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48 | 浏览:1045|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依恋莫晚时》 - 陶陶---91baby书城原创首发正版作品 ...

Rank: 1

91UID
99874875  
精华
帖子
21 
财富
110  
积分
2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各位好,我是陶陶,第一次在91baby上写文
正文大家可以直接在书城里搜索查看
希望能得到大家的支持和鼓励~


书名:《依恋莫晚时》
作者:陶陶
依恋莫晚时.jpg




文案:
遇见你,是我的幸运。
伤害你,是我的不幸。
这一生,我的幸和不幸,都和你有关。
只愿,依恋莫晚时。



关键词:边莫寒、苏晚依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甜宠、日久生情、久别重逢







001 一晚贪恋
夜凉如水。
    “砰!”
    房门传来一声巨响,苏晚依仓皇失措地开门。拉开门的瞬间,混杂着酒气和香水的味道迎面扑来,边莫寒倒在她的怀里,亲昵地喊着另一个名字:“梦梦……”
    清秀的柳叶眉微微一拧,苏晚依苦涩一笑,低头用力抱住了边莫寒:“边莫寒,醒醒。”
    “梦梦,别走,不要离开我——”边莫寒忽而反手把苏晚依抱在怀里,他的央求声像是绞杀的藤蔓,一声一声,死死勒紧苏晚依的神经。
    “我不是——边莫寒,我……唔——”
    边莫寒的唇带着薄荷香的烟草味,分外柔软,苏晚依心神一颤……原来就算被当成了替身,她也如此渴望着边莫寒!结婚三年了,他从来没有亲近过她,他和她之间的死结,从来都没有随着时间稍微缓释,如果今天,她能得到他……
    会不会不一样?
    “梦梦,我爱你,给我好不好,梦梦……”边莫寒的吻落在苏晚依的脖颈,慢慢地变成了轻咬吮吸。
    温馨的灯光笼罩着苏晚依的身子,她微微颤抖着,突兀地问了一句:“边莫寒,你爱我吗?”
    “爱!”边莫寒不假思索地回答,酒气弥散,他轻轻抚摸着苏晚依的脸,像对待最珍爱的宝物一样,“梦梦,我怎么可能不爱你!”
    最温情的话语,变成了最犀利的毒箭,刺破了苏晚依编制的最后一点梦。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边莫寒的脸,失望期盼紧张又不安……种种情绪交杂着,她已经不愿意再去纠结他爱的是谁!
    她爱他就够了!
    就这样一晚,能够得到边莫寒就够了!
    暗恋两年,结婚三年,她就像等待宠幸的冷宫妃子,永远盼不到边莫寒的一眼垂青……他早已成了她的执念,如果,可以拥抱到你,就算是替身又如何呢,如果,能够亲近你一次,还需要在乎什么呢?
    “边莫寒,要我……”这种话,相识五年,苏晚依是从未如此放荡地说出口的。她攀住边莫寒的脖子,那张让她魂牵梦萦的脸倏地放大,她主动吻上边莫寒的唇,女人的热情激荡如火,醉意朦胧的边莫寒也陷入了这场疯狂的情爱之中。
    “边莫寒,我爱你……”苏晚依仰着头喊道,“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边莫寒……边莫寒!”
    嗓子早已沙哑,苏晚依如飞蛾扑火,像是要用尽所有的气力,将热情燃烧,彻底放纵自己的魂灵!
    月光从窗外透进来,苏晚依没有睡,她拥着熟睡的边莫寒,听着身旁平稳的呼吸声,她不肯睡去,更是不舍得睡去。
    她看着边莫寒精硕性感的身体,苦笑一声

Rank: 1

91UID
99874875  
精华
帖子
21 
财富
110  
积分
2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若非今日边莫寒酒醉至此,她苏晚依恐怕终其一生,都得不到他。
    “梦……就此了了吧,边莫寒,我想送你一份礼物,你会收吗?”苏晚依渐渐倦了,这是她睡得最幸福的一个夜晚,能够抱着她爱的男人,一起进入梦乡。
    “啊——”
    苏晚依是被一股大力从床上扯起来的。暖黄色的灯光衬得屋子分外温馨,只不过,这一切只能反衬出苏晚依如同噩梦一般的处境。
    “苏晚依,没想到你的心机这么重!”男人一把扼住苏晚依的喉咙,满脸戾气,眼中是满满的恨意和寒霜!
    “边莫……边莫寒,你放……开,我。”苏晚依拍打着边莫寒强有力量的手,她眼中满是不解,难道她活该承受这样的恨意,活该承受这么多年的冷酷折磨吗?
    凭什么,凭什么会这样?
    “你,放开!”因为缺氧,苏晚依的嘴唇开始发紫,她股起劲,咬紧牙关,用尽最后一点力气狠命挣开了边莫寒,她的脖子也被拧出几道血痕。

Rank: 1

91UID
99874875  
精华
帖子
21 
财富
110  
积分
2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002 我们离婚
“你又想耍什么手段?”边莫寒的眼中满是厌恶,“苏晚依,你已经得到了边夫人这个位置,还想爬上我的床?”
    边莫寒嗤笑一声,瞥了一眼床上干涸的血液,神色厌恶地扯了一张面巾纸。他反复擦拭着手,好像碰了什么让人极其恶心的东西一样:“这处女血,弄得挺逼真的。不过,不管是真是假,你都别妄想我会多看你一眼!”
    “呵……哈……”苏晚依呼吸着新鲜空气,她一双美目尽显疲累,没有气力像往常一样解释……或许,她也明白了解释根本没有用。一个人不相信你,就算你把心掏出来他都不肯相信,更何况昨晚,她的确是动了私心。
    原来爱一个人,也能成为原罪。
    “边莫寒……”苏晚依好不容易调匀了呼吸,她蓦地抬头,终于最后一次突兀的问道,“你爱过我吗,哪怕是一点点?一瞬间的那种,也算!”
    这是她卑微的期待,更是垂死的挣扎!她迫切地想要知道答案!
    会不会有那么一丝幸运,会不会有那么一个瞬间,他也是喜欢自己的?
    五年这么久的时间,总会有那一刻,他能够属于自己吧?
    那个答案……
    “苏晚依,你做戏做糊涂了?还是做梦没有醒过来?”边莫寒怒极反笑,语气带着讥诮又阴凉,“三年前,你威胁我,害死梦梦抢来了这一纸婚姻,现在竟然还妄想得到我的爱吗?你未免太高估自己了?我都来不及恨你,你还敢问我爱不爱你!”
    那一声深入心底的怨恨让苏晚依脊背发凉!苏晚依用力压住心口,脸色苍白……她到底为什么要抱着这样的希望去问他,还不够自取辱吗?
    “边莫寒,是不是不管怎么样,你都不相信许梦的死跟我没有关系?”苏晚依一字一句地,说得分外艰难,喉咙像是卡了一根尖锐的鱼刺,每说出一个字,都刺痛得她浑身不断的战栗。
    “我没有让你付出代价,已经足够仁慈。如果不是你的命还能救我妹妹的话,我一定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一句话,瞬间让苏晚依犹如落在冰窖之中,她脸色煞白。边莫寒眼中透出明晃晃的厌憎,是她无论如何都承受不起的!
    “呵呵呵,原来如此。”苏晚依垂下眼眸,又猛地仰头大笑,那双美目忽而在此时亮如皓月。她对住边莫寒的双眼:“原来我在你心里是这般模样,我懂了!”
    边莫寒怔住了。
    这双眸子,他从未正眼看过,此时此刻,却像突然活泛的泉眼一般,让他有瞬间失神。
    苏晚依其实生得绝美,只是这段没有宠爱的婚姻让她变得狼狈不堪。

Rank: 1

91UID
99874875  
精华
帖子
21 
财富
110  
积分
2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五年的低声下气,五年的隐忍退让,让这双眸子蒙了尘。仿佛就在这一瞬间,苏晚依下定了决心放弃的这一瞬间,她才重新燃起了属于自己的光彩。
    面前是她苏晚依爱了整整五年的男人,这份爱,早已融入她的骨血之中。
    可就在上一刻,这份爱就在被人毫不留情地践踏着。
    偏偏在所有人眼中,这婚姻是她耍手段求来的骗来的,所以她没有资格抱怨,没有资格辩驳,没有资格在她的婚姻里光明正大!
    “边莫寒,我们离婚吧。”苏晚依深吸一口气,她从来不敢说“离婚”两个字,哪怕勉强维持着貌合神离的现状,她也乐得骗自己。可是如今,她再也骗不了自己了,边莫寒,是她永远都得不到的男人。
    他就像千年寒冰,永远都捂不热,化不了。
    边莫寒忽而顿住了,他看着苏晚依的双眼,变得明丽却又毫无挂念,他突然讨厌极了她这种无所谓的样子。
    “离婚,你凭什么?”
    “我放你自由,也放我自己自由,你妹妹需要手术,需要骨髓,随时来取就是。”苏晚依笑得依旧灿烂,“这样不好吗?”
    “如你所愿!”
    边莫寒冷笑,迅速套上衣服,重重甩上房门离开。就算仅仅只是洗漱,他也不愿在苏晚依的房间里多停留一分。

Rank: 1

91UID
99874875  
精华
帖子
21 
财富
110  
积分
2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003 跳楼身亡
次日上午,边莫寒刚开完公司的晨会,秘书就送来一个档案袋:“边总,这是苏小姐刚派人送来的。”
    边莫寒拆开牛皮纸袋,“离婚协议”四个大字赫然跃入眼帘。
    “啪!”离婚协议书被狠狠地摔在办公桌上。
    一股莫名的怒火猛然充斥在边莫寒的胸腔里,从昨晚开始,苏晚依的种种行为就让他非常不爽!
    离婚,凭什么是她来提?
    她要结就结,要离就离,把他边莫寒置于何地?
    薄如蝉翼的离婚协议书上,苏晚依已经签好了名字。把协议书寄过去之前,她一早就联系好了搬家公司和律师,不到三个小时,她就完全抹去了自己在边家的痕迹。漫漫五年长路,她终于要回到自己的家里,这里,才是她苏晚依的归宿。
    可是不知怎么的,快到家的时候,苏晚依就有些心神不宁。到了院内,她刚关上车门,就听到“砰”地一声闷响,她顿时呼吸一滞,赶忙往家里跑。快到门口的时候,苏晚依脚步蓦地停了,她浑身像是被冻僵了一般,难再挪动分毫。
    在她面前躺着的,是父亲苏震的身体。
    老人破败地摔在柏油路面上,暗红的鲜血缓缓流了出来……这一幕像梦魇一样掐住了苏晚依的呼吸!她的双眼睁得老大,眼泪如洪水一般,决堤而下!
    焦灼的夏日里,红色的血液分外刺目!苏晚依扑倒在父亲身边,眼前都是血,哪里都是血!她的爸爸,生她养她二十多年的爸爸,浑身上下都是血!
    “爸,爸——”苏晚依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嚎叫,她双眼一黑,当场昏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当苏晚依再次睁开眼时,眼前已是惨白的天花板。浓郁的医用酒精的味道让她的神志慢慢清醒,她慌忙坐起,四顾呼喊着:“爸……爸!”
    如果可以,是不是这只是一个梦?
    或许,这只是她做的一个噩梦而已!一定是,一定是因为身体不舒服,所以产生了幻觉吧!
    苏晚依一遍一遍地给自己洗脑着,病房的门忽然开了,家里的管事韩叔步履蹒跚地走了进来。苏晚依来不及思考别的,她冲下床,用力抓住韩叔的手,这是她的救命稻草啊!
    “韩叔,我爸,我爸,他怎么样了?刚刚是我的幻觉,对不对!”苏晚依的手在抖,从她出生起,就只有父亲拉扯她长大……妈妈因她难产而死,苏震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
    爸爸,就是她唯一的家……
    苏晚依喉咙发紧,她突然好后悔!她作为女儿成人五年,却从未在父亲身边尽孝!这五年来,她全部身心都耗费在了边莫寒那

Rank: 1

91UID
99874875  
精华
帖子
21 
财富
110  
积分
2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
    可爸爸的异常,爸爸为什么会走这一步丝路,她从来都没有察觉过。
    五年,她苏晚依了解透了边莫寒所有的喜好。可是,她和爸爸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却连爸爸常吸的烟,常喝的茶都叫不上名字!
    “依依……”管家韩叔同是苏晚依的长辈,这么些年看着她长大,早已视如己出。他苍老的脸上满是悲恸,他声音发颤着,浑身就连想要安慰苏晚依的气力都不曾再有,“你爸爸他,从那么高的楼层摔下来……依依,你要振作。医生已经确认,苏总脑死亡。”
    苏晚依眼前霎时模糊不清!
    “依依……”
    苏晚依只看到韩叔的嘴巴张合着,似乎还在说些什么话,可她脑子里一直嗡嗡作响,她听不见声音,视线也渐渐模糊……
    她趔趔趄趄地走到爸爸的病床前,眼泪早已挂满了脸,一句一句地喊着:“爸,爸……”
    她想跟爸爸说好多事情,想告诉爸爸自己终于决心离婚,想告诉爸爸自己终于可以明白什么是舍弃!可是为什么,爸爸你会用这样极端的方式,来教会我真正的成长?
    苏震紧闭着双眼,就这样静静地躺在苏晚依跟前。苏晚依用力地搓着爸爸的手,可是怎么都换不回来他的一丝温度。
    亲人如今近在眼前,却是永远的天人之隔!
    苏晚依跪在冰冷的地砖上,她恨不能给自己两耳光!如果自己早点回来,是不是就能阻止这一切的发生?如果自己早一点做决断,是不是就可以和爸爸安安稳稳地生活?
    这世界再也不会有人爱她了,再也不会了!
    唯一一个爱着她,保护着她,无怨无悔地珍惜着她的人,已经惨绝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夕阳西下,太阳的最后一点余温散去,无边无尽的黑暗像席卷的潮水一样把苏晚依拖到深渊,直到万劫不复!

Rank: 1

91UID
99874875  
精华
帖子
21 
财富
110  
积分
2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004 你别后悔
苏晚依彻底没了音讯。
    公司里的边莫寒翻看着离婚协议书,忽然,他眼中闪过一丝诧异,没想到里面加上了一条:无条件救助边莫寒的妹妹。
    无条件?呵呵,这是新的花招吗?
    边莫寒冷笑一声,虽有狐疑,但是在法律上,这份协议确实没有任何猫腻。他微微勾唇,吐出一口浊气,拿了派克笔,飞快的地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下了“边莫寒”三个大字!
    回到住所,他舒爽地靠在沙发上,果真那个女人带走了所有属于她的东西!边莫寒深吸一口气,顿时觉得空气都清新了很多倍!他的夜生活也因为没了束缚,瞬间放肆了不少。
    “恭喜边总重获自由啊!”
    夜总会一聚,好友沈晨不阴不阳地和边莫寒碰了一杯,“你们就这么离了么?”
    “离婚协议书还在我车上。”边莫寒冷笑一声,“你要好好检查一下吗?”
    “你还真是,冷血冷情。”沈晨嘴角抽搐了一下,声音冷冷的,听不出为边莫寒庆祝的意思。
    “呵呵,多谢夸奖,你要是喜欢,老子给你腾位子,别在我这儿甩脸色。”边莫寒薄唇轻掀,皮笑肉不笑地吐出一句,“她是给你们下了什么**汤,你竟然喜欢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
    苏晚依,他厌烦依旧,避之不及!
    沈晨眉头紧拧,良久才轻声说道:“总有一天,你会后悔今天说的这句话。”
    “沈晨,我告诉你,苏晚依,我管她去死!”边莫寒嗤之以鼻,“后悔,我最后悔的,就是没有让她一命偿一命!”
    “好,好一个管她去死!”沈晨一口闷了威士忌,扯了扯嘴角说,“你,算我看走眼!我也后悔,后悔没有拦住依依,后悔让她嫁给你。好好的女孩儿,白白浪费五年芳华在你身上,白白为你流血牺牲!”
    “流血牺牲?”边莫寒显然没有听出个中所以然。对苏晚依,他弃之如敝履,“为我牺牲的,只有梦梦。她苏晚依除了装模作样还会什么,我看着都恶心!”
    “你给我闭嘴!”沈晨的脸色瞬间变得无比难看。
    “砰!”
    边莫寒的脸上挨了沈晨结实的一拳头,边莫寒啐了一口血沫:“沈晨,你他妈是苏晚依的一条狗吗!”
    “你才是瞎了眼的那条狗!”沈晨摔下酒杯,作势要打,一群出来玩的公子哥们连忙拉住了他们俩。
    “都是兄弟一起的,没必要为了一个女人这么伤和气吧。一个沈家的执行官,一个边家的总裁,别闹笑话了。”
    “兄弟?”沈晨冷哼一声,眼中尽是嘲讽,他死死盯着边莫寒,道,“边莫寒,

Rank: 1

91UID
99874875  
精华
帖子
21 
财富
110  
积分
2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你听过恩断义绝四个字吗?我告诉你,从今天开始,沈家和边家势不两立,我们所有合作的业务,全部终止!”
    “沈晨你疯了!”旁观者面面相觑,边家和沈家都是举足轻重的大鳄,终止所有的业务,岂不是要颠覆整个经济形势?更何况终止合作,那沈家得需要多少违约金才能填补窟窿?
    沈晨到底是怎么了?
    为一个苏晚依,不至于吧!
    “终止业务,随你,我奉陪到底!呵,为一个我不要的女人,你要断了我们的兄弟情义?苏晚依,你想要,你就捡去吧!”边莫寒的口吻,仿佛在说苏晚依就是个垃圾,他不过随手就扔了而已。
    硝烟味瞬间浓烈起来!沈晨目眦尽裂,眼中尽是怒火!见状,玩伴们赶忙将两个八字不合的男人分开。喝得微醺的边莫寒骂了一句“神经”,却不知怎么的,心里总是堵得慌。沈晨反应异常,那个女人也确实没有音讯了,他一时不知如何安放自己的情绪。
    边莫寒一杯接着一杯喝着酒,对投怀送抱的女人来者不拒。他像是故意的报复一般,好似要把结婚这几年的不快和压抑全部发泄出去!灯红酒绿,纵情声色,美人入怀,边莫寒倒是沉醉不知归处。
    不知喝了多久,边莫寒被同伴送上车,司机问道:“老板回家吗?”
    “回。”他的住所此时才是真正的家!没有那个女人的唯唯诺诺,没有那个女人的假意惺惺,更没有那个女人让人厌恶的期盼,那种眼神,简直令人厌恶至极!
    开了门,耳边似乎响起苏晚依软软糯糯的一句:“你回来啦……”
    “滚,滚开!”边莫寒迷糊地甩手,却蓦地反应过来那个女人已经不在了。
    不在了?不在就好。
    边莫寒靠在玄关处,突然觉得这里有些陌生。
    也许是自己喝得太多了吧。
    边莫寒自嘲一笑,莫不是自己犯贱?他“啪”地一声打开灯,迎面扑来的是空旷的回音,还有凉透的空气。
    没有人气,也没有那个女人的身影,整个空间都变得冷冰冰的。
    “你别后悔。”
    沈晨的话犹言在耳,边莫寒嗤笑一声,他沈晨还真是多管闲事!
    凌晨时分,边莫寒的酒意散了不少,他随性地靠在沙发上,烦躁地翻了翻手机的信息和电话。工作的事情多如牛毛,可是翻来翻去,却没了那个女人的叮咛和嘱托。最近的一条信息,还是离婚前夜,她问他什么时候回来,想吃些什么……
    这个瞬间,边莫寒竟觉得心里有些暖,却又空空如也。

Rank: 1

91UID
99874875  
精华
帖子
21 
财富
110  
积分
2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005 日以继夜
苏氏集团。
    为了尽快挽回家中的颓势,苏震自杀身亡的消息被苏晚依压了下来,趁着这个间隙,苏晚依一刻不停地翻看卷宗做方案。她已经三天三夜没有合眼,沈晨坐在苏晚依的身边,眼中尽是心疼。
    “晨哥哥,你没必要为我出这口气。”苏晚依脸色苍白,声音沙哑,但她的思绪却异常清晰。边莫寒犹如她心中的尘,曾经牢牢覆灭她所有的光芒和尊严,父亲的死却成了她生命的倾盆大雨,冲散了她的迷茫,坚韧了她的心脏!
    “沈家上上下下那么多人口,你得为你的员工负责。你为我意气用事,我会觉得有愧于你。”苏晚依起身,给沈晨添了热茶。
    这样的苏晚依,像是黑夜里猛然绽放的玫瑰,明丽妖娆却又孤芳傲世。沈晨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他在苏晚依面前,俨然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我不想你受到欺负。”
    “我们三家企业的商战,自然是避免不了。但是,商场不比情场,不是赌真心和脾气的地方。”苏晚依勉强挤出笑容,道,“晨哥哥,你能注资苏氏集团,又竭力帮我挽回困境,我已经很感激。可是你和边莫寒之间,你一旦违约,就是让边家得势,也会让你的合作伙伴们心寒。你这一句话牵涉到太多的利害关系,单单违约金的总额,就有一亿美元,不值得。”
    “好,依依。我听你的,你想怎么做,我都支持你。”沈晨握住了苏晚依的肩膀,努力地想要让她靠近自己一点点。苏晚依不动声色地挪开了身体,不愿给他太多希望。
    她的心早已千疮百孔,万万担负不起沈晨对她的这一片真心。
    “我自然会让边莫寒,血债血偿。”苏晚依朱唇轻启,沉冷说道。她千算万算,没有算到边莫寒会在私下和父亲做交易!
    边莫寒算准了她这个宝贝女儿对苏震的重要性,算准了爸爸对自己的全心全意,算准了一切又一切……他之所以能够得逞,只因为她苏晚依有一个疼她至深的父亲!
    一行清泪又落下,苏晚依站在落地窗前,眼前尽是父亲的身影。城市的夜间,车水马龙灯红酒绿,玻璃窗倒映着苏晚依苍白无色的脸。
    她看向反光中的自己,哭笑不得。
    不爱你的人,利用了你,去伤害最爱你的人。
    偏偏你,还死心塌地地在那个男人面前俯首为牛马!
    边家强行让苏氏集团签下的合约尽是圈套陷阱,可是爸爸却考虑到女儿,还乐意闭着眼睛往里跳。
    他只能用这种方式,去保全女儿最后的幸福。
    哪怕明知道女儿沉溺的是假象,是镜花水月,是万丈深渊!他也要给

Rank: 1

91UID
99874875  
精华
帖子
21 
财富
110  
积分
2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女儿一个完美的爱情梦想。苏晚依自嘲一笑,叹了口气,对沈晨说道:“晨哥哥,明天跟我一起去看看边月吧。”
    边月是边莫寒的妹妹,也是她曾经拿来要挟边莫寒结婚的筹码。其实这么看,自己也如此卑劣过。
    算是一报还一报吗?
    第二天到了医院,边月正坐在床上玩游戏,见到苏晚依来,边月总是开心得要跳起来:“嫂子好!”
    “小月,以后别叫嫂子了。”苏晚依拿了最好的补品给她,又看了看边月近期的身体恢复情况,这才说道,“我跟你哥哥,离婚了。”
    “离婚?”边月脸色大变,她慌忙抓住苏晚依的袖子,“嫂子你不要小月了吗?我……”
    “别担心,我会一直守着你,帮你恢复健康。”苏晚依摸了摸边月的头发,“当初也是我做错了,不该拿你的生命威胁你哥哥。”
    “我本来就只认你这一个嫂子!我哥他就是死脑筋,嫂子你不要……”边月心性单纯,她明白谁对自己好,更明白谁对她哥哥一片真心,她希望苏晚依和边莫寒结婚,不仅仅只是因为苏晚依是自己唯一的救命良药。
    “小月,你知道你哥做了什么事吗!”沈晨见边月一个劲儿劝苏晚依不要离开边莫寒,心里顿时急了,几乎把苏震的死讯**口而出!
    “晨哥哥!”苏晚依及时拦住了沈晨,她继续安抚着小月,说,“这段时间我不能来看你了,有什么事随时跟我电话联系。医院这边有需求的话,我会随时来。”
    需求,大家都清楚。
    边月得的是白血病,他们的需求,当然是苏晚依的骨髓。
    穿刺脊髓之痛,被苏晚依说得如此轻描淡写……饶是做够了手术的边月,眼中都不乏心疼。可是,苏晚依眼中,只剩下一望无际的淡漠。
    离开医院,苏晚依刚发动汽车,边莫寒的电话就打过来了:“苏晚依,我现在在民政局,离婚协议我已经签了,我们把证办了。”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