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56 | 浏览:844|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我的心上人》 - 菲菲---91原创正版作品【书城可订阅】 ...

Rank: 1

91UID
89080693  
精华
帖子
31 
财富
160  
积分
3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为自由的酒吧一边朝里走。
    “freedom:A市有名的同性酒吧……”只看了短短的几个字周青鸾便看不下去了。她从小区门口开始一直跟踪罗辛博到这里,这个不仅骗婚还诬陷她出轨,然后将她的生活弄得一团糟之后自己跑这儿逍遥快活的男人,她一定要在所有人面前揭露他丑恶的嘴脸!周青鸢口袋里的手狠狠的攥着手机,力气大的好像要要把手机捏碎。
    走进酒吧,瞬间被劲爆的音乐五颜六色的灯光以及糜乱的气氛所包围。看着不远处与调酒师说话的罗辛博,周青鸾眉头紧蹙,看这熟稔程度便就知道这酒吧罗辛博绝对没少来,这个罗辛博!
    “小姐,您要来一杯吗?”猛然抬头,却发现是个服务员,便收了眼里的锋芒警惕,只见模样清秀的服务员单手端着酒盘,上面放着三四杯颜色各异的鸡尾酒,正含笑望着她。
    “谢谢,不用了。”余光扫过吧台,发现罗辛博已经起身往楼梯口走去,周青鸾慌忙推开酒盘欲走。
    “哗啦啦!”一阵清脆的响声成功唤回周青鸾的脚步,原来是那服务员没想到眼前高冷的美女会略粗鲁的推开酒盘以至于没有一点防备,高脚杯碎了一地,四溅的鸡尾酒也弄脏了他们两人的衣裤。
    不少人都朝这边看,包括罗辛博,周青鸾当即转身,蹲下,掏钱,塞给同样蹲下收拾残局的服务员:“抱歉。”动作如行云,呵成一气。
    钱已赔歉已道没热闹可看,于是当下酒吧就又恢复了刚开始的气氛。
    看见楼梯口已经没有罗辛博的身影周青鸾迅速站起身姿态高雅的走上二楼。一边寻找罗辛博的踪迹一边埋怨自己,真是太莽撞了。
    好不容易才平复了心情,抬头再看发现自己已经到了二楼但是却依旧没看见罗辛博,心下一惊慌忙环顾四周,幸好二楼并没有多少人,甚至隔绝了楼下嘈杂的声音,以至于她都能听见走廊尽头包厢传来的声音。
    “你怎么才来嘛~”一道细细的男音响起,像是抱怨却又似撒娇。周青鸾心中好奇便抬步徇着声音走去。
    “怎么?宝贝儿,这么快就想我了?”又是另一道男音,低沉略带渴望以至嘶哑。
    周青鸾看向不远处门未关紧的包厢,略带疑惑,咦?这声音,好耳熟啊,“我也想你,想死你了。”艹!她想起来了!这听着令人作呕的声音以及这油腻的情话,除了罗辛博还能有谁!
    “你真是!”又是那道细细的男音,娇嗔。
    “宝贝儿,让我摸摸~”
    “哎—辛、辛博…你…轻点~”
    周青鸾忍着怒火悄悄靠着墙蹲下朝里望去。

Rank: 1

91UID
89080693  
精华
帖子
31 
财富
160  
积分
3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罗辛博侧对着她正在与一个身材纤瘦的男人接吻!只见罗辛博一双手在那男人身上游离,一只手放在那男人臀上而另一只手则已经从腰际摸进了那个男人的上衣里面!
    一阵恶心袭来,见此情景周青鸾几欲作呕。她狠狠的做了几次深呼吸才将恶心压下,眼看着包厢里的两个人一点点朝着沙发倒去周青鸾这才想起此次的目的。
    捏了捏口袋里的手机,正欲悄声拿出。
    “你鬼鬼祟祟的蹲在这里在做什么!”一道质问声如惊雷在耳边炸起,周青鸾惊慌的抬头,却见一个类似服务员领班的男人正站在她身旁!

Rank: 1

91UID
89080693  
精华
帖子
31 
财富
160  
积分
3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八章 酒吧抓奸
“额……”周青鸢没想到第一次偷窥就被抓了个现着,一时尴尬的不知道做什么才好。看了看领班小哥,又指了指里面,结结巴巴的说道:“我要找洗手间,却好像看到我……朋友,所以就跟过来看看……来看看。”边说还边往后退。
    那领班小帅哥看了眼包厢,里面似乎有人在亲热,又看了看周青鸢,一脸“你在逗我”的表情,这根本不像是来找朋友,倒像是来抓奸。
    罗辛博正准备打全垒,突然隐隐约约的听见周青鸢的声音,心中有些不安,手下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亲爱的,你干嘛要停啊,快点嘛~”郑轩双腿缠在罗辛博的腰上,双手搂着他的脖子,嘟嚷着催促罗辛博快点。
    罗辛博被郑和勾的打算不管不顾的继续,又再次听见了疑似周青鸢的声音。这事不确定下,估计他半路都会痿掉。
    抱着郑和狠狠的亲了一口,罗辛博红着眼说:“宝贝儿,我出去一下,马上回来。”说完提起裤子打开了门。
    郑轩来不及阻止罗辛博,他已经起身出去了。想要的得不到满足,郑轩恨恨的捶了锤沙发。
    周青鸢看见门开了就知道不好,也不管领班小帅哥,急忙拐弯欲逃。哪知拐弯处放了个花盆,她一时没注意,将花瓶撞倒。自己也被绊倒在地上,手被花瓶碎片划了几条口。
    罗辛博看着倒在地上的周青鸢,咬牙切齿的说道:“周…青…鸢,你敢跟踪我!”
    周青鸢看见他这倒打一耙的架势心里就冒火,顾不得手上的伤,站起来冷笑的看着他,“不跟踪你,我怎么知道你是个同性恋。其实你是个同性恋也没什么大不了,最让我觉得恶心的,是你敢做不敢当,竟然还骗婚。”
    旁边的领班小哥听了这话,也露出鄙夷的表情。他们这儿**的,抓奸的事情都不是一回两回了,但还从没听过同性恋结婚还**的。就算在这种地方工作,他们也是有底线的。
    罗辛博被领班小哥那眼神看的脸上挂不住,且周围有八卦的视线汇聚了过来。罗辛博心里有些慌,抓着周青鸢的手臂低吼道:“你说话给我注意点,有什么话回去再说!”
    只要回去后,他有的是法子制住她。而起此时如此多的围观人员,他并不想将事情闹大。谁知道这个女人发起疯来,会乱说些什么。
    “我偏不回去,我就要在这里说,让大家都评评理。”反正已经决定离婚,周青鸢没打算给他留脸,“我周青鸢真是瞎了眼,竟然看上你这个怂包,敢做不敢认。今天我不仅要让大家知道你是个同性恋,我到要看看,究竟是哪个男狐狸精,勾着你做这样龌

Rank: 1

91UID
89080693  
精华
帖子
31 
财富
160  
积分
3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龊事。”
    周围都是对着他指指点点的声音,还有人在拍照,罗辛博脸上如火在烧。抓着周青鸢的胳膊眼神阴狠的瞪着她:“周青鸢,你不要做的太过份。”
    心里如挖心般痛,他对那个人竟然如此维护,自己这么多天以来为他和他的家人的付出,在他看来一文不值。果然是真爱啊,周青鸢自嘲的想。可既然是真爱,那她又算什么,他们的婚姻又算什么?是真爱就该要牺牲掉她的一生吗。
    眼中的泪水快要夺眶而出,周青鸢闭眼,狠狠的将眼泪压了下来。她的人生她自己做主,绝不允许他再操控她,也不允许自己再在他面前流一滴泪。
    用力推开罗辛博,手上的伤口因她用力而崩开,鲜血顺着手臂流过手指,又滴在地上。很快浅色的地板上就聚起了一堆鲜红的血迹。
    周青鸢像是感觉不到疼,满眼嘲讽:“如果这都算过份,那你对我骗婚,还瞒着我跟那个狐狸精继续往来又算什么?今天我就要向世人揭破你们这丑恶的嘴脸,你给我让开。”
    罗辛博被周青鸢这不要命的架势给镇住,一个没注意还真被她推开了。周青鸢进门就要抓男小三,那知那男人却机灵的很,死死用西装包着头,不论周青鸢怎么扯都不松开。
    刚刚郑轩躲在里面,将他们的话听了个完整,知道自己估计逃不过,慌忙找到罗辛博的衣服套在头上,将脸遮住。
    郑轩此刻心里后悔的要死。这个女人还是自己帮罗辛博选的,当初就是看中她爹不疼娘不爱,没什么背景势力,婚后好让他们拿捏。他允许罗辛博结婚,却没允许他过真正的婚姻生活。只是没想到事情败露后,这女人如此彪悍,简直就如同疯婆子一般。
    也怪自己得知那个女人跟罗辛博闹掰后就放松了警惕,没想到她竟然玩跟踪那一套,被她抓了个现着。这若是让他爸知道,他爸估计会剥了他的皮。
    他心里也很委屈,他和罗辛博两人相恋,若不是这个社会不接受同性恋,怎么会轮到那个贱人做罗太太!
    郑轩此刻皱着脸缩在衣服里,忍受着周青鸢的不断拉扯,这辈子他就没这么狼狈过,心里对周青鸢恨得要死。
    “你给我起来,你既然敢做这种**的事情,怎么的没脸以真面目示人。”周青鸢今晚被罗辛博刺激的理智全失,今天她一定要亲眼见到这个小三的脸。
    心上人被周青鸢揪住不放,罗辛博怒上心头,也管不了什么绅士风度,上前用力扯开周青鸢,扬起手就要给她一耳光。
    周青鸢一个弱小女子,怎么挣得过罗辛博这个1米8的大男人,眼见这巴掌要落下来,认命的闭上了眼

Rank: 1

91UID
89080693  
精华
帖子
31 
财富
160  
积分
3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你一个大男人,在公开的场合打女人,还要不要脸?”
    听见那熟悉的有磁性的声音,周青鸢猛的睁开眼,傻不愣登的看着贺沥寒,诧异的问道:“你怎么来了?”
    贺沥寒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我若不来,你就等着被人打吗?”
    “额…”周青鸢语塞,她也没想到会闹到如此地步。她本来打算偷**两张照留作证据就走的。

Rank: 1

91UID
89080693  
精华
帖子
31 
财富
160  
积分
3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九章 贺沥寒发威
贺沥寒看她那语塞样儿,就知道她之前根本好好计划过,头脑一发热就跟着过来了。若是他的属下,少不得要训斥几句,但面对她,却有些舍不得。
    罗辛博被贺沥寒抓的龇牙咧嘴,费了好大的劲才从贺沥寒手中抢救回自己的胳膊。从来没人敢明目张胆的跟他对着干,阴着一张脸质问贺沥寒:“你是什么人,竟然敢管我的事情?你知道我是谁吗?”
    贺沥寒整了整自己的衣服,半点没将罗辛博放在眼里。
    罗辛博脸更黑了。他身为A市首富,多年来习惯了众人见到他后的点头哈腰和阿谀奉承,何曾被人如此下过面子。今日被此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拂了面子,罗辛博咽不下这口气,扬起手就要打贺沥寒。
    贺沥寒身高185cm,比罗辛博还要高几公分。居高临下的看着罗辛博,冷淡又不失气势的说:“我劝你动手之前最好想清楚,不是所有人都是你能动的。”
    贺沥寒西装笔挺,气息沉稳而内敛,言语间隐隐透露出上位者的气势。他轮廓硬朗,眼睛深邃,虽帅比男模,但却也让人过目不忘。其实,对于他这类人来说,长相是最不重要的。
    罗辛博作为A市的顶级富豪,浸淫商场多年,对A市说得上话的人物门儿清,翻来想去,怎么也没有眼前这号人物。也许是哪个不知名的小人物,还用不着他来费心,心中没了顾及,扬起拳头就要揍贺沥寒。
    眼见着拳头就要落在贺沥寒身上,周青鸢拉住罗辛博的衣服尖叫到:“你疯了?怎么见人就打?”
    此时酒吧的老板姓王,人称王胖子。做事八面玲珑,跟罗辛博也有几分交情。自然也知道罗辛博经常自己店里来夜会情人,得知罗辛博与人起了冲突,就赶紧赶了过来。本打算不论青红皂白,训斥一番惹事之人,再免了对方的单好平息此事,不料却看见了贺沥寒。
    脸上迅速换上了谄媚的表情,即将说出口的话也拐了个弯,“二少爷大驾光临小店,怎么也不派人通知我一生,也让我好有个准备。”
    周青鸢看着王总扭着那水桶腰在贺沥寒面前献殷勤,心中几欲作呕。
    这王总认识贺沥寒也是碰巧。他的叔叔在A市算个人物。有一次他去叔叔办公室,见到贺沥寒从叔叔办公室出来,叔叔还亲自送他到门口。见叔叔亲自送一个年轻人上电梯,态度还很是温和,一时好奇之下就问叔叔,那究竟是什么人?
    叔叔老神在在的喝了口茶,才语气神秘的说道:“他呀,可是个惹不得的人物。”
    后来他几经催促,叔叔才终于告诉他:“贺家你听说过吧?他就是贺家的二少

Rank: 1

91UID
89080693  
精华
帖子
31 
财富
160  
积分
3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爷。”
    自此,他就将贺沥寒的样子的记在了心里,免得哪天冲撞了这样的大人物,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贺沥寒自然不认识他。但他在商场打拼多年,这点交际手腕还是有的。找了个沙发坐下,语气随意的说道:“也是突然兴起,想来贵地放松一下,却没想到看到了男人打女人这一幕。这位先生的行事可真是让人不敢恭维。”
    贺沥寒这一简单随意的动作,气势陡然上升,让人觉得他就是这个房间里的王者,罗辛博即使站着,也生生被他的气势压的矮了一截。
    不甘这样被压制,罗辛博挺直了脊背,冷声说道:“我怎么做是我的事,与你何干?”这个男人从出现后,就隐隐的压制着自己,他早已恨不得给他两拳。但见王总这态度,似乎他也非一般人。
    罗辛博为了谨慎起见,没敢继续揍他。只是作为男人,输人不输阵。想要仅仅靠气势逼他就范,那也是不可能的。
    哎呀这个霸王!王总心里发苦,又不敢明面上得罪这个本市首富,只得将罗辛博拉到一边,指了指贺沥寒小声说道:“这位是贺家二少爷,咱们可得罪不起。”
    能让这王胖子畏惧贺家,除了那个贺家,不做他想。
    罗辛博脸色大变,拳头握紧放松了好几次,才生生的将心中的火气压了下去。他们家虽然说起来是本市首富,但跟那些真正的大家族比起来,什么都不是。而贺家,就是他不能招惹的庞然大物。
    罗辛博端起一杯酒,语气的恭敬的说道:“刚刚不过是跟贺总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希望贺总不要介意。”说完一饮而尽,跟刚才那个剑拔弩张的罗辛博简直判若两人。
    周青鸢被贺沥寒一个用力,拉到身边坐下。如今望着曾经她面前不可一世,现在又因着某人毕恭毕敬的罗辛博,再次暗骂自己,当初怎么会看上这么个没有骨气的人,更为了这么个男人,委曲求全了那么久,真是不值得。
    罗辛博喝完酒,却没等到贺沥寒的回音。看着前面并排坐着的两个人,恨不得上去揍这两人一顿。
    其实贺沥寒自坐下后就在打量罗辛博,这男人除了张的稍微好看点外,要骨气没骨气,要钱没钱,更重要的是,他的性取向是男的。一番对比后,发现自己基本上能完爆对方。只要周青鸢眼没瞎,就知道应该选自个儿。心中不免窃喜,脸上的冷漠却没少半分。过了好一会儿,才淡淡的回了一句,“好说”。
    罗辛博和王胖子都松了一口气,这代表此事揭过。
    罗辛博再也没脸留在这里,扶起依旧蒙着头躲在沙发角落的郑轩离开。
    事情解决,这

Rank: 1

91UID
89080693  
精华
帖子
31 
财富
160  
积分
3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个吵闹腌臜的地方他一刻也不愿意多待。牵着周青鸢的手大摇大摆的离开。周围众多人围观,周青鸢抽了几次都没能将手抽出来,又不好太过用力,怕一不小心就惹得贺沥寒不高兴。
    这是第一次在公开场合牵着周青鸢,贺沥寒虽然表情不变,心里却忍不住雀跃。就连步子也比平时轻快了些。
    贺宵提着包跟在后面,看着老板那轻快的步子,心中鄙视,这个**男。

Rank: 1

91UID
89080693  
精华
帖子
31 
财富
160  
积分
3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十章 别扭的贺沥寒
回到车上,贺沥寒沉默的翻出一个医药箱,“把手拿来。”
    周青鸢愣一下,将手递过去。
    雪白的手腕上有两道划口,伤口的上的血迹已经干涸,整个手掌都被血给染红了,看着有些触目惊心。
    怒气突然勃发,贺沥寒的薄薄的双唇抿成一条直线。拿起一块雪白的纱布沾了点碘酒小心翼翼的擦着她的手。
    “嘶……你轻点儿。”刚刚太过亢奋,怼罗辛博和男小三的时候没感觉到疼,此时不过是被碰过了一下,周青鸢却觉得钻心一样的疼。
    贺沥寒手一抖,狠狠的瞪了周青鸢一眼,恶声恶气的说道:“你刚刚不是挺能耐的嘛,敢手撕罗辛博和小三,现在怎么连这点疼都受不了了?”
    周青鸢有些语塞,刚刚那种情形,只想活剐了那渣男和小三,哪里会在意这点小事。只是直觉这话不能说,说出口了指不定这人还怎么怎么样的。
    又软和着语气有些扭捏的说道:“我本来也没打算跟他们正面对上的,我不过是想要偷拍几张罗辛博出轨的照片,哪里想到计划赶不上变化,所以才……”
    “你还很有理了是不是?”贺沥寒瞥了她一眼,瓮声瓮气的说道,“今天幸好我去了,否则后果还不知道会怎样,以后这种事情,不要一个人擅自行动,最起码也要带上我。”
    其实他今天是在隔壁餐厅谈了一个项目,出门的时候,听见旁边两人在那里八卦,说是男人到酒吧会情人,被老婆抓了个现着,更重要的是那个情人还是个男的。
    这关系怎么听都像是周青鸢和罗辛博的关系。若是平时,他才不关心这样的八卦,但事情涉及到周青鸢,他有些放不下。最后还是决定去看看。幸好他去了,要不然那一耳光就打下来了。
    周青鸢不知道这些,只是一想到带着他这么的大高个去偷拍,还挺带感的,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这是被取笑了?贺沥寒心里很不高兴,收拾好医药,一个人坐在旁边一言不发,默默的生闷气。
    周青鸢也知道自己不对。他为了她的安全,才主动说要跟她一起去的,她却在这里取笑他。心中有些过意不去,歉意的说道:“我保证,绝对没有下次,就算有下次,也一定带上你。”
    紧绷的表情这才缓和了一些。周青鸢莞尔,真是像个孩子。
    “老板,我们这要去那里?”贺宵坐在前排,小心的问道。这两人上车后就旁若无人的打情骂俏,他实在是不好插嘴呀。
    贺沥寒用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着他,过了半响才说道:“送她回家。”
    贺宵心里也苦啊。不过

Rank: 1

91UID
89080693  
精华
帖子
31 
财富
160  
积分
3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他还真没想到,一向冷漠无情的老板,谈起恋爱来了居然这么幼稚。若是让他那些竞争对手看到了,肯定会大跌眼镜。
    车子平缓的行驶。经过了在包厢里的一番争吵,周青鸢很是有些疲惫,不知不觉就睡着了。贺沥寒**下自己的西装外套,小心的给她盖上。又靠近了些让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肩上,动作温柔的不可思议。然后才拿起文件轻轻的翻阅,还时不时的看看靠在他肩上之人。
    看着后视镜里贺沥寒的动作,贺宵心中感叹。跟了他这么久,还没看过他对谁如此上心。看来过不了多久,他的顶头上司又会多一个老板夫人。
    不知睡了多久,周青鸢迷迷糊糊的醒来,睁眼便是一张轮廓分明的脸。贺沥寒正在轻声翻阅文件。都说工作中的男人最帅气。此时卷着袖子,认真看文件的贺沥寒身上添了一种别的味道。周青鸢觉得,这张脸比罗辛博那张脸帅多了。
    “你醒了?起来吧,我们到了。”低沉有磁性的声音中,带着一丝不可察觉的温柔。
    周青鸢这才意识到,已经到了小区楼下。看来为了怕吵醒她,车已经停了很久了。
    周青鸢有些不好意思,猛的起身,身上的西装外套滑落下来,脸上更尴尬了,赶紧说道:“今晚谢谢你,那我上去了。”
    “嗯。”
    岂料她下车,贺沥寒也下车,她进电梯,贺沥寒也跟着进电梯。一直跟着她到门口,周青鸢在心中翻了个白眼,语气无奈的说道:“我已经到家了,谢谢你送我回来。”所以,你可以走了。
    贺沥寒站在旁边,没有丁点儿要走的意思。
    别人今晚帮了她一把,周青鸢总不好直接开口赶人,只得顺势请他进来。
    “要不要进来喝一杯茶?”
    贺沥寒这才满意的笑了。接过周青鸢的钥匙打开了门。
    就说这家伙是装的!
    贺沥寒熟门熟路的打开鞋柜,拿出一双男士拖鞋和一双女士拖鞋。这公寓还是当初他让贺宵找的。自己也亲自看过,缺少的东西他都让贺宵给添置上了。
    周青鸢是真正的拎包入住。只是当时她心神大乱,没有注意到这些。
    周青鸢看着他那熟练的动作,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
    但是既然是请人进来喝茶,怎么能没有茶呢。周青鸢走进厨房,准备烧水。但右手被贺沥寒用纱布缠的紧紧的,只有一只手的她,弄了半天没把茶叶罐打开。
    “我来吧。”贺沥寒接过茶叶罐拿出茶叶,再倒上水的,动作一气呵成。看得旁边的周青鸢呆愣掉了,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贺沥寒?
    贺沥寒看着她那的呆呆的样子,觉得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