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59 | 浏览:413|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一见要钟情 - **香【91原创发文】

Rank: 1

91UID
98229852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失落的心,突然之间涌上一股暖流。
    吃饭以后,聂雨绒收拾了碗筷,她就回房写作业了。
    聂雨绒心里依旧极为失落,她不知道李余姚和谢翊琨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谢翊琨对自己的态度,让她很沮丧。
    她一度想要知道关于谢翊琨的一切消息,她多想冲出房间,问出自己想知道的一切。可是,她始终不敢,她怕奶奶看出自己的心思,会不会对自己失望。
    这一夜,她辗转反侧,整夜失眠。
    “啊,雨绒,你昨晚去做什么**人怨的事了,黑眼圈这么重。”韩珂早上一见到聂雨绒就惊呼出声,一副见鬼的样子。
    聂雨绒被韩珂的话逗笑,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眼睛,轻笑说:“给你看看不一样的我不行吗?”
    韩珂突然之间,仿佛见了怪物一样看着聂雨绒,她兴奋拉着聂雨绒的手摇晃:“你知道吗?这是你第一次说玩笑话。”
    聂雨绒轻笑,她一时之间有些不好意思,自己很少跟别人开玩笑,除非是自己的好朋友,或者亲近的人。
    除此之外,聂雨绒很少说话,她的心情也不太好,就在课间的时候,班级的同学都炸开了锅一般,议论纷纷,但都是看到聂雨绒就小声私语,仿佛生怕被她听到一般。
    聂雨绒还注意到,时不时大家都会向她投来怪异的眼光,仿佛在看一个怪物一般。
    聂雨绒十分困惑,对于这些莫名其妙的眼神,她心里充满了疑问和好奇。
    就在这时,韩珂从教室外跑进来,看着聂雨绒,一副见鬼的表情,她的嘴巴张的很大,足以放下一个鸡蛋。
    韩珂用不敢相信的语气开口:“聂雨绒,你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为什么你一次又次给我带来惊讶?这是直接带给我惊吓,你还是我认识的这个聂雨绒吗?”
    聂雨绒奇怪地看着韩珂,她的话,让聂雨绒一头雾水,聂雨绒轻声问她:“珂珂,怎么了?你为什么说这样的话?”
    韩珂坐下来,将手机拿给聂雨绒看:“你看这个视频,现在都被我们学校传疯了,我从来没有发现你有这样的一面,真给力呀!聂雨绒,我一直被你的外表欺骗了,原来你还有这样暴力的一面,真是太刺激了,哈哈哈。”
    “你知道吗你现在都成了校园的话题人物,从今天开始,你肯定关注度飙升,竟然连谢翊琨都出现了,天呐!雨绒,你拿着转头的样子好酷啊,不行,有以后这样的事情你一定要带上我,要不然我跟你没完。”
    还没等聂雨绒看,韩珂就拉着聂雨绒噼里啪啦说了好多,但是聂雨绒一听,就是关于昨天的事,她心里也突然变得紧张。

Rank: 1

91UID
98229852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韩珂感觉到自己说太多,她吐了吐**说:“好了,你先看吧,考完了再说。”
    聂雨绒这才打开手机,入眠的标题,让聂雨绒有些呆滞。
    “高一学妹互掐,彪悍妹子引来冷面杀手谢翊琨。”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被传到了网上?聂雨绒心里困惑,她打开视频一看,是自己和李余姚发生争执的画面。
    然后再看看底下的留言。
    “(⊙o⊙)哇,这女生谁啊?这么彪悍?”
    “看起来挺柔软一女生,没想到发起飙来,真可怕!!!”
    “卧槽,这小妹太正点了,合我口味。”
    “你们没看到吗?谢翊琨都出来了,(⊙o⊙)哇,他简直太帅了,这女生的爆发了可真是厉害,连谢翊琨都可以吸引过来,不过,谢翊琨好像和另一个女生关系不一般啊!”
    “那个女生叫李余姚,高一三班吧,是一个标准美女,而且还是个跳芭蕾的呢!”
    “谢翊琨不会和她是男女朋友关系吧!谢翊琨可从来没有对一个女生这样关心过啊!”
    ……
    聂雨绒的议论,早已被谢翊琨和李余姚的关系盖过去,大家都开始纷纷议论,冷面杀手谢翊琨和李余姚之间的关系,话题热度一时无两。

Rank: 1

91UID
98229852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九章 楼顶的不期而遇

韩珂盯着聂雨绒,就像是在看一个怪物般。
    “珂珂,你为什么一直看着我?我脸上都什么东西吗?”
    聂雨绒心里疑惑,对于韩珂这样的眼神,她也有些不好意思和其对视。
    聂雨绒一向是一个不太热络的人,她也不习惯别人这样看着她,让我有些局促。
    可是,韩珂却不以为然,她此刻眼睛睁的犹如铜铃一般,盯着聂雨绒,随即她的话,也让聂雨绒哭笑不得。
    “雨绒,没想到你这个小狐狸藏得这么深啊!”
    韩珂玩笑着说出这句话,聂雨绒有些窘迫看向她,这样的话犹如一个小石头,在聂雨绒的心里激起阵阵波浪。
    “珂珂,我也不想这样。”聂雨绒开口说,其实她也不希望和别人起冲突,只不过,很多事情,不能由得她。
    谁知韩珂摇了摇头,郑重其事地说:“雨绒,你知道吗?你现在太让我刮目相看了,哈哈,我还以为你一直只有,这样柔软的一面呢!没想到你拿起石头吓人的样子,挺帅的嘛!”
    韩珂说着大笑了起来,笑声里满是青春愉悦,拥有属于这个年龄该有的朝气。
    “对了,你快告诉我,你跟她之间有什么过节啊!”
    “为什么,你们两个人像是冤家对头一般啊!”
    “还有,那个谢翊琨到底怎么回事啊,她为什么也出现在了那里啊!”
    “……”
    韩珂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噼里啪啦一大堆。此刻聂雨绒和她之间的情景,就像是一个机关枪冲着一个平静的湖面,连环发射般。
    聂雨绒无奈一笑,这样的韩珂是阳光而明媚的。
    “珂珂,你的问题太多了!”
    韩珂这才注意到自己问的问题有些凌乱,她抱歉一笑。
    “雨绒,那你先告诉我,冷面杀手谢翊琨怎么会出现啊?这个太劲爆了!他好像性子挺冷淡的,从来都不会去多管闲事!”
    根据韩珂对谢翊琨的调查来看,谢翊琨是一个“不近人情”的人,他很少掺和别人的事情,尤其是女生之间的事。
    聂雨绒心里有些酸涩,对于谢翊琨为什么出现,她大概能够猜到。
    “大概是因为李余姚吧!他好像和李余姚关系很不错。”
    聂雨绒心里终究是失落的,她不可否认,自从第一眼见到他,她的那颗心脏就已经不由自主的跳动。
    而今,谢翊琨跟李余姚之间的关系,让她有些难过,他们之间太过于亲近,这样的亲近,犹如一道刺眼的光芒,灼伤着聂雨绒的眼球。
    而她就像是一个局外人,与他相隔着一条河流般遥远

Rank: 1

91UID
98229852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韩珂对于这个消息十分震惊,谢翊琨竟然和那个女生关系不一般。
    “那你和那个叫李余姚的女的,有什么过节啊?”
    聂雨绒听到李余姚这个名字,她的心里就是一阵不舒服,自己和她之间,可不是过节这么简单。
    聂雨绒将自己与李余姚之间的恩怨说给韩珂听,听完之后的韩珂对李余姚这个人讨要至极。
    她一向是嫉恶如仇,爱憎分明的性格,对于李余姚这样使用手段陷害别人的人,她一点都生不出好感。
    “没想到她是这样一个人,那个谢翊琨是眼睛瞎了吗?才跟她走这么近,这个世界真是乱了。”
    韩珂心里为谢翊琨感到惋惜,满脸一副痛惜的样子,堂堂一介校草,竟然会和这样的女生在一起,真是搞不懂了。
    相对于韩珂的气愤,聂雨绒的心里比较平淡一点。
    校园网上的视频早已经传遍了整个学校,聂雨绒虽然被很多人认识,但是,李余姚才成为了整个校园的话题人物。
    关于李余姚和冷面杀手谢翊琨之间的关系,更是扑朔迷离。李余姚走在校园里,都会被人投来关注的目光,虚荣心较甚的她,很喜欢这种万众瞩目的感觉。
    “她就是李余姚啊!长得还不错。”
    “听说她和谢翊琨之间的关系很不一般啊,会不会是谢翊琨的女朋友?”
    “这也说不准啊,谢翊琨可是从来都没有为一个女生出过头的。”
    李余姚走在校园里,她眼神傲娇,仿佛是一个傲慢的公主般,高高仰着头颅从人群中走过去。
    身旁的陈璐和她并肩走在一起,两个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时,陈璐开口问:“姚姚,我们就这样放过聂雨绒吗?她那天可是让我们吃了很大的亏呢!从小到大,都是我欺负别人的份,这次却由她来欺负我们,想想都觉得生气。”
    陈璐从小长相高大,尤其是作为一个女孩子,她拥有很大的力气,基本都是别人在她手里吃亏。
    李余姚聂雨绒这三个字,她更是恨得牙痒痒,咬牙切齿地说:“先让她活蹦乱跳几天,过几天,我们找人去收拾她。”
    李余姚的眼神之中,冒出了算计的光芒,她眼神中有一抹狠毒的光芒,仿佛那种阴狠和她的年龄并不相符。
    而对于李余姚的“惦记”,聂雨绒却是丝毫不知,她下午放学,依旧是一如既往的回了家。
    一个星期,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过去了,日子显得格外的平静,仿佛,一切都回归到了原本的状态。
    这天周六,聂雨绒早早起床,收拾了房间,她想起了楼顶的那些玫瑰花,再看看

Rank: 1

91UID
98229852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自己的房子,她觉得有些单调,仿佛在缺少点什么。
    “奶奶,楼上的那些玫瑰花,我可以搬两盆在我的房间里吗?”
    早饭的时候,聂雨绒问王奶奶。
    “可以啊,你喜欢就去给你搬两盆下来,反正那边也多。”
    王奶奶总是一副慈眉善目的感觉,给人很和蔼可亲。
    聂雨绒忍不住好奇心,这么长时间以来,她一直都很疑惑,王奶奶为什么会栽培那些花呢!
    而且,听谢翊琨说,因为他妈妈喜欢玫瑰,所以,王奶奶一直都这样种植这些玫瑰花。
    “奶奶,为什么,我从来没有见阿姨回来过?她不是您的女儿吗?”
    聂雨绒终究是忍不住问出了口,她心里仿佛期待着自己可以知道更多。
    对于聂雨绒来说,她和王奶奶之间已经是亲人的关系,对于王奶奶的一切,她都想知道,因为,这不仅仅是关系着王奶奶,也与谢翊琨有关系。
    王奶奶听了聂雨绒的话,她的眼神之中,有一抹哀伤,一抹思念,那样明显,明显得聂雨绒自己有种感同身受的错觉。
    “奶奶,是不是我说了不该说的话,惹你生气了,奶奶对不起,我一时好奇,并不是有意的。”
    聂雨绒心里有些自责,每个人,都有自己不愿提及的过往,奶奶身边的亲人,也都离她而去,或者,自己的女儿,就是王奶奶心里的那根刺。一触碰,就会疼痛。
    王奶奶看到聂雨绒紧张的神情,她微微一笑,面容之上露出了宠溺:“雨绒啊,你不用自责,我只不过是有些想她了而已,我的眉儿去了很远的地方,要很久才会回来的。”
    王奶奶的情绪看起来,好像很平静,并没有多大的起伏跌宕,聂雨绒这才放心。
    得到奶奶的首肯,聂雨绒开心的拿着钥匙,去了楼顶,楼顶的的玫瑰花瓣散发着淡淡香气,越近了,香气越是浓郁扑鼻。
    聂雨绒静静的打量着这些玫瑰花,脑海之中,不禁浮现出了初次见到谢翊琨时的画面。
    那个俊逸温暖的少年。
    “谢翊琨,你是真的不记得我了吗?”
    聂雨绒想起那天下午发生的事,心里忍不住一阵难过。
    “谢翊琨,我多希望,那天你可以多看我一眼,哪怕一眼。”
    聂雨绒对着玫瑰花,喃喃细语。
    她此刻蹲下身子,精心挑选着自己喜欢的花。最后,聂雨绒拿了一盆浅粉的玫瑰,心满意足想要拿回去。
    可是,就在她满脸笑容回头时,那个斜依在门口的身影让她有一瞬间的呆滞。
    此刻的谢翊琨,白色的短袖,浅色短裤,轻轻斜靠在门口

Rank: 1

91UID
98229852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眼神含笑看着聂雨绒。
    “是他?真的是他?”
    聂雨绒的笑容有一刻的僵持,她觉得自己的内心,在这一刻变得异常激动起来,同时,一种羞怯的感觉,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你,你…什么…时候来的。”
    聂雨绒试探着问,自己刚刚竟然没有察觉他上来,她刚刚还小声嘀咕的话,有没有被他听到呢!聂雨绒的脸不自觉的红了起来。
    “我…我…我刚才…是…”
    没等她把结巴的话说完,谢翊琨此刻笑容温和,他上前一步,看着聂雨绒抱在怀里的花盆,突然开口。
    “姥姥说,你要拿几盆花回房间?”
    他的声音依旧这般好听,聂雨绒想起了在食堂见他时的情形,那时的他,仿佛很冷峻,完全不像现在,仿佛是换了一个人一般。
    聂雨绒意识到自己的思想有些飘远,她赶紧回答说:“我,我…我就是想拿两盆花,我觉得我的房间太单调了。”
    当她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她突然之间意识到了什么。
    “如果你不同意的话,我一盆都不会拿的,我马上把它放回去。”
    聂雨绒说着就要把拿在手里的花,放回原位,她突然想起,这些话都是奶奶和谢翊琨为他们的亲人种的。
    在谢翊琨眼里,她妈妈喜欢的东西,自己怎么可以随便拿呢!她此刻心里暗暗后悔起来。

Rank: 1

91UID
98229852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十章   当妹妹看待

谢翊琨却淡淡一笑,他开口说:“一盆花而已,你喜欢就拿回去吧!反正放在这里,她又看不到,还不如放在能够欣赏它的人跟前。”
    谢翊琨的话,让聂雨绒有些微愣,而且,她也从谢翊琨的言语之中,感受到了一种落寞,一种思念的情绪。此刻的他,让聂雨绒莫名有些微微心疼。
    聂雨绒微微一笑,她抬头看向谢翊琨,她那犹如琉璃般的眼神之中,仿佛有些巨大的涟漪荡漾一般,整个人抱着花朵站在那里,眼神平静而充满希翼。
    “谢翊琨,你跟我来。”
    聂雨绒放下手里的花盆,向谢翊琨招手,她率先跑过去,跨过一个个屋顶,朝着那棵大树跑去。
    此刻的聂雨绒看起来,阳光明媚,青春动人。
    谢翊琨一时有些微愣站在原地,但是当他看到她在不停的给自己招手时,他迈开腿跨过屋顶,朝着大树走去。
    “上来啊,快点,要不然被人发现,我们要挨骂的。”
    聂雨绒看到谢翊琨站在树旁的屋顶发呆,她赶忙催促。
    谢翊琨此刻眼神之中有些新奇涌现,犹豫片刻,他也爬上来大树。两人一起,来到了一个高处的树杈处坐下。
    “你一定很奇怪,我看起来很文静的样子,为什么可以爬这么高的树吧!”
    聂雨绒笑看着谢翊琨,此刻她发现,他们离得这么近,当看到谢翊琨那俊逸的面孔时,聂雨绒的心,不停的跳动着。
    “为什么?”谢翊琨仿佛没有看到她这样紧张不安的表情一样,轻声开口。
    聂雨绒赶紧让自己镇静下来,她笑着说:“那要从小时候说起,以前我总是被人欺负,然后在我不开心的时候,姐姐就会带我爬到一个比较高的地方,她说,只要我们不高兴的时候,就去一个很高的地方,因为越高的地方,人想的越少,在那里,你会把所有的烦恼都忘掉。”
    聂雨绒此刻犹如一个孩子般,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那些童年仅有的回忆,每每想起,她都觉得幸福无比。
    “后来,姐姐被人领养了,我不开心的时候,就找一个高高的地方,在那里一个人呆一会,就不会觉得不开心了。”
    聂雨绒说到自己的姐姐,她眼神之中有些悲伤,不过也是很快消散。
    “所以,你带我来这里,是为了什么呢?”
    谢翊琨笑问她,语气依旧温和。
    聂雨绒转头,看到近在咫尺的他,那双邪魅而又忧郁的眼睛,明亮异常。
    “我刚刚感受到,你有点不开心,所以,我想你可以开心。”
    聂雨绒不假思索的将自己内心所想

Rank: 1

91UID
98229852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说出口。
    谢翊琨就这样看着她,片刻后,他嘴角轻轻扬起一抹笑容。
    “你喜欢我?”
    这句话,犹如是自己的心事被人看穿一般,聂雨绒的脸瞬间就像天边的晚霞,红得通透。
    “我,我…我没有。”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聂雨绒的心里对自己更加的失望,她明明喜欢他,但是,她没有勇气去承认,也没有勇气去面对,她心里有些自卑。
    她转过头去,不敢再去看谢翊琨一眼,此刻她觉得自己不知道处在怎样的环境下,只觉得内心窘迫而羞涩。
    谢翊琨的直接,让她有些慌乱无措,聂雨绒的双手紧紧抓着自己的衣角,害羞地低下头去。
    谢翊琨好像并没有看到她的窘迫一般,他依旧坐在那里,半响也不说话,仿佛是闭着眼睛享受着这高处的风景一般。
    片刻以后,谢翊琨的声音略带温和,轻轻响起。
    “李余姚脾气不怎么好,你以后最好不要去招惹她,免得自己吃亏。”
    听到这话,聂雨绒突然抬起头看着谢翊琨,刚刚的窘迫好像被她抛在脑后。
    “她对你很重要吗?”
    她依旧不假思索问了出来,这个问题,困惑了她很久,她不知道李余姚和他到底什么关系,可是,她心里好在意谢翊琨那天对自己的态度,以及对李余姚的维护。
    谢翊琨看着她,转过头微微一笑,没有回答。
    “你只要记住我的话,不要去招惹她就行。”
    聂雨绒不由忍不住开口:“为什么?你是在维护她?还是在提醒我?”
    谢翊琨转头看着聂雨绒,他的五官真的极其好看,聂雨绒这样正面近距离看着他,觉得脸色发红。
    “你那天,是为了李余姚才出现的吗?”
    她小声问出这句话,可是她的声音那样小,一点底气都没有。
    那天的他,看自己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而对于李余姚却有些天壤之别的态度。
    谢翊琨只是轻笑看着她,对于她想知道的问题,他并不回答,他只是转身顺着大树下去,来到屋顶。
    “该回去了,姥姥会等着急的。”
    聂雨绒一个人愣愣坐在那里,谢翊琨整个人给人的感觉,有些神秘。今天的谢翊琨虽然犹如第一次相见时相差无几,散发着温和的笑,白色短袖了看起来很阳光。也没有学校食堂见到他时的冷峻疏远。
    可是,聂雨绒始终觉得,他对自己好像有些疏离感。
    “如果,不是因为奶奶的原因,或许,你都不会看我一眼吧!”
    聂雨绒这样想着,她发现,只有面对奶奶的时候,谢翊

Rank: 1

91UID
98229852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琨才会露出这样的一面,平时在学校里,他总是冷峻的,很少跟人说话的。
    “你刚刚的话,是好意提醒我,还是为了不让李余姚为难?”
    聂雨绒最终一个人离开了那里,搬了一碰玫瑰花,放回了自己的房间。午饭时间,聂雨绒和谢翊琨还有王奶奶一起吃饭,聂雨绒总是有种不敢去面对谢翊琨的感觉,她总是低下头吃着自己碗里的饭菜。
    “雨绒啊,今天怎么吃这么少啊,来多吃青菜,你现在长身体呢,要多吃点。”
    王奶奶说着给她夹了青菜。
    聂雨绒抬头碰上谢翊琨也看着自己,她的脸忍不住刷的一下红了起来。
    “奶奶,我吃饱了,你们先吃。”
    聂雨绒大口清扫完自己的碗,她说了一句就回房间了。
    回到房间的聂雨绒只觉得刚刚太丢人了,她的心止不住的跳动。仿佛是经受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
    “在谢翊琨面前出丑,不就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吗?”
    “而且,他好像看出了自己的心思。”
    “他会不会觉得自己太过于异想天开?”
    “他好像,并不怎么在意自己是否喜欢他。”
    聂雨绒的心里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出现,和谢翊琨一起,哪怕是一起吃饭,她都应该觉得很开心不是吗?因为自己和他可以有这样近的距离,而别人没有。
    想到这里,聂雨绒的笑容一点点绽放。
    饭后,王奶奶去和自己的姐妹打牌,家里就只有聂雨绒和谢翊琨两个人。
    客厅里,聂雨绒呆呆坐在沙发上,谢翊琨也在。电视一直开着,聂雨绒眼睛一眨不眨看着电视,表情十分认真的样子。
    时间过去了不知多久,谢翊琨开口说:“你看了什么?”
    “啊!哦!”
    谢翊琨:“……”
    “我说,你看电视这么久,都看的什么?”
    聂雨绒这才回头看向电视,此刻电视里播放的是一个养猪的栏目。
    聂雨绒大囧,她面色发红:“我,我看错了。”
    聂雨绒赶紧换台,随便换了一个台,播放着电视剧,她也没有在意那个是什么电视剧,就这样凑活着看。
    谢翊琨此刻不禁笑出声来:“原来,你喜欢看这种泡沫剧。”
    聂雨绒看着他此刻微笑的样子,她的眼神一阵恍惚,这是第一次见他这样笑呢!
    谢翊琨也不在意,他微微一笑,上前在聂雨绒跟前坐下。
    “你说你不喜欢我?可我觉得,你好像是在说谎。”
    聂雨绒搞不清楚,谢翊琨到底在想些什么。
    “我,我没有。”

Rank: 1

91UID
98229852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谢翊琨也不在意,他坐回自己的位置浅浅一笑:“没有最好,雨绒,姥姥很喜欢你,我看得出来,我也会把你当妹妹对待。”
    谢翊琨此刻一副很认真的表情,没有一丝的含糊,他的眼睛紧紧盯着聂雨绒那双大眼睛,仿佛在告诉聂雨绒自己的话的真实性,也仿佛是再告诉聂雨绒,不要多想。
    聂雨绒别过头去,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太过于痴心妄想,自己已经承受了王奶奶巨大的恩情,又怎么能够再有其他非分之想呢!
    “嗯,我知道的。”
    聂雨绒最终,乖巧点头,一如她的文静,此刻的她,很安静的坐在那里,也不说话。
    有的时候,当你怀揣着某种希望,对莫个人日夜思念,但是,在一份感情还没有开始的时候,就让它随之消散,这无疑是很残忍的。
    聂雨绒低下头去,掩饰自己眼神之中的失落和即将流出来的眼泪,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为什么想要哭?
    自己又不是表白被拒绝了,干嘛要哭?回去,不要流出来,回去啊!
    聂雨绒强忍着不让眼泪流出来,她不想当着谢翊琨的面出丑。
    “我这两天会住下来陪姥姥,周一我们可以一起上学。”


点击链接可继续阅读:
https://post.91baby.com/ebook/reader?book=20604&chapter=4977181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