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56 | 浏览:844|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我的心上人》 - 菲菲---91原创正版作品【书城可订阅】 ...

Rank: 1

91UID
89080693  
精华
帖子
31 
财富
160  
积分
3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嘁!”周青鸢翻了个白眼,把电话输入手机里。
    离开别墅之后,周青鸢直接回了娘家,她的手机快要被周正德打爆了。
    “我回来了。”
    周青鸢站在玄关脱鞋子,懒洋洋的瞟了一眼坐在客厅中的三人。她爸周正德无疑是这次出轨事件中最着急的一个人,正双眼通红恼怒的瞪着她,而坐在周正德对面的周青鸢的继母跟继妹,康丽兰跟康宝婷母女则一副洋洋得意的看好戏模样。
    周青鸢不想跟他们解释什么,换好拖鞋便往房间走去。
    “你给我站住!我打了你一整天电话!你现在回来也没有什么要解释?”周正德愤怒的连声音都有点颤抖。
    “报纸上说的是假的,除此之外,我没有什么好说。”周青鸢背对着他们,平静的说道。
    “拍的那么清楚的脸,你该不会说那是PS上去的吧?如果真是这样,那报纸的美工可要加鸡腿了呀!”康宝婷把玩着长卷发,戏谑的望着周青鸢说道。
    “爱信不信!”周青鸢不悦的丢下一句话,再次准备往房间走去。
    “哎呀呀!你看看这没有妈妈教的人,连一点基本的礼貌都不懂,妹妹这是关心你,老公,你看看她的态度!”康丽兰尖细的嗓音嘲讽的响了起来。
    周青鸢闻言,脚步一顿,冷着脸转过头,语气冰冷的开口道:“你没有资格说我妈妈。”
    “你,你什么态度!老公,你看看她!”康丽兰被周青鸢的眼神吓了一跳,羞愤的挽着周正德的胳膊撒娇道。
    “我什么态度了?是你先……”
    “你给我闭嘴!”
    周青鸢话还没说完,便被周正德一声怒吼打断了,声音之大直接将挽着他的康丽兰吓得浑身一颤。
    “你看看你干了什么事情?出轨??这种事情你也有脸做得出来?!万一罗家不要你了!我们还怎么活下去?钱从哪里来?!”周正德涨红着脸,指着周青鸢破口大骂。
    周青鸢咬着牙死死的盯着他,原本就疲惫不堪的内心更加酸楚。
    “不是罗家不要我!是我不要他罗辛博!就算没有今天的报纸,我也会跟他离婚的!”周青鸢倔犟的仰着头说道。
    “绝对不能离婚!!离了婚谁来接济我们家的生活开支?你弟弟周青栾的学费支出谁来付?你吗?别忘了你还在罗氏上班!离了婚之后你可能连工作都没有了!你有什么底气说离婚?不准!!!跪着回去求他也不准离婚!”
    周正德睁大通红的眼睛,面目狰狞的说道。他好不容易过上了点好日子!绝不能就这样放弃了!死皮赖脸也要周青鸢缠住罗辛博。
    “对呀

Rank: 1

91UID
89080693  
精华
帖子
31 
财富
160  
积分
3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我们家可不养闲人啊!你可要想清楚了,到时候周青栾还能不能上大学都不知道呢,我们家可没有那种闲钱养你们大学生!”康丽兰火上浇油的说道。
    “康宝婷也在读大学!为什么她可以,青栾不行?”
    周青鸢失望的看着周正德,这个称为爸爸的男人,从来没有尽过一丝一毫父亲的责任!
    “喂!你干嘛扯上我?你那个废物弟弟读那么多书也是白费!他跟我能比吗?”康宝婷嗔怒的站起身,不屑的说道。
    “青栾成绩比你好几倍!凭什么……”
    “别吵了!我话就放在这里了,要是离婚!我们就断绝关系!你跟你弟弟都别想再回这个家!”周正德凶神恶煞的说道。
    周青鸢闻言心底一凉,难以置信的瞪着这个她叫了二十几年爸爸的男人,强忍着酸楚的泪水绝望的开口说道:“婚,我一定要离!青栾我自己会照顾!再见!”
    说完,转身往门口走去,周正德气急败坏的骂道:“敢走出这个门一步,你就不是我的女儿!”
    周青鸢脚步一顿,随即步伐坚定的打开门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关上门的瞬间,强忍着的泪水汹涌落下,她无力的抬头望天,不知道此刻在天上的妈妈看到这一幕,会做何感想?

Rank: 1

91UID
89080693  
精华
帖子
31 
财富
160  
积分
3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五章 英雄救美
“嗯,那你注意身体,别光顾着读书,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知道吗?”
    周青鸢坐在马路边上,左手握着电话,无力的垂在身侧的右手上还握着酒瓶,声音听起来轻松愉快,可是脸上的表情比哭还难看。
    “好,姐姐你也是,我们周末再见哦!”周青栾朝气蓬勃的声音从电话另一端传来。
    “嗯!好好休息吧!姐姐这边还有事,先挂了哦,拜拜。”
    周青鸢叮嘱了他几句,便急匆匆的挂断了电话,再过几秒钟,她就忍不住要哭起来了,她不想让周青栾担心她。周青鸢今晚打这个电话给他,也只是想确认周青栾还没看到这些八卦新闻,幸好他们学校封闭性够高。
    可是躲得了一时,避不了一世……总是要让周青栾知道的。一想到这里,周青鸢混乱的脑子愈加烦躁了起来,她扬起头举起酒瓶灌了一大口酒,夜风沁凉吹得她有点发冷,摇摇晃晃的站起身准备回家。
    “哎哟!小美女,这么晚一个人借酒消愁吗?要不哥几个陪陪你?”
    一把轻佻猥琐的声音响起,几个满身酒气的小混混挡住了周青鸢的去路,她晃了晃沉重的脑袋,扫了他们一眼,暗指握紧手中的酒瓶踉跄着脚步转头想避开他们。
    “去哪啊!我送送你呗!美女!”
    身后的小混混不依不饶的朝着周青鸢大声嚷嚷,她用力掐了掐手臂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脚步不停的加快往路边人多的地方走去,可是夜深人静路边只是偶尔有一两辆车经过,周青鸢心底默默地祈祷他们能尽快离开。
    “喂!!我跟你说话呢!跑什么!抓住她!”领头的小混混扯着嗓子喊了一声,他身后的几个人一拥而上便将周青鸢包围了起来。
    “滚开,再过来我就报警了!”周青鸢努力压抑着声音里的颤抖,握紧手中的酒瓶举了起来对着领头的混混。
    “报啊!看是警察来得快,还是我们兄弟动作快!试试啊!”领头的混混淫笑着上前一步,一把抓住周青鸢的手,满嘴酒气的贴近周青鸢。
    “滚开!”
    周青鸢一把举起手中的酒瓶狠狠地往混混头上砸去,玻璃应声碎了一地,混混惨叫着蜷缩着蹲在地上,周青鸢见状拔腿就跑,心脏在胸腔里跳得飞快,可是酒精的作用越来越强烈,视线越来越模糊。
    “妈的!给我抓住她!”领头的混混面目狰狞的喊道。
    “放开我!救命!放开!!”
    刚跑出去没两步,周青鸢便被人从身后一把扯住头发,整个人失去重心往后仰倒在地上,下一瞬便被人死死地按在地上,她惊恐的使劲挣扎着,可是浑

Rank: 1

91UID
89080693  
精华
帖子
31 
财富
160  
积分
3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身软绵绵的一点力气也没有。
    “放开?今晚看老子怎么整死你!!给我把她带走!”领头的混混捂着湿漉漉的头站起来,狞笑着说道。
    周青鸢发狠的咬着嘴唇,腥甜的血腥味渗进嘴里,她不能晕过去!可是身体却仿佛脱力一般不听使唤,只能任由他人摆布,一股绝望的无力感从心底涌了起来。
    “滚开!哪个不长眼的挡住了老子的路?不想活了?”
    领头的混混突然凶狠的喊了一声,周青鸢感觉拉着自己往前走的人停了下来,她艰难的睁开眼,路灯照射下一个身姿挺拔的男人身影倒影在马路上。
    “放开她。”
    低沉冷冽的嗓音传来,周青鸢心里一喜,艰难的扬起头想向来人求救,可是男人站在背光的位置,只能看清他俊朗的面部轮廓,却看不清他的五官。
    “你算什么东西?命令老子?”领头的混混嚣张的伸手推了男人一把,语气不屑的说道。
    可是下一秒,领头的混混便整个人僵在了原地,脸上松弛的肉随着他嘴唇的抖动油腻的颤动着。
    “我没什么耐性,放开她,听见了吗?”男人轻轻的话语里带着阴寒的杀气。
    “对,对,对不起,大哥,您冷静点,我这就放人,这就放人!还愣着干嘛!还不放开她!”领头的混混面如土色,颤颤巍巍的说道,抵在他额头上的冰冷坚硬的东西在路灯下闪着清冷的寒光。
    闻言,周青鸢微眯着眼眸,在看清男人手中拿着的东西的瞬间,心底一惊,居然是一把黑色的枪。
    “滚!”男人低声说道,语气里毫无温度。
    “唔……”
    周青鸢只觉得驾着自己的力量瞬间消失,她浑身无力的跌落到一个温暖的怀抱里,在胃里晃荡了半天的酒汹涌着往喉咙里用去,她痛苦的捂着嘴巴抬起头,终于看清了男人的脸。
    “又是你?大半夜的又喝这么多?”
    贺沥寒皱着眉头,嫌弃的盯着她。他在等贺霄开车来接他,听见巷子里有动静就过来看看,没想到又遇见她。
    “怎么是你?谢谢啊……呕!!!”周青鸢道谢的话还没讲完,便一股脑的把胃里的酒吐了出来。
    “你!!!你!!!刚才怎么不吐!!!”
    贺沥寒一脸痛苦的望着貌似要报废的高定西服,咬牙切齿的说道,漆黑眼眸里快要喷出火来。
    “对,对不起,我不是……呕!!!”话还没说完,第二波呕吐再次袭来。
    “贺霄!!!!”
    一只手拎着周青鸢的衣领,一只手万般嫌弃的捂着鼻子,贺沥寒悲痛欲绝的仰天大吼了一声。
    刚把

Rank: 1

91UID
89080693  
精华
帖子
31 
财富
160  
积分
3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车从停车场开出来的贺霄,只觉得从背脊往上涌起一阵寒意,他莫名其妙的打了个冷颤,缓缓的把车停在路边。
    周青鸢不管不顾的吐了个天翻地覆之后,便直接昏睡过去了,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了一个陌生的房间里,而且浑身散发着一股清新的香气。
    “这是哪里?我的衣服……啊!!谁给我换的衣服!!”
    周青鸢掀开被子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穿着的白色睡衣,飞快的捂住了自己的身体,惊讶的四处张望着,仿佛被子下面是赤身裸体的。
    卫生间里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周青鸢蹑手蹑脚的从床上爬起来,偷偷摸摸的走到卫生间门口,将脸贴在门口想看下里面的人是谁。
    “哐!!”
    “哇啊!!!!”
    周青鸢的脸刚一贴上卫生间的门,门便哐的一声从里面推开了,周青鸢猝不及防的被撞倒在地上,她皱着一张脸揉着酸疼的屁股惨叫着。
    “你还有偷看人家洗澡的癖好?”
    贺沥寒下半身围着浴巾,精壮的上半身裸露在空气中,漆黑的短发湿漉漉的往下滴着水,精致深邃的五官好看的像是海里的精灵王子,周青鸢一时间竟然看的失了神。
    “看够了没有?”贺沥寒站在她面前伸出手,揶揄的说道。
    “我自己能起!”周青鸢尴尬的拍掉他的手,揉着屁股一瘸一拐的站了起来,片刻后一惊一乍的说道:“你!!你对我做了什么!我的衣服呢!”
    “正确来说,是你对我做了什么。自己进卫生间看看。”贺沥寒随手从衣柜里抽了一条毛巾出来,边往沙发走去边擦着头发上的水珠。
    周青鸢半信半疑的走进卫生间,浴缸里放着一套散发着腐烂酒精味的西装,跟她的衣服,情况简直惨不忍睹。她捂着鼻子飞快的从卫生间走了出来,迅速关上门。
    昨晚昏睡前发生的事情逐渐在脑子里涌现,白皙的脸颊微微发红,周青鸢尴尬的坐在床边,低声说道:“昨晚,谢谢你啊,那个,衣服我会赔给你的!不过,我还是想问问,是谁帮我换的衣服?”
    虽然她是吐了贺沥寒一身,可是不代表贺沥寒能把她全身看光吧!
    “看你猥琐的眼神,该不会以为是我吧?”贺沥寒擦头发的手一顿,似笑非笑的望着她。
    “不是你,你就说啊!这样看着我干嘛!”周青鸢给他盯得浑身不自在。
    “谢谢保洁员阿姨吧。”贺沥寒不以为意的把毛巾往沙发上一丢,转而盯着周青鸢揶揄的说道:“连续三次遇见你,你都是神志不清的。干脆我欠你的那个愿望,就许给你终身无限量供应酒吧,你觉得呢

Rank: 1

91UID
89080693  
精华
帖子
31 
财富
160  
积分
3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
    周青鸢闻言,脸色一变,落寞的别过脸。对啊,自从知道罗辛博出轨以来,连续发生了太多事,而自己一直都处在一个混乱的状态。
    房间巨大的落地玻璃上倒映出周青鸢此刻的模样,原本柔顺的长发凌乱的披散在肩上,面容憔悴苍白,愁云密布。
    周青鸢望着落地玻璃上的自己,心底一惊,自己什么时候变成了这副不堪的模样?就为了罗辛博这个辜负自己的男人吗?还要再这样堕落下去?
    “不!”
    周青鸢突然开口呢喃道,望着落地玻璃的漆黑眼眸里落寞的神色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坚毅利落的眼神。
    贺沥寒饶有趣味的盯着她,微微抿起的唇边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

Rank: 1

91UID
89080693  
精华
帖子
31 
财富
160  
积分
3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六章 绝地反击
一阵悠扬的铃声将周青鸢的思绪拉了回来,她手忙脚乱的从包里翻出手机,来电显示上赫然是罗辛博的名字,讽刺的是他的名字后面居然还后缀着两个爱心。周青鸢嘲讽的扯了扯嘴角,拇指划过手机屏幕挂断了电话。
    片刻后,短信铃声叮叮咚咚的响了起来,周青鸢熟练的操作着手机,一边看着短信,脸上的表情逐渐由嘲讽变得冰冷。
    “你欠人钱?”贺沥寒勾唇调侃的望着她瞬息万变的脸色。
    “我未来前夫。”周青鸢无奈的耸了耸肩,脸上挂着尴尬的笑意,每次这么狼狈的时候都在这个男人面前。
    “哦?”贺沥寒偏了偏头,悠闲地单手托着下巴,斜倚在沙发上,俨然一副准备好听八卦的样子。
    周青鸢见状默默的在心里吐槽他性格跟外形完全不符,明明外形看起来就是一个冷酷无情的大帅哥,可是接触下来却十足一个八卦男。
    “我的心愿,还算数吧?”周青鸢眨了眨眼,定定的望着他。
    “当然。”贺沥寒保持着八卦的姿势,摊了摊手。
    “罗辛博出轨了,可是因为我跟你那天晚上的照片,他诬陷我出轨,要让我净身出户离婚。”周青鸢平静的说着,仿佛说的是其他人的事情,停顿片刻后接着说道:“离婚,我没问题。可是我不能吃这个哑巴亏!我要让所有人知道罗辛博的真面目,我要找到他出轨的证据,让他付出代价!”
    “唔……”贺沥寒托着腮凝视着周青鸢,深邃的眼眸闪着看不出情绪的光,沉吟片刻后说道:“我可以帮你查他。”
    “谢谢。”周青鸢低头道谢。
    “先别谢。”贺沥寒挑眉说道:“愿望先保留,这次帮你查他我们当做交易,怎么样?”
    “什么交易?”周青鸢警惕的微微蹙眉。
    “跟我去见我妈,继续在我家人面前扮演我女朋友的角色,我帮你顺利跟罗辛博离婚并且帮你从他手里把属于你的东西抢回来。”
    周青鸢闻言哑然的望着单手托腮漫不经心的说出这番话额贺沥寒,虽然不知道他的身份为什么会被贺家保密,可是作为贺家单传独子,周青鸢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会选择自己?
    “还要考虑吗?罗辛博的财力盘踞A市半数以上的经济,就算让你掌握了他的出轨证据你不一定能对他做什么,可是我不一样,只要你开口,我甚至能让罗氏成为你的。”
    贺沥寒依旧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说着让周青鸢震惊的话。
    “成交!”周青鸢几乎是一口答应下来!离开罗辛博,她是单打独斗,而贺沥寒是个绝对的大靠山,此时不靠

Rank: 1

91UID
89080693  
精华
帖子
31 
财富
160  
积分
3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更待何时?
    那天之后,在贺沥寒的帮助下,周青鸢租了一间公寓搬出了罗家。
    这天一早,周青鸢还躲在被窝里睡着懒觉,门铃便响个不停,她胡乱的穿上拖鞋睡眼惺忪的走到门边打开了门。
    “这份是协议,这份是礼物,贺霄,让她签了协议,就把礼物送她。”
    门刚一打开,贺沥寒便越过还愣在门口没回过神的周青鸢径直走进了屋里坐在沙发上。周青鸢呆愣的站在门口,看着贺霄从公文包里取出两个信封放在沙发前面的餐桌上。
    “周小姐,这份是您上次跟老板谈好的协议,您看看如果没什么需要修改的话,在这里签上您的名字就好了。”贺霄瞥了眼一脸茫然的周青鸢,嘴角抽搐的忍住笑。
    “什么情况?签协议为什么要上来我家签啊?今天是周日!休息日啊!”周青鸢嘴上抱怨着,身体还是很诚实的走到餐桌边拿起协议仔细的查看着。
    “像我这种日理万机的人,是没有休息日的。”贺沥寒面不改色的说道。
    “嘁!”
    周青鸢嫌弃的翻了个白眼,这些日子的相处下来,她已经对贺沥寒表里不一的性子见怪不怪了。
    “没问题就签吧,礼物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贺沥寒瞟了她一眼,抬眸吩咐贺霄道:“把咖啡机装上,给我煮杯咖啡。”
    “是的,老板。”贺霄闻言,利索的走到玄关处,将放在门口的两大箱东西抬了进来。
    “什么咖啡机?为什么要在我家装咖啡机?我不喝咖啡的啊!你送礼物之前能不能先问问别人的喜好啊?”
    周青鸢从文件中抬起头,一脸错愕的望着手脚利索的就开始在开放式厨房的吧台上安装咖啡机的贺霄。
    “这不是给你的,是我的。”贺沥寒满意的看着贺霄的动作,理所当然的说道。
    “你的东西为什么装在我家?”周青鸢闻言,错愕的睁大双眼瞪着他。
    “因为协议签了之后,你就是我的女朋友了,男女朋友还分你的我的吗?”
    贺沥寒睁眼说瞎话的厚脸皮程度简直到了让周青鸢震惊的地步,她握着手中的协议,突然间发现,自己好像上了贼船!
    “老板,咖啡。”浓郁的咖啡香味溢满整个房间,贺霄端着咖啡递给贺沥寒。
    周青鸢盯着陌生的明显是贺沥寒刚刚带来的全新咖啡杯,绝望的在协议书的尾页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签好了,你刚才说的礼物呢?”周青鸢无奈的扶着额头将协议递给贺沥寒。
    贺沥寒一手端着咖啡杯,一手在周青鸢名字旁边签下自己的名字,对着贺霄挑了挑眉。贺霄将另一个

Rank: 1

91UID
89080693  
精华
帖子
31 
财富
160  
积分
3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从公文包中拿出来的信封递给了周青鸢,随后谨慎的开口说道:“恩,这里面的内容可能会有一定的冲击性,您要做好心理准备。”
    “连他出轨的事实我都能消化的这么好了,还有什么是我不能……这,这是……”
    周青鸢边说边将信封里的东西拿了出来,是一叠照片,主角当然是罗辛博了,但在看清与罗辛博缠绵的人的脸时,周青鸢原本正常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呼吸好像一瞬间停滞了。
    “男,男人?!”
    周青鸢脸色煞白的抬起头,莹亮的双眸难以置信的睁大,相片中的内容犹如晴天霹雳将她的自信与从容劈得四分五裂。
    “是的,经过我们的调查,罗先生出轨的对象是个男人,而且他们在罗先生跟您结婚之前就已经在一起了。”
    为了照顾周青鸢的情绪,贺霄尽量选择一些稍微没有那么赤裸裸的词语委婉的告诉周青鸢事情的真相。
    可是在这样的事实面前,无论怎样的言语都是苍白无力的。
    周青鸢此刻大脑一片空白,捏着相片的手轻轻的颤抖着,失去神采的大眼睛里慢慢氤氲起一层雾气,心脏的位置隐隐传来一阵沉重的刺痛。
    原来这几个月来,他对自己的态度不是因为自己不够好,而是从一开始这段婚姻就是他设计好的,为了掩盖他跟另一个男人之间不见得光的恋情而设的一个局!周青鸢自始至终都只是一个棋子!一个被牺牲的角色!
    “哈……”
    握着相片的手无力的垂下,周青鸢颓然的仰起头轻笑出声,滚落的泪水划过唇焦透着一阵酸涩的咸味。
    贺沥寒不动声色的别过头,端起手中的咖啡细细品着,漆黑深邃的眼眸望着窗外和煦的阳光,冷峻的五官不带一丝情绪,似乎这一切与他无关,但其实他的心里早已涌现了连他也无法忽视的喜悦。
    特别是在得知罗辛博是同性恋之后,那就说明周青鸢的这一段婚姻只不过是形式上的婚姻而已。
    窗外的树上落满了斑驳的日光,一只五彩斑斓的鸟稳稳的停在树枝上,贺沥寒凝视着它,唇边勾起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

Rank: 1

91UID
89080693  
精华
帖子
31 
财富
160  
积分
3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七章 跟踪被察
这抹笑,落在周青鸾眼里只觉得格外刺眼,好似在讥讽她似的,顿时心脏宛如被一只大手狠狠攥住,不停蹂躏,生疼。是啊,自己本来就是个笑话,这段婚姻也就只是她的一厢情愿而已,被一个虚伪又恶心的男人哄得团团转,呵,原来她果然就活该被人欺骗吗……
    悲伤的阴霾将其笼罩,透着绝望气息的周青鸾终于让贺沥寒觉察。抬手示意贺霄离开,待人知趣的打包滚蛋顺便关上门后他道:“哭什么?人还没报复到呢你倒好,自己先哭上了?坚强点,哪儿能这么就被打击到?”
    泪眼婆娑的周青鸾却不说话,仍然在想着刚才他的那个笑,那个优雅邪气却并不暖心好似在嘲讽的笑。
    贺沥霄眉头紧锁如黑夜般幽邃的眸中带着一丝恼怒,罗辛博,罗家,呵,他记住了。欺辱他贺沥霄的女人,诬陷她出轨,行啊,他罗辛博不是要名声吗?那就他给他名声,让他在A市彻底扬名。
    抬手轻轻擦去周青鸾的泪珠,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温柔的响起:“罗辛博曾经怎么对待你的,你要十倍百倍的还回去,而不是哭。他不值得你落泪,我替你解决,坚强点,别哭了,乖。”
    一个“乖”字让周青鸾险些又泪流满面,她从来不知道这个字居然有这么大魅力。是啊,那个男人怎么配让她周青鸾流泪?他不是要名声吗?那她就要让他身败名裂!如果贺沥霄知道周青鸾的想法,那他一定一本正经的调笑:“我们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
    不过,周青鸾心生疑惑,刚刚贺沥霄那话好像有点不对劲?但是好像也没什么不妥,估计是她这今天受到太大的刺激吧。
    “贺沥霄,谢谢你。”努力扬起一抹笑容,周青鸾带着哭腔道谢。
    一旁的贺沥霄看着被自己占了便宜却不仅没有反驳还貌似被感动的周青鸾,心中窃喜面上却不动声色:“既然我们已经签了契约,你就是我的女朋友,我不帮你谁帮?”
    周青鸾:“……”她错了,她要收回刚才的话……
    “司机,麻烦跟上前面的那辆车。”看着从别墅区缓缓行驶出来的豪车周青鸾极为平静的吩咐着。
    “得嘞~”小胡子的司机眼前一亮,发动引擎略带兴奋的道。哎呦喂,可算是出来了,这姑奶奶从上车到现在都快半个小时了,也不说上哪儿就只那么干等着,要不是给的钱多他早就走了。
    那辆黑色的豪车缓缓的行驶着,全然没有注意到在身后不远处的那辆毫不起眼的出租车。
    “freedom”
    扶了扶墨镜看着酒吧门口的牌匾周青鸾习惯性的掏出手机,一边搜索这个名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