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52 | 浏览:891|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假面替身:误惹冷情总裁 》--小小北--91baby首发原创文 ...

Rank: 1

91UID
86641670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 
最后登录
1970-1-1 
口气,吸了吸鼻子,反驳道:“我是出来散心不假,但是我没有要约炮,也没有要给你戴绿帽子,你把我强行拉来,然后又诬陷我,你这连钓鱼执法都算不上,你这是强行陷害!”
她很委屈,也很平静。
因为不爱这个男人,所以他误解她,她并不心急。
但是被人这样侮辱践踏,说心里不委屈,不生气,那是假的。
她盯着莫西霆一字一句的告诉他,自己不是他说的那种人。
然而,有什么用呢?
眼前的男人认定了她是自己说的那种人,莫西霆眼神寒冽,盯着她呵呵冷笑了一声,抓过程曳语将她推倒坐在了马桶盖上,程曳语还没等反应过来,就被莫西霆抬起了一只腿。
他抓着她的腿架在身侧,冷笑出声:“强行陷害?那我看看你的身体是不是和你的嘴一样不诚实。”
“你滚开!唔——”程曳语尖叫出声,却被莫西霆捂住了嘴巴,随即程曳语感觉身下一凉,裙底下的内|裤已经被他扯下。
莫西霆俯身压下,程曳语痛得直哭。
这个变态!
宋晓月说得对,那天晚上他未必就是不清醒的,他或许就是故意占她的便宜。
现在的他很清醒,却对她做着不可原谅的事情。
程曳语满脸泪痕的看着莫西霆,她突然发现这个在她身上起伏的男人眼神里一片冰冷骇人,那种恨意丛生的眼神让人心底一凛。
“你是不是恨我?”当一切停止,程曳语倔强的抬头,看着莫西霆很直白的质问他。
莫西霆靠在一旁,点燃一根烟,指尖灯火明灭间,他看向程曳语,嘲弄的勾了勾嘴角:“恨你吗?应该是吧!敢算计我的女人你是第一个,为了莫家的钱,不惜对自己妹妹的未婚夫下手,程曳语,你到底是有多爱钱?”
“我以为只有穷人家的女孩子才会拜金,因为她们吃过没钱的苦头,但是没想到有钱人家的女儿也这么拜金!程曳语,我最讨厌你这种心机婊,你要说我讨厌你,那我可能真的是讨厌你吧!我很厌恶你,我可爱的新婚妻子。”
用最嘲讽的语气说出最后一句话,那句【我很讨厌你,我可爱的新婚妻子】简直嘲讽至极,深深的刺痛了程曳语。
程曳语脸色苍白的看着莫西霆:“莫西霆!第一,我对你的钱没有兴趣,第二,我没有给你下药,这件事情我自己也是受害者,给你下药的人是程兮菲母女还有沈时翰。”
“沈时翰?”
“是!沈时翰是我的前男友,他和程兮菲勾搭在一起,程兮菲不想嫁给你,沈时翰又想甩了我想和她在一起,所以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们都是被他们算计了而已。”
程曳语尽力平静的去叙述这件事情。
她耿直的态度倒让莫西霆刮目相看,莫西霆眯眸看着程曳语:“那既然这样,我们取消婚事。”
“不

Rank: 1

91UID
86641670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 
最后登录
1970-1-1 
行!”程曳语一把抓住莫西霆的胳膊,她本来是坐在马桶盖上的,因为起来的过猛,脚下又没有力气,直接抓着莫西霆的胳膊跌坐回了马桶上。
莫西霆被拽的一个趔趄,整个人挨近程曳语。

Rank: 1

91UID
86641670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 
最后登录
1970-1-1 
第5章 我一定会让你后悔
他看着程曳语慌张的样子,眼神闪过一丝寒光:“撒谎?程曳语,你根本不想取消婚事。如果真如你所说,你是被陷害被逼无奈嫁给我,那我悔婚,你不是应该高兴吗?”
他嘲讽的语气,质疑的目光都让程曳语倍感屈辱。
程曳语闭了闭眼睛,看着莫西霆咬着嘴唇,委屈开口:“莫西霆,你可以不可以不要再用言语来羞辱我?你刚刚对我做了不可饶恕的事情,我巴不得不嫁给你,离你这个人远远的。”
“那我说取消婚事,你还不乐意?你不是应该求之不得吗?现在这副表情算是怎么回事?”莫西霆的冷嗤声特别的刺耳。
程曳语苦笑:“你以为我乐意嫁给你,我告诉你,我阻止你取消婚事,是因为我母亲。你知道吗?我们家的公司是我母亲的心血,她生前最重视的就是这个公司,现在公司出现问题,资金链断裂,面临破产,我不想,也不能让母亲的心血付之一炬。”
“我们程家必须要有人和你结婚,得到你们家的投资,这样公司才能维持下去,这就是我为什么阻止你悔婚的理由。你觉得我这算是拜金的话,那也算是吧!”
程曳语说完,松开了紧紧捏着的莫西霆的袖子,黑色的西装袖上满是褶皱和汗水。
莫西霆冷哼一声,垂眸看着眼前的女人,伸手掐住了程曳语的下巴。
他附身,英俊的面庞靠近程曳语的脸,他盯着她看,鹰一样的目光满是寒芒:“程曳语,你这招欲擒故纵真是漂亮,我差点就相信了你的鬼话。你这个女人表面清纯无辜,惯会扮可怜,实际上骨子里放荡,要不然怎么会在厕所里和我寻欢?”
“我这是和你寻欢?”程曳语打开莫西霆的手,愤怒的扬起了自己的手臂。
莫西霆一把抓住程曳语扬起的手:“女人,我警告你,别想着跟我动手。否则,不管你是因为什么嫁给我,你都不会称心如意,如愿以偿!”
他冷冷的看着程曳语,冰寒彻骨的眼神让程曳语不禁觉得害怕,她另外一只手紧紧的攥着自己的衣襟,不断的很艰难的吞吐吐沫,难道自己今天要死在这里了吗?她觉得莫西霆的眼神就像是要杀了她一样。
“程曳语,刚才你装纯,现在不如让我看看你的真面目到底有多放荡!”他伸手撕向程曳语胸前的衣服。
他还想要干什么?!
程曳语心里咯噔一声,拼命的挣扎,打开莫西霆的手,她低头从他胳膊腋下钻过,她伸手去拉门把手,却被莫西霆拽了回来:“想走,没那么容易!”
“你放开我!让我走!”
“扒光你,你再走出去也不迟!让人看看我的未婚妻到底有多么的放荡!”莫西霆冷漠的话毫无情绪起伏,却听得程曳语心惊胆寒,望着莫西霆黑色面具下冷冽的双

Rank: 1

91UID
86641670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 
最后登录
1970-1-1 
眸,程曳语知道他是认真的。
绝对不可以!
她抓住莫西霆的手狠狠就是一口,随着莫西霆闷哼一声过后,程曳语打开门,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她听到背后莫西霆的声音冷酷响起:“我一定会让你后悔……”
后悔什么的,现在不跑更会后悔。
程曳语脚步不停歇,一路朝着夜店外跑了出去,她跑出去,一身冷汗的坐上出租车才想起来宋晓月还在夜店里。
她急忙打电话给宋晓月。
灯光摇摆,舞池摇曳,宋晓月根本听不到自己的手机铃声。
在程曳语第n遍焦急的电话过后,程曳语看着离夜店越来越远的路,心中开始犹豫。
宋晓月可千万别因为她出什么事情才好,刚才莫西霆看到宋晓月了,会不会自己咬了他跑了,他就去找宋晓月的麻烦?
程曳语刚想叫司机掉头回去,手中电话铃声响起,是宋晓月的回拨。
程曳语急急的接起电话:“晓月,你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情?我刚才邂逅了一个外国帅哥,金发碧眼,颜值那叫一个高!”听着宋晓月眉飞色舞的话,程曳语心里松了一口气。
宋晓月丝毫没有感觉到程曳语语气里的担忧,反倒是大大咧咧的问她:“你去哪了?怎么还不回来?”
“我有点头晕,可能是今晚酒喝多了,所以我先回家休息了……”
“哦……那好,你注意安全啊!”宋晓月意味深长的笑笑,当她傻吗?跟个帅哥走了,先去了厕所的方向,现在又消失不见了。还酒喝多了,她今晚喝了吗?
但是宋晓月是不会点破了,程曳语明天就要嫁给一个毁容的男人,这桩婚事她心不甘情不愿的,不管程曳语玩的多疯,她都能理解。
所以,她那句注意安全真的是别有意味。
程曳语无语的挂了电话。
要是宋晓月知道刚才那个黑面具的帅哥就是莫西霆,不知道会不会惊掉下巴,但是她是不会让她知道的,至少现在不会说。
如果告诉她自己刚才怎么被莫西霆对待,以宋晓月的心性和脾气,愧疚过后,一定会狠狠的去收拾莫西霆。
她不认为宋晓月是莫西霆的对手。
这个男人,自己在他手里吃够了亏,她不会让自己的朋友自投罗网的。
程曳语靠在车窗上,看着窗外飞驰而去的风景,她闭了闭眼睛。
莫西霆恶劣的话言犹在耳,程曳语简直不敢相信,这世界上有人能说出那么难听的话来,身心的伤害让她疲惫不堪,靠在车窗上一会儿就昏昏欲睡了。
“小姐,到了!”司机稳稳的停下车,告诉程曳语到了,程曳语给了钱下车,整个人连脚步都是虚浮的,回到家里,她一头栽倒在床上,沉沉的睡去了。
多少天没有安然入眠,今夜却因为绝望和劳累入眠,程曳语第二天想起来,也觉得讽刺。
第二天,一

Rank: 1

91UID
86641670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 
最后登录
1970-1-1 
大早,预约的化妆师就到了。
程兮菲和陈岚珊人模狗样的站在一旁,陈岚珊给来来往往的人发红包,见人就笑得像朵花一样,礼貌周到的真的像是个慈悲的后母,真的像自己嫁女儿一样。
程兮菲也是乐得不行,在外人看来,她好像真的为自己的姐姐开心一样。
只有程曳语和伴娘宋晓月知道她们在笑什么。

Rank: 1

91UID
86641670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 
最后登录
1970-1-1 
第6章 公鸡新郎
她们在幸灾乐祸。
在庆幸嫁给毁容男的不是程兮菲。
本来的伴娘也不是宋晓月,而是程兮菲的好朋友,但是程兮菲不结婚了,自然她的朋友也不用当伴娘,程曳语只好临时抓了宋晓月来帮忙。
好在宋晓月一口答应,就是宋晓月实在是很心疼程曳语。
从前她觉得自己朋友是个白富美,后来才知道是颗可怜的小白菜。
她看到陈岚珊和程兮菲笑得那么得意,实在是忍不住了,她瞪着眼睛起身,身后一只手抓住她的手腕,程曳语看着她摇了摇头。
“小语……”
程曳语继续摇头,轻声和她说:“今天我结婚,我不想节外生枝,让她们乐去吧!我不想计较。”
“你就是性子太软,才被他们算计欺负。”
程曳语苦笑。
宋晓月说的对,但是她其实性子不算软的。只是连自己的亲生父亲都看准了机会来欺负她,威胁她,她还有什么好说的,好争的?
如今,她只想保住母亲的心血,其他的事情全部都靠后,她早晚会清算干净。
豪车相送,华丽教堂,宾客云集,阵仗十足,看起来还真的像是一场世纪童话婚礼。
程曳语却知道,所谓童话,都是骗人的。
她在休息室等了又等,等到过了婚礼的时间,还是没人通知她要到前面去。
本来要挽着手将她带到主的面前举行婚礼,把她交给另外一个男人的父亲也不见踪影。
“我靠!搞什么?”宋晓月憋闷得厉害,“这是在出什么幺蛾子?”宋晓月问了莫家的佣人,莫家的佣人一脸懵逼。
程曳语拉了拉她的裙摆:“坐下等。”她面上没有任何的表情,看起来很平静,莫西霆说过会让她后悔的,看来已经开始了。
她婚后的生活绝对不会无聊的。
她闭了闭眼睛,门吱的一声被开口,程父黑着一张脸进来,陈岚珊忍不住叨叨出声:“这新郎官还不来是不是反悔了,小语就算没有小菲得他喜欢,他也不能悔婚啊!”
都这个时候了,还不忘了贬低自己,抬高她的女儿,程曳语听了,冷嗤一声,竟然笑出声来。
程父怒瞪程曳语一眼:“你笑什么笑?新郎官都落跑了,你还笑?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没用的东西!”程父忍不住抱怨出声。
程曳语起身,冷静且平静的看着程父:“爸,新郎官跑了吗?”
“他叫人来说自己脸上的伤复发,所以去医院了。”
“那我们婚礼也得继续!”程曳语提着裙摆走出去,她知道莫西霆不会回来,甚至就躲在哪里,正通过监视系统看着教堂里的一举一动,既然他想要这样做,那她也不能辜负他。
她淡定的走出去,门外,莫家的人正在商议。
莫母看到程曳语,淡声说:“你先别急,阿霆只是去医院了,很快就会回来。”对于这个儿媳

Rank: 1

91UID
86641670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 
最后登录
1970-1-1 
妇,她不是很满意的,对于这个亲家,她也不是很满意的。
但是她儿子脸伤成那样,哪有正经家的千金小姐愿意嫁,所以和程家联姻她虽然不大满意,但是也没有反对,哪成想,到最后临近婚礼,竟然还换了新娘子。
这亲家作的一手好幺蛾子,难怪阿霆不来婚礼。
程曳语笑:“我不着急,但是误了吉时对谁都不好。既然我的丈夫身患疾病,不得不去医院治疗。但是婚礼又耽误不得,不如我们用公鸡代替西霆,来举行婚礼。”
“什么?!”
程曳语平静的语气仿佛一颗惊雷炸弹,让在场所有的人都愣了愣,用公鸡拜堂,亏新娘子想得出来。
莫母眉头狠狠一蹙,她刚要出声,人群里挤出来一个男人,帅气的伴郎意气风发,顾祁山举起手来,十分欢腾雀跃的说:“我我我!我作为伴郎义不容辞,我愿意抱着公鸡,抱着我表哥的替身帮他结婚!”
“……”这伴郎雀跃的态度……
宋晓月眼睛亮亮的盯着阳光帅气的伴郎,看来新郎家里也不都是混账。
“那就这么定了!”程曳语提着裙摆朝着教堂走去。
顾祁山朝着旁边的人:“五分钟内给我弄来一只公鸡,否则送你去非洲挖煤矿!”
他说完,那个人飞一样的跑了,不到五分钟,三分钟以后,一只公鸡赫然出现在所有人面前。
公鸡脖子上还系了一朵大红花,找公鸡的人自卖自夸:“附近农舍知道是结婚用的,还特地找了个长得帅的大公鸡,你看长得多像莫少……”后面,他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因为他发现所有人都在瞪他。
敢说公鸡像莫西霆,也不怕莫西霆拧了他的脑袋。
“好咯!可以举行婚礼了!”顾祁山一把抱过公鸡,公鸡哽噶的叫了一声,引得在场的人哄堂大笑。
“这简直就是闹剧!”莫母气呼呼的转身离开,她不管了,爱怎么样怎么样!
反正,她这个儿子,她一向管不了。
她刚才打电话去医院确认过,他根本就没去医院。说不定现在就在哪里看着这里,监视这里。
程曳语挺了挺脊背,看着程父伸出了手。
程父:“……”程父扶额,陈岚珊在程父耳边说:“千万别去,万一惹恼了莫西霆,就说是小孩子不懂事而已。你要是去了,怎么下台?没看见亲家母都走了吗?”
程父没动。
程曳语冷笑一声:“没种……”
宋晓月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她提起新娘的裙摆:“走啦!举行婚礼啦!”
顾祁山笑着说:“对对对!”他走一步公鸡叫一声,在公鸡的伴奏声中,在所有人膛目结舌的注视中,程曳语脊背挺直的走进了教堂,走到了神父面前。
神父愣愣的看着顾祁山手里的公鸡。
程曳语冷静的话语再度响起:“神父,请开始念誓词!”
“这……

Rank: 1

91UID
86641670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 
最后登录
1970-1-1 
”神父有些犹豫。
此时,教堂的后院,莫西霆的助理憋的脸通红,看着监视器里的画面,他整个人肩膀一颤一颤的。
但是他不敢笑,因为坐在监视器前面的男人,脸色已经黑到了极点,即使是隔着银制的面具,助理也能感觉到那种冰冷骇人的气场。

Rank: 1

91UID
86641670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 
最后登录
1970-1-1 
第7章 你愿意娶新娘为妻吗?
莫西霆盯着监视器的画面,看着顾祁山手里的公鸡和程曳语不屈的面容,他嘴角扬起一丝冰冷的弧度。
很好,这个女人……
教堂里。
“神父,请开始念誓词!”程曳语十分冷静的看着神父,又重复了一遍。
顾祁山抱着公鸡往前凑了凑,他一动,公鸡又叫了起来,他眉飞色舞的笑着:“神父,快点开始……”
神父抿了抿唇,叹息了一声,对着主祈祷。主,请原谅我主持这场荒唐的婚礼,见证这场孽缘的诞生。
神父看向顾祁山手里的公鸡:“……”
他叹息一声:“新郎,你愿意娶新娘为妻吗?”
顾祁山捏了捏公鸡的肚子,公鸡噶的叫了一声。
在场宾客哈哈大笑。
神父:“……”
神父:“肃静!”他看向顾祁山手中的公鸡,继续念誓词:“新郎,无论她将来是富有还是贫穷、或无论她将来身体健康或不适,你都愿意和她永远在一起吗?”
顾祁山继续捏了捏公鸡的肚子,公鸡噶的又叫了一声。
在场所有的人都在努力的憋笑,顾祁山补上了一句:“是的,它愿意。”
“哈哈哈……”不忍了。
在场所有的人又哄堂大笑起来。
神父无奈的转向程曳语。
神父:“新娘,你愿意嫁给新郎吗?”
程曳语瞄了公鸡一眼,很认真的说:“是的,我愿意。”
神父:“无论他将来是富有还是贫穷、或无论他将来身体健康或不适,你都愿意和他永远在一起吗?”
程曳语点点头,完成仪式的最后一句话:“是的,我愿意。”
神父:“好,我以圣灵、圣父、圣子的名义宣布:新郎新娘结为夫妻。现在,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
说完,神父一脸懵逼。
糟糕!职业习惯……
在场的所有宾客也是一脸懵逼,隐隐的又带着点期待。
新郎吻新娘?
怎么吻?
让公鸡上?
这一吻下去,新娘估计也跟真正的新郎官莫西霆一样毁容了。
正当现场陷入了一种沉默诡异的气氛,无法化解的时候,顾祁山将公鸡一扔,公鸡扑腾着翅膀,叫着飞开,他举起手,朝着新娘程曳语扑了过去:“我来!我来!这个我来代替效劳!”
他握住程曳语的肩膀,凑嘴上来。
程曳语一愣,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在顾祁山即将亲上她的嘴时,宋晓月上前一把拉开顾祁山。
程曳语倒吸一口冷气,僵直着脖子急忙躲开了。
现场一片哗然。
宋晓月气急,瞪着眼睛看着顾祁山怒骂出声:“你这个**,规矩一点。这可是你嫂子!”
顾祁山为人向来玩世不恭,他无所谓的摊开了手:“好!意思一下就行!礼成!仪式结束,都跟小爷走,去酒店吃饭喽!”
他吹了一声口哨往外走,突然想起那只

Rank: 1

91UID
86641670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 
最后登录
1970-1-1 
地下的公鸡,朝着它喊了一声:“表哥,我们走啦!”
那公鸡还真的答应,噶的叫了一声。
“……”在场往外走的宾客们,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今个算是开了眼了,莫家这场世纪婚礼,竟然活生生成了一出闹剧。不过,人群里那些莫家的其他人可就乐呵了,莫家一贯不和,如今莫西霆的婚礼出这么大的丑,他们还不幸灾乐祸?
此时,某处,某个监视器面前,某个男人却不同于教堂里笑成一团的人脸色那么好看,他的脸色已经黑到了极点。
“哗啦”一声,莫西霆一巴掌打飞了桌上的水杯。
助理汗津津的站在他背后,一声不敢吭。想笑也得憋着,这顾少爷也是的,平时玩得疯也就罢了,竟然在少爷的婚礼上也这么玩,真是不同寻常,不走寻常路,天生骨骼清奇。
婚礼在闹剧中结束,婚礼的酒宴程曳语没有去,没有新郎官,她怕自己会被灌酒,而且如此荒唐的婚礼,她真的没有兴趣继续去维持下去。
晚上九点,她疲惫的坐在床上,穿着婚纱,等待着新郎。
没有人回来。
五个小时以后的凌晨,端坐于床的程曳语闭了闭眼睛,看起来她的新郎官是不会回来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让她后悔吗?
新婚典礼不见人,新婚之夜不见影。
程曳语勾唇嘲弄的笑了笑,但愿他一直都不要回来!她还乐得清静。
收拾洗漱完毕以后,程曳语钻进被窝,上床睡觉。
夜半,门锁转动,程曳语却因为睡得晚睡得沉,丝毫没有察觉,直到被子被掀开,西服的质感刺到了她的真丝睡衣,程曳语才迷迷糊糊的醒来。
她睁开眼睛,看到身旁的男人正在扯领带脱衣服。
程曳语一个激灵坐起身来,她惊呼一声,打开了床头灯:“是你?”
莫西霆冷笑一声,银制的面具泛着幽寒的光芒,看得程曳语头皮发麻。
“我亲爱的新娘子,怎么不等老公,自己一个人就先上床睡觉了?”莫西霆一把跨坐在程曳语的身上,伸手撕开程曳语胸前的睡袍,程曳语尖叫一声,伸手攥住自己的衣襟,把敞开的睡袍合拢起来。
她挣扎起身,靠在床头,一脸惊悚的看着莫西霆:“莫西霆,你想干什么?你想对我做什么?”
“新婚洞房,你问我做什么?”莫西霆修长的手狠狠掐住程曳语的下巴,冷笑出声:“难道是白天看见了英俊的伴郎心猿意马,所以不想和自己的老公洞房了?和公鸡举行婚礼仪式,程曳语,亏你想的出来!”
“你以为我想吗?我那不是没有办法!”程曳语看着莫西霆颇为无语,她看到他的眼神更家幽冷起来。
程曳语咕噜了一下嗓子,话锋一转,转了个话题,转而关心起莫西霆的伤势来:“你脸上的伤好点了吗?医生怎么说?”
“你想知道?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