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55 | 浏览:409|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古代言情] 权倾天下 - 苍狗--91书城原创正版文

Rank: 1

91UID
85827469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也别想知道那件事了!”
    洛归雁撑着最后一口气,还在威胁着焦春,言尽就受不住闭上眼睛躺在地上了。
    焦春看着躺在地上饿得脸色都发白的洛归雁,一点儿也不敢有所耽搁,飞快地跑出偏殿,出门为她寻找食物。
    没多久,焦春就回来了。洛归雁已经饿得只能微微睁开眼睛里,看见焦春手里热腾腾的包子,她好像看见生机一样,瞬间从地上蹦了起来,还没等焦春说话,一把抢了过来,一阵生吞猛咽。哪里还像个快要饿晕的人!
    焦春的手还保持着拿着包子的样子,傻傻地看着洛归雁将它吃完。好不容易填饱了肚子,这才有兴致拍打着焦春的肩膀,示意他回过神来。

Rank: 1

91UID
85827469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八章 对质

洛归雁吃了焦春送来的食物,精神大好,没一会儿就生龙活虎起来。站起身子,拍了拍一身的灰,打算要去找始作俑者好好算一帐。
    甄嬷嬷正在罪奴所里给奴婢们训话呢,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
    洛归雁目不斜视地向前走着,站在罪奴庭门口,听闻甄嬷嬷尖利的声音传了出来,不禁停下了脚步,站在门后静静打量着这一切。
    “你们这些**,干活不利索,还老是想着要偷懒,你们可是忘了这是个什么地方,胆敢在我的眼皮底下下使小聪明,小心我将你们的皮扒下!”甄嬷嬷眯着眼睛,面目狰狞,阴险恶毒的模样让在场的奴婢们都不敢反抗,唯唯诺诺地生怕再惹着她。
    洛归雁双手抱臂,听完这一番话却忍不住了,悠悠从门后走了出来。
    “呦,嬷嬷在训人啊?可真是对不住了,我昨夜不知被哪个小人关在了偏殿,差点就错过了嬷嬷的苦心教导。为了嬷嬷这番教导,我可是费尽力气才从偏殿出来的。”洛归雁挑了挑眉,意味不明地说着,说完还别有深意地看了眼甄嬷嬷。
    底下的奴婢们早就竖起耳朵想要探听了。甄嬷嬷被洛归雁的突然出现吓了一跳,正暗暗惊讶着她是如何逃出来的时候,又被她这番言语给扰乱了心神。
    看着底下这些奴婢按耐不住好奇心的表情,甄嬷嬷做贼心虚般挥手解散了她们。等到庭院里只剩她们二人之时,甄嬷嬷的底气一下子又回来了。
    “你这个贱婢,明明就是去偷懒了还找这么多借口,看我不将此事禀告给贵妃,让她好好治你的罪名。”甄嬷嬷得意洋洋地说,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
    洛归雁对甄嬷嬷一同往日的说辞嗤笑不已,一下子收回在笑的嘴角,冷着脸说:“你别以为这样就能吓得到我!昨天可是你叫我去偏殿打扫的,除了你,我还实在想不到还有谁知道我被突然调到偏殿,我还不知道有谁会做出将门关上,想要将我活活饿死的恶毒举止!”
    洛归雁字字珠玑,直逼甄嬷嬷,在洛归雁锐利的眼神下,甄嬷嬷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甚至渐渐出了一身冷汗。
    洛归雁却不想就此善罢甘休,甄嬷嬷欺她太甚了。若是说以往那些小打小闹,自己忍忍就算了。可如今,她都已经有了想要谋害自己性命的想法,不好好地给她个教训,她是不会放过自己的。
    洛归雁思及至此,眼里的深意渐渐浓厚。让甄嬷嬷抖的更厉害了。可是她如何会承认,尽快心内惊惧,但是甄嬷嬷的嘴巴却还死硬着:“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是我!这庭院如此大,你如何知道不会给旁人听了去,兴许是你作恶多端,

Rank: 1

91UID
85827469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才惹得人家报复吧!”
    甄嬷嬷说着说着,像是想到了什么,瞬间又理直气壮来,饶是洛归雁也看得目瞪口呆。这嬷嬷变脸真是厉害。
    甄嬷嬷得意地看着洛归雁一言不发,而后继续说道:“你没有证据就想让我吃哑巴亏,你未免太会算了。想要趁机威胁我是吗?你还太嫩了!还不快去做事,你是想着在偏殿饿不死,想要本嬷嬷送你一程吗?”
    洛归雁气得攥紧双手,浑身发抖。她怒意十足地盯着甄嬷嬷看,甄嬷嬷却也不在意,硬着脖子任由洛归雁怒目直视。
    洛归雁看着甄嬷嬷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气得笑了起来,她走上前,靠在甄嬷嬷的耳边,用近乎窒息的声音轻轻说道:“嬷嬷可要小心哦,小心夜里趟水,湿了鞋袜哦!”
    而后狠狠地撞开甄嬷嬷肥大的身子,气势汹汹地回到了自己的处所。
    洛归雁带着一肚子气回到住所,一夜躺在偏殿,她根本没有休息好,只想着回去狠狠睡他个天昏地暗,再不管那老妖婆的命令。
    可是洛归雁一躺上床,就觉得背后微微发凉。刚刚想要闭上的眼睛瞬间迸发出杀意。洛归雁一个激灵,愤怒地从床上跳了下来。
    拿起被子一看,在被子中央赫然是一团水渍。洛归雁觉得自己青筋都暴跳起来了。才解决了甄嬷嬷,又生事端。
    洛归雁带着怒意环顾四周。周围空无一人,看起来都应该是出去干活了。可待洛归雁一个转身之后,眼睛犀利地捕捉到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
    “苏黛,你不去干活在这里鬼鬼祟祟做什么!”洛归雁面无表情地说。
    “我能做什么!这里难道是你一个人的住所吗?怎么你在这里就不是鬼鬼祟祟呢?”苏黛反击道。
    洛归雁刚刚才和甄嬷嬷斗了一番,此时再也不愿意浪费口舌,直接质问她:“为什么我的被子会湿了?”然后直直地看着苏黛,像要从她的眼睛里看出什么。
    苏黛不自然地挪开视线,嗫嚅着说:“我不知道啊,我也是刚刚才回来的!”
    洛归雁却再也按耐不住自己的怒火,将被子狠狠甩到苏黛的脸上,而后一个快步上前,将她藏于脚边的水盆拿了出来,径直走到苏黛的床边,狠心一泼。
    苏黛被被子压的跌倒在地上,好不容易从被子里爬了出来,迎面却看见洛归雁将水泼在了自己的被子上,大声尖叫起来。
    洛归雁充耳不闻,冷漠地看着苏黛一边尖叫一边冲到自己的被子身边慌乱抖动着被子,企图让水不要浸湿自己的被子。
    可为时已晚,水早就已经渗透到被子里面,跟洛归雁一样,苏黛的被子中间也

Rank: 1

91UID
85827469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是一滩水渍。
    苏黛像疯了一样朝着洛归雁扑去,洛归雁只是冷漠地看着她,而后狠狠将她从自己身上甩开了。苏黛一个不备,摔在了地上,只是撑着地默默哭泣起来。
    “苏黛,之前我对你百般忍让,不是惧你畏你。我只不过不想再多惹是生非。可是你却将我的忍让看作软弱,对我一害再害。你要我如何咽得下这口气呢!”洛归雁俯视着苏黛,毫无波澜地说。
    苏黛朦胧着眼睛,抬起头看着洛归雁。逆着光,苏黛看不清洛归雁的脸,但是光线却莫名刺眼,让她的眼睛难以睁开。
    她艰难地睁着眼睛,对洛归雁的畏惧从未像此刻这般强烈。她真是小看洛归雁了。苏黛低着头,暗暗想。
    迫于洛归雁的武力,此后苏黛不敢再明目张胆地找洛归雁的麻烦,但是心里的小心思却从来没有断绝过。

Rank: 1

91UID
85827469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九章 非礼勿视

焦春知道洛归雁失约原因,解救她出偏殿,并赠予食物后,暗自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故意放徹王殿下鸽子,那就可以回去如实禀告王爷了。
    在离开了罪奴庭时,就碰到了贵妃娘娘的宫女明月。明月正大摇大摆地向着贵妃娘娘的寝宫走去,并且还训斥着身边的宫女。
    这个明月仗着自己的贵妃娘娘的贴身宫女,又有自幼一起长大的情分,在贵妃娘娘所看不到的地方,一直欺压着身边低等的宫女。
    这些宫女都只能敢怒不敢言,贵妃娘娘也只相信身边能够信服的人所说的话,不会为他们这些低等的人出头,只好默默承受着明月的欺压。
    明月余光看到了焦春的身影,转身对着焦春屈了一下膝盖,焦春是徹王殿下的护卫,比他们的级别高,所以众人都对着他行礼。
    “焦春大爷,你这是打哪儿来?”明月嬉笑地说道,眼神却微妙地看向焦春后面的罪奴庭,她认为焦春出现在这里十分的不同寻常。
    平日里焦春都是紧跟着徹王殿下,今日却独自一人,或者说徹王殿下如今正在这个罪奴庭中不成,洛归雁这个贱婢都能够入徹王殿下的眼,那么她是不是也可以。
    焦春跟着徹王殿下这么长的时间,见过朝中不少的大臣,他们的眼神比这个宫女还要隐秘,但却渐渐也能瞧出一些端儿,明月这么不加掩饰的眼神,直白地映入焦春的眼底。
    “与你无关。”焦春瞧不上这个花姿招展的宫女,转身就离开这个地方。
    明月也不在意焦春的冷漠,毕竟跟着这么冷酷的主子,就肯定会有这样性格奴才,只是,今天他是一个人来的?
    “明月姑姑,时间不早了。”刚才被明月教训的宫女,受不住身边其他宫女的欺压,嗫嚅着说道,她也不想提醒明月,可是明月不走她们也走不了,如果不按时回去,贵妃娘娘肯定又得发火。
    硬着头皮,朝明月开口。
    明月转身瞪了一眼这个宫女,把刚才在焦春受到的气,发泄在这个宫女身上后就离开了罪奴庭。
    焦春害怕会被什么人再耽搁时间,一直走着人少的小道,很快就出了宫,回到澈王府就放下心。那些人看着他的主子是徹王,想尽一切办法的讨好他,这样的事情经常发生,焦春现在特别害怕跟女人这个生物打交道。
    来到书房,正好跟徹王的眼神对上,稍纵即逝,他就已经消失在窗前,但是焦春还是看到了徹王与以往冷静的眼神不同的情绪,只是还未曾看清就被掩盖住了。
    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抬脚走进了书房,对徹王殿下说起了洛归雁失约原因。

Rank: 1

91UID
85827469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说完,不自觉地抬起头看向徹王殿下,只见一双瀚若星海的眸子中闪过一丝精光,后又恢复平静,焦春确定并没有看错。
    尉迟徹目光陡然移向焦春身上,“还有事?”焦春慌张地转移视线,摇了摇头。他没有在意,沉思了片刻。
    “不用跟过来。”尉迟徹决定亲自去找洛归雁,焦春在他踏出书房时,想要跟着,可是尉迟徹不知道为甚,不想让他跟着。
    思忖片刻,大步向着皇宫走去。
    洛归雁在解决完了甄嬷嬷和苏黛,心身疲惫,被子是湿哒哒的,根本就无法入睡,只好起来找了一个好地方把被子晾晒起来。
    这个地方并无太多人知道,平时即使知道洛归雁在这里晾晒衣服,也没有破坏,毕竟他们也要在这里晒被子或者别的,所以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
    她们也只是不说,感情却没有。
    弄了被子的问题,洛归雁终于松了一口气,幸亏在记忆中找到这个地方,不然今晚肯定是没有被子盖的。
    正好趁着现在没有人,洛归雁拿出收藏起来的药,想给自己上药,可是并没有想到尉迟徹这时已经在门口了。
    “嘎吱”古老的红木门被推开,发出沉重的声音,使得正在**衣服的洛归雁以为是别的宫女来,在现代穿泳衣是三点式的人,现在穿**,也没有什么尴尬的。
    只是下一秒听到的声音使得洛归雁整个人都发怔,“洛归雁?”尉迟徹推门进来时喊道,虽然洛归雁很快就转过身子,在那一瞬间他还是看到了一些迷人的风景。
    “谁让你进来的,滚出去。”恼羞成怒的洛归雁,已经不管尉迟徹是什么身份,就对着他怒吼。
    尉迟徹在她转身之时,也转身了,秉着非礼勿视,看向另一边,手不自觉地把门关上,听完她的怒吼,却忍不住用余光瞄了一眼洛归雁。
    只看到了背后伤痕累累的痕迹,心里有点疼痛,尉迟徹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在他的注视下,洛归雁的背部慢慢的染上红晕。
    “我先出去了,你换好衣服再叫我。”
    心里再怎么不舍得,尉迟徹都没有表现出来,对着她说完,转身走出了这个房间,只是微微发烫的耳朵已经出卖了尉迟徹。
    “你进门的时候都不懂得敲门的吗?”洛归雁换好衣服,气势汹汹地质问着尉迟徹,尉迟徹在刚才的等待时间就已经平复好了自己的心情。
    此时,已经变回了那个冷静的徹王殿下,“给你的,这个是治疗伤痕最好的药,本王想你应该能用上。”尉迟徹从怀里拿出药膏。
    洛归雁心存疑惑地接过了尉迟徹的药膏,也没敢

Rank: 1

91UID
85827469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好意思地再质问他,刚才她也有不对的地方,算是打平了。
    “找我什么事?”想起他说有事情找她,为了不尴尬,只好转移着话题。
    “本王今日来找就是为了你昨晚失约一事,三天之后老地方等你。”说完,尉迟徹就离开了罪奴庭。
    洛归雁嘀咕着,“就为了这事,特意来找一趟有意义吗?也不知道这药膏顶不顶用,今晚试试。”
    经过刚才尉迟徹的事情,洛归雁不敢在白天涂药膏了,万一有个什么又这么不管不顾闯进来,岂不是……
    晚上,洛归雁用了药膏后神奇的疤痕就消失了。

Rank: 1

91UID
85827469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十章 孤立

“抹着这么好东西,还不是在我们罪奴庭。”苏黛在今天早上被洛归雁教训了一顿,现在所有人都在,她的胆子也渐渐膨胀起来。
    众人也看到洛归雁抹了之后,背部瞬间消失的伤痕,心里嫉妒万分,却因为平时跟洛归雁有争吵,她肯定不愿意借用,吃不到**说**酸的心态,使得她们跟着苏黛一起挤兑洛归雁。
    洛归雁把药膏藏好之后,勾起嘴角,似笑非笑地看着众人,“你笑什么。”苏黛现在啃到洛归雁的笑容,心头还是有阴影的。
    脚步不自觉地往后挪了一小步,洛归要嘲讽地说道:“既然害怕,为什么还要来找我麻烦,你们就不觉得很无聊?每天除了勾心斗角还是勾心斗角的,不累?”
    洛归雁的心态还是现代的心态,她们都已经注定了要在这个罪奴庭生活,除非碰上贵人,不然一辈子都走不出去这里。
    现在看见洛归雁居然能够攀上徹王殿下,心里就更加不平衡,为了让自己的心理好受,才会一直对付洛归雁。
    “哼。”众人的小心思被洛归雁看出来,瞬间没有想要跟洛归雁斗争的心情,纷纷离开了这个圈子,回到自己的床。
    只剩下苏黛站在洛归雁的身边,“怎么你还想让我揍你一顿?”苏黛狠狠地瞪了一眼洛归雁,那一眼中带有害怕和狠意。
    第二天,苏黛她们看着洛归雁还没有起来,对视一眼,纷纷看到了对方的恶意笑容。
    甄嬷嬷在她们干活之时,走到他们的身边,并没有看到洛归雁,就问着苏黛她去哪里了,苏黛如实回答。
    “这个贱婢,还以为飞上枝头变凤凰了,居然敢偷懒。你,去把她叫醒,让她今天去洗粪桶。”甄嬷嬷觉得自己的威严被挑战,又想起当日洛归雁的嚣张气势,心里一股气憋着。
    “好的,嬷嬷。”苏黛在甄嬷嬷面前总是十分的乖巧,又会甜言蜜语地哄着甄嬷嬷,甄嬷嬷总是会对她优待一点。
    其实甄嬷嬷也知道她的真实面目,但是并不在意,因为她自己也是这么过来的。
    只要苏黛能够让她开心,这点小事,甄嬷嬷也不计较。
    “喂,起来了。”苏黛用手推着洛归雁,洛归雁不耐其烦地吼道:“干嘛,今天又不上班,为什么不让我睡晚点。”
    还以为自己身处现代,闺蜜喊她起来上班。
    “你在胡说些什么,快点起来干活。”苏黛皱着眉头,一点都没有听到洛归雁话里意思,洛归雁模模糊糊地睁开眼睛,看到一张透出阴狠的脸。
    片刻,才想起这个人到底是谁,猛然坐起来,“干嘛?”昨天一整天的劳累,坐起

Rank: 1

91UID
85827469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来就感受到了身体传出的酸痛。
    “快点起来干活,别以为有徹王殿下护着你,就可以偷懒。甄嬷嬷说了,今天让你一个人去洗粪桶。”苏黛给洛归雁说完就离开了房间。
    洛归雁听着洗粪桶,这是什么梗,难道她要开启齐瑶阿姨名下的紫微**吗?不是吧,为什么要让她来到这么一个身份。
    自怨自艾片刻,就洗漱好,走到食堂,一点食物都没有。不是吧,又没吃的,早知道昨天就该留一点。
    出去之后,所有人都回避着洛归雁,这不仅是因为她昨晚的一番话,更是因为甄嬷嬷已经明确表明了不喜欢她,她们再接近洛归雁,肯定会被甄嬷嬷针对的。
    洛归雁就这样被众人孤立了,不过她也没有在意,因为这里几乎所有人都欺负过她,在她的记忆中,这个地方是黑暗的。
    尉迟徹不可能每天都跟在她身边,也不可能为她挡着这些人的狠恶想法,这个地方又是甄嬷嬷管教的罪奴庭,只好灰溜溜地干完刷粪桶的一天。
    甄嬷嬷今天一天都不在罪奴庭,也并没有人再给洛归雁什么麻烦,平安无事地度过了一天,可是洛归雁并不知道,接下来的两天同样的为难再次发生。
    第二天,洛归雁已经留了心眼,并没有像第一天一般再无早饭吃,苏黛看着洛归雁心里暗恨,为什么不像昨天那样。
    “哟,今日怎起这么早,老身还以为大家伙的食物可以省一省。”甄嬷嬷吃过早饭从她的房间里出来,看到洛归雁站在队伍的最前方。
    眼睛闪过一道精光,经过上几次的教训,她又是在这个后宫这么多年,怎么还会原地踏步,她没有再表现得如之前一般。
    “昨日,已经检查过你的工作,不行,为了不浪费一个大家的时间。就罚你今日就把大家伙的衣服给洗干净。”
    甄嬷嬷说完就让众人各做各的活,洛归雁来到水井旁边,看着一盆盆的衣服,还没等她坐下,就看着所有人把他们衣服都拿过来了。
    洛归雁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有说话,只是心中怒火渐渐涌起,突然看到了太监的衣服,心中找到了一个发火的点。
    拿着这个衣服,找到甄嬷嬷,“为什么我们罪奴庭会有太监的衣服,难不成……”
    甄嬷嬷的神情突然有一丝的变化,只是洛归雁刚才一直盯着她的脸,并没有错过了这个变化,“你管他什么衣服,赶紧洗。”
    洛归雁扬了一下眉头,“我们罪奴庭都没有太监,为什么我要洗。难不成这是你奸夫的衣服?”甄嬷嬷松了一口气,“算了,你去把那衣服拿来。你赶紧给我去洗。”
    甄嬷嬷身边跟着

Rank: 1

91UID
85827469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的贴身宫女把洛归雁手上的衣服拿过,甄嬷嬷就让她赶紧去洗。
    洛归雁疑惑,为什么不是她的奸夫衣服,一开始却这个惊慌。在门口,思忖片刻,并没有想到个中缘由,只好先摆在一边。
    接下来第三天,洛归雁照样受到了甄嬷嬷的特殊关照。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除了甄嬷嬷本来就针对她的原因之外,还有那个太监衣服的原因。
    洛归雁并不着急,她认为是狐狸总会露出尾巴,早晚都会知道的,只是心里更加确定要好好抱着尉迟徹的大腿。

点击链接即可阅读更多:
https://m.91baby.com/reader?book=20576&chapter=4970080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