的容貌,可是聂雨绒觉得隔着这层雨,他就像是站在画里的人,身穿白色T恤的他,那般干净**俗,不染凡尘。
    而楼顶的男子,也注意到了她。聂雨绒拥有一张小巧的鹅蛋脸,水汪汪的大眼睛,犹如琉璃一般夺目清澈,那双眼睛里仿佛很是柔和平静,一如她的人,看上去文静温柔。
    聂雨绒此刻身穿浅粉色的短袖,浅蓝色的牛仔短裤,短袖已经洗得发白,可是很洁净,穿在她的身上看起来很温暖。男子看到聂雨绒,他眉毛微微皱了一下,随即展开,慢慢朝着聂雨绒走了过来。
    她看到男子朝着自己慢慢走了过来,他犹如穿越重重雨雾,从画中慢慢朝着自己走来,聂雨绒的心,明显的跳动,她不敢相信地睁大眼睛,男子终于走近。
    他面容俊逸,五官深邃,棱角分明的面孔上,有一双邪魅而略带忧郁的眼睛,他整个人给人一种阳光十足的感觉,除了那双眼邪魅睛散发着淡淡的忧郁,这样的男生,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聂雨绒在心里说,这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好看的男人。
    男子面带温和的笑将伞前移,邪魅而又忧郁的眼静静看着聂雨绒,这样近的距离他的声音很轻柔地响起,:“下雨了,怎么不打伞?”
    聂雨绒铮铮看着他,这般近的距离,他的声音就像是从远处飘来一般轻柔,一时之间她平静了十五年的心脏,开始慌乱地跳动,她的面颊上浮上淡淡的红晕,少女的娇羞让她显得青涩异常,她结巴着说:“我,我是来看看,这里的那些玫瑰花有没有被雨淋到。”
    聂雨绒慌乱之下抬头看到男子笑容温和,那笑容犹如这雨天的一缕阳光,照进她的心间,就连这雨都变得浪漫起来。
    “玫瑰花被我搬回去了,下雨了,你要看的话,进屋看吧!”男子说着示意她去那间楼顶的房屋。
    聂雨绒跟着他缓步向前,来到门前,一股香气飘散而出,映入眼帘的是满屋子的玫瑰花,火红的**,妖艳欲滴,放眼望去,她觉得自己就像正处在整个火红的花海之中,这是她生平见过最多的花。
    聂雨绒明亮的双眸之中闪烁激动的光芒,可是她也有些疑惑,于是她忍不住开口:“这些花,都是你种的吗?为什么只有红色的玫瑰呢?”
    男子温和一笑:“这些都是我帮姥姥种的,姥姥说,妈妈只喜欢红色的玫瑰。”
    聂雨绒已经完全沉醉在这些花朵之中,看着这满屋子的玫瑰,她整个人觉得,这世间竟然有这样美好的东西。
    雨慢慢停了,天也大亮,聂雨绒转头看着身边的男子,她生平第一次大胆地笑着问一个男生的名字:“我能知道

Rank: 1

91UID
98229852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你叫什么吗?”
    男生微微一愣,随即他笑容温和:“这个不重要,如果你很想知道,那我就叫谢翊琨。”
    聂雨绒微微一愣,对他的回答感到有些奇怪,她感觉到,他对于自己名字,并不是很喜欢提及,聂雨绒微微一笑,她的声音也很轻柔:“我叫聂雨绒。”她是一个温柔安静的女子,聂雨绒的笑,也很温柔纯净。
    谢翊琨听了聂雨绒的话,他并没有表现出多大的惊讶或者客气,但是他说了一句让白净吃惊不已的话:“我知道。”
    聂雨绒抬起头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俊逸的男子,她睁着水汪汪的犹如琉璃般的大眼睛,直勾勾看着谢翊琨:“你怎么知道的?我明明之前就没有见过你啊!”
    聂雨绒来这里,也就半个月,自己被赶出来无家可归时,被好心的王奶奶收留,她才来到这里的,之前她根本就没有见过这个男生啊!
    谢翊琨看着聂雨绒的疑惑,他也不解释,只是淡淡一笑说:“我们下去吧!”
    聂雨绒最后跟着谢翊琨出了楼顶,楼顶的那扇铁门已经被锁上了。聂雨绒好奇:“为什么要上锁呢?”
    谢翊琨俊逸的面庞上浅笑划过:“因为,这里不允许别人上来,每天都会锁着的。”
    聂雨绒听了这话之后,她心中更加疑惑:“可是,昨晚明明就没锁啊!而且我昨晚还上来过呢!”
    谢翊琨不理会聂雨绒的疑惑,他淡淡说:“可能是昨晚忘了上锁吧!”
    谢翊琨已经下了楼梯,聂雨绒也没再犹豫,跟着下了楼梯,奇怪的是谢翊琨竟然也去了一楼,他还进了王奶奶的家。
    王奶奶已经在做早饭,厨房里飘出浓浓的饭香味,聂雨绒突然想起了自己要给奶奶做早饭的,一早上给忙着忘掉了,她连忙跑下去,跑进厨房,看到忙碌的老人之后,她满脸自责:“奶奶,你不要做了,让我来吧!我本来要做早饭的,结果我在楼顶玩,给忘了时间,对不起啊!”
    王奶奶微微一笑,她面容慈爱,故作轻松地笑着开口:“没事,你这孩子,就不要跟我客气了。你说你这孩子每天起那么早做什么,你是长身体的年纪,应该多睡一会儿。”
    聂雨绒听到王奶奶的话,她心里感动,这个与自己非亲非故的老人,这般慈爱,她心中感慨说:“奶奶,你让我做吧!这样我才能稍微心安理得,要不然,您好心收留我,我什么都不做,我就不知道自己的价值在哪里了。”
    王秀琴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她布满褶皱的脸上,露出了慈祥的笑容:“哎,好吧,那以后就由着你,赶紧吃饭吧!”
    聂雨绒看到王奶奶已经做好

Rank: 1

91UID
98229852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了饭菜,她心中愧疚。帮着王奶奶一起将饭菜端到了饭桌上,她想起了刚刚进来的谢翊琨,却不见他的人影,聂雨绒正好奇时,就看到谢翊琨已经换了衣服出来,他依旧穿得是白色的短袖,阳光明媚,俊朗异常。
    这时王秀琴慈眉善目地说:“小琨啊!你这孩子,这段时间你好久都没有过来看姥姥了,是不是把姥姥我忘掉了。”王奶奶笑容很柔和,言语之中虽有责备,但是让人听了,却是无尽的宠溺。
    聂雨绒此刻不敢置信的看着谢翊琨,又看了看王奶奶。这时,王奶奶笑看着向聂雨绒:“雨绒啊!这就是我的外孙小琨,是不是长得很好看?他从小就招女孩子喜欢。”
    王奶奶的眼神里,饱含着些许骄傲,提起她的外孙,王奶奶好像又年轻了些许。聂雨绒突然之间有些局促不安,她没想到,这个好看的男生,竟然是王奶奶的外孙,那他们以后是不是要,生活在一起呢!
    谢翊琨邪魅的眼神里,透着些许温和的光芒,他笑着看了看聂雨绒,轻声说:“我听姥姥说过你,也大概了解了你的情况,以后你就安心住在这里吧!也可以给姥姥做个伴。”
    聂雨绒微微一愣,她的脑袋感觉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谢翊琨已经再次开口:“我平时都不在这里,平均一个星期来看了姥姥一次,你就在这里安心住下,不用拘谨。”
    聂雨绒只觉得自己脸颊微微发红,她局促地点头:“好,谢谢。”
    王奶奶笑看着他们两个说:“以后啊,小琨就是你的哥哥,他今年上高二,在市第一中学上学。”
    聂雨绒看着王奶奶,她红着脸点头,市第一中学吗?聂雨绒若有所思。

Rank: 1

91UID
98229852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三章   事实真相

聂雨绒低下头吃着饭,她时不时的抬头看一下谢翊琨,可她发现对方也只是简单的吃饭而已。
    早餐之后,谢翊琨就要离开,聂雨绒又一次发现,他很高,站在那里,就已经高出了自己很多。谢翊琨此刻笑看着王奶奶:“姥姥,我有事得先走了,马上要开学了,过两天有空我再过来看你。”
    王奶奶眼神之中的光芒渐渐黯淡下来,她不舍拉着谢翊琨的双手:“那你有空就过来啊!”
    谢翊琨微微一笑,就离开了,他离开的时候,也没有再看聂雨绒一眼。
    聂雨绒的心里有一丝的失落,她明显地感觉到,自己希望谢翊琨离开的时候可以回头看自己一眼,或者说一声再见,可是他没有。
    短暂的相处,聂雨绒觉得,这个好看的男孩,他似乎总是淡淡的笑着,笑容也是很温和,可是他的温和笑容总是给人一种疏离的感觉,仿佛他的笑并不是对着你,而是一种,习惯性的礼仪。
    即便是对着王奶奶,他好像也没有表现出多么浓烈的亲切感,他总是感觉淡漠的样子,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笑容,让人对他无所适从。
    送走了谢翊琨,聂雨绒和奶奶聊了天,王奶奶对她说:“雨绒啊!以后小琨就是你哥哥,你也是他妹妹,你不要在这里感觉到拘束,他平时很少回来的,我会把你当做亲生的孙女看待,你就在这里好好生活,知道吗?千万不要感觉到拘束。你也是一个命运坎坷的可怜孩子,我们相遇就是有缘,你不要觉得这里陌生,慢慢就习惯了,知道吗?”
    聂雨绒微微一愣,随即她点头同意,心中对王奶奶更是感激不尽,这样一个萍水相逢的老人,对自己关怀备至,这让聂雨绒对王奶奶产生了一丝叫做亲情的东西:“奶奶,谢谢你,谢谢你收留我。”
    跟王奶奶聊天之后,聂雨绒看到时间已经是早上九点,她想起昨晚的梦,她想再去曦光看看。
    聂雨绒来到曦光舞蹈学校,门卫的老大爷看到他赶紧堵在门口,不让她进,自己以往的同学也都在远远地围观,没有一个人靠近她。
    可是,聂雨绒面色平静,仿佛对别人投来的议论和眼光,她是毫不在乎一般,她站在门口,静静的等待,她要等到校长,亲自向校长解释。
    门卫处始终没有放她进学校,她就那样站在门口,抬头看着舞蹈学院的门牌上写着曦光两个大字。
    这里是她生活了八年的地方,自己之所以能够来曦光,完全是一场意外,当年自己在孤儿院的时候,碰到王老师,她说自己和姐姐还有佳佳三人骨骼柔软,适合跳舞,所以她们才被老师带进了曦

Rank: 1

91UID
98229852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光。
    可是一年后,在一次演出中姐姐由于表演出彩,很快就被领养了,自己却一直留在曦光。那一年,她和姐姐都是七岁。
    或许,自己天生就不招人喜欢吧,所以,他们只要姐姐,不愿意带自己一起走。
    聂雨绒站在曦光门口,她迟迟不愿离去,这些年,在王老师的支持下,学校里对她管吃管住,而且还让她读书,虽然平时自己参加演出没有报酬,可是,学校给自己的已经很多了,最起码,自己接受着该有的教育。
    等王老师回来,校长会不会改变主意呢!如果可以再次回到曦光,她愿意接受任何惩罚。哪怕是承担每个班级的卫生,哪怕是整天扫厕所,她都是愿意的。可是,王老师请的是产假,她现在根本不可能回来。
    如果一个因为故意伤人,自己被赶出来了曦光,那她觉得自己对不起王老师。对不起那个蕙质兰心教导自己的美丽女子。
    聂雨绒记得自己被赶出去那天,她自己在潮湿的屋檐下缩成了一团,虽然她早已习惯一个人,早已习惯了孤单,可是离开这里,她无处可去,无家可归。幸好那天王奶奶收留自己。
    可是这里,更像是她的家一般,最重要的,她要在这里等王老师。这个世上,目前来说对自己做好的人,聂雨绒虽然内心沉重,可是她面容异常平静,顶着炎炎烈日,时间过去了一个小时,正午的太阳极为毒辣,它丝毫不眷顾这些处在地球上煎熬的人类,也不怜惜可怜的聂雨绒。
    “雨绒,你一定要坚持,校长会出来的,他会听你解释的。”聂雨绒强忍着眩晕的感觉,在心里告诉自己要坚持。她一动不动站在曦光舞蹈学校的门口。那天的事,根本就不是自己做的,她和佳佳两个人只是发生口角上的争执,李余姚也在旁边的,她根本就没有推佳佳。
    不多一会儿,李余姚就走了出来,她身材高挑,一张完美的锥子脸,皮肤白皙,配着大大的眼睛,极为好看。她的身后跟着她的跟班陈璐,与李余姚的漂亮不同,陈璐更为接地气,150斤的体重,庞大的面容上,有两只极为细小的眼睛。或许是陈璐对于自己太过自信,也跟着李余姚来学芭蕾。
    陈璐双手环胸,站在李余姚身后看着聂雨绒,她冷冷地笑着。
    “聂雨绒,我劝你赶紧离开吧,这里不会再欢迎你了。”说话的是李余姚,她的眼神里有些得意,看向聂雨绒时,她眉眼之中忍不住有些厌恶。
    “我没有推佳佳,你当时也在场的,你也看见了不是吗?你为什么不告诉校长,我根本没有推佳佳。”聂雨绒怔怔看着李余姚,她不能理解,那天李余姚和陈璐也在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