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59 | 浏览:413|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一见要钟情 - **香【91原创发文】

Rank: 1

91UID
98229852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六章   食堂风波

第二天,聂雨绒照常上学,昨晚聂雨绒整个脑袋里都在想谢翊琨,还有她的母亲。奶奶的孤寂,让聂雨绒看了心里难过。所以今天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
    现在她佳佳的话,自己也想继续去学舞蹈,她也想继续跳舞,她一直梦想着自己以后可以出名,这样的话,姐姐也会知道自己在哪里,她不用一个人再去找姐姐,姐姐也会来找自己,她们是两个人,彼此寻找,这样的几率会大一点。或许,这八年,她也在苦苦寻觅自己。聂雨绒的心里,总是燃起对未来的希望,因为她知道,只有希望才可以让她坚强地活下去。
    她怎么才能再学舞蹈呢!她根本没有办法再回到曦光,自己也没有那样雄厚的经济能力让自己去学习舞蹈。但是不管怎样,她都不能轻易放弃,这里边还有佳佳的梦想。
    时间很快到了中午,韩珂听到下课铃声响起,她兴奋得像挣**囚禁的鸟儿,欢喜雀跃地拉着聂雨绒的胳膊说:“雨绒,快走,咱们去吃饭吧!我都快饿死了,肚子都咕咕乱叫了。”
    聂雨绒微微一笑,和韩珂并肩去了食堂,中午的时间往往是短暂的,来不及回家吃饭,大家一般都在学校食堂。这是一所重点中学,学费也比一般的学校昂贵,学校对食堂的标准,也有所提高。这里的饭菜虽不是十分可口,但也不是那么差。
    今天的天气十分晴朗,火红的太阳依旧带了一点夏天的酷暑,照射着大地。走进食堂里面瞬间感觉到一股凉爽迎面袭来。食堂里边都有空调,韩珂拉着聂雨绒跑到空调跟前,将自己的后背冲着空调的风,感受那一瞬间的舒爽。
    聂雨绒很享受这样的小乐趣,她觉得韩珂做起任何事都是那般理所当然。
    她抬头看了看饭菜窗口,这会儿人排队的人有点多,她是一个不喜欢拥挤的人,聂雨绒一般宁可自己在后面吃饭,也不喜欢挤压前面。
    她笑问韩珂:“珂珂,我们等会儿吃饭可以吗?现在排队的人好多。”
    韩珂一看,这里的人确实很多,她只好耷拉着脑袋撅着嘴说:“好吧!那我们等会儿再吃吧。”
    两个人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这时,食堂门口一阵噪杂的声音突然想起,女生一个个都在尖叫。
    聂雨绒抬头望去,她的眼镜也露出了惊讶,迎面而来的是一张无比帅气的面孔,他面容俊逸,五官深邃,冷漠的面孔上,有一双邪魅而略带忧郁的眼睛。他今天穿着一身夏天的校服,但是这样的校服穿在他的身上,有着说不出的魅力。是他,他也来这里吃饭吗?聂雨绒感觉到自己的心脏明显的跳动着。
    韩珂此

Rank: 1

91UID
98229852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刻已经一脸花痴样,沉浸在她独有的世界,韩珂摇晃着聂雨绒的胳膊,她激动不已地说:“快看,那就是谢翊琨,高二七班的班草,全校的校草哎!天哪,他真的好帅,好帅啊!”
    聂雨绒此刻也是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迎面走来的谢翊琨,她微笑着等待和他打招呼。可是他眼神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聂雨绒,仿佛从来不认识她一般。
    聂雨绒微微愣在那里,随即她低下头,脸颊漫上绯红,她觉得这一瞬间好尴尬。
    等到他走远,聂雨绒再次抬头看他,他正站在那里排队,聂雨绒安静地看着他,那个从画中走出来的男子。可是,今天的他,完全像是另外一个人,和自己第一次见到他时有很大的差别。
    此刻的谢翊琨,浑身散发着冷漠,远远看去,他脸上总是一副冷淡的表情,也不跟周围的人说话,仿佛周围的一切都跟他无关一样。
    聂雨绒想到那天在楼顶遇到的他,与现在的他判若两人,尤其他看到自己时,眼神淡漠,像是在看一个完全陌生的人,这让聂雨绒心里极为失落。
    那天的他,像是一个温柔的大男孩,虽然举手投足之间散发着淡淡的疏离,可是他的表情却总是带着笑,语气也很温和,与现在冷峻的样子完全不同。
    聂雨绒看到人不是那样多了,她和韩珂也去排队吃饭。聂雨绒这时才注意到,周围的女生都在窃窃私语。
    “他就是谢翊琨啊!(⊙o⊙)哇,好酷啊,他简直就是梦中的王子。”
    “对啊,快看快看,他好像是看我。”
    她们的目光全部注视着谢翊琨。他太过于夺目,而自己太过于平凡普通,聂雨绒心里这样想着,但她并不自卑。
    就在这时,聂雨绒感觉到身后又响起一阵噪杂声,也有尖叫声,聂雨绒回头望去,之间一个身穿球服的男生,走了进来。他的发型看起来很时尚,他也同样拥有深邃的五官,俊逸的面容,他的脸上挂着阳光明媚的笑容,与谢翊琨的冷峻邪魅完全不同,他仿佛一轮太阳,璀璨夺目,丝毫不输给谢翊琨。
    “谢灏冉,是谢灏冉。”韩珂再次摇晃着,聂雨绒的胳膊,激动不已。
    聂雨绒看着谢灏冉,的确,他长的同样好看。
    谢灏冉和谢翊琨完全不同,他走过去,在那里排队,与周围正在偷看他的女生热情打招呼,时而一个飞吻,时而眼神放电,引起大片呼声。
    突然之间,一个女生主动给她让位置,他也是毫不客气的上前,来得最晚,却轻易就拿打到了饭菜。
    聂雨绒在心里想,这还真是一个会利用外表的家伙,看来面对**,这些花痴的少女很

Rank: 1

91UID
98229852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难抵挡。
    聂雨绒这时和韩珂也拿到了午餐,韩珂气呼呼地坐在离校草很远的位置,因为校草附近的位置,已经被那些花痴少女承包了。
    聂雨绒一直看着谢翊琨的位置,而此刻她注意到,谢灏冉竟然拿着自己的午饭坐到了谢翊琨的对面。
    两大校草坐在一起用餐,这一幕引起了周围同学的尖叫围观,聂雨绒也很好奇。
    谢灏冉坐到谢翊琨对面,他吃了几口自己的饭菜,帅气的脸上带着阳光明媚的笑容说:“这个位置还真是特别,坐在这里吃饭果然不一样。”
    谢翊琨此刻抬头眼神冷漠看着他:“是吗?既然喜欢,那你做的吧!”说完,他拿起自己的饭菜,就要离开。
    谢灏冉伸出自己的脚,挡住了谢翊琨的去路,并且用带有挑衅的语气说:“怎么?我一来你就走,这样怕我?还是,我看上的东西你都会让给我?”
    谢翊琨邪魅而又忧郁的眼睛里散发着淡淡的愤怒,他言语冰冷:“你觉得你配让我怕吗?还有,我的东西,哪怕当作废品扔在那里,也从不喜欢拱手让人。”
    谢翊琨说着,放下自己的餐盒:“既然你那么喜欢挡我的路,那就麻烦你将我的一起放回去,谢了。”说完,他转身离开了食堂。
    谢灏冉原本带着笑意的脸,此刻却冷了下来,他眼中带着愤怒,拿着筷子的手此刻紧握成拳。
    韩珂此刻不敢相信看着离开的谢翊琨和在那里生气的谢灏冉,她朝着聂雨绒说:“他们两个好像关系很差哎!我怎么感觉到他们之间浓浓的**味呢!你说他们两个是不是天生的宿敌啊!还是说这两个人之间有基情?”
    聂雨绒忍不住看了看韩珂,她笑着说:“珂珂,你的想象力还真丰富,不过,他们之间的关系好像真的不是很好。”
    韩珂此刻也是深有同感:“都表现的这样明显了,关系怎么可能好呢!不行,我一定要去查一查,他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他们两个一见面就掐呢!该不会是彼此嫉妒吧!哈哈,我觉得我的想象力更加丰富啦!”
    聂雨绒无奈看了看韩珂,两人吃了午饭,就回了教室,谢灏冉很早就离开了食堂,韩珂激动了一整个中午。
    此刻她还沉浸在两大校草同时出现的画面:“雨绒,你说今天怎么那么巧呢!让我一下子碰到了他们两个,他们简直太帅了,如果其中有一个是我男朋友就好了,那我就开心死了。”
    聂雨绒只是在一边静静的笑看着她,韩珂继续叽叽喳喳的说着,随即她看向聂雨绒,撅着嘴说:“你怎么都不和我说话呢!我发现啊,你是一个惜字如金的人,你看我们

Rank: 1

91UID
98229852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两个都相识这么久了,但是你总是很淡定从容的微笑着,你到底是什么变的呀!”
    聂雨绒被韩珂的话问住了,她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回答,她并不是惜字如金,只不过她不知道怎么个人像韩珂一样交流,自己看到这样如此活泼的她,觉得整个世界,她在说话就可以了。
    聂雨绒微微一笑:“我只是一个言语比较少的人,并不是惜字如金。”
    韩珂满不在乎地一笑:“唉,我看出来了,你这个人啊,就是话太少,不过这也挺好的,咱俩正好互补,你看你不爱说话,这不是有我吗?以后我负责说话,你负责听就好了。”韩珂也很喜欢聂雨绒这样的朋友,她发现,聂雨绒的脾气很好,不管自己怎么说,怎么唠叨她都不会生气,也都不会觉得自己烦。

Rank: 1

91UID
98229852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七章      判若两人

果然,下午课间休息,韩珂兴奋地跑回座位,一副激动不已得模样,她还没坐下,就大声说:“雨绒,我打听到了,快过来,我告诉你。”
    韩珂的举动引起了周围人的眼神,聂雨绒无奈看了看韩珂,这个小妮子,总是这样的冒冒失失。
    她静静等待着韩珂坐下,韩珂对周围的眼神毫不在意,她对聂雨绒说:“你知道吗?我打听到了那两大校草的消息了。”
    聂雨绒原本平静的心,微微掀起波澜,她静静等待着韩珂开口,韩珂继续说:“你知道吗?原来谢翊琨和谢灏冉是兄弟,但是他们之间好像一直都是冷冷的,而且听说他们两个从小性格不合,天生死敌,一见面都是争锋相对。”
    “还有呢!听说谢翊琨如今一个人住在外边,他并没有生活在谢家,也就是说,他和谢灏冉两个人没在一起生活,有人说,谢翊琨根本就不受家里待见。”
    韩珂的嘴巴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可是她的话,却让聂雨绒的心里漫上些许难过,他不受家里人的欢迎吗?他一个人住在外边吗?聂雨绒心里在这一刻,有一股冲动,她甚至想跑过去问下谢翊琨,他是不是也是孤单的一个人。聂雨绒这一刻,对谢翊琨感到心疼。
    整个下午,聂雨绒都处在一种极其焦虑的状态中,她脑子里想的都是谢翊琨,好在下午的课,没有什么重点难点。
    聂雨绒开始有些期待,她期待谢翊琨回去看奶奶的时间可以快点到来。
    时间到了下午放学,聂雨绒今天是值日生,她打扫完教室,学校里的同学也都走的差不多,聂雨绒刚刚走出校园,她一个人站在那里等公交车。
    “聂雨绒。”突然这时,身后有人喊她。
    聂雨绒回头,便看到那张让她讨厌到极点的面孔。她承认,李余姚的确是很漂亮,精致的锥子脸,皮肤白皙,身材高挑,可是这样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却有着狠毒的心肠和不择手段的恶毒。
    “有事吗?”聂雨绒平复自己内心的起伏不定,开口问。
    李余姚十分意外的走了过来,她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聂雨绒,满眼震惊:“你果然在这里上学,看来陈璐说的是真的,你果然在这里上学。”
    其实,陈璐也是无意间发展的聂雨绒,当时她也不敢置信,聂雨绒怎么会在这里,可是她最后在三确认,自己果然没看错,那就是聂雨绒。
    所以,她才告诉李余姚聂雨绒在这里上学,她们刚刚放学就从教室里跑出来,在这里等聂雨绒的。
    果然皇天不负有心人,让她等到了。
    李余姚慢慢收起了眼中的诧

Rank: 1

91UID
98229852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异,她知道聂雨绒学习一直很好,可是她一个孤儿,有什么本事承担起这里的学费。
    她上下打量着聂雨绒,发现聂雨绒的衣服都是焕然一新。经过打扮的聂雨绒竟然也是这样漂亮,标准的鹅蛋脸,犹如琉璃般明亮的大眼睛看上去异常平静。李余姚看到这样的聂雨绒她心中气愤。
    “聂雨绒,你也配来这里上学?真不知道你是使用了什么手段才进来的,或者说,你不知道在哪里榜上了什么大款,才能摆**你之前的穷酸样来这里上学。”
    李余姚说话的语气轻佻而极尽侮辱,聂雨绒听了李余姚竟然说出如此这般的话语,她整个人气的面颊绯红。
    “李余姚,请你说话放尊重一点,我能来这里,自然是我考进了这里,你不要用你肮脏的思想来侮辱我。”
    聂雨绒虽然平时安静沉稳,可是她只不过是一个十五岁的女孩子,她根本没办法接受这样的言辞侮辱。
    李余姚没想到聂雨绒竟然敢跟她这样说话,而且周围也有异样的眼光看着她,她此刻觉得自己的面子竟然被聂雨绒践踏,她气愤不已。
    “聂雨绒,你就是一个没人管没人要的孤儿,你有什么能力来这里,你有什么资格到这里学习。”
    李余姚的话,让聂雨绒心里为之一痛,她心中愤怒,但她强烈压制着内心的气愤说:“我是孤儿,你觉得我不配来这里,但是我就是来了,而且我来得光明正大。请你不要拿自己龌龊的思想来想别人。”
    李余姚气愤不已,她从来没有想到,一向沉默安静的聂雨绒竟然不像她想象中的那样,是一个软柿子,任她捏拿。
    李余姚愤怒,朝着陈璐使了一个眼色,陈璐此刻看到李余姚的眼神,她庞大的身体上前一步,站在聂雨绒跟前,抬起她肥大的手,向聂雨绒狠狠扇过去。
    聂雨绒看到对方的动作,她迅速向一旁躲去,陈璐因为太过用力,而聂雨绒早已躲开,她脚下一个不稳,差点栽倒在地。
    聂雨绒冷眼看着对方,李余姚此刻气愤不已:“陈璐,你拉住她,让我来。”
    聂雨绒根本没办法躲过陈璐的手掌,她的力气太大,聂雨绒的双手顷刻间被陈璐钳制。
    李余姚满眼讥讽看着聂雨绒,她本就是嚣张跋扈的人,怎么容得下聂雨绒对她挑衅,李余姚突然冷冷一笑,用极其得意的话语说:“你知道陈佳佳是怎么摔残废的吗?”
    聂雨绒突然不敢置信看着她,李余姚继续得意地说:“是我让陈璐将陈佳佳从楼上上推下去的,她就像是一只碍眼的苍蝇,她有什么资格比我跳得好,我让她从此以后,都不能再跳舞,看她如何再出风

Rank: 1

91UID
98229852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头。”
    聂雨绒听了李余姚的话,她的心里愤恨不已,细心回想那天,她终于想明白是怎么回事,那天,她本来和佳佳训练结束之后,准备回去换衣服的,结果李余姚突然跑了过来和她们说话,佳佳就现在楼梯口,而佳佳的身后,是陈璐。
    聂雨绒此刻看着眼前这张脸,她恨不得给她一个耳光。她此刻对李余姚充满了怨恨。
    聂雨绒想起佳佳,那个跟自己情同姐妹的人如今这般凄惨,原本就是天使的佳佳,以后再也不能回到舞台,甚至再也不能站起来。她内心疼痛,红着眼睛想要上前给李余姚一个耳光,可自己却被陈璐束缚着。
    “李余姚,我不会放过你。”聂雨绒恨恨地说。
    李余姚突然冷笑出声,她满眼讥讽:“你?就凭你?”
    “啪。”李余姚随即狠狠一个巴掌甩在了聂雨绒脸上,聂雨绒只觉得自己的耳朵都被她打的嗡嗡作响,脸颊上也传来火辣辣的疼痛。
    她内心的屈辱和愤怒瞬间从心底涌了上来,她脚下用了十二分的力气,使劲踩在了陈璐脚上。
    “啊!”陈璐突然吃痛,她的手也随之松开。
    聂雨绒迅速上前,啪,一个巴掌甩在了李余姚脸上。
    “啪。”又一个巴掌甩在了李余姚脸上,此刻陈璐反应过来,冲着聂雨绒跑了过来。
    李余姚此刻站在那里傻傻看着聂雨绒,她不敢相信地伸手摸着自己的脸颊,突然之间她大声喊了出来。
    “啊…陈璐,给我揍她。”李余姚整个人简直狂怒,从小到大,她哪里受过这样的气,连她爸妈都不曾动过她一根手指。
    而冲着聂雨绒跑过去的陈璐,就要上前去揍聂雨绒,这时,聂雨绒快速后退两步,她迅速蹲下身子,捡起了地上的一块大石头,随即,她用力狠狠的将那块石头砸在旁边的墙上,墙上的砖头应声落地。
    这一幕将李余姚和陈璐都吓了一跳,陈璐的脚步也停了下来,紧接着聂雨绒拿起那块石头和那个砖头,她狠狠看着李余姚和陈璐。
    “来啊!不是要打架吗?来啊!今天,我非要让你付出代价不可。”
    聂雨绒此刻简直和之前那个文静温柔的聂雨绒完全不同,此刻的她更像是一个发怒的老虎,眼神之中的怒火让她整个人看起来有些害怕。
    李余姚和陈璐突然被这样的聂雨绒吓到了,她们其实都是一些温室里娇嫩的花朵,况且之前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聂雨绒,她不一直都是文静的女子嘛?
    而此刻围观的人也多了起来,李余姚突然之间害怕起来,她看了看四周,大声喊道:“聂雨绒你不要乱来,这里离学校门口不

Rank: 1

91UID
98229852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远,很多人都看着呢!”
    此刻李余姚有些庆幸起来,庆幸自己没有在离学校远点的地方为难聂雨绒。
    聂雨绒狠狠看着她们,她的眼眶有些微红,她的语气冰冷刺骨:“就像你说的一样,我从小就是孤儿,打架这样的事,对我来说就是家常便饭,我曾经被人打破过脑袋,但我也划破过别人的脸,我今天就可以让你尝尝,被毁容的滋味,就像佳佳只能永远躺在床上一样,我也可以让你体验一下那种滋味。”
    聂雨绒整个人此刻看上去极其冷厉,她原本犹如琉璃般明亮的双眼,此刻只有浓烈的恨意,以及疼痛。
    就像她说的一样,她虽然安静,但是她却是一个十分倔强的人。小时候被人欺负,哪怕对方高出她一个脑袋,她照样不会一味软弱,任人欺凌。

Rank: 1

91UID
98229852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八章   话题人物

就算她明知自己和对方差距悬殊,也要和别人不要命地打架,而每次,她都是伤痕累累,但她依旧拼命坚持。这是她的自我保护方式,时间久了,当大家知道聂雨绒是一个十分疯狂的人时,也都不再轻易找她麻烦。
    此刻周围的人也都越来越多了起来,大家看到一个看起来纤瘦的女子竟然如此凶悍,也都不由纷纷咋舌。
    李余姚更是惊恐地往后退,陈璐也不敢与这样的聂雨绒对峙,她从对方眼神之中看到刺骨的仇恨和冰冷。
    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过来,聂雨绒看到那个人,不由一愣,身上的冷厉慢慢收敛。
    而聂雨绒看到,他俊逸的脸上依旧淡漠,没有多余的表情,那双邪魅的眼里依旧带着淡淡的忧郁。
    聂雨绒此刻手里依旧拿着那块石头,以及那块砖头。
    她眼睛一眨不眨看着走过来的谢翊琨,她的嘴巴张了张,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此刻谢翊琨抬眼看了看聂雨绒,眼神交汇,顷刻间她的脸上染上一抹红晕,自己的这个形象让她感觉到局促不安。
    “你在这里做什么?怎么还不回家?”
    谢翊琨的声音很轻,但是很淡漠,可是他不是问聂雨绒,而是转头问的李余姚。
    聂雨绒诧异不已,此刻李余姚看到谢翊琨,她突然之间委屈不已:“翊琨哥哥,这个女生,她要打我,你看她手里的石头,她还说要划破我的脸。”
    李余姚上前一步,跑到谢翊琨身边,他此刻一副委屈受惊的样子。
    聂雨绒此刻更是震惊,他们怎么会认识?而且,李余姚对谢翊琨的称呼竟然这样亲切,聂雨绒脑袋一时转不过来。
    谢翊琨淡淡看了一眼聂雨绒,他眉头微皱,仿佛是在思索着什么。
    “好了,现在时间不早了,你快回家吧!要不然,你妈又要着急了。”
    李余姚心有不甘:“可是,可是她要欺负我,翊琨哥哥,你都不帮我。”
    李余姚撅着嘴一副很不情愿的样子,她嘴里轻声嘟囔:“如果灏冉哥哥在这里,肯定会帮我出气教训她的,翊琨哥哥,你看我的脸,都是被她打的,你看啊!”
    李余姚说着,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仿佛受了极大的侮辱一般。
    谢翊琨早已看到了她脸上清晰可见的手指印痕,抬头看了看聂雨绒,转头看向李余姚:“今天的事,就到此为止吧!如果你非要出气,那我就先走了,你慢慢解决。”
    李余姚听了谢翊琨的话,她没有感到意外,而是委屈不已,眼泪瞬间大滴大滴流了下来:“翊琨哥哥,从小到大,妈妈都没有碰过我一下,她

Rank: 1

91UID
98229852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竟然当众打我,我要回家告诉妈妈。”
    谢翊琨听到李余姚提到她妈妈时,他的眉头微微皱起,沉默片刻,谢翊琨看向聂雨绒,语气淡淡:“给她道歉,今天的事,就到此为止。”
    聂雨绒微微一愣,她难以置信看着谢翊琨,以为自己听错了。可谢翊琨的声音再次响起:“给她道歉。”
    那语气那样坚定,眼神也是冷漠看着聂雨绒,仿佛在看一个无关紧要的陌生人。
    聂雨绒整个人傻傻立在那里,她眼睛睁得极大,静静看着谢翊琨,可是对方没有一丝动容,他的声音依旧淡淡响起:“你们最好善了。”
    聂雨绒这一刻终于反应了过来,她原本微红的双眼,在这一刻漫上一股语无伦次的坚定。
    “绝不可能,该道歉的人,是她。”
    她的声音无比清晰落入谢翊琨的耳朵里,谢翊琨微微一愣,他抬头看了聂雨绒一眼,当他看到聂雨绒那双眼睛里的倔强时,他不由诧异。
    而此刻,李余姚看到聂雨绒如此说话,她从小到大何时受过这样的屈辱,又怎么会善罢甘休。何况聂雨绒还说让自己给她道歉。
    “聂雨绒,你以为你是谁?你有什么资格让我给你道歉。”
    李余姚说着看向谢翊琨:“翊琨哥哥。”
    她伸手拽了一下谢翊琨的胳膊:“你要替我做主。”
    聂雨绒也是眼睛一眨不眨看着谢翊琨,就在谢翊琨开口让她道歉时,她的心里早已蒙上了一层失落。
    谢翊琨此刻眉头紧皱,他看了看聂雨绒,刚要开口时,聂雨绒争先开口:“我绝不道歉,并且,就算她道歉,我们之间也不可能善了。”
    谢翊琨此刻也是愣愣看着聂雨绒,对聂雨绒,他根本就没有注意过,而此刻,原本柔软的女孩子,突然这样凌厉,让他不由多看了聂雨绒一眼。
    片刻,谢翊琨淡淡地说:“好了,你快跟我一起回去吧!谢灏冉今天回家早。”
    李余姚一听谢翊琨的话,她眼神之中突然有一丝开心,可是随即她突然紧张:“翊琨哥哥,可是她还没有给我道歉。”
    谢翊琨表情淡漠地说:“这是你们女生之间的事,我不会插手,如果你非要出气,那就自己想办法。”
    说完,谢翊琨转身就要离开,李余姚恨恨看了一眼聂雨绒:“我不会放过你的。”
    “翊琨哥哥,你等等我。”
    李余姚说完追着谢翊琨而去。
    李余姚最终跟着谢翊琨回家了,而聂雨绒站在原地很久,她才扔下手里的石头,转身离开。
    聂雨绒一个人回到家里,奶奶已经做好了饭菜在等她,聂雨绒看着奶奶,她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