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55 | 浏览:409|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古代言情] 权倾天下 - 苍狗--91书城原创正版文

Rank: 1

91UID
85827469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各位好,来更文啦,书名叫《权倾天下》,可在91baby书城里直接搜索到
希望大家能够喜欢我的文


书名:《权倾天下》
作者:苍狗
权倾天下.jpg


文案:
她,21世纪精英女警花,却穿为宫中小宫女。他,二皇子殿下,虽然庶出,冷酷邪魅强势霸

道,颇受太子忌惮。世人皆知她是草包废材,任意欺压凌辱,唯独他慧眼识珠对她强势霸道

纠缠誓死不放手。且看他们如何强者与强者碰撞与联合,上演一出君临天下的大戏。



关键词:尉迟徹、洛归雁

内容标签:架空、爽文







第一章  重生

“哎,你说这小宫女也是够惨的啊!”
    “谁说不是,席子是我卷的,你那是没瞧见,浑身是伤,啧啧……”
    “谁让她得罪了贵妃娘娘呢,那能落的好吗?只是可惜了这副小脸蛋了……”
    “去去去,你那家伙式儿都没了,还惦记着呢!赶紧完事儿了回去,这天可真够冷的……”
    断断续续的说话声裹着呼啸的寒风溜进了洛归雁的耳朵,在其脑子里交织成一团,令其好像有了半丝的感觉。
    是谁在说话?啊!头好疼,怎么感觉浑身都疼啊,怎么搞的?我不是被歹徒给杀死了吗?
    一连串的疑问还没搞清楚,洛归雁就感觉到自己被两个人抬着走,而且似乎自己还被紧紧地裹在了一个什么东西里面,入眼处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见。
    “喂!你们能停一下吗?”
    洛归雁张了张嘴,却是吐出了令自己感到陌生的声音,眉头深皱间已是听到自己的头顶上方传来了一道略显尖锐的声音。
    “你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啊?”
    “啊?你别吓我啊大晚上的,我可胆子小!”从洛归雁的脚边上又是传来一句。
    “没事儿,瞧你个怂样!”又从头顶上传来的。
    之后便再没了动静,洛归雁还是一晃一晃的被抬着往前走。洛归雁见没人理自己,心里低骂了一句,挣扎着将一条胳膊伸了出去,刚伸出去便是一股凌冽的寒意袭来,洛归雁甩了甩手忍着寒意在外面慢慢摸着。片刻之后,终于摸到了一截衣袖,抓住之后用力的拉了拉。
    “喂,你拽我衣服干什么?”
    “我哪有拽……手!手!啊……”
    下一刻,在一道恐惧的叫喊声中,洛归雁被完美的扔在了地上,身体撞击地面而传来的剧痛不免的让她倒吸一口凉气,感觉下一刻自己的身体就要爆炸了似的。
    “这俩二货!”
    洛归雁忍痛之余不由得低骂了一句,要是能站起身来,非把这两人抓回警局狠狠折磨一番才好。伸手将裹在身上的东西给扒到一边,这才费力的爬了出来,外面的寒风袭来,不免的让洛归雁打了一个哆嗦,这才惊觉自己身上竟然套着一层薄薄的衣衫,哪里能抵挡住半点寒意。
    “啊!鬼啊!”
    “诈尸了!”
    两道惊呼将洛归雁的注意引了过去,只见两名穿着太监服饰的男子一副见鬼了的惊恐表情,齐齐转身,疾驰而去。洛归雁发誓,只用了一秒钟的时间,两人就消失的无影无踪,独留洛归雁一人在寒风中凌乱。
    抬眸借着月光打量着四周,洛归雁却是看到了自己身处在一道城

Rank: 1

91UID
85827469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墙之内,自己的身后就是一道小宫门,刚才两个人就是准备将自己从这儿抬出去的吧!
    正想间,洛归雁突感头疼欲裂,大股大股的图像画面疯狂的涌进自己的脑海,硬生生的融进了自己的记忆中。片刻之后,洛归雁紧闭的眸子终于缓缓睁开,睁眼的那一瞬间似是一道精光在眼底一闪而过,心里的疑问也是彻底的解开。
    自己穿越了,而且原主也叫洛归雁,十八岁,是燕国的亡国公主,被周国灭国之后抓进宫中做了一名小宫女,却是撞见了贵妃娘娘的好事,被活活打死。刚才的两个太监便是领了命要抬了尸体出宫随便找地儿给埋了,不想却是洛归雁穿越附身而活,吓得两个太监落荒而逃。
    “嗬!”洛归雁苦笑一声,挣扎着从地上起身,靠着一边的城墙之上,按照原主的记忆显示,这里就是皇宫吧!真是人比人气死人,人家穿越都是穿在富家小姐、王公贵族的身上,自己倒好,上了一位小宫女的身上,虽然有着前朝公主的身份,但是有个屁用啊!
    又是一阵冷风袭来,洛归雁朝着墙根底下靠了靠,这才觉得稍微暖和了一点,但还是冷意十足,不由得双手抱在胸前死命的上下搓着两条胳膊,试图能暖和一点。
    “妈的!还不如让老娘死了算了,跑到这儿受这份罪来了!”洛归雁说这句话的时候觉得嘴唇都被冻的僵硬,按照这个气温来算,现在应该是冬天吧。
    “什么人在这?”
    倏地在黑夜的寒风之中响起了一道略带惊疑的声音,显然是没想到在这寒冷黑夜里还有人在这儿出现。但此时的洛归雁却是没空搭理,心里愤愤的想着:爱谁谁,老娘都快冻死在这儿了,哪管得了说话的人的是谁,哪有闲功夫回答他的话。
    洛归雁埋头自己给自己取暖的时候,突感眼前笼着一片阴影,抬眸看了过去。那是一道挺拔的身姿,站在洛归雁的身前竟是将寒风都阻隔在外,正脸背着月光阴影一片,洛归雁看不到,但是却看到了此人身上披着的貂裘披风。
    “给我!”
    洛归雁突然的出口道,男子微愣,显然不明白洛归雁在说什么?
    “草!把披风给我,老娘快冻死了,看不见啊!”洛归雁不耐烦的又说道,语气里带着几分嫌弃。
    男子阴影里的冷峻面容稍稍动了动,嘴角微勾,用着看新奇事物的眼神打量着洛归雁,看其蜷缩在墙根一角,死命的搓着身子,还时不时的将双手放在嘴边哈气,样子像极了一只被主人抛弃了的可怜小猫。
    就在洛归雁准备起身动手抢的时候,男子终于将背后的披风给解了下来,扔在了洛归雁的身上。

Rank: 1

91UID
85827469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披风上身,洛归雁顿时感觉好了许多,因为洛归雁本就是女子身材矮小,此时又是缩成一团,一张披风竟将洛归雁裹的严严实实,将冰冷刺骨的寒风隔绝在外面。
    男子在洛归雁的身前慢慢蹲了下来,一双墨色眸子射出幽暗冰寒的光直直的打在洛归雁的脸上,借着月光,男子好像认出了洛归雁,硬冷的嘴唇轻启。
    “不满意做个小宫女,这是要逃吗?”
    洛归雁闻声抬眸,因为这次男子侧着脸,终于是让洛归雁看的清楚,那张冷峻的脸洛归雁一辈子都不能忘记,或者说是原主一辈子不能忘记的。

Rank: 1

91UID
85827469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二章 徹王

“尉迟徹!”
    洛归雁像是从喉咙里挤出了三个字,显得异常森冷,因为在洛归雁的记忆里发现,就是这个人率军攻进了燕国的王城。那一日,洛归雁昔日熟悉的王城血流成河,伏尸百万,猩红的鲜血甚至将王城外的护城河都染红了,厮杀声惨叫声可震天地。终于,原主的父皇在自己国家覆灭的那一刻,于主殿之上悬梁自尽,睁大的双眼依旧望着残破飘零的山河,久久未能瞑目。
    洛归雁看着脑海里的那些画面,不知不觉间晶莹的泪珠已是挂在眼睑之上,寒风而过,瞬间刮得生疼。洛归雁能清晰的感受到原主心里对尉迟徹的恨意,灭国之仇,不共戴天,何况他还是周国的二皇子,而就因为这一战,他被封为徹王,除了周国**就是周国的第一个亲王。
    “还在恨本王?”尉迟徹嘴角微动,眼眸一直在洛归雁的脸上来回扫视,眸子里那股幽寒的光让洛归雁瞬间觉得又冷了几分,“与其恨本王,还不如恨你自己的父皇,你说呢?”
    “滚犊子,老娘没工夫和你叙旧,起开!”洛归雁不敢再直视那令人发颤的眸子,挣扎着就要起身,说到底,这跟自己有毛的关系,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寻个暖和的地儿吧!
    “啊呀!”
    起身的时候,身上的伤传来的剧痛不由得让洛归雁叫出了声,连带着脸色都是稍稍变了变。
    “你身上有伤?”
    “不关你……”
    尉迟徹突然伸手抓住洛归雁的手腕,不等洛归雁说完话就一把将其身上的貂裘披风给扯开,凌冽的寒风猛地倒灌而进,冰冷的寒意令洛归雁不住的打着冷颤,面上又是青了几分。
    “你干嘛?”
    洛归雁顶着寒风想尉迟徹吼道,顺手快速的将貂裘披风重新裹好,可就是这短短的几秒钟时间,尉迟徹看的清楚,在洛归雁的身体上有着道道血痕,血迹更是寖出薄薄衣衫印出片片血红,在月光的照耀下变得猩红夺目。
    “谁打的?”
    男人清冷语气里好似带着一层淡淡的怒气,令得洛归雁怔了怔,但还是很快恢复平静,眸子爬上男子的脸颊,被冻的发青的嘴唇轻启。
    “关你屁事,这不就是你想看到的吗?灭我国家,逼死我父皇,再将我抓到这里来,受尽欺辱和鞭打,你不开心吗?你应该很开心才对啊,这不就是你自以为满的杰作吗?”
    说到最后,洛归雁竟发出了一声讥笑,一字一句里都透着悲凉和怨恨,夹着寒风一股脑的冲进尉迟徹的耳里,令其愣在原地。他发现眼前的女子给他一种陌生感,不再是在燕国王城里对她苦苦哀求的燕国公主,亦不

Rank: 1

91UID
85827469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再是那个见了他只会低声下气的小宫女,倒像是一个从地狱里爬出来的勇士。
    尉迟徹沉思间,洛归雁已是一瘸一拐的走出了好远,转身望着月光下寒风中的那道单薄身影,尉迟徹的双眸泛着幽光,嘴角微动,朝着洛归雁喊道。
    “记得将披风洗干净,那可是本王最喜欢的一件!”
    “啰嗦,老娘知道了!”
    不耐烦的回了一句,洛归雁朝着记忆里一个叫罪奴庭的地方而去,那是她在这个皇宫里住的地方,也是收押各种罪奴的地方。
    罪奴庭里的罪奴大多数原本都是侯门贵府里的小姐,但因为家里犯了事才被抓进这罪奴庭里的,像洛归雁这样的亡国公主还是独有的,所以个个都是明里暗里以欺负洛归雁为乐。
    不知走了多久,终于是进了罪奴庭,还好房间里还是亮的,缓缓推门而入,这个房间里连着洛归雁一共住着十个女子,其他九人以前皆是富贵官宦家的小姐,不顾其他人的投过来的怪异视线,洛归雁径直往着自己睡觉的地方而去。
    “哟,这不是燕国公主吗?让你给贵妃娘娘送个茶这么晚才回来呀,身上的披风哪来的?拿过来我看看!”
    洛归雁还没有走到床边,就听到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传来,这是苏黛的声音,她很熟悉。苏黛原本是周国逍遥侯苏啸天的女儿,但因苏啸天贪污受贿之罪被朝廷查处,被剥夺爵位,家中男儿充军,女眷没官,苏黛也被关进这罪奴庭。但因其嚣张跋扈,有仇必报的性子,这屋子里的其他人也是以苏黛马首是瞻,常常连起伙来欺负洛归雁。
    洛归雁眼角瞥了一眼坐在一边床上的苏黛,理也没理的继续的朝着自己的床边而去。苏黛当即一愣,这可是平常没有发生过得事情,自己的命令就算洛归雁有异议,也是不敢公然违抗的,看来这小妮子又是皮痒欠收拾了。
    “洛归雁,本小姐再给你一次机会,你最好识相一点!”苏黛又是狠狠的警告着,其清秀的脸上怨毒之色清晰可见。
    洛归雁心里很烦,压根不想理她,想要赶紧去床上躺着休息会儿,顺便细细捋一捋刚才发生的所有事,莫名其妙的穿越让她到现在还是没有缓过来。但如果要是自己不将披风给她,又是免不了一顿纠缠,想到这里,洛归雁索性将披风解下,直直的朝着苏黛扔去,还顺带开了口。
    “你要看就拿去看,反正也是我从死人身上扒下来的,你想要也可以送给你啊!”
    “啊?”苏黛听得分明,身子直接向旁边闪去,披风落在了一旁。回过神来之后,脸上怒气萦绕,狠毒的道:“敢拿死人的东西砸本小姐,你们俩个把她

Rank: 1

91UID
85827469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给我抓过来!”
    话音刚落,两个女子已是来到洛归雁的身边,看着洛归雁浑身的血迹,皱了皱鼻头,但还是伸手就要攀上洛归雁的身。
    洛归雁当即一个凌厉的眼神甩过去,两个女子愣在原地,空中的手也是没再敢前进一寸。洛归雁抬脚而行,却是向着苏黛而去,眸子里的寒光直直的射在苏黛身上,瞬间令其感觉一丝凉意从背后升起,尤其是洛归雁浑身的血迹更是让她心里一颤,脸上的狠毒一色也是消了大半。

Rank: 1

91UID
85827469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三章 审问

“你想干什么?”
    苏黛略显惊慌的声音并没有让洛归雁有半点停顿,直直的走到苏黛面前,看着苏黛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戏虐,俯身轻声低语道:“看见我身上的伤和血了吗?知道怎么来的吗?我告诉你啊,我在外面杀人了,这件披风就是我从那个人身上扒下来的。”
    “啊!”
    苏黛惊恐的叫了一声,立即起身连滚带爬的离开了洛归雁的身边,靠在一个角落里瑟瑟发抖。洛归雁唇间冷笑,抬头在屋子里环视一圈,每当洛归雁的视线扫过一个人的时候,那个人都会迅速将头埋的很低,大气也不敢出。
    洛归雁心里忍不住的发笑,一群只会欺软怕硬的东西,说句杀了人就吓成这样,到底是没见过世面的闺中女子啊!摇摇头,伸手将一边的貂裘披风拿起,一步一步的向着自己床走去。
    “对了啊,老娘需要安静,你们明白的吧!”
    在床上躺下后,洛归雁又补了一句,先为自己制造一个安静的环境再说,大概也许是太累了,身上还有伤的缘故,将狐裘披风盖在身上之后,竟沉沉的睡了过去。
    “苏黛姐,她真的杀人了?”一名女子向着苏黛问道,声音很低,生怕被洛归雁听见。
    苏黛此时已将刚才的恐惧释去,眸子望着洛归雁一动不动的身子,一丝狠毒又是涌上脸颊,缓缓道:“看她身上的伤和血迹来看,十有八九是真是。”
    “啊?”女子已是惊叫出声,惊觉之后忙捂住自己的嘴巴,侧耳听了半天见洛归雁没有动静,才稍稍缓了口气,小声道:“那怎么办啊?她休息好了,会不会把我们都给杀了?”
    “你怕什么?我们这么多人还怕她一个?叫姐妹们今晚都别睡了,盯着这个洛归雁,等到天一亮,我就去告诉甄嬷嬷,自然有人收拾她。”苏黛紧绷着脸,向女子吩咐道。
    女子点点头,想了片刻,又是小声道:“这个洛归雁平常胆小懦弱,被咱们欺负也不敢多言半句,今日怎么会……苏黛姐,你刚才看见她的眼神了吗?透着一股阴寒的光,像是能杀人一样,吓死我了。”说完还心有余悸的拍拍胸脯。
    苏黛没再说话,只是瞪了女子一眼,好像在说“没出息的东西”,不过怕是忘记了自己刚才的样子了。而第二天,令洛归雁好笑的是,因为自己的一句话,与她同住一个房间里的九个人都是一晚上没敢睡觉,像看贼一样看了洛归雁整整一个晚上。
    翌日。
    洛归雁是被人摇醒的,昏昏沉沉的睁开双眼,看到了一张脸在瞳孔中慢慢放大,从小受容嬷嬷的毒害至深的洛归雁猛的就给了那张脸一拳,

Rank: 1

91UID
85827469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只听得甄嬷嬷“哎呦”一声便直直的向后倒去。
    半个时辰后,在罪奴庭的院子里,甄嬷嬷顶着一张黑眼圈的老脸坐在椅子上,旁边的小桌上放着一杯茶,而洛归雁则是跪在正对甄嬷嬷不远的地方,换了一身干净的粉色宫衣,垂着头,像是又在补觉。而旁边则围着众多罪奴庭的人,对着洛归雁就是一阵议论。
    “啪!”
    甄嬷嬷瞧见低头神游太虚的洛归雁,一手啪在茶桌之上,巨大声音将洛归雁从梦里拉了回来。
    洛归雁抬起头,眯着眸子看了一眼天空,太阳还只是露出了一角,分明还早,打了了大大的哈欠,洛归雁又是垂下了头。
    “有人告诉我说你杀人了?”甄嬷嬷用着疑惑的语气开口道,但是里面却是有着浓浓的不相信。
    洛归雁有些好笑,歪着头对甄嬷嬷道:“嬷嬷啊,小女子手无缚鸡之力,怎能说我杀了人呢?这么说可是要有证据的,否则小女子可就告您诽谤啊!”
    甄嬷嬷笑了起来,将茶杯往茶桌上一放,说道:“哟,跟我摆谱呢,不过谅你也不敢杀人。”
    “嬷嬷!”苏黛从一旁急急走出来,跪在洛归雁的身边,对着甄嬷嬷道:“她昨晚亲自对着奴婢说她杀了人,我们都听到了!”
    “是啊!”“是啊!”……
    旁边人群里的其他几个人纷纷附和着,这惹的洛归雁更是笑了起来,转头打量起了苏黛来,面容还是清秀,最主要是胸大啊,撑着宫衣已是紧绷的了。
    果然是胸大无脑啊,低头再看下自己的却只是小小的一团,搁现代来看也就一个B吧。
    “你还有何话说?”
    甄嬷嬷的在此时响起,洛归雁抬头的瞬间已是换上了一副讨好力十足的笑容,很无辜的道:“嬷嬷啊,小女子相信您是很聪明的对不对?哪有人杀人了还给别人说啊,我又不是傻子,再说了,我说杀人了就是杀人了吗?还望嬷嬷不要听信了一些心怀不轨的小人的谗言啊!”
    甄嬷嬷点这头,一副觉得洛归雁讲的很有道理的样子,还没等着再开口,苏黛已是说了话。
    “你别血口喷人,昨晚你去给贵妃娘娘送茶,很晚才回来,而且回来时浑身是血。”苏黛顿了顿好像又是想到了什么,瞪着眼睛就道:“嬷嬷,洛归雁回来时还披着一件貂裘披风,这样华贵的东西她怎么可能有呢,所以定是她杀了人在别人身上抢来的。”
    “哦?”甄嬷嬷惊疑出声,对着苏黛问道:“那件披风在哪呢?拿来我看看!”
    苏黛看了一眼洛归雁,却发现其面色平静如水,丝毫没有她预想中的半丝慌张之意,当下就道:“回嬷

Rank: 1

91UID
85827469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嬷,奴婢这就去找来于您看。”
    洛归雁没有拦苏黛,任由其起身去房里寻那件貂裘披风,只不过心里嗤笑,这以前在看电视剧的时候就看到这后宫妇人为了争名夺利,耍尽手段,还赞其为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啊。如今自己置身于这场战斗中心,倒是有一股莫名的感觉,也不知道自己能在这场战争中能活得了多久。
    膝下的石板传来冰冷的感觉,忍不住让洛归雁打了个冷颤,经过一夜的休息,身上的伤也是好了许多,但身上依然是单薄的衣衫,清晨的冷意可谓是丝丝入骨。

Rank: 1

91UID
85827469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四章 打脸

苏黛拿来了披风,甄嬷嬷观赏了一会儿,浑浊的眸子里有着淡淡的惊疑,依她看来,这件貂裘披风定不是普通富贵人家所有,而是由宫里的尚衣局定制而做,而能在尚衣局拿衣服的人定是皇亲国戚。
    “说,你这件披风哪来的?”甄嬷嬷眼睛一睁就向洛归雁问道,声音急切又有些疑惑。
    洛归雁无奈的摸了摸了俏鼻,老实的回道:“小女子昨晚从贵妃娘娘那里回来的路上,因为天气实在是太冷了,所以就找了一位路人借的取暖用的。”
    “问谁借的?”甄嬷嬷嘴角掠过一抹讥笑,继续问道。
    “额……”洛归雁脑子努力的想着昨晚的男子叫什么,想了一会儿终于从原主的记忆里找到了,开口道:“尉……徹王殿下!”
    空气里突然静了有三秒钟,紧接着就是一片爆笑声响起,周围的婢女们纷纷笑的前仰后翻,一些人还指着洛归雁说是脑子有问题,苏黛更是一脸嗤笑,就连甄嬷嬷都带着些许嘲讽的笑容,显然她们都不相信洛归雁说的话。
    洛归雁莫名其妙的看着这些人,也是有些疑问,但也一直没说什么,不相信就算了,反正她又没有说谎。
    待众人都止了笑,苏黛眉头一皱就开了口:“你也会给自己脸上贴金,徹王殿下是什么身份,会给你一个小罪奴借披风,那我岂不是能向贵妃娘娘借身衣服穿穿了!”
    苏黛的话刚说完又是一阵笑声,洛归雁摸摸鼻头,心里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个世界说真话也是一种罪过啊!
    “哼!大胆奴婢,还不说实话,你这披风到底哪来的?”甄嬷嬷面色一怒,呵斥道:“莫不是你偷的吧!”
    洛归雁真的不知道怎么说,耸耸肩,无奈的道:“嬷嬷啊,真不是我偷的,我说了是找人借的,你们又不相信,小女子也没有办法啊!”
    苏黛在一旁煽风点火,插话道:“甄嬷嬷,定是她偷的,不给她受点皮肉之苦让她知道不说实话的下场,否则还以为您好骗呢!”
    甄嬷嬷果然被苏黛说的有些气极,眸子圆睁,操着很是恶毒的语气道:“来人啊,给她点瞧瞧,看她还说不说实话!”
    洛归雁眸子一睁,甄嬷嬷嘴里的“厉害”就是打板子,在这个罪奴庭里的人最怕的就是打板子,因为在行刑的板子上扎着几十根密密麻麻的银针,那一板子下去,屁股可就变得稀巴烂啊!在洛归雁的记忆里清晰的有着一个婢女挨了不到十板子就忍不住折磨,生生咬舌自尽了。
    洛归雁的性子就是绝不坐以待毙,反正那个板子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挨的,已自己现在这副身子的小体格,就是挨一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