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59 | 浏览:413|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一见要钟情 - **香【91原创发文】

Rank: 1

91UID
98229852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的,她们为什么不向校长解释,哪怕平时她很不待见李余姚,李余姚也不喜欢她。可是,事实就是事实,她为什么不告诉校长真相。
    “我告诉你,就算你这样纠缠下去,校长也不可能再收留你的。还有,王老师请的是产假,所以她短时间内是不会回来的,你最好离开这里,找个可以收留你的地方,不要在这里装可怜了。”李余姚说的风轻云淡,眼神之中毫不闪躲。
    聂雨绒神色淡淡看着李余姚:“我没有装可怜,没有做就是没有做,佳佳明明就不是我推的。”聂雨绒语气之中带着倔强,现在李余姚是唯一的证人,但是,她不会求她,因为她知道,李余姚并不是一个热心助人的人。
    “你别再痴心妄想着回来了,我们周一就要演出了,只剩三天时间了,佳佳现在不能参加演出,她的位置就要找人顶替你懂吗?所以,校长是不会再原谅你的,不过我可以告诉你,现在,没有了你和佳佳,这次的冠军就是我的了。”李余姚说完之后,终究不在多看她一眼,大步走回曦光的大门。
    周一演出吗?冠军?佳佳是芭蕾班跳地最好的一个,她一直都是舞蹈班的佼佼者,这次她受伤住院,校长肯定很生气,现在除了佳佳,李余姚就是唯一的冠军人选。她突然之间明白了过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聂雨绒低头,琉璃般明亮的大眼睛里满是愤怒,佳佳那样的无辜,聂雨绒的拳头,紧紧的握着。
    李余姚和自己不一样,自己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可是她是家人的掌上明珠,家境优越,曦光是平城最好的舞蹈学院,光是学费都极其昂贵。她已经拥有这样多的资源,她为什么还要陷害佳佳。
    聂雨绒不再站在这里傻等,她知道,就算自己一直傻等下去,他都不可能见到校长,就算校长知道真相,他也不可能相信自己。
    聂雨绒站在曦光的大门口,抬头望着这两个大字,她最终还是离开了。
    聂雨绒回到奶奶家里,时间一如往常,她终于等到了第三天,这天是第九届青年舞蹈大赛比赛的日子。
    原本可以参加比赛的她,此刻已经被取消了参赛资格。这天,聂雨绒出门,她没有去看今天的舞蹈大赛,而是来到了医院看望受伤的佳佳。佳佳是她的好朋友,她们一起从幼儿园来到曦光,朝夕相处之间,情感胜似姐妹。
    聂雨绒来到医院,她站在佳佳的病房窗外,透过玻璃窗,看到了躺在床上的她,聂雨绒最终鼓起勇气走了进去,她来到佳佳病床前坐下,朝着佳佳微笑着。
    佳佳是一个长相甜美的女子,她拥有清丽的容貌,灵动的眼睛,你高挑的身材,出

Rank: 1

91UID
98229852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众的舞姿。王老师经常说,佳佳以后惊艳世界,她天生就是为舞蹈而生。
    而此刻的佳佳躺在病床上,原本灵动的眼睛,变得黯淡无光,她转动的眼珠看着聂雨绒,语气微弱:“你来啦!”
    聂雨绒淡淡一笑:“今天好点了吗?感觉怎么样?”
    佳佳不理会她,她只是自顾自地说:“今天是比赛的日子,对不对?”
    聂雨绒只觉得内心酸涩,今天本应该是佳佳大放光彩的日子。但她脸上依旧很平静,带着淡淡的笑容,没有将心中所想表现出来,她安慰说:“没关系,等你好了,我们还有机会,以后的路还很长,不要多想了,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养好身体。”

Rank: 1

91UID
98229852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四章    新的开始

佳佳自嘲一笑,她原本清丽的面孔,现在变得苍白如纸,她轻声说:“是啊,以后的路还很长,可我已经是个废人了,能做什么呢!”她的眼神之中充斥着绝望,这种绝望让聂雨绒心惊肉跳。
    她拉着佳佳的手,急忙说:“佳佳,你不要这样说,我们找最好的医生,一定可以治好的。”
    佳佳苦涩异常,她眼中充斥着绝望,语气之中透着绝望:“治?怎么治呢?我现在身无分文,医生都说了,我的腰椎粉碎性骨折,以后可能都没有办法再站起来了。”
    聂雨绒看着这样的佳佳,她心如刀绞,这个连她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在这样残酷的事实面前,所有的安慰都变得无力。腰椎的粉碎性骨折,这样残酷的事实,对一个,舞蹈者来说,无疑比要了她的性命还残酷,以后的佳佳,无疑就是一个废人。
    她再也不能在舞台上翩翩起舞,一个天生为舞蹈而生的人,不能起舞,这是怎样的?残忍呢!
    晚上,聂雨绒回到家里,奶奶正坐在客厅看电视,见到聂雨绒进来,王秀琴脸上露出了慈爱的笑容,她笑着开口:“雨绒,你回来了。”
    聂雨绒看着王奶奶,她突然之间觉得自己太过于幸运,和佳佳相比,自己拥有的太多了。自己以后还可以继续跳舞,现在还有一个关心自己的奶奶,自己多了一个亲人。
    聂雨绒微微一笑,她本来就是一个文静温柔的女子,她轻声开口说:“奶奶,你怎么还没睡?”
    王奶奶向聂雨绒招手:“孩子,你过来。”
    聂雨绒走过去,挨着一点的距离王奶奶坐了下来,从小缺乏亲情的她,不习惯和别人靠的太近,与人相处下来,她总是喜欢和别人保持距离,除非自己和那个人很熟悉,就像她和佳佳那样。
    王秀琴笑着从身后拿出了一个红艳艳的本子,聂雨绒定睛一看,她神色突然一紧,这不是她的高中录取通知书吗?什么时候被奶奶拿过来了?那天拿到录取通知书,她就知道,这个学,自己上不起,所以,她只能小心翼翼将它藏起来。
    那也是市第一中学的录取通知书,那所重点高中。
    聂雨绒抬头看着奶奶慈祥的面容,满是慈爱,她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王秀琴笑着说:“雨绒,明天是开学的日子了,你怎么没有告诉我呢?”
    聂雨绒心里酸涩,上学的日子吗?这对于她来说,是不敢再想的念头,能够上学到今天,已经是她的万幸了。她面容之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奶奶,我不打算再读书了。”
    聂雨绒的话,让王奶奶面色一紧:“傻丫头,你说

Rank: 1

91UID
98229852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什么呢?怎么可以不读书呢!你看你学习多好,都可以考进市一中。”
    王奶奶说着拉住了聂雨绒的双手:“孩子,你听奶奶的,你明天就去报道,至于学费,奶奶替你出,你就不用操心了。”
    聂雨绒微微一愣,她诧异地看着面前的王秀琴:“奶奶,您能收留我,已经是上天对我的眷顾,我不敢奢望太多,您这样帮助我,让我心中惶恐,我没法办法您的。”
    王奶奶抬起自己枯槁的双手,抚摸着聂雨绒白嫩的面颊:“雨绒,你听奶奶说,供你读书,花不了多少钱,你如果是因为经济方面的原因而辍学,那太不值了。钱没有了,可以再挣,但是你得人生才刚刚开始,没有知识,没有文化,你以后的路不知道要碰到多少坎坷,听奶奶的,你好好读书,考好成绩,就是对奶奶最大的报答。”
    聂雨绒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流了下来,她的泪水大滴大滴滴落,满心的委屈和感动,让她上前紧紧抱住了奶奶,这是她生平第一次主动抱一个人。聂雨绒闻到奶奶身上那股特殊有的香味,是她从来没有闻到过的。这就是亲情的味道吗?
    第二天清晨,聂雨绒带着自己的录取通知书,穿着奶奶给她准备的新衣,乳白色的衬衫,及膝的牛仔短裤,漂亮的凉鞋。聂雨绒最后扎好马尾,站在镜子跟前。
    镜子中的自己,有种少女初长成的青涩,那双琉璃般明媚动人的双眸,顾盼生姿,身材纤瘦,这一身衣服显得她青春十足。
    聂雨绒转过身看着奶奶,奶奶眼里含笑,欣喜地看着眼前年轻娇美的女孩,赞叹不已:“我的孙女就是好看,穿什么都漂亮。”
    聂雨绒被这一声孙女暖化了心,她上前拉住奶奶的手,语气温柔:“奶奶,谢谢你。”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从此以后,我永远都是您的孙女,您永远是我的奶奶。
    聂雨绒后面半句话,没有说出来,她不习惯说出这样的话,但她在心里发誓,自己绝对不会让奶奶失望。
    在奶奶的慈爱目光下,聂雨绒出了家门,前往了学校,市第一中学,这个梦寐以求的高中,她曾经为之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今天,终于可以走近这里读书。
    聂雨绒怀揣着激动的心情来到教室,教室里此刻已经坐了超过一半的学生,个个面孔陌生,她找了一个第四排的空位置做了下来。
    大家都在叽叽喳喳的自我介绍,结识新朋友,只有聂雨绒一个人安静地坐在座位上,独自等待老师的到来。
    过了一会儿,走进了一个带着眼镜的男子,他身着休闲服,五官清秀,举手投足之间看起来很随性,他看起来很年轻。

Rank: 1

91UID
98229852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大家好,我叫林子峰,今年25岁,大家也可以叫我老林,以后我就是你们的班主任,相遇既是有缘,第一次见面,大家不要觉得我很帅,以后慢慢看,你会发现我更帅。”
    老林的开场白让教室瞬间炸开了锅,大家都被这个幽默的班主任逗笑,同时也呼吁他不要这样自恋。
    这时,教室进来了一个皮肤黝黑的女孩子,她喊了一声报告,就进了教室,随即她朝着聂雨绒走了过来。
    “我可以坐这里吗?”女孩子开口,聂雨绒微微一笑点头:“可以。”
    她这才注意到,这个女孩子的衣服很漂亮,她的皮肤虽然有些黑,但是她的皮肤很好,很细腻。她的五官不是很漂亮,但是很特别。
    老林继续开口:“能来到这里读书的,大家都是成绩优异的好学生,希望以后大家努力朝着梦想奋斗…”老林的话,说了四五分钟。
    他最后说:“接下来,是大家自我介绍的时间,谁想第一个上来向大家介绍自己。”
    开学同学间的自我介绍,是一个隆重的项目,大家都很重视第一次的印象,你的介绍会让大家知道你,并且了解你是一个怎样的人。
    随着老林话音刚落,一个男生立马站起来走上了讲台,他开口说:“大家好,我就是第一个进入你们视线的帅小伙,我叫李敏辉,你们以后崇拜的对象,要记得我哦!”
    “咦…”
    “臭美…”
    台下一阵唏嘘声,大家都处在一种极其轻松的状态下,紧接着下一位同学登场,是一个漂亮的女生。
    “大家好,美少女就是我,我就是王菲儿,你们可以叫我菲菲,也可以叫我菲儿,谢谢。”
    ……
    很快就轮到了聂雨绒,她本来就是一个不习惯喧闹的人,这样的场合让她有些紧张和不适应。
    聂雨绒走上讲台:“大家好,我叫聂雨绒,谢谢。”
    聂雨绒说完就下了讲台,果然此刻底下都是一阵唏嘘声,聂雨绒回到座位,同桌用很奇怪的眼神看她:“你真奇怪。”
    随即她走上台,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韩珂。
    “大家好,我叫韩珂,我是喜爱名牌,我的人生格言是,享受一切该享受的,我的皮肤有点黑,大家也可以叫我黑妹,不过不幸的是,我这是在海边晒的。”
    聂雨绒看到,她是一个光鲜亮丽的女孩子,她很活波,与自己不同。
    韩珂走下来,坐在座位上,她用奇怪的眼神观察聂雨绒,聂雨绒也不在意,或许自己这样的性格,在他们看来都很奇怪。
    韩珂趴在桌子上,悄声问:“你很胆小吗?还

Rank: 1

91UID
98229852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是你很内向?或者是你有交流障碍?”
    聂雨绒听了对方的话,她淡淡一笑没有回答。
    她只不过是不习惯这样的场面而已。
    韩珂继续开口说:“没关系的,你不要害怕,大家以后就都熟悉了,这没什么的。”
    聂雨绒依旧淡淡笑着,她笑容温和:“我没有害怕,只不过不习惯这样人多的场面而已。”
    韩珂见聂雨绒终于说话,她一副终于放心的样子:“原来这样啊,不过你以后要多说话知道吗?要不然,我会无聊死的。”
    “还有啊,作为新同学,我要送你一件礼物哦!”韩珂说着从书包里掏出来一个可爱的耳钉,心形的耳钉看起来小巧可爱。
    聂雨绒微微一愣,她开口说:“不用了,我不戴耳钉的。”
    韩珂本来笑着的脸上突然之间浮出生气的表情,她撅着嘴不悦地说:“你不知道拒绝别人的礼物很不礼貌嘛?”
    聂雨绒看到韩珂突然生气,她有些抱歉:“我不是故意拒绝你的礼物,只不过我没有耳洞。”
    韩珂仿佛听到了天大的新闻一般,表情惊讶,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聂雨绒,仿佛不是在看一个人类:“你没有耳洞?”随即她看了看聂雨绒的耳朵,那里真的没有耳洞。

Rank: 1

91UID
98229852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五章    失之交臂

韩珂觉得自己,被聂雨绒给打败了:“你是我目前截止,见过最奇葩的一个人,不过我喜欢。”随即她又笑了起来。
    韩珂说的一点都没有错,她喜欢说话,而聂雨绒是那种很安静的女生,她经常是淡淡的笑着,听着韩珂叽叽喳喳在自己耳边吵个不停。
    很快聂雨绒发现,韩珂是一个性格直爽,可爱的女生,正如她所说,她喜欢名牌,追求名牌,她的衣服也都是名牌,那是那些名牌,聂雨绒一概不通,她只觉得韩珂的衣服很好看,她的首饰很漂亮,她的人,也很友善。
    聂雨绒的校园生活正式开始,她每天在学校认真学习听课,下午放学,她就回家和奶奶一起做饭,每天早上起床打扫卫生,给自己和奶奶做好早饭,在奶奶的责备声中吃完早饭,自己才去上学。
    这样的生活简单安静,是聂雨绒这十五年来不曾体验过的美好。奶奶就像她生命里的唯一亲人,与她紧紧相关,聂雨绒觉得自己的生命中,又多了一份牵挂。
    这天下午课间,韩珂从外边匆匆忙忙跑进来,她气喘吁吁地对聂雨绒说:“我有重大消息告诉你,是关于咱们学校校草的。”韩珂或许是因为太过激动,她整个人脸颊绯红。
    聂雨绒微微一笑,琉璃般的双眸,明亮好看:“慢慢说,不用着急呀!”
    韩珂平复了下自己内心的激动,她开口说:“我已经调查清楚了,我们学校,有两大校草,一个是号称冷面杀手的谢翊琨,一个是阳光男孩谢灏冉,是不是很奇怪,两个人都姓谢。”
    聂雨绒突然之间有些发愣,谢翊琨?是他吗?是奶奶的外孙子吗?真的是自己那些见过的男生?
    聂雨绒心里惊讶不已,他怎么会是冷面杀手呢?那天的他,看起来很温和,虽然举手投足之间,不怎么亲近,有些疏离。
    或许是彼此之间不熟悉,他才会表现出那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但是他整个过程之中,都是面带笑容,怎么和冷面杀手这样的称呼挂沟呢!
    韩珂继续巴拉巴拉讲着她的八卦:“你知道谢翊琨为什么被称为冷面杀手吗?因为他总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好像谁都不搭理,好多女生曾经向她表白,但都被她无情的拒绝,而他的拒绝方式就是对对方不理不睬,让对方心灰意冷。”
    韩珂说着,她将自己的手放到自己的心脏上,仿佛一副内心受伤的样子:“可是即使这样,那些少女依旧不顾一切的往前冲,你知道吗?可是据传他只和高二的校花崔莹莹偶尔说说话,这样的男生是不是极品呢!”
    聂雨绒只是安静地做一个聆听者,他的她清

Rank: 1

91UID
98229852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晰地感觉到,自己内心渴望听到关于谢翊琨的消息,她脑海里时不时的浮现出,那个犹如从画里面走出来的男子,当她听到崔莹莹的时候,她心里突然之间有一瞬间的担忧。
    韩珂依旧自顾自的说着:“下面我们来说说,第二个校草谢灏冉,他简直就是一个阳光男神,据说,他和谢翊琨的气质完全不同,性格也完全不一样,他也是学校众多女生心中无可替代的白马王子,据说以前有一个女生整整追了他一个月,他每次都是笑着将人家拒绝,并且号称彼此还太小,不适合恋爱,不过听说,他和学校里的校花,都是好朋友,这样完美的男生让我遇到就好了。”
    聂雨绒微微一笑说:“你肯定会遇到的。”
    韩珂请了聂雨绒的话,她整个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对呀,我也这样觉得,哈哈…”韩珂高兴时,又如银铃般的笑声在聂雨绒耳边回荡,这笑声,轻松愉悦,聂雨绒觉得韩珂应该一直这样。
    接下来的时间,聂雨绒一直在心里想着谢翊琨,那个犹如从画里面走出来的男子,聂雨绒在心里渐渐期待,期待着他回去看望奶奶。
    开学已经半个月,今天是周日,聂雨绒忙完一切,谢翊琨依旧没有来,看看时间,已经是下午3点,聂雨绒打算去看看佳佳,这段时间她一直忙着上学,都是周末的时候过去看望她。
    聂雨绒得到了李余姚在比赛中获得冠军的事,没有了佳佳,冠军就是她的。聂雨绒一直都记着这句话,可是目前来说,她什么都做不了,她不可能再回去,李余姚和自己的人生,也将不会再有瓜葛,她也没有办法替佳佳出气。
    她来到医院,佳佳只是一个人躺在病床上,聂雨绒收拾了自己的心情,她面带笑容走进病房。佳佳看到她,苍白的脸上浮出一抹笑容:“今天不忙吗?”
    聂雨绒微微一笑,她的笑容柔和:“今天是周末。”
    佳佳笑看着她,没有说话,过了片刻,她又说:“你现在在哪里?被赶出去了吗?”
    聂雨绒微微一愣,她一直都没有告诉佳佳,自己被赶出去的消息,佳佳是怎么知道的呢!
    佳佳微微一笑:“李余姚来看过我,我也知道她得了冠军的事。”
    聂雨绒心中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可是她觉得有些奇怪,佳佳为什么会这样平静呢!
    佳佳这时开口说:“我养父母,这两天要接我出院了,你现在在哪里住呢!”
    聂雨绒笑着开口:“有一位老奶奶收留了我,她对我很好,而且,我现在在市一中上高中,你不要担心我。”
    佳佳听了聂雨绒的话,她脸上有些惊讶,紧接着,她

Rank: 1

91UID
98229852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一副坦然地说:“这样就好,你能考到市一中,这本来在意料之中,如今也有了生养你的家人,你不再是我们之间那个最可怜的了。”
    佳佳的声音很轻柔,很平静:“以后,你会上大学,如果可以的话,你可以继续跳舞,你的人生,可以光芒四射。”
    聂雨绒听出了佳佳声音里的苦涩,她一直都不敢告诉佳佳,是因为这样巨大的反差,聂雨绒害怕佳佳难过,她拉着佳佳的手不知道如何安慰。
    佳佳这时候反握住聂雨绒的手,她带着央求的语气说:“雨绒,我希望你一直这样光鲜亮丽下去,我也希望,你不要放弃舞蹈,一直跳下去,就当做是替我完成心愿,好不好?”
    聂雨绒的眼泪忍不住流了出来,这个和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妹,是那样的优秀,她的舞姿卓越,相貌清丽,站在人群中,她都是那样出众,如今的她,却只能在病床上苟延残喘,聂雨绒的心中疼痛不已,她点头说:“好,你放心,我一定会继续跳下去,你等我,等我有能力了,我就去带你看病,好不好?”
    佳佳脸上洋溢出淡淡的笑容:“好,我等你。”
    看望了佳佳,聂雨绒回到了家里,可是让她遗憾的事情发生了。
    聂雨绒回家,看到桌子上洗好的苹果,冰箱里多了的水果,她问奶奶说:“奶奶,谁买这么多水果?”
    奶奶笑着开口:“你哥哥下午回来了,他来看我了,就带了这些水果。”
    聂雨绒的心里,感觉到了一大块的缺失,:“他来过了吗?他什么时候来的呀!”聂雨绒忍不住开口问。
    奶奶笑着说:“你下午刚走他就来的,来坐了一会儿,他就回去了。”
    聂雨绒听了奶奶的话,心里觉得有些失落,自己刚刚走,他就来了吗?为什么这样不凑巧呢!
    聂雨绒心里一直很疑惑,奶奶对外孙的态度特别明朗,她总是很慈爱的看着谢翊琨,好像想将自己无尽的宠爱都给他。
    可是谢翊琨他总是给人一种淡淡的疏离感,面对奶奶,他也是。
    她很好奇谢翊琨的家人,她好奇他的一切,可是,她知道自己不适合问这些,而且从内心来说,她不敢在奶奶面前表现出对谢翊琨的兴趣。
    奶奶这时候慢慢走了过来,她拉着聂雨绒的手说:“雨绒,以后啊,你要叫他哥哥,他就是你的哥哥,你们是一家人?知道吗?”
    聂雨绒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对这个哥哥有些抵触,她不想叫他哥哥,这个词语太过于陌生,但是,她喜欢奶奶嘴里的一家人,聂雨绒笑着点头:“我知道的,奶奶,我也希望我们是一家人。”
    聂雨绒心

Rank: 1

91UID
98229852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里有些欣喜,她觉得自己跟谢翊琨之间,有了一层特殊的关系,他们以后是一家人,自己跟他,不是毫无瓜葛。
    很快到了晚饭时间,奶奶下厨做了很多的菜,她说今天开心,聂雨绒看到,奶奶多备了一双筷子,多放了一个碗。
    聂雨绒有些好奇,她开口问:“奶奶,还有人来吗?家里有客人吗?”
    奶奶摇了摇头,她慈爱的面容上,带着落寞的笑:“今天是我女儿的生日,权当是她在我跟前了。”奶奶的语气之中带着浓浓的思念,聂雨绒从她的眼神之中看到了闪闪泪光,奶奶的女儿,那就是谢翊琨的妈妈,她去了哪里呢?
    聂雨绒心里很好奇,但是她不敢多问,她害怕自己问出来会有些冒昧。她只是安静的陪在奶奶的身边,让她今天,可以有一份陪伴,这也是自己唯一可以做的。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