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48 | 浏览:1045|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依恋莫晚时》 - 陶陶---91baby书城原创首发正版作品 ...

Rank: 1

91UID
99874875  
精华
帖子
21 
财富
110  
积分
2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006 酒会豪饮
“这个婚,我从来都没有打算离。”苏晚依压抑住心底的疼痛,冷冷地说,语气甚至带上了几分嘲弄,“边总在商场叱咤风云这么多年,难道还没看出来我的手腕深浅吗?”
    “苏晚依!你耍我!”电话那边传来咆哮。
    “你现在才知道?我还以为你会聪明地不打这个电话呢!”苏晚依轻蔑一笑,继续说道,“三年婚姻,我玩够了,我、也装够了。没想到你边莫寒还真是一个X冷淡,啧啧……你不是一直都觉得许梦的死跟我有关吗?我告诉你,没错!就是我,苏晚依害死了你心爱的许梦!不过,没想到她心里承受能力那么差。我抢你过来,只是想证明我的筹码比她大而已,谁曾想她就那么自杀了。边总,这游戏真没意思呢,不要以为我是真的爱你,你不过只是我用来赢过许梦的工具,可惜,你太容易上钩了。”
    不等边莫寒说话,苏晚依当即挂了电话。
    她捏着手机,整个人都在颤抖,直感觉自己的灵魂几乎都要坍塌。
    “依依,你这是何苦?”沈晨不解地看着苏晚依,“为什么要把莫须有的罪名往自己身上揽。”
    “边莫寒,你说,他相信过我吗?”苏晚依嘴角一扯,满满的都是苦涩,“我苦口婆心地解释了三年,他何曾相信过我?所有旁观者都看的清清楚楚,他仍旧不信我。更何况今时今日,他是害死我爸的凶手,往后我也理应跟他兵戎相见,不共戴天!”
    边莫寒被挂了电话,苏晚依的一番话让他心神慌乱!尤其是在苏晚依强调她并不爱他的时候,边莫寒的情绪终于爆发,按捺的愤怒冲破了最后一层窗户纸,露出了狰狞的面目!
    “联系苏震!让他履行合约!”边莫寒对秘书喝到,“我倒要看看,你苏晚依能够得意多久!”
    边莫寒向来知道苏晚依和许梦不和,尤其是有相同的仰慕对象时,女生的争风吃醋更是屡见不鲜。可是,当他知道苏晚依只是把他当成报复许梦的工具的时候,边莫寒心中的狂躁像火山喷发一样彻底爆出!
    “好你个苏晚依!算你狠!”边莫寒心里头翻江倒海,拳头慢慢收紧,关节被捏的咯咯作响!
    “边……边总。”
    小秘书战战兢兢地开口,边莫寒寒眸冷对,吓得小秘书都快站不稳,“苏氏集团前总裁……就在前几天跳楼自杀了!”
    “什么!”边莫寒怔住了,难怪,那个女人会这样!他冷冷笑道,“苏氏集团现在的总裁是谁?”
    “是,苏小姐!苏小姐秘密接手了前总裁所有的业务,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秘书紧闭着眼说道,生怕狂风骤雨会降临到自

Rank: 1

91UID
99874875  
精华
帖子
21 
财富
110  
积分
2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己的头上。
    “真是沉得住气的女人!”边莫寒眼中的黑暗深不见底,“查,查她现在在哪。”
    “苏家,今日在托克拉克设下酒会,悼念……苏震。”
    秘书不敢耽误一分一秒,赶忙把苏晚依的行程报告给了边莫寒。
    “托克拉克?”边莫寒眉头一拧,这是他们这儿最大的酒会场地,也是最鱼龙混杂的地方,苏晚依在这里悼念苏震,莫不是想让人笑掉大牙!
    话虽如此,边莫寒却盛装打扮到了托克拉克!酒会已经进行了一半,台上,苏晚依一身裸色满钻长裙,在灯光下分外耀眼。
    台下的公子哥们看得眼睛都直了,只见苏晚依顾盼神飞,言语带着几分挑逗道:“做生意嘛,求财求和。苏氏集团是家父给我最后的依托了,还希望各位能够在日后扶持几分,依依在这里,先行道谢了。”
    话音刚落,台下就有人开始闹腾起来。边莫寒看去,眉头拧起。
    “苏小姐,别人我不敢做主!但我们家族企业,我还是说一不二的。”一位面容俊秀的男子站起来,啧啧一声,毫不掩饰自己色眯眯的目光,“苏小姐毕竟还是个柔弱的女孩子,我们自然是要怜香惜玉的。这样吧,我也不为难你,这边两瓶伏特加,只要你喝完了,从此我们家与苏氏就是长期的合作伙伴,我欧豪,自当为苏小姐赴汤蹈火。”
    语气如此轻挑,明晃晃地就是故意给苏晚依闹笑话来的。边莫寒心中恼怒顿起,他双拳紧握,却见苏晚依袅娜多姿地走下台,一双美目灵动迷人地看着那欧豪,皓齿轻启:“欧总,此话当真?”
    苏晚依的声音凉如秋水,却像甘露一般让这群男人欲罢不能。边莫寒怒气更盛,好似自己的所有物被人虎视眈眈地觊觎着,那欧豪呼吸一屏,竟顺着苏晚依的话说道:“当然,只要苏小姐给我们面子,日后我们就给苏小姐面子。”
    “好!”苏晚依妩媚一笑,一只手搭在欧豪的肩膀上,胸前波涛一动,会场顿时万籁俱寂!边莫寒心脏猛跳,恨不能毒瞎了所有人的眼睛,只见苏晚依抄起酒瓶,不由分说地灌起了烈性伏特加!
    美人豪饮,双颊红晕飞起,一瓶伏特加已经下肚!在场人都目瞪口呆,那欧总没想到苏晚依会如此较真,他怔在那里,这种女人,对自己都能这么狠吗!
    为了让苏氏真正壮大,竟然做到这个地步吗?
    “苏总,苏总……”欧豪扶住她的肩膀,握住美人酥骨,,同是男人,边莫寒哪里不明白这个意思!神使鬼差地,边莫寒一个箭步冲上前,扫开了那个欧总,抱住了苏晚依。

Rank: 1

91UID
99874875  
精华
帖子
21 
财富
110  
积分
2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007 我的女人
“我边莫寒的女人,你也敢碰!”
    话已出口,边莫寒黑眸中闪过一丝晃神。那群人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但也忌惮着边莫寒的权势。欧豪倒是毫不介意,反倒直言了当地说:“边总,谁都知道您爱的是另外一个。反正这女人空守着闺房也是浪费,您还不如舍出来,我会好好照顾苏小姐的!”
    “滚!”边莫寒一低头,却见苏晚依满身的红疙瘩,密密麻麻,这才知道她是酒精过敏了!
    这个女人,不要命了吗!
    可是记忆中,她好像从来没有这么大的反应啊?边莫寒半抱着苏晚依,眉头拧的更紧了。
    每夜他都是一身酒气回家,苏晚依总是涨红了脸为他收拾。现在想起来,好像真的很反常……边莫寒抱着苏晚依往外走,他低头看她,幽深的眸子闪过不解,为什么,她从来都不抗拒自己?
    “放开依依。”到了托克拉克门口,沈晨抢在边莫寒跟前,“你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你又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那你呢?放纵她在男人堆里喝酒?沈晨,你口口声声说的喜欢,也不过如此!”边莫寒看了一眼怀里的苏晚依,心中没由来地升起一股怜惜,“我没工夫跟你瞎扯,我要送她去医院!”
    说罢,边莫寒不由阻拦地把苏晚依扔进车里,用安全带绑好她后,驾车飞驰而去。沈晨被远远地甩到背后,他看着边莫寒的背影,眸色渐渐变得锐利。
    边莫寒,我的喜欢不算喜欢,那你的恨呢?
    你说你厌恶她,这就是你的厌恶吗?
    你这样的紧张,又算什么呢?
    “边莫寒,你放我下车。”路口忽然红灯,边莫寒的车猛地停住,苏晚依挣着身子,她被安全带勒住,一时呼吸不上来,“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在这里又如何?反倒是你,这么作践自己又想干什么,博取我的同情吗!”边莫寒怒火中烧,他一想起刚刚那个场面就怒不可遏!一群男人如狼似虎地盯着苏晚依,还有那些不干不净的话,真是让他暴怒至极!
    “不好意思,我父亲的追悼会好像没有邀请边总参加。”苏晚依护住胸口,她粗粗地喘了几口气,不愿和边莫寒有过多的拉扯,她道,“放我下来吧,我提前吃过了抗敏药,没必要去医院,反应只是暂时的。”
    “呵呵,苏小姐,真没看出来你还有这等本事!”边莫寒余光瞥见苏晚依的皮肤,果然红色的疙瘩已经消去,她的皮肤恢复了最初的白嫩,像去壳的鸡蛋一样光滑。裸色的长裙服帖着她的肌肤,秀色可餐。
    边莫寒呼吸猛地加重了,他一个转弯,把车开进了森

Rank: 1

91UID
99874875  
精华
帖子
21 
财富
110  
积分
2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林公园。苏晚依正要下车,却被边莫寒一把拉在怀中,攫住唇舌!
    苏晚依瞪大了眼睛,她用力推开边莫寒,就要一耳光甩上去,可还没来得及动作,一双手腕就被边莫寒紧紧抓住!苏晚依的力气哪里比得了男人,只能任由边莫寒摆布。边莫寒冷笑一声,把她的手反剪在背后:“苏小姐,原来这三年,你都是扮猪吃老虎。”
    “呵,是啊,让你惊喜了吗?”苏晚依眼神凌厉,她扭动着身子,想要挣开边莫寒的钳制,却没想到礼服先一步滑了下来……她只戴着胸贴。
    “的确很惊喜!”边莫寒的嘴角勾起,轻挑地说:“看来我差点错过苏小姐这顿美餐!”
    边莫寒腾出手放下座椅,他朝着苏晚依压过去:“我冷落了你三年,既然你不想离婚,那我就履行作为丈夫的职责吧!”
    车子在郊外的林荫小路上疯狂晃动,女人的喊叫,抗拒和**传出来,大家都颇有意识地避开了这辆尾号8888的车。
    “边莫寒,我要你不得好死!”苏晚依恶狠狠地说,身体却热得灼人,她不由自主地迎合着边莫寒,她爱他,早已深入骨血,早已成为了习惯。她的身体,比她的心理更渴望边莫寒的触碰。
    边莫寒疯狂地咬着苏晚依的肌肤,他的眼前晃过刚刚的一幕幕,晃过其他男人握住苏晚依香肩的场景……想到这里,边莫寒就越更用力地惩罚苏晚依:“苏晚依,没想到你会在酒会上勾三搭四!你就这么缺男人吗,是我满足不了你吗!苏晚依,你真贱!”
    “是啊,我就是贱,我最贱的时候,就是爱上你!”苏晚依愤怒地回击,转而反唇相讥,“边莫寒,你这样算什么,后悔了?你最爱的,不是你的许梦吗?”
    “可笑!”
    不知边莫寒的可笑,指的是苏晚依爱上他,还是苏晚依说他后悔。
    可就在前几天,他还当她是最脏的物品,连触碰,都要再三擦净手!
    记忆的碎片像是刀刃,狠狠的割伤着苏晚依早已经千疮百孔的心脏。
    “边莫寒,放过我吧。”苏晚依闭上眼,一行清泪从眼角滑下……他和她之间,注定隔了两条人命!她不可能无视父亲的死,再像以前一样陷入爱情的虚像里。
    她没那么蠢,她也不能那么蠢!
    “当初,你放过梦梦了吗?”边莫寒顶到苏晚依深处,几乎刺穿苏晚依的身体,“你剥夺走的东西,该有你来偿还!”
    “边莫寒!”再一次提到许梦,苏晚依终于不再忍让,她愤然嘶吼道,“我没有逼死许梦!我到的时候,她已经不在岸上,谁知道她死没死,还是故意玩这一出死不见尸!”

Rank: 1

91UID
99874875  
精华
帖子
21 
财富
110  
积分
2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苏晚依,梦梦不是你,她没有你这么多歪门邪道!”
    “好,好,好!”苏晚依仰天大笑,“是,许梦就是单纯,许梦就是善良!我就是不择手段!这是我最后一次跟你解释,你不听就罢了。也请你以后,不要再这么饥不择食,让一个杀了你最爱的人的凶手,来满足你的渴望!你不觉得恶心,我还觉得恶心!你口口声声说爱着许梦,呵呵,那你现在在做什么?”
    事到如今,苏晚依终于彻底死心,终于不再解释!
    看到苏晚依这一副破罐破摔的样子,边莫寒越发的恼火,他一手扣紧她的下巴,低头狠狠的朝她的嘴唇吻了下去。
    苏晚依被这样粗暴的吻弄得目眩神离,她用残存的意识拼命的推搡着他的胸膛,可他的手像是上了锁的铁钳,怎么也挣不开……

Rank: 1

91UID
99874875  
精华
帖子
21 
财富
110  
积分
2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008 许梦归来
苏晚依是被边莫寒扔在苏家附近的,她xiashen撕裂般地疼,一如她早已支离破碎的心。打开房门,家中凄冷毫无人气,父亲的遗照挂在堂前,面容慈善。苏晚依痛哭流涕,她埋头跪在地上,终于不省人事。
    “依依。”
    熟悉的声音唤醒了苏晚依。昨晚的疯狂迷乱让她心有余悸,她不知何时昏迷过去,更不知沈晨何时来到了自己的家。
    沈晨黑眼圈很重,显然是一晚上都没有睡。苏晚依还是穿着昨天的礼服,浑身遍布的吻痕分外扎眼。沈晨脸色很差,苏晚依醒后,他淡淡地说道:“你先换衣服吧,待会儿下楼吃饭。”
    沈晨离开房间,苏晚依勉强撑起身子,xiashen的疼痛更加剧烈了!回想起昨晚的一幕,好不容易平复的心又变得一团乱麻。边莫寒,你到底想干什么!为什么在她决绝之后,又要用这种方式将两人的关系弄得更加复杂!
    苏晚依洗了澡,身体却越发疲倦了,她简单地吃了饭,一连几天,还没处理一会儿公司事务就觉得累,食欲也下降得厉害。
    以前最爱吃的东西,现在吃上几口就吐得天昏地暗。
    怕是胃病又犯了。苏晚依喝了一个星期的白粥,却还是不舒服。因为身体不适,她的办公处已经放到了家里。这天,她突然一阵干呕,好不容易缓过神来,茶几上的手机却亮了。
    是边莫寒的电话。
    “苏晚依,带好证件到民政局,我们离婚。”边莫寒冷漠的声音再次响起,随即警告道,“不要跟我耍手段,否则,我让整个苏氏陪葬!”
    说罢,电话就挂了。
    手机屏幕已经黯淡,苏晚依的手却还保持着僵硬的姿势。身体的疲倦不允许她思考太多,他要离婚……
    是啊,断了也好。
    不过是一次身体接触,竟然也能让自己心乱如麻这么些天。
    苏晚依摇摇头,可是为什么心会这么痛呢。
    她看了一眼父亲的灵位,喝了好几杯凉水才镇定下来。无论如何,她都已经不可能在跟边莫寒在一起了。苏晚依找好证件赶到民政局,在边莫寒下车的那一刻,她才终于明白,为什么他会突然和自己离婚。
    从边莫寒车上下来的,站在她面前的这个女人,不正是死不见尸多年,却让边莫寒朝思暮想,盼星星盼月亮的许梦吗?
    原来,她真的没死。
    许梦穿着白色的连衣裙,温婉迷人,长发随意却颇有心思地挽起。边莫寒伸手揽着她,眼中尽是温柔宠溺,两人俨然一对璧人。
    在这一瞬间,苏晚依忽然明白自己的地位。不管之前她做了什

Rank: 1

91UID
99874875  
精华
帖子
21 
财富
110  
积分
2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么,她和边莫寒之间发生了什么,在许梦面前,她只是一个蹩脚的跳梁小丑。
    主角回来了,她就该下场了。
    自己还活该带着骂名。
    许梦见到苏晚依,扬起得逞的微笑,但随后立刻拉开了和边莫寒的距离,分外无辜地说:“依依,对不起,我没想到你和莫寒已经……”
    话音未落,边莫寒已经伸手将许梦再次揽入怀中。他看着苏晚依,却是目中无人。苏晚依只觉得自己又一次变成了灰姑娘,而心中的边莫寒,则居高临下的宣示着另一个女人的主权。
    她听到边莫寒的语气从温柔到冰冷:“不用管她,我和她,现在就离婚。”
    “莫寒,别这样。”许梦垂下眼眸,似乎充满了歉疚,“至少现在,你们还是合法夫妻,我们,还是保持距离比较好。”
    “没事,我不介意。”苏晚依嗤笑一声,挺直身子拉开了民政局的大门。她微笑着,眼中酸楚尽数落在心里深处,“许梦,我对边莫寒没有什么感情,既然你没死,我就把他还给你。省的一天到晚,他一发情了,就来找我的麻烦!”
    “依依,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想我们的姐妹情因为莫寒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许梦心急的抬头,一双黑眸布满了歉疚的泪水,“我之前失踪,不是我不回来,是我没法回来。差一点我就没了性命,辗转这么久才重新回来这里。我不能没有你们,对不起,依依,我也,真的很爱莫寒……”
    “没死就行。”苏晚依没有心情和许梦演着一出苦情戏码,她恶寒一句,“我跟你本身也没有什么姐妹情可言。”
    “那,依依,你能原谅我吗……”许梦忽然上前握住苏晚依的手,苏晚依下意识就要甩开她,却被边莫寒先一步拉开她的手。
    只见边莫寒像护着珍宝一样将许梦紧紧护在自己的怀里,冷笑着看着苏晚依,说道:“梦梦,你何必向这种小人道歉。如果不是她害你落水,我们怎么会分开这么久,我又怎么会被逼着跟她结婚!梦梦,你听好,我边莫寒,从来走只是你的男人,她没有资格跟你争,我属于你,只属于你。”
    “不,我没有怪依依的意思,是我自己不小心的……依依她不是故意推我的。”许梦明里暗里往苏晚依身上泼着脏水,她似笑非笑地看向苏晚依,又猛地将头埋在边莫寒怀中,亲昵地说道,“莫寒,我好想你。”

Rank: 1

91UID
99874875  
精华
帖子
21 
财富
110  
积分
2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009 反唇相讥
“我也想你啊,傻丫头。”边莫寒宠溺地抚摸着许梦的头发,吻了吻她的额头,道,“别害怕,有我在。”
    一股屈辱席卷上心头,苏晚依咬紧了牙关,几乎在他们面前掉下泪来。
    她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边莫寒,从来没有发现他也可以这样地温柔。
    一直以为他的性格孤傲冷漠,一直以为他是商场的黑面阎王……原来如此,原来只是因为自己并不是那个人,那个值得让他变得温柔的人。
    苏晚依将眼中的泪水强压下去,她勾唇讥诮:“边莫寒,离了婚,你们有的是时间上演这样你侬我侬的戏码,去开个房间都没人说。现在,你们真是碍眼!”
    “苏晚依,你才真的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边莫寒怒目,看着苏晚依淡漠的表情,他更是怒火中烧!她就这么不在乎吗,就这么迫切地离婚?
    许梦见边莫寒表情不对,连忙宽慰他不要生气。苏晚依冷哼一句,率先进了民政局,甩下一句话:“速度快点。”
    “哟,苏小姐,来离婚还是结婚?”那天酒会上的欧豪不知从何处出现,他自然而然地揽住苏晚依的肩膀,转头看着边莫寒说道,“就说那天晚上边总怎么急着把你带走了,我还没能好好地跟苏小姐联络感情呢。没想到边总也是个多情种子,不过这样也好,你们快离婚,我等着求婚呢。”
    和那晚的局势不一样,欧豪的话说的恳切真挚。
    苏晚依抿唇,笑意款款:“欧总倒是性情中人。”
    “那是。”欧豪瞥了一眼边莫寒,“边总,你那天急匆匆地带走苏小姐,我还以为你是吃醋回去,要把自己的女人吃干抹净了呢。不过现在看来,你换女人的速度还挺快。”
    “你闭嘴。”边莫寒晦暗不明地看了一眼苏晚依,那晚的疯狂记忆犹新,他的视线锁住欧豪搭在苏晚依肩膀上的手,“把手拿开。”
    许梦眉头微拧,有些惊讶边莫寒的反应。再看欧豪,不知是从哪里杀出的程咬金?偏生欧豪长了一张阴魅的脸,让女人都自叹不如。许梦暗地里咬牙,她恨不能是个糟老头子来染指苏晚依就好!
    边莫寒的脸色明显沉了下来,许梦抬眸,一种前所未有的危机感席卷而来。她才是战场的女主角,必须洞察边莫寒所有的情绪波动。
    他这是,为了苏晚依吃醋了?
    “莫寒?”许梦不敢再往下想,催促道,“我们先办正事吧。”
    “对对对,这位欧巴桑说得有理。”欧豪理了理西装,慢条斯理地说道,“依依呀,快点跟他离婚吧。我好名正言顺地追求你,我们欧家的财权可是能和边家分庭抗

Rank: 1

91UID
99874875  
精华
帖子
21 
财富
110  
积分
2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礼的,回头我以整个欧家下聘迎娶你过门可好?”
    “欧总未免太轻浮了,捡别人不要的还要这么大阵仗?”边莫寒忍不住攻击一句,余光瞥向苏晚依,那女人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反而笑靥如花地看着欧豪,似乎很受用。
    “在你这儿是草,在我这儿是宝。”欧豪邪魅一笑,从口袋里变出一枚钻戒,“这女人啊,就是用来宠的。不过,边总,你已经有了个欧巴桑,干嘛又来管我们家这峭壁兰草?不过也是,不识货的人,总也享用不起这等天物!”
    边莫寒被狠狠噎住,正要发作。可下一秒欧豪就单膝跪地,万分恳切地说道:“依依,苏晚依!从那一晚见到你开始,我欧豪就茶不思饭不想。这段时间四处打听你的消息,求爱不得。这会儿听说你要离婚,我特地去买了钻戒。不求你答应我,只希望你能接受这新的生活,给我一个表现的机会。”
    帅气公子跪地求婚的场面,引来了一大片的行人观摩。苏晚依俨然成了焦点,许梦几乎咬碎一口银牙!
    历史又一次重演!她明明已经把苏晚依打击的体无完肤了,怎么偏偏又有人把她捧得万众瞩目?
    许梦抓着边莫寒,她委屈地抬头,却见边莫寒目不转睛地盯着苏晚依的手,似乎很在乎苏晚依接受与否,哪里还看得到许梦的楚楚可怜。
    见状,许梦咬着下唇,终于忍不住尖锐地骂道:“苏晚依,你一个残花败柳,勾三搭四地,要不要脸!”
    一句话,让行人对苏晚依的目光有了变化,一些多嘴的八婆开始指指点点。苏晚依尚未开口,边莫寒眉头一蹙,他不解地看向许梦,不敢相信这是从她口中说出的话。
    “这位欧巴桑,人家夫妻因为你离婚,我现在是名正言顺地追求,哪里来的残花败柳?”欧豪把钻戒放在苏晚依的手心,托着她的手站起来,对着许梦说道,“你一个第三者,现在还有脸指责别人?还是说,你抢了她老公不够,还想抢她的追求者?”
    一句话,道破了许梦真正的目的——她见不得苏晚依好!
    行人探究的目光又投向许梦,就连边莫寒都有些惊讶。苏晚依叹了口气,转向边莫寒:“边莫寒,我们离婚吧,这场闹剧,你们玩得还不够吗?既然许梦没死,当初的事情我也不想解释了。我同样也救了你的妹妹,到此为止吧。”
    “至于你,许梦。”苏晚依冷眸射向许梦,声音更冷了,“以后安分一点,不然,我不会再手下留情。”

Rank: 1

91UID
99874875  
精华
帖子
21 
财富
110  
积分
2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她的肩膀:“依依,你打算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苏晚依苦笑一声,她也想知道怎么办!
    这个孩子注定不会有生身父亲,更何况,她和边莫寒之间隔了一条人命,那是她父亲的命!
    “不,我不能留下这个孩子!”苏晚依抓了抓头发,嘴上下着决定,心里却不知如何是好,“边莫寒逼死了我爸,我不可能要这个孩子!”
    “可是你想过没有,这个孩子,也是你们家的骨血啊。而且,打掉他,伤的也是你。你爸爸不会乐意的。”欧豪充当着安慰剂的角色,“孩子可以没有爸爸的,只要你瞒住,这个孩子永远都属于你。”
    苏晚依看着欧豪,她不理解欧豪现在的所作所为:“你为什么要这么说,要这么做?”
    “好吧……”欧豪见瞒不住了,干脆坦白道,“我的公司,你的父亲有百分之三十的原始股。上次在酒会上,我是故意那么做的。你父亲于我有恩,他曾经告诉我,假如他有任何意外,希望我能照顾你。他是潜在的股东,身份只有我知道。”
    “我懂了。”提及父亲,苏晚依脸上总算有了笑容,“的确,酒会上你表态之后,就没人胆敢挑衅苏氏集团了。”
    “然后,提醒你一点,小心你身边的人,特别是对你有欲求的人。”欧豪的话说的半明不明,“我毕竟是局外人,但也是看得最清楚的哪一个。你有什么麻烦,随时联系我,苏氏集团的事情,你务必要自己把关,千万不要托付于人。”
    “好……”
    “另外就是这个孩子。”欧豪再一次郑重其事地问,“你打算怎么办?”
    “听天命吧。”苏晚依闭上眼,鼻息颇重,“在我做决定之前,帮我保密。”
    得到欧豪的保证后,苏晚依独自一人去了医院,化验报告单出来,果然,她真的已经怀孕了!
    一个小小的生命,就这样猝不及防地孕育在了她的肚子里。
    看着那张化验单,苏晚依苍白的脸上闪过一抹痛楚,她,到底该怎么办呢?



点击链接即可阅读:
https://m.91baby.com/reader?book=20491&chapter=4958201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