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54 | 浏览:696|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古代言情] 邪医狂妃 - 叶袭---91原创首发正版小说

Rank: 1

91UID
90788381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105  
积分
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六章 技高一筹

果不其然,箫忠卫一脸难看的从宫中回来,带回一道旨意。三日之后,太子箫离大婚,三月之后,箫玉和辰王大婚!
    一家两女,一为太子妃,一为辰王妃,天大的殊荣,临降在将军府。
    皇帝子嗣虽多,而且正值壮年,太子到底能不能坐上龙位无人可知,但是除却太子,就是辰王最受宠!
    若是幸运,日后的皇后就出在将军府!
    一时之间,将军府成了最为瞩目和荣耀的家族,溜须拍马和送礼之人数不胜数,但是却都被箫忠卫黑着脸拦在了门外。
    这些事情,也都是箫离听,见到她就颤抖的丫头说的。
    以前的箫离出手狠毒,心情不顺就拿丫头出气,打死的丫头数不胜数,她们又怎会不怕?
    更何况,正值箫离倒霉时期。
    第二天一早,箫离坐在梳妆镜前,打量着镜子里出乎意料的精致面容。
    这身体,发如墨,眉如柳,皮肤白皙粉嫩,透漏着青春光泽,眼若星,嘴似樱桃,鼻子高挺而小巧。脸型却不是瓜子小脸,而是不太明显的方形,没有过于凌厉的棱角,却一切恰到好处,雍容而大气,端庄而绝色。
    原以为箫玉以属绝色,但和这张脸相比,却是要小家子气。
    女子以才貌为本,最大心愿便是嫁得如意郎君。将军府有女如此绝色,若是才名远播,便是有才有貌,那自然也就没有箫玉什么事了。
    这也难怪王淑芳会对原主这么‘好’,她可果真是伟大慈母,才让箫玉有了出头之日!
    俗话说,说曹操曹操到,丫鬟进来禀告,二小姐来了。
    是福不是祸,是祸也躲不过,更何况,她也要看看这妹妹想做什么。
    箫离起身,脸上勾勒着得体笑容,亲自迎接。
    “姐姐。”箫玉面带笑容:“你的心情好些了吗?”
    “你觉得呢?”箫离笑着反问。
    以往的箫离在王淑芳女子就该穿鲜艳衣服的教导下,偏爱庸俗的红红绿绿,今天的她却一身淡蓝长裙,长发半挽,仅用一支玉簪点缀,便已如花中牡丹,艳丽不可方物。
    尤其是她嘴角含笑,眉目淡薄,没有丝毫的哀怨怒气,这……绝对不是怒气恒生的状态。
    箫玉眼中惊讶和疑惑并存,却刹那间完美的隐藏住:“妹妹看到姐姐能够看开,也就放心了。”
    箫离点头,淡淡说道:“事情已经发生,就没有什么能不能接受的。”
    箫玉挑眉,疑惑更甚,不敢相信这话是泼辣不知礼节,为所欲为的箫离能说出来的。
    “姐姐,太子殿下的聘礼到了,你要去看看吗?

Rank: 1

91UID
90788381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105  
积分
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箫玉继续问。
    “**殿下没有亲自来,我又何必去亲自看?”箫离垂下眼帘,根据箫国礼仪,下聘礼时男方要亲自前来,而这**……
    也的确,弟弟的妾成了自己的妻,并且让他背上了罔顾人伦的骂名,可以说自己是他耻辱!嫁进**府之后,能活下来就已经是幸运,更不要说妄想得宠。
    可是,自己却不能任由事情发展,她一定要知道冷子夜的真正情况。
    “姐姐,其实妹妹这一次是来请罪的。”箫玉突然跪下,磕头为难的说:“我知道姐姐从小就喜欢辰王,但是圣旨已经下了,妹妹也不敢违抗!如果姐姐心里不舒服,那就打骂妹妹出出气吧。”
    箫离目光陡然幽深,她们一直站在院子里说话,周围奴才众多,她却这样跪在了自己面前!
    这,到底是道歉,还是担心自己的名声不够恶,故意添一把火?
    她是死过一次的人,重生只是为了报仇雪恨,并不想介入到其他的恩怨之中。
    但是,她错了!
    她用的是箫离的身份,那么就已经是真正的箫离,无论是之前她未曾参与的人生,还是日后的路,她都已经不可避免!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是,人若犯我,怎么能够任由他人欺辱?
    箫离眼底冰冷,面上痛心疾首,语气十分着急:“傻妹妹,我不是告诉过你吗?我不生气,也不痛苦,你怎么还能做出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情?”
    箫玉皱眉,面色不解。
    “皇上是天子,是世界上最为正确的人,他下的旨意自然也是!你如今下跪认错,不也是在否认皇上的决定吗?这是质疑圣旨,欺君的罪名啊!”箫离语气郑重。
    箫玉面色瞬间苍白,连连摇头,慌忙解释:“我没有质疑皇上,我只是担心你,姐姐,你为何要给妹妹定下这样的罪名?你嘴上说不介意,但是你心里是不是还爱着辰王,所以才想皇上杀了我是不是?”

Rank: 1

91UID
90788381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105  
积分
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七章 悲愤

箫玉目光悲伤,泪水在眼眶中打颤,偏忍着不落:“姐姐,我们是血脉相连的亲人啊?你怎么能这么害我?”
    有些人天生便带有独特的气质,冷辛辰的温柔,冷子夜的不羁,还有箫玉的纯真可爱。
    有些表情,别人做是做作,令人反感,有些人做,反而是理所应当,合情合理。
    所以,箫玉反驳的话刚刚落下,院子里奴才的眼神便变了,虽然敢怒不敢言,但看箫离的目光却是厌恶。
    箫离冷冷的笑着:“妹妹好口才,说的我还真是无言以对,既然如此的话,那妹妹请便。”
    跟这种人打嘴皮子架,自己没有任何优势,既然如此,那不妨以退为进。
    箫离不等箫玉开口,直接走进房间关住了房门。
    箫玉目光微惊,没有想到箫离竟然会转身就走。
    “二小姐,地上凉,不要跪着了,我们走吧。”箫玉身边丫鬟红玉,一脸心疼。
    箫玉微微颔首,刚想起身,却陡然僵住。
    “我惹姐姐生气了,是我的不对,既然姐姐想让我在这里跪着,那我就跪着吧。”箫玉声音呜咽,满是委屈。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箫离的言论定然会传出去,为了以防万一,自己还是跪着为好!
    一来,可见自己对皇上的尊重,二来,箫离欺负胞妹的名声再也洗脱不了。
    与此同时,箫离站在窗前,目光幽深的看着箫玉,嘴角渐渐勾起了笑意。
    要斗是吗?就怕你斗不过我!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王淑芳得到消息,立刻去书房哀求箫忠卫。
    箫忠卫虽然真心疼爱箫离,却也知道她做的过分,毕竟手心手背都是肉!更何况,若是按照她无法无天的性子,只怕太子也容不得她!
    到达之后,王淑芳看着女儿瘦弱的背影,不由痛哭着上前将箫玉抱在怀里,心疼的嚎叫:“玉儿,我可怜的女儿,这么冷的天你怎么能跪在这里?要是以后落下病根可怎么办?”
    箫忠卫皱着眉,箫玉脸庞冻的发红,身体在微颤,一股怒气涌在心头,武将身上的铁血瞬间表露,大吼道:“一群废物,还不给小姐披上披风!”
    刹那间,丫头颤颤瑟瑟跪了一地。
    “爹爹,你不要怪她们,是女儿不穿的!”箫玉眼泪再次在眼眶中打转,轻咬贝齿,乖巧的更令人心疼。
    箫忠卫抬头,两根眉毛几乎拧在了一处,自己来了这么久,箫离竟然连门都不开!
    这丫头!
    “老爷,你不要怪离儿,都是玉儿不懂事,这罪也是她自找的,怨不得旁人!”王淑芳抹了一把眼泪,硬生生

Rank: 1

91UID
90788381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105  
积分
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的挤出来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离儿是姐姐,妹妹让着她是应该的。”
    这话!自古都是大让小,小让大还是第一次听说。
    箫忠卫心中烦闷,目光落在她们母女身上,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他一直宠爱箫离,却把她宠成了废物,如今连妹妹都不如!
    “玉儿受委屈了,爹爹一定会惩罚她的!”思虑纠结良久,箫忠卫痛心疾首的说出了这句话。
    王淑芳母女眼底闪过兴奋,这是她们第一次听到箫忠卫要惩罚那贱人!
    箫忠卫上前,大力拍着门:“离儿,开门!”
    风,拂过众人的面颊,却是寂静无声。
    箫忠卫的脸色越发难看:“箫离,开门!”
    静,依旧没有任何声音。
    箫忠卫恼怒,身体往后推了一步,重重一脚揣在房门上,门板发生巨大的声响,如同惊雷。
    箫忠卫踏进房门,脸色瞬间苍白,铁血铮铮的汉子,面对千军万马都没有丝毫胆怯,而如今,那伟岸的身体却在微微发颤!
    “离儿!”箫忠卫大步上前,嗓子里发出类似于母兽失去幼崽般嚎叫。
    箫离倒在地上,面色已成灰白,没有了意识!
    “大夫,赶快去叫大夫!”箫忠卫大吼出声。
    王淑芳母女也惊讶万分,怎么就昏倒了?
    “从现在开始,谁敢离开院子,杀无赦!”箫忠卫一边把箫离小心翼翼的放在床上,一边下达命令。
    他每个月都会让大夫给离儿检查身体,离儿的身体一向很好,又怎么可能会昏倒?
    冰冷愤怒的眸子环顾四周,箫忠卫杀意凛然。
    不过片刻,大夫已经来到,未等喘一口气,便立刻给箫离医治,当下瞪大了眼睛。
    “到底怎么回事?你赶快说话!”箫忠卫着急的催促。
    “小姐中毒了!”大夫回答。
    箫忠卫的瞳孔缓缓收缩,竟然和自己想的一模一样!
    “你可能解毒?”箫忠卫声音冰冷。

Rank: 1

91UID
90788381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105  
积分
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八章 中毒不深

“好在小姐中毒并不深,只要针灸便能够立刻醒过来,再加上几副药,便能够把毒素全部排出来!”大夫胸有成竹。
    箫忠卫松了一口气,慢慢回头,丫头全部跪在地上,王淑芳母女皆是惊讶又担心的看着箫离,那模样……不像是下毒的人。
    “咳咳……”几根针下去,箫离悠悠转醒。
    “离儿,怎么样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箫忠卫立刻询问。
    箫离眸子中闪着疑惑,声音略带沙哑:“爹爹,你怎么在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你只是身体虚弱昏倒了,好好吃几副药就会好了。”箫忠卫安慰。
    箫离懵懂的点头,眼底却是精光四射。
    王淑芳上前,满目心疼:“离儿,没事的,好好睡一觉就好了!”
    箫离没有说话,慢慢的看向箫玉,愧疚的说:“妹妹,刚才我不是故意的,只是听见你对皇上的圣旨有异议,担心你会出事,才有些口不择言,你能原谅姐姐吗?”
    箫玉上前,面带笑容,眼底却写满了愤恨,敢情自己在那里跪了这么久,这贱人就都不知道!
    “都是妹妹不好,是妹妹惹姐姐生气了,妹妹又哪里会怪罪姐姐呢?”
    箫离点了点头,似乎疲惫至极,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箫忠卫目光阴冷,带着人走了出去,等到大夫开完药之后,便问:“离儿中的是什么毒?”
    大夫自小便给箫离检查身体,无论是医术还是人品,箫忠卫全都信得过。
    “小姐是在短时间大量服用了品玲,并且闻到了木香,才会昏迷!也幸好今天昏迷了,否则长久以往,小姐必定身亡!”大夫叹了一口气。
    箫忠卫咬牙切齿:“那就劳烦大夫在小姐处找到这两种东西!”
    大夫点头,立刻去找。
    一旁的箫玉脸色煞白,若不是坐着,只怕已经发颤。
    品玲是什么东西她不知道,但是这木香,是她身上的熏香啊!
    不过片刻,大夫便拿着小瓷瓶走了上来,缓缓的倒出一颗,说道:“将军,品玲就出自这药丸上!”
    “不可能!”大夫话刚落,王淑芳立刻站了起来,摇头怒道:“这药丸是我给小姐的美容药,我已经吃了十年,没有任何副作用,里面的东西我也十分清楚,根本就没有你说的那个品玲!”
    说完,立刻跪在了箫忠卫面前,连连摇头:“老爷,这么多年以来,我对大小姐到底怎么样,我相信你是一清二楚,我怎么会害大小姐呢?”
    箫忠卫皱着眉,心中也却有疑惑,王淑芳对箫离要比箫玉还好

Rank: 1

91UID
90788381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105  
积分
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这下毒?
    “那木香呢?”箫忠卫又问。
    大夫走向丫鬟,慢慢的闻着,摇了摇头,可是走到箫玉身旁的时候,却是停下来脚步。
    “二小姐身上香味是木香!”
    “什么?”箫忠卫瞪着眼睛。
    “爹爹,女儿身上的的确是木香,但是女儿真的不知道会让姐姐中毒!”箫玉百口莫辩,谁能想到她来找箫离的麻烦,偏偏把自己搭了进去?
    “老爷,离儿和玉儿是一起长大的,玉儿性格乖巧懂事,绝对做不出来这种恶毒的事情啊!”王淑芳万万未曾想到,这木香竟然在自己女儿的身上!
    如今,药丸是自己给的,木香在玉儿的身上,她们就算跳进黄河,也根本洗不清!
    箫离静静立在窗前,嘴角勾起了淡笑,所有人都认为自己又昏睡了过去,只是自己怎么能够错过这好戏呢?
    这大夫虽然医术高超,却终究不是神医,凭自己的医术瞒过他,轻而易举!
    另一边,箫忠卫听着母女两个哭诉,眸子深的如同黑洞。
    母亲送药,女儿送香!这么凑巧的事情,可真是令人不得不深想!
    “老爷,你想想,如果我们母女真的要害离儿,又怎么会特意请你过来呢?这不是自找死路吗?”王淑芳哭的委屈。
    箫忠卫挑眉,这话有理。
    “大夫,如果不是离儿贪吃,多服用了药丸,又会是什么情况?”
    大夫如实回答:“只会疲惫一些。”
    箫忠卫眯起眼睛,朝着众人挥手,声音不辨喜怒:“今天的事情谁敢传出去,我就要了她的命!”
    众人颤颤瑟瑟,立刻转身就跑,大夫自然也不会留下。
    “老爷,你要相信我,这件事真的和我们无关!”王淑芳爬到箫忠卫面前,拉着箫忠卫的裤子,精致的妆容已经哭花:“我待离儿比我亲生的还亲,又怎么会害她呢?一定是有人污蔑我的!”
    “你还记得你是怎么当上将军夫人的吗?”箫忠卫问。

Rank: 1

91UID
90788381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105  
积分
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九章 悔恨不已

王淑芳身体发颤,连连点头:“当初,离儿的母亲去世,将军便让我做了夫人!”
    “我对你有什么要求?”箫忠卫又问。
    “将军说,要让我把离儿当做亲生的一般对待,若是离儿出了意外,或者是受了委屈,都让我生不如死!”王淑芳哭着回答。
    箫离微愣,甚是惊讶。
    自己知道箫忠卫疼爱自己,却没有想到,竟然会疼爱到这个地步!
    “老爷,你相信我,我不敢对离儿起任何心思的,我绝对没有骗你!”王淑芳连连摇头。
    “爹爹,这么多年娘亲对姐姐怎么样,难道你心里都不清楚吗?”箫玉爬上前,拉住了箫忠卫的另一条腿:“这件事情扑朔迷离,爹爹不能仅凭着药丸就认为这件事情是我们做的,况且,药丸昨天就已经送来了,期间接手的人不知道有多少!”
    箫忠卫凝着眉,打量着妻女,这么多年以来,王淑芳对离儿的确尽心尽力。
    或许这件事情……
    箫忠卫起身,冷漠的看着妻女:“这次我没有直接证据,但是也和你的大意**不了干系,去祠堂跪三天去!”
    “谢谢老爷!”
    “谢谢爹爹!”
    母女两个送了一口气,或许这对他们来说,已经是最轻的惩罚!
    箫离,我们与你势不两立!
    房间中,箫离重新躺在了床上,紧紧的闭着眼睛。
    “既然已经醒了,就和爹爹说说话。”箫忠卫声音中带着疲惫。
    他是武将,武艺高超,仅凭着呼吸声就足以判断出人是睡是醒。
    箫离自知装不下去,便睁开了眼睛。
    “离儿,对不起,是爹爹照顾不周。”箫忠卫看着箫离的面容略微出神。
    “没有,爹爹能够这么疼爱离儿,离儿很是感激。”箫离顺势起身,把脑袋枕在了箫忠卫的腿上。
    箫忠卫的身体有瞬间的僵硬,却是无奈的笑了:“以前,你看见爹爹就跑,现在知道跟爹爹亲近了,后天却就要嫁人了。”
    圣旨以下,无论箫忠卫多么不愿意,都没有回绝的资格!
    “爹爹放心,女儿就算嫁人了,也会时常回来看望爹爹的。要是爹爹想念女儿了,你可以去**府啊!”箫离轻笑。
    箫忠卫嘴边的笑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忧愁。嫁到**府,才会是离儿苦难的开始。
    “爹爹,你相信是娘亲下的毒吗?”箫离立刻转移话题。
    “不信。”箫忠卫没有任何犹豫。
    箫离坐起身子,疑惑的看着箫忠卫,他竟然丝毫不相信,那……
    “我虽然是武夫,但是也没

Rank: 1

91UID
90788381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105  
积分
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有你想的那么笨,王氏知道我爱护你,定然不敢对你做什么事情,尤其是你后天就要成为**妃!”箫忠卫叹了一口气,继续说:“玉儿来这里与你为难,也是想讨好辰王,最先开始我的确没有考虑到,但是大夫帮你把脉的时候就想通了!
    你这丫头虽然任性,但是本质是好的,更何况,你根本就不懂医术,却敢给自己下毒陷害她们母女,也是逼的绝境的破釜沉舟!
    离儿,爹爹告诉过你很多次,你如果受了委屈,那就来告诉爹爹,无论什么事情爹爹都会为你做主!
    你可知道爹爹看见你躺在地上的那一刹那,真的害怕,身子都在发抖,你如果出了事情,爹爹死了也没脸去见你生母!”
    一番话,箫离的眼泪几乎控制不住,上前抱住了箫忠卫。
    箫离啊箫离,你何其幸运,竟然能够拥有这么爱你的父亲!你又何其愚蠢,到死都认为王氏待你真心,父亲待你假意?
    不仁不孝,愚蠢至极!
    “辰王的事情,父亲的确无能为力了,但是你放心,爹爹无论如何都会保护好你的!”箫忠卫目光坚定。
    箫离重重的点头,嘴角露出笑意。
    “明天是**发病的时间了。”突然间,箫离如此说。
    箫忠卫叹了一口气,重重的点了点头,也幸好是明天,如果是后天,那自己真的不敢想象。
    箫离自己给自己下的毒,解毒自然也是手到擒来。
    白天的事情虽然没有传出去,但是将军府的奴仆都是知道的,也明白了箫离在箫忠卫心里的地位,自然不敢有任何怠慢。
    到了第二日,箫离废了九牛二虎的力气,才甩开了丫头,偷偷的跑到了府外。
    箫国国土面积虽然不大,但是经济十分发达,箫离穿着普通百姓的衣服,穿梭在热闹的集市。
    她已经打听清楚,**冷子夜月初第一日发病,需要吸食十个少女的鲜血才能压制住毒素!
    而这十个少女,便出自奴隶市场!

Rank: 1

91UID
90788381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105  
积分
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十章 任人**

所谓奴隶市场,就如同名字一般,**奴隶的地方,朱门府邸的奴婢,大多都来自这里。
    奴隶自然没有自由,没有人格尊严,如同物品一样,任人**。
    奴隶一般是穷人家的子女,还有罪犯的后代,说到底,不过是无辜的可怜之人!
    但是这个社会就是这样子,有钱有权,便高高在上,相反之,猪狗不如!
    箫离踏进奴隶市场的第一步,便看到一个穿着富贵的男子手不断的摸索在一个妙龄女子的身上。那女子衣衫破烂,已经不足以避体,但是却没有挣扎,任由那男子摸索,似乎已经对这种事情麻木。
    箫离叹了一口气,手摸了摸自己手里的钱袋,这些钱足以买下那女子,但是满街的奴隶,自己又能够救下几个?
    如今她不能多事!
    “姐姐,你买我回家好不好?”突然之间,笼子里伸出一个小手,拉住了箫离的的衣服。
    箫离低头,女孩的手上布满污渍,已经看不出本来的颜色,她抬着头,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中写满了胆怯和渴望。
    “姐姐,她们都嫌我小,不买我,你买我好不好?”女孩鼓起勇气。
    箫离皱眉,突然间看到一辆马车,当下立刻低声说:“我今天没有带够钱,我明天一定来。”
    话落,立刻朝前走去。
    “哎呦,您来了,您放心,我已经把奴隶给您挑选好了,保证个个健康,而且容貌端正!”奴隶贩子一脸讨好的看着马车上下来的人。
    那人相貌年纪,不过二十五六,冷冷的哼了一声:“算你懂事,她们能够死在我们**爷的手上,也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您说是,您说是,像她们这种低贱的人,能够去一去**府,下辈子都能托生到好人家!”人贩子恭维着。
    那人点头,显然很满意,当下挥手:“走吧,让你们去**府见识见识。”
    十个少女已经经过梳洗打扮,各个穿着新衣服,但是身体却颤抖不止。
    冷子夜的恶名谁人不知,她们去了**府就会死!如果能够被别人买走,那还能够活命,可是被**府的人买走……
    “我宁愿自己死,也不要沦为那恶魔的食物!”其中一个身材娇小的少女大喊一声,在众人还未反应过来的事情,一脑袋撞在了旁边的石头上,鲜血瞬间四溢。
    远处的箫离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立刻大跑了跑去,随手撕下少女的外套,给少女止血。
    人贩子和那人冷漠的看着,没有丝毫的反应,仿佛这条人命在他们看来就如同牲畜!
    “这人我可还没有带走,你

Rank: 1

91UID
90788381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105  
积分
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说现在怎么办,你总不能让我把个死人带到太子殿下的面前吧。”那人低头玩弄着自己的手指,漫不经心的说。
    “那是,那是,我怎么能让您把她带走呢,只是马爷,您看我这里,真的没有什么能用的少女了呀!”人贩子为难的四处查看,这些都是男子和小孩子。
    “怎么,你的意思是要少一个了?”马爷声音提高,满脸的威胁。
    “马爷,我们合作了这么多次了,我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您看,我这……”人贩子为难。
    马爷瞪大眼睛,刚想发怒,突然之间听到一个声音:“我来!”
    人贩子和马爷惊讶的朝发声处看去,女孩俏丽的站在那里,更令人震惊的是她的容貌。
    只见她发黑如墨,皮肤美若羊脂,乌黑大眼亮如星辰,樱桃小嘴轻轻蠕动已经让人心痒难耐!虽然她一身普通百姓衣物,但仍然隐藏不住身上的端庄贵气。
    这相貌,当的起倾城倾国!
    马爷嘴巴微动,这女子一身卓越气质,定然不是普通凡物,但是绞尽脑汁,却想不出来京城谁家女儿如此美艳。
    也的确,箫离在京城中除了废物的名头之外,也没有别的名声。
    “你们缺一个少女,我来顶替。”箫离的声音坚定,更多的是不容人拒绝的气势。
    人贩子面色一喜,立刻对马爷笑着说:“马爷,既然这位姑娘自愿,我们就成全她吧。”
    马爷皱眉,自认为笑的英俊:“姑娘,想必你不是京城人士吧,这去太子府可不是享福的!”
    “我知道。”箫离话不多说:“你到底同不同意?”
    “这……”马爷为难,白送上门的人,不要白不要,但是这姑娘的身份?
    如果出了问题,也不是他能够担当的起的。
    “这颗夜明珠价值连城,也算的上是无价之宝,如果你带我去太子府,我就把它送给你!”箫离轻笑,声音魅惑的说:“就算你在太子府做一辈子,也未必能够值这一颗珠子。”



点击链接即可阅读更多:
https://m.91baby.com/reader?book=20569&chapter=4970945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