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52 | 浏览:891|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假面替身:误惹冷情总裁 》--小小北--91baby首发原创文 ...

Rank: 1

91UID
86641670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 
最后登录
1970-1-1 
各位好,我是小小北,这是我第一次在91baby上发文
正文大家可以在91书城里搜索到,希望大家能够喜欢我的文
多多支持哟


书名:《假面替身:误惹冷情总裁》
假面替身:误惹冷情总裁.jpg






文案:
程曳语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被继母、妹妹、男朋友相继计算!
为了让她顶替妹妹的婚事,不惜给她下药和未来妹夫发生关系!
知道真相后的程曳语痛不欲生,她的丈夫还是个毁容的男人,令她结婚时当众出丑,和一只公鸡成婚!
接连不断的诡计朝程曳语袭来,她又该如何应对?




关键词:程曳语、莫西霆

内容标签:总裁、闪婚、相爱相杀、甜宠




第1章 银色的面具
好困,好热。
程曳语喝了一杯果汁,感觉头晕,就急忙回房间睡觉。
睡梦中,她突然感到巨石压身,吃力的睁开眼睛,她看到一抹银光在夜中闪着高贵的光辉,莫西霆?
她认识这面具,是他未来妹夫的。
“走开!”程曳语没有力气,却一下子清醒了许多,她很慌张的去推眼前的男人,眼前的男人却更大力的压下来,她努力的朝着门口爬去,听到的却是关门锁门的声音。
是谁?谁要陷害她?!!
“救命!走开!别碰我!啊——”
“撕拉”一声,衣服被撕破,身体传来一阵巨痛……
第二天早晨。
程曳语腰酸背痛的从这场噩梦里清醒过来。她按了按自己的额头,头好疼,她怎么会做那样的梦?
身旁传来男人均匀的呼吸声,程曳语整个人狠狠一怔,她侧头望去,发现身旁躺着个裸身的男人,正在安睡。
银面具下是冷峻的面容,莫西霆?!!
原来不是梦!
程曳语一下子吓得跌坐在地,床上的男人呢喃了一声,翻了个身。
程曳语忍着颤抖的双腿,逃命似的胡乱套上一件衣服,朝着门口跑去。
她伸手去拉门。
一下,两下……
却怎么也拉不开那扇门。
是谁?是谁把她的门从外面锁住了?程曳语正在纳闷的时候。
突然,门把手转动,程曳语下意识的往后跑,却因为被地毯绊了一下,直接一个趔趄,绊了几步以后摔回到了床上,整个人结结实实的砸在了莫西霆身上。
莫西霆闷哼一声,一下子似乎醒了过来,他皱眉瞧着摔在他面前一脸惶恐的女人,还没瞧仔细,门口就传来的女人的尖叫声和辱骂声。
程兮菲发疯一样的冲了过来,抓住程曳语的头发,把她往莫西霆身下拖,她抓着程曳语发狂一样的歇斯底里的尖叫咒骂:“程曳语,你个不要脸的女人,你敢勾引西霆,你还要不要脸,连自己的妹夫都不放过!我要杀了你!”
程兮菲抄起花瓶,朝着程曳语的头上砸去。
“住手!小菲!不可以这样!”程父厉声制止。
“老公!你看看这是什么事情?小语这是嫉妒小菲即将嫁个好男人,竟然横刀夺爱了!这……哎呀……”陈岚珊夸张的叹了口气:“这都怪我,怪我没有教育好小语。小语虽然不是我的亲生女儿,但是她和小菲一样,都是这家的孩子,是我这个做后妈的没有教育好她。小菲……”
陈岚珊看向自己的亲生女儿,一脸的语重心长:“别怪你姐姐,你姐姐只是一时糊涂!”
“妈!”程兮菲将花瓶狠狠的扔到地上,妖妖娆娆的跑过去抱住陈岚珊哭得稀里哗啦。
程曳语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只想冷笑。
这两母女的演技越来越厉害了。
“够了!”地上坐着,被所有人忽略,一个人淡

Rank: 1

91UID
86641670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 
最后登录
1970-1-1 
定穿好了衣服的莫西霆站起身来,他银色的面具下泛着凛冽的寒光。
他鹰一样的眼神扫视了一周,让所有人的头皮都跟着麻了麻。
莫西霆的眼睛位置带了一张银面具,精致而高贵的款式将他整个人都映衬出几分神秘。
从露出的薄唇和下巴上,可以看出他本来应该是个相貌英俊的男人,只可惜一场灾祸,他毁容了,从此带着面具示人。
他看向程曳语,程曳语狠狠的瞪他。
莫西霆指节揉了揉额头,他只知道他被人下了药,昨晚拿这个女人当了解药,动作好像很粗鲁。
但是他刚才根本不知道,也没看清楚这个人是自己未来的大姨子。
程父叹息了一声,讨好似的和莫西霆赔笑:“女婿,让你受罪了,看笑话了。”
他又看向程曳语,语气陡然变成斥责:“程曳语,你喜欢西霆,也不能做出这种事情啊!”
“我没有——”程曳语着急辩驳,却被程父上前狠狠的甩了个耳光:“还敢狡辩!闭嘴!站到一边去!”
程曳语低了低头,她侧头看到程兮菲趴在陈岚珊的肩膀上,看着她扬嘴角,得意洋洋的笑,那种奸计得逞的笑容让程曳语气疯了:“爸!是她们陷害我!”
“我让你闭嘴你没听见?”程父怒瞪程曳语一眼,又讨好似的看向莫西霆:“女婿,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看都不要影响我们之间的联姻,今天这件事情,就让它烂在我们所有人的肚子里。你和小菲的婚事照旧……”
莫西霆眉心微皱,扫了一眼程曳语、程兮菲,他还没说话,程兮菲就尖叫咆哮出声:“我才不要!程曳语和西霆已经发生关系了,她……她……她……太过分了……”程兮菲哇哇大哭起来。
陈岚珊抱着程兮菲,摸着她的后背,不断的哄着:“乖,不哭。我知道我的宝贝女儿受委屈了。”
“委屈什么?”程父咆哮出声。
陈岚珊急忙说:“小菲的意思是,小语既然已经和西霆有了关系,那么,她是不会和姐姐的男人有任何牵扯的,我们小菲可是懂纲常伦理的人。当然,我也不是说小语她不懂。小语也是一时糊涂,我看不如这样,把西霆和小菲的婚事取消,让小语和西霆结婚,这样既不耽误我们两家的婚事,又能完美的解决这件事情。虽然这件事情上小菲受了点委屈,但是已经这样了,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陈岚珊的话很冷静,冷静到程曳语直冷笑,她看着眼前这位后妈眼神冰冷的质问:“你背这段台词多久了?”
程曳语看着陈岚珊冷笑:“是你陷害我的对不对?你给我下药,设下这个局,然后让我顶替你女儿嫁给莫西霆。因为你根本不想程兮菲嫁给莫西霆,你们母女嫌弃莫西霆脸上有疤!”
“闭嘴!”程父扬起手,差点又给了程曳语一个耳

Rank: 1

91UID
86641670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 
最后登录
1970-1-1 
光,但是被莫西霆攥住了手腕。
程父立马讨好似的看着莫西霆笑了笑:“我这女儿骄纵坏了,我帮你教训教训,免得她以后不听你的话。”
“既然决定换人,让她嫁给我。那她就是我的女人,轮不到别人教训!”莫西霆冷冷的丢开程父的手。

Rank: 1

91UID
86641670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 
最后登录
1970-1-1 
第2章 字字戳心
程父眼神一亮:“你同意了?”
莫西霆看了程曳语一眼:“婚礼照常举行,我会命裁缝来给她定制婚纱!”说完,他迈开步子,大步流星的离开。
“不——”程曳语追着莫西霆的背影,刚一出声就被程父捂住了嘴巴,程父狠狠瞪了她一眼:“给我闭嘴!”
莫西霆回头看了程曳语一眼,银面具下唇畔轻扬,刺痛了程曳语的眼睛。
这个男人竟然还有脸勾唇笑,昨晚他对她……
程曳语想着,眼泪不争气的在眼眶里打转。
莫西霆大步流星的离开以后,程父松开程曳语的嘴,白了她一眼:“你跟我到书房来!”
程父先走,程曳语紧随其后,身后是后妈陈岚珊刻薄的话语:“抢了小菲的未婚夫还这么无辜的模样,小语,你这未免也太……”
她话还没完,就被程父狠狠的瞪了一眼。
她悻悻闭嘴,却在程父和程曳语步出房门之后,和程兮菲对视一眼,两个人眼里和脸上的幸灾乐祸以及奸计得逞的笑容掩藏都掩藏不住。
莫西霆黑着脸出了程家,上了车以后,张特助默默递上毛巾:“总裁,怎么在这边过夜了?”
“给我查,昨晚有人给我下药!”莫西霆鹰一样的眼睛在精致高贵的银面具下泛着冽冽寒光。
张特助整个人一怔:“是!”有人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敢给总裁下药,牛逼了!
车子开离程家门口,书房里的窗帘一角随之落下,程父看到莫西霆的车开走以后,整个人松了一口气,随即转向程曳语,看着她冷声道:“我不管你怎么回事,你既然和莫西霆这样了,你就必须嫁给莫西霆。”
“我不要!”程曳语手心攥紧,指甲嵌进肉里,疼到骨子里,但是手指再疼,也没有她的心疼。
她在家里遭遇到这种不幸的事情,她的亲生父亲不但没有安慰她,反而一心让她嫁给那个男人,程曳语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
她从来都知道父亲冷漠,把她扔给后妈,自己却在外面和莺莺燕燕们潇洒自在,不管她过得好不好。
现在,她都这样了。他也不肯给她一点温情和关心吗?
在亲情方面,程父一贯如此的淡漠吝啬。
他黑着脸,死死的盯着程曳语:“由不得你做主!”
“我说了我不要!”程曳语大喊一声,转身推门跑出了厨房。
“你给我回来,混账东西!”程父咆哮一声,却还是没有叫住程曳语的脚步,程曳语飞奔一样的跑出了书房,她满眼泪水的往自己的房间跑,在路过程兮菲房门口的时候,一个熟悉的男音让她停住了脚步。
“兮菲,我弄的药效果不错吧?”
“那当然,不过还是要归功于我和我妈高明的计划!想要让我嫁给一个毁容的丑男,我凭什么?程曳语那种人才合适嫁给丑男!”程兮菲伸手摸

Rank: 1

91UID
86641670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 
最后登录
1970-1-1 
了摸沈时翰的胸膛,勾|引的意味明显。
沈时翰闷哼一声,男人的声音性感而磁性,还带着几分男|宠的味道:“兮菲,我要你!宝贝儿,快过来,我们庆祝一下。庆祝我终于甩掉了那个没情趣的女人,庆祝你不用嫁给那个毁容的丑男,庆祝我们终于可以……嗯……啊……可以在一起了!”
这男人呻|吟起来,真没女人什么事情。
程兮菲就是喜欢听他呻|吟的声音,性感到能勾起人心底最深的欲|望。
门外,程曳语紧紧的捂住嘴巴,眼泪再也忍不住,仿佛决堤一般,顺着眼睛流淌下来,透过指缝落尽嘴里咸咸的……
窸窸窣窣,嗯啊嗯啊……里面脱|衣|服和暧昧火|热的声音越来越大,屋里的男人女人热|情已经被点燃,就在他们准备大战三百回合的时候,门被人一脚踹开:“王八蛋!!”
程曳语抹了抹眼泪,冲了进去。
她冲过去扯住沈时翰的头发,将他拖了下来,砰的一声过后,沈时翰赤|裸着上身,只穿着一条内|裤掉坐在地上。
程曳语疯狂的捶打沈时翰:“王八蛋!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是我男朋友,你劈腿就算了,还把我送给别的男人,你还是个人吗?!!”
程曳语的拳头仿佛雨点一般落在了沈时翰的身上,沈时翰忙着提裤子,一时没有办法招架,接连挨打。
那边床|上的程兮菲终于在慌乱中胡乱穿好了衣服,她尖叫着冲下来,推搡程曳语:“程曳语,你干什么?你凭什么打他?你滚开!”
“啪”的一巴掌,混乱中沈时翰拉好裤子,起身对着程曳语的脸上就是一巴掌,“妈|的!敢打我!你看看你这个泼妇的样子,你能怪我不喜欢你?你这个德行,有哪个男人会喜欢你?我告诉你程曳语,没有男人会喜欢你这个德行,永远都没有男人会喜欢你!”
沈时翰的话字字戳心,戳的程曳语心千疮百孔,都是血窟窿,疼的厉害。
受到了屈辱的伤害,本应该在纠结中乞求男人的关怀,但是此刻,沈时翰才是她昨夜不幸的始作俑者。
看清楚这个男人的嘴脸以后,程曳语只觉得自己以前真是瞎,瞎得厉害。
她捂着脸,侧头瞪着眼睛,死死的盯着眼前的渣男贱女,冷冷的绝望的笑着:“哈哈哈……”她疯狂的笑声引得程兮菲一阵不悦。
“笑什么笑?贱人!让你冲进来坏我的好事……”程兮菲冲过去对着程曳语扬起了手臂。
程曳语一把攥住程兮菲的手,眼神冷厉的瞧着程兮菲,程兮菲愣了愣,随即和程曳语扭打起来。
程兮菲一边扭打,嘴里还不断的叫嚣着:“就是抢你男朋友怎么了?!就是给你下药让你被毁容的丑男人睡,你能拿我怎么样?贱人!”
程兮菲在程曳语仇视的目光里,口出妄言,言语越

Rank: 1

91UID
86641670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 
最后登录
1970-1-1 
来越过分。
“我杀了你!!”程曳语声嘶力竭的喊着,绝望,愤怒,让她失去了理智。
两个人扭打成一团,眼看着程兮菲被扯头发,被呼巴掌,吃了大亏,沈时翰这个渣男冲了上去,帮着程兮菲去打程曳语,程曳语一个人打不过两个人,更何况其中还有一个是男人,接连被程兮菲和沈时翰呼了好几个巴掌。

Rank: 1

91UID
86641670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 
最后登录
1970-1-1 
第3章 不轻不重的砸在心口
陈岚珊和程父听到程兮菲房间的打斗声,急忙冲了进来。
看到房间里厮打的情形,程父厉声呵斥:“住手!都给我住手!”
他快步冲进去,捏住了程兮菲的手,还一脚踹翻了沈时翰。
沈时翰痛苦的捂着肚子蹲在地上,一双眼睛抬头翻了又翻,却是敢怒不敢言。他可不能惹怒这位未来的岳父老泰山,他还指望着娶了程兮菲,少奋斗十年,从此走上人生巅峰呢。
程兮菲手腕传来一阵巨痛,她看着程父撒娇:“爸!好疼啊!”
程父黑着脸怒瞪程兮菲一眼,陈岚珊急忙赶过来,和程父说软话:“老公,兮菲不是故意的,有话好好说,你看这是干什么?”陈岚珊伸手掰程父的手。
程父冷哼一声,冷冷丢开程兮菲的手,扫了一眼满脸巴掌印的程曳语,淡声道:“把她脸打花了,结婚的时候多难看!你们不要面子我还要,我就算可以不要面子,莫家能不要面子?”
“呵呵……”程曳语站在一旁苦笑出声,眼神里充满了绝望。
这就是她爸爸,她亲生父亲。
她挨打,他想的不是心疼,而是利益和面子。
程父白了程曳语一眼:“小语,我和你实话实话,咱们家的状况现在很不好,你要是不肯嫁给莫西霆,那公司就会破产。这公司是我和你母亲白手起家打下的天下,你母亲因为这个,身体劳累过度,最终落了一身的病根,早早的就离开了你和我,如果你想看到你母亲的心血被毁掉,你可以不结这个婚!”
不!!!
她绝对不允许母亲的心血被毁掉。
母亲离世的时候,她还很小,但是程曳语清清楚楚的记得,母亲在病床上还在为公司的事情操心,她爱这间公司胜过生命,她绝对不允许母亲的心血付之一炬。
她会不惜一切代价去守护这间公司,不为了别的,只为了母亲。
程曳语的五官揪在一起,她很痛苦,也很挣扎……
看着程曳语的表情,程父嘴角微微上扬了一下,眼中的笑意更是掩藏都掩藏不住,闪闪发着光。
他知道,他这个女儿一定会答应的,她一定会的,不为了别的,就为了她母亲他也一定会答应的。
程父在这件事情上看的很准,所以才这样说戳程曳语心窝子的话。
这么多年,他虽然不怎么关心这个女儿,但是知女莫若父,凭着血缘,他也知道怎么去掐住他女儿的命脉。
果不其然,在一阵短暂的沉默过后……
程曳语闭了闭眼睛,沉声说:“我嫁就是了,但是爸爸,请你以后多花点心思经营公司,而不是把心思都放在了玩女人身上。还有公司的继承权你要给我,否则,我宁愿母亲的心血被毁掉,也不想他朝看到母亲的心血落在别人的手里。”
程曳语看了一眼陈岚珊和程兮菲。

Rank: 1

91UID
86641670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 
最后登录
1970-1-1 
果然,她这个话一落,陈岚珊和程兮菲的脸色都变了变。
不止陈岚珊和程兮菲的脸色变了,就连沈时翰的脸色都变了?什么?程曳语要公司的继承权?如果程曳语继承公司,那他岂不是拜拜费尽心机搭上了程兮菲?
本以为程曳语不受宠,又没有亲生母亲撑腰,才舍弃她选择了主动来勾引他的程兮菲,但是现在看来,自己的如意算盘好像打错了。
程父沉着脸不说话,但是想想,他活着的时候公司是他的就行了,死了以后,谁他妈管这个。
程父扬扬手:“行行行!公司的继承权给你,等我死后,公司就是你的!”
“口说无凭,叫律师!立遗嘱!否则,我不结婚!”程曳语突然硬气起来,这倒让程父愣住了,他没想到这个女儿厉害起来的模样倒真是有几分像她的母亲。
这些年被陈岚珊打压,程曳语的性格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但是她隐隐记得小时候母亲交给她的那些事情。
如果母亲还活着,那么她也许会是一个翻版的女强人。
“行!立遗嘱!”程父一口答应。
程兮菲再也忍不住了:“爸爸!!”
她刚喊出声,就被陈岚珊掐了掐胳膊,陈岚珊看着程兮菲摇了摇头。
她在程家熬了这么多年,怎么会甘心把家产给程曳语,不过立遗嘱而已,遗嘱也是可以改的。
等到程曳语嫁到了莫家,她们有的是时间来筹划和算计这件事情,眼前保住公司才是最主要的。
程兮菲被陈岚珊拉着,就不敢再多说什么了。
她知道,妈妈一向有她的打算。
入夜难免,辗转反侧了几个晚上以后,程曳语熬到了结婚前夕。
这一晚,她早早的接到了闺蜜宋晓月的电话,宋晓月是个风风火火的个性,当初听到了这件荒唐的事情,差点杀到她家里来打抱不平,被程曳语拦住了。然后她又说要去揍渣男沈时翰,程曳语怕她吃亏,也拦住了,说自己已经打过了。
但是宋晓月听得出来,程曳语嗓子都哑了,这件事情对她打击不小。
她心疼程曳语,所以这几天只是默默的安慰她,没有做什么其他的事情,今天是最后一晚,明天程曳语就要嫁给那个毁容的男人,宋晓月打心里替程曳语觉得不值,她约了程曳语来酒吧嗨皮。
“小语,最后一晚,来嘛!放松一下,你干嘛那么规矩,那可是个占了你便宜还跟你冷笑的男人!我看什么下药,他也不一定完全不清醒,要是像你一样被药的不能动,都要昏过去了,还能跟你做?这男人就是个趁人之危的渣渣!”
“好了,你别再说了,我去找你就是了。”反正也是睡不着的。
程曳语起身,打扮梳洗了一下,就奔着宋晓月说的夜店去了。
她刚到就被宋晓月吓了一跳,宋晓月带着个粉色的面具就过来了,她拿

Rank: 1

91UID
86641670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 
最后登录
1970-1-1 
着一个金色的面具套到了程曳语的脸上。
程曳语定睛一看,一屋子面具人,男男女女正在举办面具舞会。
面具?!
看到面具,就想起莫西霆的银面具,那冷冽嗤笑的眼神,还有那天夜里充满浴火侵略性的眼神都让程曳语觉得郁闷。
她扶了扶额头:“我们走吧!我不想待在这里!”程曳语伸手要摘自己的面具,却被宋晓月按住了手。
“我知道你在郁闷什么,但是我这叫以毒攻毒,你以后就要面对一个面具男过日子了,你总不能总是对面具心有余悸啊!今天咱们是来玩的,想怎么玩都行,因为有面具遮掩,根本没人认识咱们!”宋晓月朝着程曳语眨了眨眼睛。
她的话就像是一个石子,不轻不重的砸在程曳语心口的涟漪上,荡开了层层波纹。

Rank: 1

91UID
86641670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 
最后登录
1970-1-1 
第4章 厕所风云
想怎么玩都行,反正带着面具,没人认得出来。
程曳语定睛看着舞池里疯狂摇摆的男女,此时,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款款而来,他朝着程曳语伸出了手:“小姐,可以请你跳支舞吗?”
低沉磁性的嗓音好听极了,仿佛有蛊惑人心的魔力。
程曳语看着那只好看的手出神,真是特别修长好看的手。
宋晓月用手肘戳了戳程曳语,在她耳边怂恿:“去啊!去跳舞!”
程曳语看了一眼宋晓月,最终咬了咬嘴唇,搭上了男人的手,看着很瘦,实际上却很宽厚的手掌心,男人拉着程曳语进了舞池。
“小姐,你开心吗?”男人勾着程曳语的腰问。
“嗯,明天我就要——”程曳语话说一半,突然停住了。
“就要什么?”男人追问。
“没什么,明天开始,我就要日夜相对一个我不喜欢的人了。”程曳语勾唇轻笑。
“那小姐还真是不幸。”男人轻笑,却在拉着程曳语转圈的时候,眼露寒芒的盯着程曳语的后背,在程曳语转回来,又面对他的时候,他眼里的寒芒又收敛的干干净净。
一曲结束,男人侧耳在程曳语耳边说:“走,我带你去个好地方。保证能消除你郁闷的心情。”
“啊?”程曳语发愣了一下,就被对方大步流星的拉着手拖走了。
舞池外看着的宋晓月整个人都惊了惊,我去!那好像是厕所的方向,叫她来嗨皮,她竟然玩的这么开?
不过也好!凭什么给那个强|暴她的毁容男守贞|洁。宋晓月扬起杯子,喝了一口红酒。
程曳语被一路拉着,她被拽的气喘吁吁,低头喘口气的时候,再一抬头,人已经被拉进了厕所的隔断间。
傻子都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你要干什么?”程曳语慌张的盯着对方:“先生,我想告诉你——”
“告诉我什么?嘘……”男人靠近程曳语,狭小的隔断间里他的身体几乎紧紧的贴着程曳语。
程曳语慌张的伸手去拉门把手,迫切的想要出去,却被男人抓住双手举过头顶按在了隔断间上,男人侧头,在程曳语耳边吹着气,灼热的气息烫红了程曳语的耳朵:“装什么清纯,刚才不是和我玩的很开心吗?厕所都进来了,要是不做点什么,不是很可惜吗?我亲爱的未婚妻……”
男人话落,程曳语整个人怔楞的抬头,她望向男人面具下的面孔,那双眼睛瞬间变得冷酷寒冽。
他说亲爱的未婚妻?他莫西霆?!!
“莫西霆?”程曳语诧异出声。
莫西霆冷笑:“怎么没想到吧?结婚前夕跑出来给我戴绿帽子,约炮约到自己明天的准新郎,我的未婚妻运气还真是好……”
莫西霆嘲讽的语气让程曳语倍感屈辱,她眼眸蓄满泪水,却强忍着不让自己的眼泪落下来,她看着莫西霆深吸一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