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55 | 浏览:409|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古代言情] 权倾天下 - 苍狗--91书城原创正版文

Rank: 1

91UID
85827469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下也是受不了啊!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
    洛归雁抬头快速向四周看了一圈,发现都是些女子,自己在警校学的散打和格斗可不是白学的,要是真的无计可施,只能反抗了,大不了来个鱼死网破。
    苏黛朝着一旁使了个眼色,立刻从人群里就出来了两名女子,皆是与洛归雁住在一个房间里的。她们径直走向洛归雁,各自的脸上皆是带着一副不怀好意的表情。
    “你们谁是洛归雁姑娘?”
    就在洛归雁准备起身反抗的时候一道男声响起,众人皆是一怔,洛归雁悄然松了一口气,这个声音起的及时,不由得有一种来者是故意为之的感觉。
    围观的人群纷纷让开,只见一个穿着蓝色锦衣的男子走了进来,面容清秀,身姿挺拔,洛归雁看的出来来人定是个武功高强之人。
    还未能来人在说话,坐于椅子上的甄嬷嬷已是站起了身,脸上堆满了笑容,急急迎了上去,因为她见过此人,是徹王殿下的护卫焦春。
    “哟,焦春大爷,您怎么来了?”甄嬷嬷叫的那叫一个欢快,倒是让洛归雁觉得有种qinglou里
老bao的样子。
    焦春却是不为所动,直直向着甄嬷嬷抱了抱拳道:“嬷嬷打扰了,在下奉了徹王殿下的命来这里寻一个叫洛归雁的女子,还望甄嬷嬷帮忙!”
    在场所有人皆是一愣,下一刻目光齐刷刷的移到洛归雁的身上,有些人心里泛起了嘀咕,莫不是刚才洛归雁说的是真的?
    洛归雁眸子微转,嘴角掠过一抹冷笑,这个时候就是拼演技的时候了。下一刻站起身来,换上一副急切可怜的模样的走到焦春面前,也不行礼,小声道:“徹王殿下怎么才想起我啊,小女子可是等的有些急了呢,刚才甄嬷嬷还说要打我的板子呢,公子晚来一会儿怕是就见不到我了呢!”说着又觉得此处应更煽情一些,竟从眼眶里生生挤出了几滴眼泪来。
    这一下可把甄嬷嬷给吓着了,真以为洛归雁与徹王殿下有着什么关系,忙挤出一抹笑容,向着焦春道:“洛姑娘说的严重了些,这都是误会,误会啊!”说着一边给洛归雁狂使眼色,一边继续道:“你说呢?洛姑娘!”
    洛归雁眸子升起笑意,但依然是一副被人欺负了的可怜模样,用着低低弱弱的声音道:“甄嬷嬷说是误会,那便是误会吧,小女子没有异议,也不敢有异议!”
    甄嬷嬷脸上一抽,这不是摆明了像是自己在逼迫她吗?但也不敢再说什么,只得讪讪的笑了起来,缓解着尴尬。
    一旁的焦春看着两人一来一往,嘴角微勾,饶是他再笨也看的明白,此女子在用自己

Rank: 1

91UID
85827469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主子当护身符呢。只是眼前这个女子刚才的举动倒是让人有些想笑,沉思间忽然想起了来的正事,赶紧正了正脸色,清了清嗓子,开了口。
    “洛姑娘,昨晚殿下借与你的披风洗好了吗?殿下命我过来拿一下!那可是殿下最喜欢的披风。”
    此话一出,众人皆惊。甄嬷嬷眸子一下子变得灰暗下去,像是得到了什么打击内心的悲痛消息,一直在人群里观察的苏黛更是面露不可置信的表情,她打死都不相信洛归雁竟真的向徹王殿下借了披风,自己刚才说的话在此刻竟是有种啪啪啪打脸的感觉。

Rank: 1

91UID
85827469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五章 老地方

洛归雁将众人的反应看在眼里,心里有了丝丝爽意,故意道:“哎呀,本来早上我要洗的,可是……可是被甄嬷嬷拉到这里审问,所以耽误了!”越说越小声,洛归雁最后竟将头底了下去,感觉有些深深的自责。
    甄嬷嬷腾的一下,脸色白了几分,手脚忍不住的哆嗦,她也没想到洛归雁是个睚眦必报的人,颤颤巍巍的对着焦春道:“焦大爷,老奴不知道洛姑娘还要给徹王殿下洗披风,知道的话……”
    “好了,那有劳洛故娘快去洗干净吧,我下午再来一趟!”焦春出声打断甄嬷嬷的话,向着洛归雁说道,见着洛归雁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焦春一走,洛归雁立即回复了原有的清冷面容,对这甄嬷嬷冷笑道:“对了,甄嬷嬷,那板子还需要打吗?小女子这身子可是弱的很,怕是熬不过去啊,罢了罢了,如果甄嬷嬷还是一心要打的话,那小女子也不能违抗,只是下午徹王见不着小女子,说不定会找甄嬷嬷哦!”
    此时的洛归雁竟有些俏皮的意味,特别是最后一个“哦”字,尾音上提,尽显调皮可爱。可是在场的每一个人都不觉得洛归雁是真正的可爱,刚才扮猪吃老虎的一幕可还是历历在目,其有仇必报的性格让众人不由得心中发怵。
    甄嬷嬷则是一张老脸扭曲,气的涨红,她入宫二十余年,还未吃过如此大的哑巴亏。嘴唇哆嗦着道:“别以为攀上徹王你就可以高枕无忧,只要你还在这个罪奴庭,老身有的是办法收拾你。”说罢要走时,又是回头对着洛归雁道:“老身奉劝你一句,麻雀始终是麻雀,想要飞上枝头变凤凰,那你可得小心了。”
    看着扭着肥大的屁股离开的甄嬷嬷,洛归雁嘴角冷笑,白皙脸庞上的森然寒气,竟是让围观的众奴婢默默的散去,而苏黛走的时候则是狠狠的看了一眼洛归雁,眼神里不知道是一股恨意还是嫉妒。
    其实洛归雁知道甄嬷嬷说的不管前一句话,还是后一句话,都是没错的。只要自己还在这个罪奴庭一天,甄嬷嬷身为罪奴庭的掌事,定会找各种借口给自己找麻烦,以报今日之仇。
    而至于后一句,虽然洛归雁没有变凤凰的心思,但甄嬷嬷却说的一点没错。后宫妇人的恶毒程度不是一般人能够想象的,无论那个宫女都想着一夜变凤凰的美梦,而一旦起了嫉妒心,那定是想方设法的除掉对方,后宫的手段多是些阴暗狠辣的招数,岂是洛归雁这么一个小丫头可以抵的住的。
    洛归雁不禁叹了口气,这叫什么事儿?好不容易能再活一次,生活的环境还这么恶劣,为了活命可得好好筹划筹划,看来现在唯一能帮

Rank: 1

91UID
85827469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自己活命的就是那个徹王。尽管是个不受宠的皇子,但是好歹也有着保她不死的权力;尽管是原主的仇人,但这跟她有什么鸟关系,在这个世道活命为先。
    一边想着,一边将那件披风提在手里,转身去了洗衣房。洛归雁用力的搓着那件沾了水就变得厚重的貂裘披风,而在脑子里却是想起来昨晚尉迟徹给她说的那句话——“与其恨本王,不如恨你的父皇!”
    “什么叫恨你的父皇?”洛归雁口里轻声**着,柳眉皱成一团,这话到底什么意思?在洛归雁寻遍原主的记忆,只发现了其父皇是个自大狂傲的君主,一直不甘心只做周国的一个附属国,曾经或多或少也是有些动作想要**离周国的掌控,但这些都是情理之中的事情,那有一个主君不希望自己的国家能够独立于世,不接受任何国家的牵制,如果为此而做出一些出格事情也是有可能的,但是摆明了原主是一无所知啊。
    洛归雁叹了一口气,不由得加快了手上的速度,也许是时候见一见这个徹王了。
    下午的时候,焦春又来了,这次却还是没能将披风给拿回去,洛归雁以披风没晾干为由又是拖了一天的时间,而且让焦春带话给徹王,于明日戌时相约老地方,披风自然奉上,还有一件事要讲给徹王殿下听,而这件事情洛归雁敢肯定徹王定有兴趣。
    焦春带着满肚子的疑问回了徹王府,将这些一字一句的讲给了自己主子听。当焦春说到“老地方”见的时候,摸了摸头,自己回来的时候琢磨了一路也想不出来这皇宫内有叫“老地方”的地方。
    听到这儿的时候,尉迟徹正在喝茶,当即一口茶水就喷了出来,心里怎么升起了一种和人私会的感觉,摇了摇头,清俊的面容上升起一丝肃穆,转头对焦春问道:“她真这么说的?”
    焦春点点头,摸着后脑勺回道:“洛姑娘确实就是这么说的,她说您知道‘老地方’在哪?还说到时候会把披风还给您,还要给您说一件事,而且您一定会感兴趣的,爷,您要不要去?”
    “去!为什么不去?本王倒要看看,她能耍什么花招?”尉迟徹嘴角扬了扬,眸子里有了一丝感兴趣的意味,脑海里也是出现了一道单薄的身影。
    不知道为什么?昨晚之后,自己老是莫名其妙的想起那抹身影,昨晚的一切在他看来倒是有些不一样,至于哪里不一样,自己竟也说不清楚。
    沉思间却是见焦春还站在一旁,尉迟徹奇怪的问道:“怎么?还是事?”
    焦春嘿嘿的笑了两声,墨色的眼珠子在眼眶里转了转,开口道:“爷,属下心中有一疑问想请爷解惑?”
    “说!”

Rank: 1

91UID
85827469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老地方”在哪?”
    “滚!”
    随后焦春就看到自家主子杀人一般的眼神,吓的都来不及行礼就出了屋子,心有余悸的拍拍胸脯,然后又是摸了摸后脑勺,一脸的懵懂之色,站在寒风中凌乱。

Rank: 1

91UID
85827469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六章 贵妃的警告

“贵妃娘娘,姓洛的那个丫头没有死。”侍女慌张地走进寝宫,看着贵妃娘娘正惬意地享受着一旁宫女给她的扇风。
    贵妃娘娘听到侍女的话,猛然睁开眼睛,眼神中透露出狠意,她没有想到这个小罪奴居然还活着。“怎么回事。”
    宫女强忍着贵妃娘娘凶神恶煞的眼神,伺候贵妃娘娘这么久了,知道她的手段,也没敢让她等太久,咽了一下口水说道,“我听昨晚抬她的公公说,她半路诈尸了。娘娘你说会不会……”
    贵妃娘娘瞪了一眼宫女,“你在胡说些什么。”站了起来,踱步了几下,她这么着急干嘛,那个罪奴也已经不是燕国公主,现在只是一个小小的罪奴。
    又恢复平静地坐了下来,轻轻地闭上眼晴,嘴微微动了一下,“去看看她现在是怎么回事。”
    侍女哆嗦了一下,迟疑地对着贵妃娘娘说道:“奴婢,害怕她是妖怪上身,所以才会起死回生,不如我们请国师把她抓走?”
    贵妃娘娘也没有想到自己的贴身宫女,居然会有反驳自己命令的一天,瞬间不悦,用阴狠的眼神盯着侍女,“怎么,你也要反抗我?”
    侍女连忙跪下来,一边磕着头一边说道:“请娘娘恕罪,奴婢该死,奴婢这就去看。”
    片刻,贵妃娘娘才让宫女站起来,一个下马威之后肯定得给一个糖,用着温和地语气说道:“行了,快去吧。”
    如果不是这个宫女在她还未出嫁之前,就已经跟在她身边,而且皇宫任何人都相信不得,说什么今天都不会放过她的。
    侍女连滚带爬地出了贵妃娘娘的寝宫,找到甄嬷嬷,跟她了解了洛归雁昨晚回来的事情之后,就连忙回到寝宫跟贵妃娘娘汇报。
    “娘娘,我打听到了,她真的还活着,而且还听说昨晚借了徹王的披风。”侍女经过刚才的事情,早就进入寝宫之时,做好了面部表情,不会再让自己犯同样的错误了。
    “哦,徹王,那你打听到了他们是什么关系吗?”贵妃娘娘听到还牵扯到了徹王,心里对这个事情就更加感兴趣了。
    侍女对着贵妃娘娘摇了一下头,说道:“并无说明。但是现在她仗着有徹王的威严,对着甄嬷嬷冷嘲热讽的。”
    没有想到你这个小罪奴还能够攀上徹王,怎么要爱上你的杀父仇人吗?
    洛归雁并不知道贵妃娘娘已经派人来打听她的事情了,更不知道因此,使得她明天不能与尉迟徹相见。
    “去,把她找来,本宫有事情跟她说。”鬼妃娘娘扬了一下白皙的下巴,语气十分的骄傲凌人。
    侍女领命之后,就带着一群

Rank: 1

91UID
85827469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宫女,气势汹汹地来到了罪奴庭,“甄嬷嬷让你们的洛归雁出来。”
    甄嬷嬷在她们喊道之时就已经快步从屋子里走出来,笑嘻嘻地讨好着侍女,“洛归雁你在哪里?还不快出来。”
    洛归雁听到甄嬷嬷的声音,不紧不慢地从人群众走了出来,来到众人面前也是一副淡定从容的模样。
    “找我什么事?”
    侍女看了一眼洛归雁,之前都是从别人那里听说的,现在真的看到本人,还是觉得十分不可思议。
    “快跟我去见贵妃娘娘。”侍女还是记得自己这次的任务的。
    “不知贵妃娘娘这次寻我过来,所谓何事?”洛归雁一进门,就对着贵妃娘娘发问说道。
    贵妃娘娘看着她一点都没有想要行跪拜之礼,只好心里暗咒,不过现在还不明确她跟徹王的关系,一切都不好动手。
    “只要你不把昨晚的事情说出去,我就不会把你怎么样的,但是如果你说出去,你应该是知道我的手段的。”
    贵妃娘娘在说这个话的时候,宫女就已经把门口堵住,洛归雁是一个识时务之人,答应了贵妃娘娘就回到了罪奴庭。
    贵妃既不愿意让洛归雁好过,可是碍着徹王,她又不能在面上表现出来。只能私下宫女招呼甄嬷嬷多多照顾照顾洛归雁。
    甄嬷嬷和洛归雁一向看不对眼,现如今有了贵妃娘娘的撑腰更是兴奋,暗自筹谋着要如何让洛归雁好看。
    罪奴庭中每日都需要有人打扫。甄嬷嬷向来是不理会这等杂事的,可一出门就看见洛归雁回来的身影,耳边又回想起贵妃娘娘宫女的叮嘱了。
    甄嬷嬷的嘴角微微勾起,眼神暗了暗,像是想到什么好点子,摇晃着身子乐悠悠地出现在洛归雁的身前。
    “你,就你,别看了。给我去偏殿打扫去,别在这里无所事事,想偷懒是吗?小心我让贵妃娘娘治你的罪!”甄嬷嬷说完,还特意地插了插腰,将下巴抬得老高了,洛归雁甚至看得见她的鼻孔。
    洛归雁听了甄嬷嬷的话,当着她的面大大地翻了个白眼。这奴婢真是仗势欺人,仗着有贵妃为靠山,对她颐指气使。
    果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想她洛归雁何曾沦落到如今这等卑微,现如今就连这老太婆都敢指着她的鼻子欺负人。
    洛归雁越想越气,愤愤不平地说:“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无所事事了!我向来都是清扫庭院,为何今日却要将我分配至那偏殿去呢?”
    甄嬷嬷没想到洛归雁居然敢质疑她,当下一句话都说不出,但心里的怒火却熊熊燃烧起来,她怒极,一巴掌拍在洛归雁的脸上。
    气氛一下子安静下来

Rank: 1

91UID
85827469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洛归雁没有防备,生生接下这一掌。甄嬷嬷指着她的鼻子厉声说:“你这贱丫头,叫你去你就去,哪里那么多废话,要是再废话,你就直接去阎王殿里问问阎王吧!”
    说完一个转身,又扭着臃肿的身子气冲冲地走了。
    洛归雁真是没受过这样的气,当下就只想将那一巴掌还给甄嬷嬷。可是那又怎样呢?还给她又如何呢?现在她所处的罪奴庭是她管理的,她洛归雁只能忍气吞声。
    她只能让自己变得强大,也必须得让自己变得强大。她耷拉着脑袋,紧紧攥住手中的扫帚,随后,认命地前往偏殿打扫。
    甄嬷嬷真是恶毒,打扫偏殿就罢了,还偏偏让洛归雁去最大的偏殿打扫。这里平日里最少也需要五个人才能勉强打扫地完,现如今,偌大的偏殿里独剩洛归雁一个人。
    她闭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她知道是自己的锋芒毕露让甄嬷嬷乃至贵妃注意到了,这才被人针对,让她独自一人打扫这偏殿。
    可是洛归雁没有时间可以耽误,因为她想起了同徹王殿下的约定,只能拿起扫帚和抹布,快速地在殿里打扫。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洛归雁累得满头大汗也不肯休息,眼看着偏殿就要被打扫干净了,门口突然传来一声刺耳的声音。
    那是关门声,洛归雁心里尖叫着。她将抹布丢下,快速地跑去门边,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最后一丝光亮消失在眼前,她所能看到的唯有那最后一双藏满恶意的眼睛,那是甄嬷嬷。
    洛归雁的心从来没有像此时这样憎恨过她,但是又能怎样呢?在这漆黑一片的地方,她独自一个人绝望地度过,那个同徹王殿下定下的约定,也自然而然地无法实现了。

Rank: 1

91UID
85827469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七章 失约

尉迟徹站在洛归雁所谓的老地方静静等候着她。可是随着等待的时间越来越长,尉迟徹渐渐不耐烦起来。无数次想甩手就走,但是一想到洛归雁所说的有要事要说,又心下期待,挪不开脚步,按耐着性子继续等待着。
    可饶是这样,夜已经渐渐深了,渐渐已是亥时。寂静的夜里静的只有些许虫鸣声。焦春守在尉迟徹的身边,看着一脸神色不明的尉迟徹,又抬头看了看这浓重的夜色,只能硬着头皮开口。
    “徹王殿下,已经是亥时了。洛姑娘这么晚还没来,大抵是有事耽搁了。现如今夜色渐色,寒意渐浓,要不然殿下先回去休息,别着凉了可就不好了。”
    尉迟徹一言不发地站着,夜里漆黑一片,模糊了他俊美的面容。焦春正忐忑间,忽然听到上面传来了声音。
    “焦春,你明日一早就去给本王看看!本王倒想知道她有何要紧事,居然约了本王还失约!”尉迟徹的声音里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怒气。
    可焦春在他身边服侍多年,如何不会知道他的习性。尉迟徹生气之时永远都是一脸云淡风轻,实则怒火重重。焦春只敢连连点头称是,一点儿也不敢将头抬起,去看怒意十足的尉迟徹。
    尉迟徹再看了看眼焦春的身后,见实在没有人前来的迹象,狠狠地甩了下袖子,快步离开了。焦春紧跟其上,不敢出一言以复。
    尉迟徹回宫的那一段路上,一直无法忘怀。他的脑海里始终盘旋着洛归雁的身影。那该是怎样一个女子,居然敢放他的鸽子。早知道他尉迟徹还从未被人失约过,这一遭倒是头一回。
    尉迟徹既觉得生气,又觉得有些新奇。他竟然越来越想了解洛归雁了。连尉迟徹都没有察觉,在他心想到这个的时候,他的嘴角微微上扬,眼里闪过一道不知名的光。
    第二天一大早,焦春记挂着徹王殿下的命令,早早地就去找洛归雁了。可是,找遍了她的处所,问遍了她的朋友,没有一个人知道她在哪里。
    焦春正暗自着急,不知道要如何跟尉迟徹报告这个情况的时候,角落边有一个小丫鬟偷偷地拉住了他的衣袖,顺利让他停下了脚步。
    “洛姐姐……在最大的偏殿里,我看见……她被关在偏殿里了。”小丫鬟断断续续地说道,像是怕被什么看到一样,说完就迅速逃开了。
    焦春还来不及仔细询问,小丫鬟转眼就消失在走廊深处。焦春目瞪口呆地看着,过了好一会儿才感慨着这丫鬟的神速。
    不管怎么样,总算是找到洛归雁的下落了。细思起小丫鬟的反常举动,让焦春直觉这件事并不简单。
    刻不容缓

Rank: 1

91UID
85827469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焦春收起了玩笑的脸,一本正经地来到最大的偏殿。
    这个偏殿不同于其它的宫殿。漆红的门紧紧合上,一丝不露,隐隐中透出诡异。
    焦春沉着步子,悄悄打量了四周,见无人注意这里,一个快步上前,灵活地将外面的锁头撬开。将门缓缓打开,一股沉闷的空气扑鼻而来。
    焦春掩着口鼻,挥手散去眼前的灰尘,过了好一会儿,才渐渐将偏殿打量仔细。
    偏殿十分空旷,但很干净,看得出人打扫过的痕迹。焦春一点点打量着,随即一抹暗色身影在他眼前一闪而过。
    焦春迅速将视线集中在那一抹身影之上,这才发现这抹背影有些熟悉。是了,是失约的洛归雁!焦春兴奋地发现了这个认知。
    可是为什么这个身影看起来有些不正常呢?焦春带着满脸的疑问,走到洛归雁的身边。
    “洛姑娘,我是焦春啊!”焦春在洛归雁的耳边呼喊着,声音还带着些许焦急。
    可是洛归雁并没有听到他的声音,还在自顾自地熟睡着,仿佛同外界隔绝了一样。
    焦春这才发现不对,立马上前继续呼喊:“洛姑娘,洛姑娘。”还用手推搡了她的肩,企图将她叫醒。
    “哪个不长眼的敢打扰本大小姐睡觉!”洛归雁眯着眼睛,语气虚弱,嘴里还吐着凶狠的话语,一点儿说服力都没有。
    “洛姑娘是我啊!给你传话给徹王殿下的焦春啊。姑娘你怎么在偏殿睡了一夜啊。你可知道,徹王殿下等了你多久,可是你居然放了他鸽子!他现下十分气怒,派我来跟你讨个说法。”焦春闷闷地说,言语里还有些替尉迟徹不平的意味。
    洛归雁刚睡醒,闻言这才精神过来。想起自己同尉迟徹的老地方之约,心里又不禁暗暗骂了甄嬷嬷一顿。可是她被关在偏殿已经一天一夜了。被关之前她又干了不少的活,肚子早就咕噜直响,吵着闹着要洛归雁进食了。
    要不是焦春来了,洛归雁估计自己就要被饿晕了。又或者说,还有可能会饿死。
    洛归雁一想到这里,眼前又是一阵发黑,肚子饿得直抗议,连焦春都发现了洛归雁现在的尴尬处境。他低着头,尴尬地摸了摸鼻子,正不知所措时,焦春惊觉身上有一阵焦灼的视线快要将他点燃。
    他不得不抬起头来,寻找这个视线的来源。果然,一抬起头来,就看见洛归雁饿如残狼的眼神,血红着眼睛,仿佛就能将他吃掉。
    焦春暗自打了个哆嗦,还没来得及反应,洛归雁就扑了上来,揪着他的衣领说:“焦春,给我找点吃的哩,我现在都快要饿晕了,怎么给你主子解释?要是我饿死了,你家主子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