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46 | 浏览:940|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我的老公不是人 - 千流万溪

Rank: 2Rank: 2

91UID
82686805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105  
积分
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各位好,首次在91baby上发文,正文可以在书城里搜索到,希望大家能够喜欢我的文~


书名:《我的老公不是人》
我的老公不是人.jpg


文案:
在我21岁生日那天,老白把我扔给了一只千年鬼王,守了二十多年的清白,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喂了鬼。从此,我踏上了一条不归路。


驱鬼师,神女,统统找上了我,挖坟,斗婴灵,还要帮迷路的小鬼找妈妈,游走在各路牛鬼蛇神之间,过上了被鬼王大人吃干抹净,各种捏脸杀、摸头杀,壁咚床咚夜夜咚的凄惨日子。


“女人,你最好乖一点儿。”


我强颜欢笑:“得嘞,我的爷!”



内容标签:冥婚、情有独钟、破镜重圆、宠文、打脸
关键词:秦依楠、云骞






第1章 撞鬼
我叫秦依楠,一个孤儿,从小被一个糟老头拉扯长大,大学没读完就被糟老头带着到处混吃混喝了。
    对了,糟老头是我师父,教我画符,可是他从来不让我叫他师父,总是让我叫他老白,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知道老白是一个骗子,一个靠行骗为生的骗子。
    当然了,我也是,一个小骗子。
    身为一个小骗子,我倒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老白住在这座城市里最豪华的别墅区,从学校搬出来的那天,他大手一挥的跟我说:“这些破烂玩意儿还留着干嘛?走走走,跟我回去画符!”
    在室友看神经病一样的目光下,我离开了学校,搬到了老白的别墅里。
    我不知道老白做了些什么,反正总有一堆穿西装打领带的人,扎堆一样的找老白买符,拼了命的要给他送钱,有时候老白画不过来,就叫我跟着一块画,说是可以镇鬼压邪。
    至于有没有用?不知道,反正我没见过鬼,不然也不会从心底认定老白是个骗子。
    我撞鬼的那天,是一个特别的日子,我二十一岁的生日。
    老白亲手烧了一大桌子的菜,拎了两瓶二锅头,非要拉着我喝酒,说实话,我的那点酒量实在是不敢恭维。
    但是老白是啥人,那可是个凭着一张嘴能把人绕到天上去的主,虽然我已经在他的轰炸下存活了二十一年,但还是被他忽悠得,灌下去整整大半瓶的二锅头。
    “小楠啊,这都是你的命啊,别逃~逃不掉的。”
    这是我在失去意识之前,听到老白说的最后一句话,公鸭一样的嗓子,嗯,真难听!
    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我渐渐有了些意识,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四周一片漆黑,我以为是老白看我喝得多了,把我送到了房间里。
    嗓子干疼得厉害,我本来想着起来倒杯水喝,迷迷糊糊中,却觉得身体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压住了一样,特别不舒服。
    于是,我这个半吊子的画符师,撞鬼了。
    一双冰凉的手抓住了我的脚踝,本来我还以为是老白在跟我开玩笑,但是转念想想,老白虽然是个骗子,但却是个有职业操守的骗子,不至于这么没底线。
    再然后我就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权,想动?想大喊大叫?别闹了……
    虽然动不了,也发不出任何声音,但是我的身体却比任何时候都要敏感,半截湿漉漉的舌头开始在我的小腿上游走,然后是大腿,传来一阵阵的酥麻。
    好在,到关键时刻时,那舌头像是突然消失了一样,我躺在床上不敢动弹,可是躺了好久也没有任何动静。

Rank: 2Rank: 2

91UID
82686805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105  
积分
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尝试着动了动手指,咦?能动了?房里也不再那么漆黑,窗外洒进来了一丝月光,虽然微弱到可以忽略不计,但是也勉强能让我看清,这里的确是我的房间。
    “呼……”
    我下意识的舒了一口气,可是双唇才刚刚张开,一条冰冷的舌头突然滑到了我的嘴里。
    什么玩意儿?
    我整个人都愣在了床上,一阵细密的凉意瞬间从脚底蔓延到了眉心,冷得我打了个激灵。
    那冰凉潮湿的舌头开始舔舐我的脖子,其实……还挺舒服的,但是恐惧的情绪依旧坚定的占据着我身上的每一个细胞。
    “你~你是谁……想干~干嘛……”
    我本想看清这是个什么鬼物,但是不管我再怎么努力去看,面前都是什么东西都没有,也就是说,除了触感之外,我根本看不到那个东西。
    尽管如此,我还是咬着牙说出了这句话,声音颤抖得都不像是从我嘴里说出来的。
    老白告诉过我,鬼物虽然偏激,但却并非不能沟通。
    我秦依楠自认没有得罪过人,更没有得罪过鬼,最多就是帮老白画两张符骗点钱花,除此之外,真是什么亏心事都没有做过,这鬼也真是的,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
    不知道等了多久,反正那鬼物根本没有理会我,更别说给我回话了。
    反而是我的身体,竟然慢慢有了感觉,察觉到这件事的时候,我简直想找个地缝钻下去,真是没脸见人了。
    秦依楠,你在撞鬼啊!能不能专业一点,有个撞鬼该有的样子!
    “呵~”
    我正在心里对自己咆哮的时候,耳边突然想起了一声轻笑,男声,很好听,超级好听,跟老白那公鸭嗓比起来更是天差地别,但是这么好听的声音,却将我吓出了一身冷汗。
    突然,一阵撕裂般的剧痛,从某个不可描述的地方传来。
    那一个瞬间,我感觉自己被人生生撕成了两半,痛得一阵阵的发晕,眼睛里全是泪花,止都止不住。
    “女人,你要乖。”

Rank: 2Rank: 2

91UID
82686805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105  
积分
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2章 喂了鬼了
耳边的声音极尽魅惑,但是我现在痛得只想骂娘,那鬼物似乎是有些不满我的反应,惩罚似的狠狠一动,让我忍不住惊呼出声:“不~别这样……唔~”
    现在虽然能动,但是我已经失去了全部力气,无力的瘫软在床上,在疼痛和另一种不可描述的感觉中,不断的挣扎徘徊。
    “记住,我叫云骞,是你的夫。”
    这是那个叫云骞的鬼物在我耳边说的最后一句话,所以我守了二十一年的清白,就这么喂鬼了。
    “砰……”
    “啊……”
    第一声,是我的头撞到了悬挂在床头的台灯上,第二声,是我的喊声。
    揉了揉脑袋,我目光涣散的扫视着这件屋子,暖洋洋的阳光从窗外洒了进来,很舒服,舒服得让我想再睡一会。
    可是下一刻,全身的酸痛像潮水一样席卷着我的神经,痛得我呲牙咧嘴,昨天晚上那个到底是个什么鬼玩意儿,也太……折腾人了!
    好吧,想了半天,我竟然也没勇气骂那鬼物一句,万一那鬼物生气了,结果又来找我一次,那我不是太亏了!
    好不容易忍着酸痛下了床,又站在床边盯着床单上的落红发了好一会愣,我回了回神,准备找老白问问这是怎么回事。
    只是比较奇怪,对于被一只鬼给睡了这件事情,我没有一丝反感,反而觉得理所当然。
    “老白,起来啦,老白?”
    我砰砰砰的敲着老白的房门,手都拍红了也没等到老白给我开门,干脆直接伸手拧锁。
    虽然我和老白都住在这别墅里,可是他的房间一直都上着锁,从来都不让我进,但是今天,居然一拧门锁,门就这么开了。
    手握着门锁愣了一会,门打开了,我反而有点犹豫,老白不让我进他的房间,肯定有他的原因,要是我就这么冒冒失失的进去了,会不会不太好……
    然后我就亲自体会了一把,什么叫做不作死就不会死。
    如果有一天我死了,肯定是自己把自己作死的,对于这一点,从现在开始,我深信不疑。
    “小楠啊,你可一定要和云骞好好过日子,我的那点家伙把式全都给你留下了,就在我床边那口大箱子里,要用啥随便用,银行卡在客厅的桌上……对了,画张明眼符烧了喝下就能看到云骞了,早点生个大胖小子啊,拜拜!”
    “死老白!你给老娘滚回来!”
    我将手里的信纸揉成了一团,恶狠狠的丢到了墙角,原来老白是故意把我灌醉,怪不得明知道我酒量不好,还一个劲儿的灌,原来是早有预谋!
    只是这个云骞,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Rank: 2Rank: 2

91UID
82686805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105  
积分
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儿?
    经过了一开始的愤怒,好吧,其实是发泄,怎么说都是被老白坑了一把,心里肯定不会舒服,但是要说生气,我还真的没什么好生气的。
    想了想,我还是走到了墙角,把那张被我蹂躏得不成样子的信纸又看了一遍,老白啰啰嗦嗦了一大堆,就是有用的东西没写几句,废话倒是不少。
    只是我感觉得出来,这字里行间都透露着一个意思,这是我的命,老白让我不要躲,因为躲也是躲不掉的。
    命?我撇了撇嘴,一个孤儿,连自己什么时候出生的都不知道,哪来的什么命中注定,我的生日,是老白捡到我的那天,并不是我出生日期,当然,这些都是老白告诉我的。
    至于老白人去哪里了,当然是跑去躲了!
    对于老白这种明哲保身的行为,我表示深深的不耻,但是这并不妨碍我去翻他留给我的大箱子。
    这口大箱子是我从小到大最感兴趣的东西,里面全是老白用来赚钱的宝贝,里面有朱砂、黄纸等等,这些画符用的东西,最主要的,是三本书!
    符咒录、奇门遁甲还有一本天罡决!
    我拿上三本书走到了客厅,看到了老白留下的银行卡,密码是我的生日,这个不用老白告诉我,因为所有需要用到密码的地方,他用的都是我的生日。
    打电话查了查,好家伙,老白竟然给我留了整整八十万,得,八十万加上这别墅,我倒是真得和那鬼物过日子了。
    当然,这一切都建立在我平安无事的前提下。
    我十一二岁的时候,老白常跟我玩文字解密游戏,我和他之间,有一种独特的写信方式,第二次拿起那张信纸时,我下意识的就破解了那封信,却只解出来了四个字。
    小心!保命!
    “娘子,还不想与为夫相见不成?”
    正当我在努力思考老白留下的四个字时,明显感觉到,一只冰凉的手臂从我身后绕了过来,娴熟的往我衣服里面钻,我的身体瞬间紧绷,手中的银行卡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Rank: 2Rank: 2

91UID
82686805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105  
积分
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3章 被吓总比被睡强
鬼就是鬼,果真是阴魂不散,我艰难的咽了口唾沫,勉强自己扯出了一个笑脸:“那什么,鬼大哥,咱们有话好商量……”
    话还没说完,我的笑容已经僵在了脸上,那死鬼竟然解开了我内衣的扣子!
    “嗯,继续说。不过我叫云骞,不叫鬼大哥,若是再叫错……”
    耳边的声音话只说了一半,可我的耳垂处却传来了一阵酥麻,想起了昨夜的大战,我浑身一颤连忙说道:“云骞!我想看看你,就现在!”
    果然,话音一落,身上再没有任何的异样传来,我紧紧的抿住双唇,连忙将身上的内衣扣子扣好,翻出了黄纸、毛笔和朱砂。
    老白以画符为生,这些东西,别墅里可以说是到处都有,可是我举着笔,却迟迟无法下手。
    开玩笑,那可是个鬼啊!虽然声音很好听,但是那并不代表那死鬼形象就一定会好看,万一再是个青面獠牙的,或者再是个开膛破肚的……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打了个冷颤,看不见的时候还可以忍忍,这要是看见了,以后的日子可咋过呀。
    “需要,我帮你吗。”
    “不~不需要……”我结结巴巴的应了云骞的话,不应不行啊,他的声音一出,屋子里的温度瞬间下降,变得鬼气森森。
    我紧紧的握住了手中的笔,心一横,管他的,被吓总比被睡强:“丹石镇凶魔,灵符三界通行急急如律令!”
    掐了个老白教我的月君决,手腕快速转动,一气呵成的勾勒出了一张明眼符。
    慢慢的放下的手中的笔,又慢慢的拿起了桌上的明眼符,不是我在开玩笑,真的是要多慢有多慢,要不是知道那只叫云骞的鬼正在盯着我,那我真是恨不得再慢一点。
    可是我这故意拖延时间的举动,明显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因为在我拿起明眼符的瞬间,一杯清水已经摆在了我的面前。
    无奈,我只好掐着决,两指之间腾的一声冒出了一朵小小的火苗,把明眼符一烧,和着水全喝进了肚子里。
    其实并不需要喝这么多,喝一杯跟喝一口的效果也没有什么不同,但是我很生气,一生气就咕噜咕噜的喝个不停,像是在喝老白的血一样。
    没办法,老白不在,我只能各种歪歪,以解我心头只恨!
    “喝这么多,好喝吗?”
    “不好喝!”我硬生生的怼了回去,反正已经这样了,这时候反而不觉得那个叫云骞的鬼有多可怕。
    嗯?鬼呢?我眨着眼睛看了半天,根本没看到面前有什么鬼啊?
    “身后。”
    “……”
    我无奈的翻了个

Rank: 2Rank: 2

91UID
82686805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105  
积分
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白眼,暗骂自己蠢,鬼不是一般都出现在人的身后吗,身为一个画符师,竟然连这点常识都没有。
    我一转身,原本以为会看到一张乱七八糟的鬼脸,但是这张脸,竟然棱角分明,面若冠玉?
    “你好,我单身!”
    话一出口,我简直恨不得咬掉自己的**,面前的这东西可是一只鬼,然而我居然想要泡他?
    云骞很认真的看着我,然后用很严肃的语气说了一句:“你不是单身,你有夫君。”云骞这话说得我老脸一红,差点忘记了我已经被这只鬼睡过了这件事情。
    “咳……”我轻轻的咳了两声,把我那点原本就没剩下多少的理智给找了回来:“那个,云~云骞是吧?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按照老白的说法,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缠人的鬼,肯定是有目的的,不是报仇报恩,那就是有所求,我自然而然的把云骞归为了第二类。
    云骞身上穿着的衣服,一看就是从古代来的,原本我还打算把他给收服了,但是他身上浓烈的鬼气让我打消了这个念头。
    开玩笑,这么重的鬼气,没有个几百上千年,根本就不可能凝结得出来好吗?
    虽然我一直觉得老白是个大骗子,但是为了以后能和他一起骗人,所以老白屋里的书和他跟我讲过的一些东西,我可是记得很牢的!
    “有。”
    云骞直直的看着我,看得我心里发慌,但是一听到他说的话,我反而松了口气,既然有所求,那就好办得多了,可是云骞的下一句话,让我差点没忍住,喷他一脸血。
    “我没有地方去,要住在这里,老白说了,房子是他的,随便住。”
    云骞说话的语气越来越温柔,一双眼睛看起来笑眯眯的,要不是若隐若现的鬼影提醒着我他是个鬼,我可能就要主动上去投怀送抱了。
    他是笑了,但是一股凉气却从脚底一直窜到了我的脑门儿上,住在这里?有没有搞错,我脸上的表情几乎僵硬,半天才说了一句:“开什么玩笑,活人怎么能和死人住在一起……”

Rank: 2Rank: 2

91UID
82686805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105  
积分
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4章 恶鬼袭击
死人不是应该住在坟墓里吗?
    当然,后面一句我没有胆量说出口,只敢在心里默默吐槽,云骞的鬼气太重,我完全不是他对手。
    “为什么不能?”
    云骞勾起了嘴角,好看得让我想犯花痴,但是我还是忍住了,偏过头去看花瓶,看挂钟,看桌子,反正就是不看他。
    “你是阴魂天阴人,你这样的魂格,就能跟活人住在一起了吗?”
    我顿时如遭雷击,云骞口中的阴魂天阴人我自然知道,要不是因为这该死的魂格,我也不会克死我的亲生父母,流落街头以后被老白捡走。
    这也是我从学校的宿舍搬出来的真正原因,活人跟我在一起待久了,一开始就会大病小病不断,然后就开始倒霉。
    从小到大我都没有住过校,所以也根本不相信这种说法,直到大学,老白坳不过我,让我住了校,随着我那几个可怜的室友接二连三的生病受伤,我才真正认命。
    我涨红了脸吼了一句:“你别胡说八道!”那一刻,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来的勇气。
    云骞原本笑呵呵的表情突然沉了下来,我心里一抖,开始对刚才说出去的那句话感到后悔,刚想开口道歉,却突然被云骞抱在了怀里。
    “不知死活的东西,滚!”
    云骞说话的声音不大,但是那种诡异尖锐的声音,却震得我耳膜生疼,下意识的想要离他远一点,可是刚刚将他推开,一张惨白的脸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虽然云骞以最快的速度捂住了我的眼睛,但是我还是将面前的那东西看了个清清楚楚。
    那是一个一身红衣的女鬼,苍白得毫无生气的脸上挂着两道血泪,一双只有眼白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
    我当时已经吓懵了,根本不知道云骞是怎么把那个女鬼赶走的,只知道相比起来,云骞这张脸,实在是太特么可爱了!
    “那是个啥玩意儿啊?这大白天的,现在的鬼都这么嚣张吗?”
    我说话的声音都在抖,这些鬼简直打破了我的认知,什么鬼怕阳气,不敢在白天出现,什么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狗屁!
    云骞哭笑不得的看着我:“这里是阴宅,你又是天阴人,刚才那个又是个恶鬼,自然可以在白天出现。”
    阴宅?我目瞪口呆的看着云骞,却见他非常认真的点了点头。
    “老白居然让我住阴宅?他想害死我啊!”
    阴宅是个什么东西?在方圆百里内阴气最重的地方修建的建筑物,就叫做阴宅,一般这种地方都会建个寺庙啥的,以镇阴气。
    这种地方,连坟墓都不能修,要是建

Rank: 2Rank: 2

91UID
82686805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105  
积分
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了坟墓,那里面的死人就无法转世轮回,而变成一只厉鬼!
    这种厉鬼可不是刚才的那种恶鬼能比的,一只厉鬼可以**七八只恶鬼!
    但是不知道哪个无良的开发商,居然还在这种地方建了别墅区,更可恶的是,老白居然还把这破屋子给买了下来,还让我住!
    “你别生气”,云骞说话的语气格外温柔,一下又一下的梳理着我乱蓬蓬的短发:“这地方可是老白特意为我们挑选的婚房,你是天阴人,我是鬼,住在这里最合适不过了。”
    合适,合适你个大头鬼……
    我泄了气一样的瘫在了沙发上:“可是以前住在这里,怎么从来没有见过那些东西?”
    “有老白在,你哪能看得见。”
    “连老白都能镇得住那些鬼,但是你好像不行哦~真是白瞎了这身鬼气。”我嘟囔着说着话,然后就感觉到身边阴风测测。
    感觉到云骞没再给我理头发,我好奇的抬起了头,却发现这厮阴沉着脸,直勾勾的盯着我,咬牙切齿的说道:“我行不行,你不是应该最清楚吗。”
    下一刻,我身子一凉,身上的衣服不知道怎么的就变成了一地碎布,云骞单膝跪在沙发上,死死的把我压着。
    “看来娘子对昨晚的记忆,不够深刻。”
    “没有没有,我不是那个意思,云骞你听我……呜呜~”话还没说完,口中已经被云骞的**堵得不留一丝缝隙,憋得我连呼吸都有些困难。
    但是这厮的吻技,倒是真的不错。
    还不等云骞有下一步动作,一道欢快的笛声响起,我趁机推开了云骞,气喘吁吁的说了一句:“手机!我手机响了!”
    “跟我有什么关系。”
    看到云骞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我选择了认命,虽然云骞是个鬼,但是我就是这么贪图他的**,挡都挡不住!
    在手机锲而不舍的响了四遍之后,云骞一拳捶在我耳朵边的沙发上,吓得我全身一抖,然后手机就被扔到了我的身上。

Rank: 2Rank: 2

91UID
82686805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105  
积分
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5章 鬼牙
“快接,吵。”
    我捧着手机盯着云骞的侧脸看了半天,身为一个鬼,为什么帅得这么没天理,直到他回头瞪了我一眼,我才反应过来,电话的声音吵到他了。
    还夫君呢,说好的温柔体贴都是在放屁吗?!
    “喂!谁啊!”被鬼吓又被云骞瞪,所以我的心情非常的不美丽,接电话的语气当然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可是电话那头的人一句话,却让我瞬间安静了下来。
    “想要鬼牙吗?我在老地方等你。”
    “嘟嘟嘟嘟……”
    对方根本没等我多说一句话就把电话挂了,但是我清楚的知道对方是谁,言霜儿,一个大美女,也是我的死对头。
    而她在电话里说的鬼牙,是唯一一个能让我继续活下去的东西。
    云骞可能是察觉到我的情绪变化,也不再瞪我了,皱着眉轻声问了一句:“怎么了,谁的电话?”
    我摇了摇头,跑回房间了换了件衣服,刚才身上的衣服已经被云骞给撕得不成样子了,然后拿着手机就急匆匆的跑到了门外,当然,走之前我并没有忘记拿上那张掉在地上的银行卡。
    那鬼牙,可不便宜。
    “我出去一下,你好好在家待着。”刚说完话我就关上了门,根本没有注意到门后面云骞幽怨的眼神。
    言霜儿说的老地方是一家咖啡厅,以前我和她是高中同学,但是大家都说她是怪物,会让人倒霉,所有人都孤立她,只有我跟她待在一起。
    那是因为我很清楚,她不是怪物,我才是。
    而那家咖啡厅,就是那时候我和她常去的地方。
    走进咖啡厅,我一眼就看到了坐在角落的言霜儿,不是我对她有多么记忆深刻,而是她就是那种走到哪里都会引人瞩目的女孩儿。
    说起来,我们已经有两年多没有见过面了。
    犹豫了半天,我胡乱抓了一下头顶的短发,为了鬼牙,这一面也肯定是要见的,好不容易磨蹭到了言霜儿的面前,却忍不住脸红了起来,都是女人,怎么差别就那么大呢!
    “你终于来了,坐吧。”
    言霜儿看着我的眼神有点怪异,但是我没有多想,全部的心思都放在了她那张精致的脸上,跟她比起来,我的长相,只能算得上是清秀。
    从这一点看来,云骞选择睡我,实在是亏大了。
    言霜儿见我一直看着她,轻咳了两声,脸上有点尴尬,柔声说了一句:“依楠,你不会还在怪我吧?那事儿,都已经过去两年了。”
    我默默了翻了个白眼,那件事,指的就是我的前男友,只因多看了言霜儿一眼,对,就是

Rank: 2Rank: 2

91UID
82686805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105  
积分
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因为那一眼,死活都要跟我分手,跑去追言霜儿。
    虽然言霜儿也并没有和那个渣男在一起,但是一想到这件事,我还是很生气,所以两年多以来我都没有跟她见过面,要不是因为鬼牙,恐怕这一次,我也不会来。
    “别说废话了,我要鬼牙。”
    见我一上来就开门见山,言霜儿明显愣了一下,随后无所谓的笑了笑,从包里拿出了一个小木盒放在了我的面前:“十颗,一颗十万。”
    “十万一颗!你敲诈啊!”我一下子就从凳子上蹦了起来,直到周围的人投来不满的目光,这才一边点头道歉一边坐了下来。
    可这并不代表我就认了这鬼牙的价格,气呼呼的对言霜儿说道:“你怎么不去抢啊,十万,你怎么不说一百万一颗呢。”
    “秦依楠”,言霜儿表情严肃的叫了我一声:“老白从来没有告诉过你鬼牙的价格吗,以前都是十二万一颗,要不是这次一下子出了二十颗,你以为会这么便宜卖给你吗?”
    我被言霜儿说得哑口无言,因为我真的不知道鬼牙的价格,以前的鬼牙都是老白直接给我卖的,从来没有跟我提过钱的事情。
    言霜儿的妈妈就是卖鬼牙的,所以她才会被人当成怪物,现在她也变成卖鬼牙的了,至于鬼牙是什么,是怎么来的,没有人知道,但是这东西却是天阴人的必须品。
    没有鬼牙续命,我就会死,当然,这世上也不止我一个天阴人。
    我摸了摸兜里的银行卡,这可是老白留给我的全部家当了,最后我还是咬着牙说了一句:“能不能便宜点儿?五万一颗怎么样?”
    “不要就算了。”言霜儿一下就把我面前的盒子拿了回去,起身就要离开,但是却被我一把抓住。
    “十颗八十万,成就成,不成就算了!”
    言霜儿目光复杂的看了我一眼,轻轻的点了点头,那副表情,要多勉强就有多勉强。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